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护身符

作者:世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动怒

      两个人刚走到楼下,斐然就看到了程佳。
      
      程佳也一眼看到了他身后的闻远,缩着脑袋站在她旁边,“然然,这不是七班的那个闻远…吗?昨天他对傅娇娇的态度太吓人了…”
      
      斐然僵硬的点点头,不知道怎么开口,直接拉着她就向小车库里走。
      
      闻远看见程佳,心里的那些弯弯绕绕已经顺了过来,他的心情瞬间明朗,压住快要溢出的笑意,跟在两人身后。
      
      程佳不敢说话,只好四处打量,“那辆车是你的吗?边上怎么还锁着一辆?”
      
      斐然探着脑袋看了一眼,两辆车后座被锁在了一起,她等着闻远把钥匙掏出来开门,闻远却半天都没有动静。
      
      程佳察觉出不对,轻轻的晃了晃她的衣袖,小声问道。
      
      “我怎么觉得哪里不对劲?”
      
      斐然认命的开口,“钥匙在闻远那。”
      
      “啊?”程佳吞了口口水看向身后的人,“闻远?钥匙在你那吗?我们要开锁走了。”
      
      闻远挑挑眉,把兜里的钥匙拿出来划了个圈。
      
      “在我这,开锁可以,但是你自己骑过去。”
      
      “不行…”程佳弱弱的回绝,她虽然怕闻远,但是更不能留斐然一个人在这。
      
      闻远没理她,黑沉的眸子盯着斐然,好像得不到答案就不放她们离开。
      
      斐然叹了一口气,“那你要答应以后不锁我的自行车了。”
      
      闻远把锁打开,程佳不放心的看着斐然。
      
      “你坐他的没关系吧,我也可以载你的。”
      
      闻远这架势摆明不会善罢甘休,斐然宽慰的拍了拍她的手。
      
      “没事,你先去教室,晚上我们一起回来。”
      
      程佳骑着她的车先向学校赶,闻远把单车斜过一边来看向她,“走吧,不然要迟到了。”
      
      斐然心里堵着气,她用力跳在后座上,后座稳稳当当的一动不动。
      
      闻远一回生二回熟,骑起来比上次稳了许多,他掐准时间不让她迟到,果然离校门口还有很大一段路斐然就扯住他的衣角,示意他停下来。
      
      他刚把车停稳,身后的人便落在了地上,“今天放学等我一起回去。”
      
      斐然拉着书包袋子,心底默念地说了声抱歉,鼓起勇气抬起头看向他。
      
      “闻远,你这样已经给我造成很大的困扰了,我并不想和你有什么交集。”
      
      闻远周身的气度瞬间冷了下来,他不是什么没有脾气的好人,难得这么三番两次的对人示好,却次次都被泼冷水。
      
      斐然咽了咽口水,衡量着如果闻远打她,她能跑远求救的距离。
      
      她的动作太过明显,明眼人一眼就看的出来她的意思,闻远脸色黑沉却笑出声来。
      
      “我影响你听课了吗?让你不做作业了吗,偷你考试卷了吗?”
      斐然呆愣的摇摇头,闻远挑挑眉,一脸不解。
      
      “那我哪里给你造成困扰了?”
      
      斐然语塞,她急得脸颊通红,“你怎么强词夺理?”
      
      “那你说说我怎么给你造成困扰了?”
      
      斐然不理他,转身跳开,闻远上前两步追上她,单手压在她旁边的墙上,拦住她的去路。
      
      “斐然,你怎么不说了?”
      
      他的目光太过锋利,斐然心头一阵慌乱,她仓惶偏开头,咬着下唇,闻远一眨不眨地盯着斐然,小姑娘惊慌的表情藏不住,他心下嗤笑,哄了这么久小姑娘,竟然还怕他。
      
      闻远陡然有点挫败,想帮斐然理理衣服,还没碰到衣角就被斐然戒备地打开手,他低笑了声,拿开拦着斐然的手,斐然蹦蹦跳跳地就要离开,闻远叫了声,“斐然。”
      
      斐然顿了顿没理他,闻远继续道:“放学跟我一块回去。”
      
      闻远看着斐然当没听见的样子,舌尖抵了抵下颚,硬是一点怒气都没出来,真是奇了,屡次被人冷眼相对,他竟然还觉得这小姑娘可爱。
      
      他靠着墙,“你要是不等我,我今晚就在你家门口过夜。”
      
      斐然蓦地回头,眼中盛满不可置信,“你怎么…怎么这么无赖!”
      
