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后宫搞养殖

作者:殿唐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8 章

      
      秦铭也没曾想,这位九皇子竟是叫秦徵家人也来此,他心下有些担心回去后该如何同太子交代,这边邺子聿已经下了逐客令:“好了,天色也不早了,本殿便不留你用膳了。”
      
      秦铭有些许犹豫,但最终还是离开正堂,等他人走了,穆姜才是去看邺子聿,说道:“天色是不早了,殿下你该出门了。”
      
      “你似乎很是迫不及待,本殿都要怀疑,今晚要去见嘉禾的人是你而不是我。”
      
      “嘉禾县主如此美人,妾身只希望殿下快些将他娶回家。还有,冬日里露水重,殿下出门时多穿些,殿下,快些去吧,明日见。”
      
      穆姜弯着眉眼抬起了手冲着邺子聿挥了起来,邺子聿看她满脸狡猾,忍不住也是笑了起来,随后摇摇头:“那本殿便去了,王妃,夜深露重,你自己也多穿些。”
      
      邺子聿总算是走了,穆姜回到墨池轩后,甚至是激动的有些睡不着,以至于都忘记那位叫秦徵的侍卫已经等在门口好些时候。
      
      秦徵为人有些太过宽厚老实,他整顿完太子送来的东西后,便是来了墨池轩,此时穆姜已经在屋子里头歇下,他担心惊扰了穆姜便没有敲门,就这么木头人似的一直站在门口守着。
      
      湘儿和珑钰要去禀告,他还拦着,说是别惊扰了公主休息。
      
      穆姜发现他时还是因为一直睡不着,披了外衣出来看月亮时见到的他。
      
      他站在廊下,一张脸冻的通红,瞧着挺可怜的。这个人年少时挺活泼的,话也多,可是随着年纪越大,这人便越发的像个木头人。
      
      现在的穆姜还是头一次见到秦徵,此时见到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熟悉感。在以前,在那位真的嫡长公主未死之前,心中是一直喜欢着这个叫秦徵的,毕竟两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秦徵又是她生命中唯一认识的男人,也是唯一待她好的,这要是不喜欢都说不过去。
      
      但是可惜,喜欢秦徵的那个穆姜已经死了,现在的穆姜灵魂是现代人,只是拥有着前穆姜的记忆而已。
      
      秦徵长的并不英俊,他只能说长的端正,人很老实本分,有时候还呆呆傻傻的很是执拗,总体来说,是个执拗的普通人。
      
      不过他父亲是朝中大将,妻子又是相国千金,他的身份却又不普通。
      
      现在的他还只是太子身边的亲卫,等再过两年,他便可以升了官职,入朝为官。
      
      如今他来大兴,反倒是有些自毁前程。
      
      “外头站着多冷,进屋吧。”
      
      穆姜见到他,心下也只能唏嘘,若是他知道真正的穆姜已经死了,不知道会是什么心情。
      
      “小人在这里守着就成,公主去睡吧。”
      
      “……”
      
      果然是个木头,和记忆中的一样。
      
      现下穆姜也睡不着,干脆也就不睡了,开了半扇门,就这么依着门框同秦徵说话:“九殿下想要将你妻儿接过来,你觉得如何?”
      
      “但凭太子殿下做主,太子殿下若是同意便可。”
      
      秦徵回话。
      
      “我问你的意思,不是穆璃。你希望你的夫人过来吗?你夫人是相国千金,她来这里,会委屈了她。”
      
      穆姜懒洋洋的说,秦徵反倒是把头垂了下去,声音也是低了下去:“公主,在这里受了不少委屈吧?”
      
      这墨池轩的环境实在是太差,周边连一棵草都没有,院子内好些个房间都是空的,里头的家具也都是坏的。还有那厨房,烂的不成样子,这样子的地方哪里像是人住的。
      
      秦徵心中虽然心疼,可他毕竟是做下人的,哪敢真的说什么。
      
      “先前是受了些委屈,不过比在南国好多了,好歹这里不限制人身自由。”
      
      穆姜还是笑呵呵的,瞧着没有任何忧愁。
      
      “是小人的错,小人若是一开始就跟着公主,公主也不会受委屈。”
      
      秦徵的头垂的更低了些,可是腰板却是直挺挺,像一块板子。
      
      “这话又从何说起了,怎么会是你的错。你来了,我心中很是开心的,刚好厨房乱的很,你有力气,明日帮我收拾一下。”
      
      穆姜说到这里,长长的伸了个懒腰。
      
      那厨房她早就想收拾了,但是每一次进去,看到里头全是破盆破碗破灶台,她便不想动,现在秦徵来了,刚好把这活扔给他。
      
      “你放心吧,我那位皇兄肯定不会叫你夫人过来,你也不用在这里呆太久,你很快就能回南国。好了,我也困了,去睡了。你别在这站着了,你要是不睡好,明日可没精神帮我干活,去睡吧,湘儿已经把你屋子收拾好了,自己把炭火点上,别冻着了。”
      
