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护身符

作者:世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不能被发现的事

      闻远教训完人后转身直接抱着斐然离开,斐然低呼一声,抓着闻远胸前校服,“我自己走!”
      
      闻远一言不发地抱着人,唇抿成一条直线,程佳亦步亦趋地跟着一时也没敢开口,斐然强硬地要求他把自己放下来。闻远看着怀里的小姑娘,“我带你去医院。”
      
      去医院做什么?斐然一愣,转而明了,拒绝道:“我的脚没事,不用去医院。”
      小姑娘虽然抗拒他,但不是拿自己身体开玩笑的性子,闻远没再坚持,抱着人到了单车边。
      
      斐然深吸一口气,“闻远,刚才的事谢谢你,程佳载我回去就好。”
      
      闻远眉峰微挑,“早上和你说的话你忘了?”
      她如果不和他一起回去,他就要在她家门口过夜。
      
      斐然显然没有忘,脸上都是羞恼的红,闻远怎么能这么无赖,前几辈子明明也没有这样。
      
      在与闻远争执上面,斐然从没赢过,她最后还是妥协,让程佳先回去,她坐在了闻远单车后。
      闻远看着郁闷的小姑娘心情大好,凑上前去打量,“怎么能这么乖。”
      
      斐然瞪他,闻远稳当当地骑着车朝斐然家走去,声音被风吹到斐然耳里,“你对我乖就行,遇上傅娇娇那种人别客气。”
      
      话落她想起小姑娘的软性子,“算了,有人欺负你你找我。”
      
      斐然手指微曲,如果不是前几世死去的记忆太过悲壮与刻骨,以闻远这样的亲近,她或许会轻易接受这样一个朋友。
      只可惜她已经为了闻远死了几世,同样的坑踩了这么多遍,她这辈子只想好好活着。
      
      斐然没有回答闻远的话,低着头,想着两人如何才能分道扬镳,最好这辈子都不要再有交集。
      
      .
      穿着校服的女孩子慢慢走到刚才闻远停车的地方,看着闻远载着斐然离去的背影,嘴角垂下来,眉眼处沾了阴翳,她低头看着手机里的相片,电话打了过来,她随意接起。
      
      那边是男生关心的声音,“苑苑,你去哪里了?”
      
      唐苑沉默了会儿,不停的来回翻动手机里的相册,转而笑起,“我等下就回去了,不用担心我。”
      
      “今天我听人说你下课后自己一个人走了,是有什么事吗?”问的人算得上是小心翼翼,唐苑没避讳,“我看到阿远了,所以迟走了会儿。”
      
      对面声音戛然而止,呼吸都急促了几分,再开口时声音略僵,“你现在和闻远在一块?”
      唐苑眸底带了点无趣,来电话的人是闻远同父异母的哥哥闻书辞,一向爱对她献殷勤,她的确对闻家有想法,但有想法的不是闻书辞。
      
      她费了心思跟闻远到了一个班,也没和闻远多点交情,但平常闻远对谁都是爱答不理,最近这几天却和别的班的走得很近。
      近到她都有了危机感。
      
      宋冉毫不犹豫的挂了电话,重新看向手机里刚拍的照片。
      照片拍摄的角度很好,闻远抱着怀里的斐然,表情担心不是作假。
      她捏紧手机,薄薄的青筋冒出来,眼底出了点不着痕迹的嫉妒。
      
      .
      
      斐然被闻远强制着扶上了楼,她一瘸一拐的刚开门进了房子里就迫不及待的想关起门,闻远压住门框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斐然,你听过农夫与蛇这个故事吧?”
      
      斐然半个身子都在门后面,露出的脑袋胆怯又抗拒,听见他说的话有些疑惑地抬起头,“什么意思?”
      闻远义正言辞,“你看,你现在用完就赶人的样子像不像那条渣蛇?”
      
      斐然反应过来,恼恨的想把门拍在他的脸上,闻远接过话头,“不过没关系,我心甘情愿做那个农夫。”
      
      少年人笑起来眉眼都是弯的,一点也没有平日里的阴气狠厉,斐然大着胆子用力扣上门扉,因为羞恼脖子上都带着一层红晕,闻远这个登徒子,她再也不要听他废话了。
      
      斐然说到做到,一连几天上学她都提前叫好计程车,哪怕闻远三番两次的堵她逗她,她也视若未见。
      
      几天下来,闻远渐渐由开心变成了焦躁。
      
      贺颂蒋随坐在他周围,尝遍了清风暴雨。
      
      两人打完球回来,看见闻远抱着胸坐在那里才敢开始大声讲话。
      
      “松子,我听我妈说,那小三闹得把你赶出来了,你不会无家可归吧?”
      贺颂把手里的篮球塞进椅子的空隙里,冷笑一声,“看她这阵仗大的,都传到你妈那去了。”
      
      贺颂的爸爸是做房地产生意的,借着他妈妈的劲头,中年发财,却成了忘恩负义的凤凰男,他妈死后,暗地里养的小三没少做手脚。
      
      闻远眉头拢起,他伸手敲了敲两人的桌面,“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贺颂早听说他是京圈的人,但也没想过这点小事还要拜托闻远帮忙,“多谢远哥,不过还不急,那小三最近嚣张的很,我等她爬到最上面,在狠狠的把她拉下来。”
      
      蒋随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还拉她下来你自己现在都要露宿街头了吧。”
      
      “放心,哥哥富贵着呢,我姥爷以前还在川杨那边有一套房子,他们都不知道,我打算去那多住两天。”
      
      闻远心头微跳,“是江宁路那边的川杨?”
      
