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许娇容与许汉文同父同母
前世弟弟的债,今生姐姐也被牵连
可是许娇容总归是无辜的
那受尽生死离别之苦,又何必再多连累一人
不若,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
内容标签: 边缘恋歌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素贞、许娇容 ┃ 配角: ┃ 其它:

  总点击数: 0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0 文章积分:43,050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百合-古色古香-爱情
  • 作品视角:不明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新白娘子传奇
    之 1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4297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新白娘子传奇之了无痕

作者:之年御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死李公甫,又把臭脚压在我身上!不知道我现在是孕妇吗?”面容中秋之月、色若春晓之花的女子怒气冲冲的将压在身上的粗壮大脚扒拉到一边,即便她动作丝毫不见温柔,那鼾声震天的男人却没有清醒的痕迹。
      一动,女子就尴尬的发现身子的酸软,就算以结婚多年,这种入梦的情不自禁仍令她羞涩不已。躺了一会儿,怀孕的身躯本令她想偷懒,但一向爱干净的她还是悄悄起了身,拿了一件内衣,去洗浴房清理自己。
      因为现在家里人多,又有两名孕妇,浴房一直常备热水。许娇容有些费力的将锅中的热水一勺一勺舀到木盆中,伸手试了试温度,才缓慢褪下衣裤,坐入其中清洗。
      因为温度适宜,身体又酸软,许娇容干脆放下棉布,靠在身后盛热水的木桶上,源源不断的热度从背上传递全身,熨烫着身体格外舒适。她面前是后院的窗,窗外种植着一排排挺拔的翠竹,她坐的低,一抬头,正好可见窗外的一弯弦月,白晃晃的,亮的惊人,又温柔的惊人。
      望着月牙,许娇容不由又回想起方才梦中的旖旎。
      其实这并不是第一次了,只是前几次更为朦胧,不像今次,已可瞧见那游走于全身之物是一白色的、光滑的东西,那冷冰冰的触感这一回想,竟然还似贴身一般真实。
      小腹因思绪的蔓延,再一次火热起来。但她毕竟是清醒状态,连忙将越飘越远的思绪拉了回来,然后拧干棉布,想要擦干净回房。兴许是孕期不便,又或是□□后的疲懒,许娇容换衣服时,腿软了一下,撞倒了地上还未泼掉的热水。
      声音不算太响,闷闷的一声,但在深夜里,也够让人心惊肉跳。
      “谁在里面?”一个娇媚的声音在门外问道。
      原本只是有些惊到的许娇容,因那熟悉的声音顿时心跳过快,面色涨红,连回答也忘了。
      “你不说,我就进去了!”门外的女子语气里含着不客气。
      “等……”回过神的许娇容忙开口,只是她迟了一步,木门已应声而开。
      一身穿白色裙裾的纤弱女子,逆着光,站在门口,清冷的月光洒在她身上,仿佛给她镀上了一层银辉,飘若出尘一般贞洁。
      “姐姐?”待看清门里之人后,那女子很快走了进来,随手关好门,问道,“你怎么在里面?都没有点油灯?”
      “我……”许娇容捏着自己湿透的衣服,愣在原地,见她要点油灯,忙说,“弟妹别点!”
