我在后宫搞养殖

作者:殿唐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1 章

      “笑?我有……笑吗?殿下,天真不早了,妾身走了,殿下不用送。”
      
      穆姜眼瞅着邺子聿就要发火,忙不迭的就跑,等跑离邺子聿院中,独自一人笑了好久,才是往墨池轩走。
      
      穆姜脑中一直在脑补昨夜邺子聿同顾嘉禾的事情,这两人也不知道,哪个是上哪个又为下。
      
      在她的想法中,她倒是有些希望顾嘉禾为上,因为女装大佬为攻这种事情才够刺激些。
      
      邺子聿这人虽然生的妖魅凌厉了些,可人实在是傲娇,做下头那个才更加有吸引力。
      
      穆姜想到此处,以至于嘴角一直挂着猥琐笑容,等到她回到墨池轩,湘儿瞧她一个人在那傻呵呵的笑,只能是莫名其妙挠头:“公主,您在笑什么呢?”
      
      “咳……也没笑什么,就是今儿心情好。”
      
      穆姜被湘儿喊了一嗓子,这才是从猥琐的笑容中收回来神。
      
      远处秦徵见她一回来就开始在那傻笑,心中便是更加沉重。在他看来,邺子聿对待穆姜苛责狠毒,可穆姜见到他却总是满脸带着傻笑,便觉着穆姜喜欢上这么一个人,实在是为她不值。
      
      “秦徵,跟我来抓兔子。”
      
      穆姜已经从傻笑中恢复过来,天色尚早,刚好又有了番椒,今晚无论如何也要做一锅麻辣兔丁出来。
      
      兔房里有五只六斤多的兔子已经可以出栏,穆姜叫秦徵抓了四只出来,随后叫他在院子中将兔子杀了。
      
      她叫秦徵杀兔子时,秦徵整个人都是懵的,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穆姜见他傻愣愣的站着,只当他不会杀兔子,于是自己提了一只兔子,脖子一拧,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示范了一遍给秦徵看。秦徵看完,握着刀的手都是在抖。
      
      “公,公主……你……你怎么能?杀兔子?”
      
      秦徵面上除了难以置信,就只剩下惊恐。在他印象中,穆姜是个极温柔的女子,温柔到连一只小蚂蚁都舍不得踩死。
      
      可方才穆姜杀兔子的手法干净利落,就像是个老屠夫一般。
      
      “兔子养来就是吃的,要不我养它做什么。你把另外三只也杀了,等下一起提过来剥皮。”
      
      穆姜将手中的石刀递给秦徵,准备去烧水,但秦徵拿着刀还是愣在原地。
      
      “还是不会杀吗?那你去烧水,我来杀。”
      
      穆姜心中叹息,这做守卫的,手中多多少少都沾染着一些鲜血,可竟是不会杀兔子,有点太笨了些。
      
      “公主……”
      
      穆姜要去拿回石刀,秦徵却是将刀往后拿了拿,只抬头看了眼穆姜,遂又快速移开,说道:“公主,这些时日,您受苦了,以后这种粗活小人来做便可。公主身份尊贵,怎能做这种事情。”
      
      秦徵心中有心疼,原本那个柔柔弱弱的公主,嫁到这里后,被生活逼迫的,竟是要自己持刀过日子,就连饭菜也要自己动手,他又怎能不心疼。
      
      秦徵说完此话,拿了刀提了兔子便往后墙那边过去。这东西宰杀总归有些血腥,不宜叫公主那样的贵人看到。
      
      “呃……那个……兔子里头的油脂和内脏记得去掉。”
      
      穆姜心中有些许尴尬,这秦徵的脑回路还真的是有些奇怪,按照常理来说,秦徵不是该怀疑她性格为何变了吗,怎么反倒是更加心疼她了?
      
      穆姜发觉,秦徵好像是误会了什么,她可不能叫这种事情持续发酵,发酵到后面只怕是会出危险,毕竟她已经嫁人,秦徵也有了妻儿。
      
      她心中虽然如此想,但此时也没想到该怎么办,干脆先去厨房起锅烧水。
      
      厨房有两个灶台,下午时候,秦徵去买酒,顺道也买了两口锅回来,锅已经洗刷过,放了井水在两口锅中,点火烧着的时候她也不闲着,将花椒生姜陈皮大葱八角辣椒等一应配料洗干净切好。
      
      等到锅里面的水烧开,秦徵那边三只兔子都已经宰杀好,兔皮也都剥除的干净。
      
      秦徵不愧是习武之人,平常屠夫剥兔皮都要将兔子倒挂在钩子上面,用了剪刀小心翼翼的来剥,他就一把刀,还将皮毛剥的完整。
      
      前几日,穆姜自己宰杀兔子的时候,因为不会剥皮,是直接烧了热水加上生石灰去的毛。有皮的兔子去做麻辣兔丁不够嫩,烤起来味道会更好,现在兔子剥了皮做出来麻辣兔丁会更加鲜嫩,味道也会更好。
      
      “公主,我还要做什么?”
      
      秦徵将三只处理好的兔子放进盆中,手中拿着刀来问。
      
      “唔……你会跺块吗?把兔身剁成丁,兔头单独分离出来。你找着骨关节跺块就成,我去给你拿砍刀。”
      
      “应该不难,要跺多大?”
      