      “远哥,你知道啊”贺颂有些惊讶,“对,就是那的,我姥爷以前做老师分配的,不过很久没人住了,房子可能有些破了。”
      
      闻远在桌子里掏了掏,摸出一把钥匙来扔给他,“西湖那边的小别墅,我妈的,其他那些人也不知道,你住进去。”
      
      贺颂眼角有些发热,喉间像是被东西哽住了一样,他们几个去过西湖那套小别墅,简直是有钱人的天堂,高尔夫球,游泳池应有尽有,他把手放在衣服上擦了又擦,半开玩笑的认真开口。
      “奴才遵旨,以后但凭皇上差遣。”
      
      蒋随嫉妒的踹了他一脚,“瞧你那低眉顺眼的太监样。”
      
      闻远伸出手指在他面前晃了晃,“你把川杨那套房子借我住一段时间。”
      “啊?”贺颂有些绕不过弯来,闻远想了想继续道,“放心,你姥爷的东西我都不会碰。”
      
      “不是...”贺颂看了眼身旁同样石化的蒋随,这才确定自己没有听错,“远哥,那是套老房子了,装修什么的都不太好。”
      
      “我心里有数。”
      
      闻远接过他手里的钥匙,唇角轻轻勾起,什么老房子新房子,只要能离斐然近一点,睡大街都行。
      
      身后的唐苑看着他的笑容呆呆的站立了片刻,才走上前来,她今天没穿校服,乌黑的头发垂在脑后,脸上画着精致的淡妆,显得人柔弱又甜美。
      
      “阿远,今天我爸爸回来了,我家想邀请你一起吃饭。”
      
      “不去。”闻远收起钥匙,脸色冰冷又陌生,仿佛刚刚心情愉悦的不是他。
      唐苑咬紧贝齿,轻轻地开口,“可是我爸爸已经订好了包间,等你们晚上过去。”
      
      蒋随吹了一口口哨,轻佻的开口,“班长,你们是指谁啊,该不会是指我们和远哥吧?”
      感受到闻远几乎是立刻冷下来的气场,唐苑脸一僵,心里将蒋随骂了个遍,她小心翼翼的开口,“我爸爸的意思是很久没见了,想请你们家都吃顿饭。”
      
      闻远讥讽的看着他,“是想请闻书辞这个乘龙快婿,还是想请我这个上不得台面的丧家犬。”
      
      唐苑的脸色瞬间白了下来,精心画了眼线的明眸中含着丝丝水意,“阿远,你还在怪我爸爸吗,你知道他不是...”
      
      闻远一脚踹开她面前的凳子,有几本书飞落砸在她周边,她惊叫一声连忙后退几步,一下跌坐在地上,周遭死寂一片,还待在班上的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闻远冷冷的打量着她,“唐苑,你真是恶心,这么快就忘了自己当年做了什么吗,反而把一切都记在你爸爸的头上。”
      
      一瞬间的惊吓以后是密密麻麻的恐慌慢慢的爬上心间,唐苑握紧裙摆,两眼不受控制的睁大,不可能...闻远怎么可能知道那件事...一定是她多想了...
      
      贺颂和蒋随虽然都不知道闻远和唐苑之间有什么过节,但他们也不是傻子,唐苑总是一副鄙夷的样子看着他们,眼下他们也不愿意去做那个舔狗。
      
      周边的男生有想上前帮忙的,注意到闻远阴沉的脸色顿时都装作没看到的模样,还是几个和唐苑玩的好的女同学伸手将她扶了起来,把地上收拾干净了。
      
      唐苑僵硬的被人扶回座位上,背后冷汗一片,微长的指甲陷进肉里,却一丝疼痛都感觉不到,满脑子都是刚刚闻远冰冷厌恶的眼神。
      
      不能...其他的事还好,那件事绝对不能被闻远发现,永远不能...
      .
      
      斐然心头一跳,画笔应声而断,她刚想从文具盒里换一只,旁边就有一只新笔递了过来。
      “然然,你怎么了,怎么感觉魂不守舍的呀。”
      
      斐然感激的看了她一眼,犹豫片刻还是开口问道,“佳佳,你说怎么才能彻底摆脱一个人?”
      
      程佳微微眯起眼,双手撑在脸颊旁,细细的打量着斐然,斐然被她看的不好意思,伸手推了她一把,“你看什么呢?”
      
      程佳拿起笔指住她,“斐小姐,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句话都将作为呈堂证供。”
      斐然有些摸不着头脑,“你在说什么啊?”
      
      “你说,你想摆脱的那个人是不是七班的闻远?”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