      拿着火折子的手一顿,白素贞疑惑的看向只穿着一件白色亵衣的许娇容,放下手里的火折子后,她带着关切的目光走向许娇容,问道:“姐姐,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你告诉素贞,素贞略懂歧黄之术,可帮你瞧瞧。”
      走近了,便也清晰的闻到对方身上独特的冷香,幽幽的、若有似无的,如冬天的冰雪,又如初春的清风,让人欲罢不能的沉浸其中。
      “姐姐?”白素贞只见许娇容目光迷离,害怕她是被妖邪所侵,毫不犹豫的伸手按在她背上,用自身的灵力在其身上游走了一圈,以确定情况。
      感受到一股令人安心的暖流在全身漾起,许娇容伸出手想要抚上那因为担心而蹙起的秀眉,却在途中又换了去向,转而握住依旧纤细的胳膊,轻声道:“我没事,只是夜里醒来浑身湿热,便想来清洗一下。半夜无人,又想节约点灯油钱,才没有点灯,这不,就把盆子踩翻了,害弟妹你担心,真是罪过。”
      白素贞莞尔,温柔的牵起许娇容的手,说:“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姐姐愿意收留我与官人在家中居住,素贞心怀感激,只想竭尽所能报答姐姐姐夫,这一点功力,不足一表。”
      许娇容被那双柔弱无骨的手握着,掌心就起了一层腻子,她想要将手拉出来,又心生不舍,纠结之下,说道:“汉文真是积了三辈子的福气,才能娶到你这样的媳妇。”
      白素贞低头羞涩的一笑,却见许娇容下半身的衣物湿湿嗒嗒的蹚着水,忙道:“姐姐,你衣物都湿了,怎么不说?你是有身孕之人,怎可受风寒?你快将湿掉的衣物脱了,我去给你拿干净的。”
      “诶……”许娇容正想说,衣服都在自己房里,李公甫还睡着,她进去不方便,白素贞却一个白影虚化,人已消失在浴室。
      许娇容微张朱唇,那抹白影与梦中的白色之物慢慢重合在了一起。她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那梦中缠绕着自己,一次又一次送自己入云霄之物,正是一条粗壮的白蟒,而那离去之人,真身正是白蟒啊。
      不想承认的,一直在内心不断否认的许娇容面色发苦,她怎么能对弟妹有这种不伦的想法?她嫁人数载,所嫁之人虽是一个粗鄙的汉子,但对自己从来是言听计从、宠爱有加,且身居钱塘县捕头一职,家财谈不上千金,可自己想要之物皆能轻易得之。日子平淡而温馨,如今更是孕有一子,家庭完满,而在此关头,她却失了心……
      “我是怎么呢……”许娇容微红着眼眶,手抚上隆起的肚子,无措的像迷失在旷野里的兔子。
      “姐姐,你还没脱掉湿的的衣物?”快去快回的白素贞手里捧着洁净的衣物,眼见许娇容如她离去时一样站在原地,不认同的抿起了唇。
      许娇容怕她看见自己的失态模样,转了半身,侧身说道:“弟妹,你把衣物给我,先去休息吧,你也有身孕,还是多多休息比较好。”
      白素贞看了她一会儿,将衣物放置在一边衣架上,然后不发一言的去扯许娇容身上单薄的衣衫。
      “弟、弟妹,你,你这是干什么?”许娇容手忙脚乱的阻止白素贞,可是两人都挺着肚子,又怕伤到对方,如打太极一般,你来我往,最后双方的手纠缠在了一块儿。
      白素贞抵着许娇容的掌心,身子向前,看着许娇容的双眼说:“姐姐,你是官人唯一的姐姐,便也是素贞唯一的姐姐,素贞只想你好,想为官人报恩一次,还请姐姐准许。”
      那一张一合的唇里,每吐出一个字就带着一丝香甜的气味,窜入鼻腔,进了脑海,就像入了魔,再张口便是——弟妹想如何都可以——的放纵,放纵自己,放纵□□。
      得到满意的回复,白素贞桃花一般的眼,染上了一层风情。她嘴角勾起一抹笑,带着许娇容坐在木桶边沿,然后伸出白皙纤长的手指,捏住那绳子的一端,稍稍用力,腰间的结绳便松散了开来。
      许娇容低头看着那毫无瑕疵的脸,看着她认真仔细的替自己脱下水润的衣物,然后再将干燥洁净的衣物缓慢而妥帖的替自己穿好。穿好后,细心的将每一处褶皱拉扯平整,直到她满意为止。
      “汉文真是好福气啊。”许娇容喃喃说道。
      白素贞甫一听闻愣了一下,随后低声笑道:“姐夫每日也是这样享受来至姐姐的关怀吧。”
      “他?不说也罢,臭男人都是让我们女人操心这些琐事,自己像个大爷似的还摆谱。”许娇容日常嫌弃的翻了个白眼。
      白素贞掩嘴轻笑,伸手挽住许娇容的胳膊,带她往外走,边走边说:“姐姐姐夫成婚这么多年,还能一如既往的相爱,让素贞真的很羡慕。”
      “相什么爱啊,老夫老妻的……你,你和汉文,是不是出什么事呢?有事你和我说,我去教训他!这么好的媳妇还不知满足,我看他是不知好歹!”许娇容怒气冲冲的说道。
      白素贞见许娇容听风就是雨的模样,与自己那傻官人真不愧是一母所生,含着笑解释:“没有,姐姐误会了,是素贞看着你们这样觉得很温馨而已,希望我与官人也能一直一直这样相伴终生。”
      “你们当然会相伴终生,如果汉文变心,我第一个打断他的腿!”许娇容掷地有声的说道。
      “我相信官人,只是……算了,姐姐,你快回房休息吧。”白素贞欲言又止的,将许娇容送到房门口后,对其说道。
      许娇容心里告诫自己不要多问,不管怎么来说,自己都是外人,就算是亲姐姐又如何?各自成家后,都忙不过来自己家的事,哪有闲工夫理会人家的事?无非是在重要事上,给对方搭个手罢了,可是……
      “不方便跟汉文讲的都可以跟我说,我……”许娇容还是无法置之不理,上前牵住白素贞的手,“我肯定是站你边的。”
      “姐姐,”白素贞眼里起了一层雾气,她回握许娇容的手,哽咽了一下道,“姐姐,你是知我身份的,我……我注定不可能与官人相守终生。”
      “为什么?我们都不介意你的身份,为什么不能相守终生?”许娇容着急的问道。
      “人妖有别,天道无情,我……”白素贞咬着下唇,将心里的难受压了下去,才又重新开口道,“我就算强留凡间,终有一日也将受到天道惩罚。”
      “什么天道?我们去求求天道好不好?是求观世音菩萨还是求太上老君?不行的话,我们把叫得上名字的诸天神佛都求一遍,总会有一个会怜惜你的!”