      秦徵虽然没下过厨,但剁肉这种东西并不难,习武之人都知道骨关节在何处,动物身上的骨关节也同理,找到骨关节,再用刀子去跺,会很容易。
      
      “差不多大小就行。”
      
      穆姜自己也说不好多大,便拿手比划了一下,自己拿了兔子放在砧板上跺了个块给秦徵看。
      
      兔肉下锅后会缩小,所以她让秦徵都剁成小麻将大小便可。
      
      兔肉在跺块前,用冷水清洗三遍,洗掉上面的血水才是开始跺块,四只兔子加在一起足足跺了三大盆兔肉。
      
      穆姜将跺好的兔丁肉放入葱姜盐,额外再加上烧酒、酱油、白糖,如此搅拌均匀后,便放到了一旁去,三只兔头也在这时候用作料腌制放在一旁。
      
      她在等待兔肉腌制入味的空隙中,将秦徵买来的猪板油提了出来,开始炼油。
      
      今日秦徵买的猪板油十分的不错,份量也厚,足有四十斤。
      
      厨房里有两口大锅,足足练了两口锅的猪油,油渣也是练出来一大盆,够吃一个小半年了。
      
      炼猪油是个耐心活,她在炼制过程中也不闲着,叫湘儿洗了一个食盒,顺道再洗一把青菜,又淘了一些米放在小锅炉上面炖着。
      
      等到猪油炼好,锅炉洗干净,复又将方才烧好的热水倒入锅中。
      
      旁边腌制的兔肉丁也差不多到了时间,她将兔肉放到开水中焯到肉稍微变色,便将兔肉捞出,捡出里面的葱段和姜片。
      
      焯过兔肉的水取出,锅子擦干净放入猪油,兔肉也沥干净水,等到猪油烧热便将兔肉全部翻倒进去,用锅铲不住的翻炒。
      
      等到兔肉炒的有些干皱,好似缺水一般,便将准备好的辣椒、鲜花椒、干花椒以及鲜姜和陈皮一同放入锅中继续翻炒。
      
      这几样东西,辣椒一定要多,同兔肉的比例要按照一比一的量来放,但穆姜担心这边的人吃不了太辣,所以就将辣椒减少了一半。
      
      麻辣兔丁的绝妙之处就在于,花椒和辣椒一同炒出香味后,立即放入酒和酱油,随即便用锅铲不停的翻炒,翻炒不能快也不能太慢,在翻炒的同时还要注意兔肉的颜色变化,等到兔肉变成淡金色外加一点粉色便可以起锅。
      
      因为兔丁先前腌制过,所以盐和糖都在起锅的时候放上,放的量要比平时少一些,同时再少许的加一点点醋。
      
      兔肉在热的时候还没有那么金黄,待出了锅装入盘中,兔肉便会变的金黄澄亮,辣椒也是脆红,隔着老远便能闻到香味,叫人忍不住的流口水。
      
      穆姜兔肉在炒到一半的时候,湘儿和珑钰就已经忍不了香味跑了过来,只眼巴巴的瞅着锅里头。
      
      等到麻辣兔丁出了锅,湘儿吞了口唾液,小心翼翼的问:“公主,我能尝一个吗?”
      
      “能,别下手哈,去拿筷子。”
      
      穆姜说着话时,单独用食盒装了出来,还额外就着锅底放了点猪油渣,又放了把小青菜进去翻炒一翻盛出来也装进了食盒。
      
      这食盒不算大,她麻辣兔丁装了两盘,外加一份油渣炒青菜,如此一个食盒便已经装满。
      
      她将食盒给了珑钰,让珑钰送给燕王殿下。
      
      珑钰以前是经常往邺子聿那边去的,但经过前日的事情后,她便没有再去过,现在穆姜又让她去,她心下有些不好意思。
      
      穆姜看她扭捏,只笑着道:“你去就是,不用担心。你到了地方就说是我送的,说我谢谢殿下送的番椒。”
      
      “喏。”
      
      珑钰不好意思的是她曾经打过邺子聿的主意,现在她虽说想明白了,可终归以前心中有过不纯思想,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穆姜,故而心生愧疚。
      
      可今日看穆姜神态,好似并不怪她往日里去勾搭殿下,这心中的愧疚才是稍微少了些,心中也下定决心,往后必定好好跟着穆姜。
      
      “小馋猫,你想吃也要拿了个盘子过来装出来吃。”
      
      因着兔丁很多,所以穆姜是直接将兔丁装入盆中的,湘儿嘴馋,拿了筷子直接从盆里夹着吃。
      
      穆姜打了她手一下,叫她取盘子。
      
      湘儿嘿嘿笑了两声,忙不迭的去拿盘子。
      
      待到湘儿和珑钰都走了,秦徵却是直愣愣的看向了穆姜。
      
      “公主,你竟是连烧饭都会了。”
      
      秦徵说这话时拳头竟是攥的死紧,穆姜也不是傻子,知道秦徵这是在心疼她在这里受了苦。
      
      “我本就会,而且烧饭也是一种乐趣。我烧这些也不单单是给你们吃,我是准备拿去卖的。”
      
      穆姜觉着自己也该说清楚,免得叫秦徵误会。
      
      “卖?”
      
      “对,我若是不拿去卖,烧这么多做什么。秦护卫你也尝尝味道,看看味道如何,能不能跟外面的酒庄相比。”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