      秦徵现在的官职并不高,可他父亲是当朝二品大员,妻子又是相国千金,往后他是要袭爵的,绝不会一辈子当个小侍卫。
      
      穆璃此次派秦徵过来也就是想挑拨一下她和邺子聿之间的关系,等过了一段时间,还是会将秦徵召回去。
      
      所以,穆姜也不担心秦徵会永远在这里。她心中坦荡,更不会担心邺子聿会误会她跟秦徵的关系。
      
      当然了,就算是她和秦徵之间有什么,邺子聿只怕是也不会有什么想法,毕竟邺子聿现在一颗心都在顾嘉禾身上。
      
      说到顾嘉禾,也不知道现在邺子聿跟顾嘉禾有没有到小寺庙,又有没有进了小寺庙的后院,又有没有做不可描述之事。
      
      穆姜光是想想,脑海中便是脑补了一百万的文字了,只恨自己没有千里眼,无法看到此时的两人在做什么。
      
      穆姜关门进屋,秦徵一直未曾抬起的头抬了起来,他目光看向穆姜背影,拳头也是紧紧攥起。
      
      穆姜睡的有些晚,第二日过了巳初(早九点)才是起床,太阳是实实在在的日上三竿。
      
      她才起身便是听到外面咣里咣当吵得厉害,这便唤来湘儿来问。
      
      湘儿笑的十分欢快,说是秦徵一早就去收拾那个厨房了,此时厨房里头焕然一新,这会儿秦徵正在修葺屋顶。
      
      因前几日一连几天大雪的缘故,厨房房顶漏了好大一个窟窿,厨房里头也是落了好些雪。现如今,屋里头的积雪不仅清除干净,连着那些破碗破棍子也是全部清理出来,就连破掉的灶台也已经修整好。
      
      “这是什么神仙速度,这么厉害。”
      
      穆姜实在是不得不感叹,秦徵的速度也太快了些,昨晚上她就说了那么一下而已,秦徵这一大早就弄好了,也不知他是几点便开始了。
      
      说实在的,看到秦徵这样卖力,穆姜还有些不好意思,总觉着自己是借用着前公主的身份来欺骗他。
      
      “公主,您看看还有哪里需要修整的。”
      
      “都挺好,早饭吃了吗?”
      
      今日的太阳实在是太好,穆姜仰头去看屋顶的秦徵,眸子都有些睁不开。秦徵自上头望向她,一时间手里的瓦片没拿稳险些摔落下来。
      
      好在他是习武之人,没有让自己看起来太狼狈。他放好最后一片瓦,这便是从屋顶飞身落下。
      
      “公主,我们早饭都没吃呢。一大早秦护卫就将我们叫了起来去集市上买瓦片,现在饿的肚子咕咕叫。”
      
      湘儿鼓囊着腮帮,还伸了手给穆姜看。她一双小手上全是泥巴,连着衣服上也是。
      
      “怎么不叫我?”
      
      穆姜平日里睡觉也没这么沉,今日却是一丁点动静都没有听到。
      
      “秦护卫不让我们叫,他说公主昨夜睡的迟,叫我们不要打搅了。现在秦护卫来了,我们轻松了好多呢,秦护卫把兔子都喂过了呢。”
      
      湘儿嘻嘻的笑,穆姜抬手拨了一下她的鼻子:“小机灵样,秦护卫再怎么厉害也只是一个人而已,你和珑钰可不能偷懒。”
      
      “才没有偷懒,灶台的泥巴还是奴婢涂的呢。”
      
      湘儿昂起小脸,哼了下。
      
      现在她和穆姜也都混熟了,知道穆姜脾气性格都好,所以说话也就放开了许多。
      
      穆姜见她如此可爱,忍不住的狠狠捏了一把她的脸:“我说灶台是谁涂的呢,怎么这么好看,原来是我们可爱的湘儿。”
      
      灶台其实涂的并不平整,但是湘儿一个小丫头能涂完就已经很厉害。
      
      穆姜夸完湘儿,珑钰在一旁咬住了嘴唇:“公主,那些破碗好多的,奴婢的手都被划了一道口子。”
      
      “手划破了?我瞧瞧。”
      
      手破了可不是小事情,要是划的厉害了,可是容易发炎的。
      
      穆姜将珑钰的手拿了过来,上面确实是有一道口子,伤口很长,好在不深,只需要简单处理一下就好。
      
      穆姜进屋拿了前几日烧兔肉留下的一点酒给珑钰消毒,又拿了布给她包扎上,叮嘱她这几日不要碰水。
      
      “公主,我们今早去街上听说了一件事情。”
      
      穆姜给珑钰包扎完,正准备去看看该烧些什么吃,珑钰跟在她身后,咬着嘴唇轻轻说。
      
      “嗯?什么事啊?”
      
      穆姜问的很随意。
      
      “九殿下他……他同嘉禾县主今早一起从明安寺的后院出来,两人出来时,衣衫不整的。”
      
      珑钰今早同秦徵出去的很早,天还未亮便出门了。这时候的市集上面人并不少,有人看到邺子聿和顾嘉禾也实属正常。
      
      穆姜听此,嘴角动了动,努力忍住笑,淡淡的哦了声。
      
      珑钰见穆姜不为所动,还是拿了面粉出来放在盆里,这便是急了。
      
      “公主,有人传言殿下要娶嘉禾县主为妻呢,您就不担心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