      “姐姐,没用的,我原能与官人结发为夫妻,本就是为报一千七百年前官人对我的救命之恩,等我为官人生下孩儿,便就了了这一段因果,当飞离红尘潜心修炼,如若不然,便得应当初之誓,‘死于雷霆之下、藏于山峰之间’。”
      “这……”许娇容万没想到白素贞还有这段往事,她只是一个普通妇人,过着平淡又无趣的一生,只是因为弟弟前世的一段因果,就将原本风平浪静的生活打乱。她可以缝补任何一个有漏洞的衣物,也可以清扫无论多脏的地方,可是面对与天斗这样的天方夜谭之事,她无一处能帮得上忙的。
      白素贞拭去眼角的清泪,强笑着对许娇容道:“夜间总让人多愁善感,这离孩子出生还有段时间,姐姐可否当做不知此事,万不能让官人知晓。”
      许娇容茫然的点了点头,她知道自己弟弟的性子,要是知道这件事,还不得闹得天翻地覆……
      “那姐姐早点休息吧,素贞也回房了,不然一会儿官人找不着我,该担心了。”
      “弟妹。”
      白素贞回过身看向许娇容,不知她喊自己还有什么事。
      “‘东风未肯入东门,走马还寻去岁村’。”
      “‘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姐姐是在说时过境迁,犹似春梦,梦醒了就该忘记一切吗?”
      “不是,”许娇容来到白素贞面前,望着她绝色的容颜,“我弟弟曾经念过一本书,我记得一句是‘寡人有疾,寡人好色’。”
      白素贞双眸如漆,未接话。
      “弟妹,我和汉文一母所生。”
      白素贞依旧目光沉沉。
      “所以,”许娇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坚定的说道,“无论将来如何,我只会认你是我许家人!”
      “姐姐啊……”白素贞轻叹的叫了一声,然后在许娇容不解的目光里,将唇印在了她唇上。
      “你……”许娇容惊惧的抚上自己的唇,不敢相信那秀雅绝俗之人竟会对自己做出这般事情来。
      白素贞喟然一笑,伸手拂去许娇容脸颊上的发丝,眉眼间全是轻愁,“就是因为你们是亲姐弟啊,所以,因果才连着一线。”
      “什么意思?”
      “你不用知道,过了今晚,一切都会好的,姐姐。”
      许娇容还未来得及打破砂锅问到底,便被白素贞施法,送到房内睡下。
      “何必多连累一人,姐姐,这因果与你本就无关,断了吧。”白素贞望着安详进入梦乡的许娇容,手指并作剑状,直指许娇容额头,一丝可见的红线,被白素贞的法术强行扯断,然后缓缓消失无踪。
      因有身孕,法力不济,白素贞深深喘了两口气,拭去额上的薄汗,看着睡得越发香甜的许娇容,俯下身,在她红润的唇上再次落下轻吻。
      “姐姐,会好的。娇容,再见。”
      
      许娇容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事,可是分明她连昨夜弟妹说与汉文终将分开之事都记得,怎么会忘记别的?
      可是她看着笑容满面、柔情似水的弟妹时,就觉得自己心里少了点什么,霍霍的露着风,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算了,兴许不重要,有这时间,我还是多拜拜佛,说不定能对弟妹有所帮助。”许娇容念念有词的说着,然后带着香烛纸钱出了门。
      白素贞在她身后默默的看着,然后在官人的呼唤声中离开。
      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
      事如春梦了无痕。
      ——了无痕呵。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修改第三遍了。。
    能过了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