      闻远看着斐然表情心情好了点,嘴角勾着的笑带了点恶劣,“我无不无赖,你今天才知道?”
      斐然被气得脸上都沾上一层薄粉,本想扔下一句“你想待门口就待”,一句话在唇齿间流转了许久,最终伤人的话还是没出口,闻远得寸进尺,眼睫微垂,“晚上门口还挺冷。”
      
      “……”斐然震惊闻远卖的这手惨,但心里不是毫无波动,只是气恼占了多半,她一言未发,默默瞪了闻远一眼走了。
      
      斐然的脚受了伤,排练公主的角色时难免有些不方便,斐然也在抱歉之下提了换人的想法,只是新的演公主的人还没找好,大家还是在一块排练。
      
      在几人排练时傅娇娇走过来,没直接开口,让旁边小姐妹帮着说出来,“斐然,你既然腿脚不便就别演了,娇娇演多好。”
      李子言拢起眉头,斐然抿唇没说话,她与傅娇娇的私怨是她们两人的事,倘若大家都觉得傅娇适合演公主她也不会有什么意见,毕竟她腿伤了的确不适合再继续排练下去。
      
      中途休息的时候李子言找了班长李梦,谈了公主角色的事,李梦皱眉,“傅娇娇虽然没斐然漂亮,但形象好,演公主也不差,要不就换成她?”
      李子言在班里名声好,话语权大,李梦很看重他的意见,李子言背靠着墙,看着那边和程佳说悄悄话的斐然,微微抬着头,弧线柔软精致,他眼神一闪,偏头看向李梦,“不用换。”
      
      他没等李梦开口说了自己的看法,“文艺汇演还有一段日子,到那个时候斐然的脚应该已经好了,斐然形象好,人又温柔,很适合公主的角色,换了人还得重新磨合,效果也不一定有现在好,我建议保留斐然的公主角色。”
      
      李梦狐疑地看了李子言一眼,李子言目光坦荡,没露出任何的私心来,李梦顿了顿,还是觉得有些不合适,“那你们排练的时候……”
      
      “我们现在也多是在熟悉台词,需要动作的时候并不多,等到后面整体排练的时候斐然的腿伤已经不会造成困扰。”
      
      李子言说得有条有理,李梦已经决定要按着李子言说得来,只是她心里还是觉得怪怪的,下意识地试探了一句,“傅娇娇也不差。”
      
      她看着李子言神色冷下来,李子言没客气,“她心术不正。”
      
      这是带了私人感情了,李梦心下觉得稀奇,李子言向来温文尔雅,没见他讨厌过哪个人,并且连风度也懒得管,背后都能直接说出傅娇娇心术不正这样的话来,她也没见傅娇娇和李子言有过什么摩擦。
      最近唯一发生的事,大概就是傅娇娇诬陷斐然了。
      
      李梦觉得自己懂了点什么,略带揶揄地看了李子言一眼,到了斐然身边,“斐然,我们都觉得你适合公主这个角色,排练的时候会尽量不要让你移动,现在也还没排到需要走动的阶段,你看看你还愿意继续演公主吗?”
      
      李梦一脸希冀,李子言也鼓励地看着她,话说到这个地步,大家已经是处处在为她的腿着想,斐然也没拒绝,笑着应了下来,“我会努力排练的,不会托大家后腿。”
      
      李子言温柔道:“你功底很棒,没有你带着我都不能入戏那么快。”
      
      程佳悄悄戳了戳斐然,斐然偏头,看到程佳笑得揶揄。
      斐然,“……?”
      
      休息好后大家又排练了起来,斐然作为公主站在最中间,念出的台词字正腔圆,饱含感情,她本就长得好看,现在一颗心都放在了排练上,无论是表情还是言语都充满了公主的温柔耀眼。
      
      不少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傅娇娇掐紧手指,心下厌恶到了极点,脚都断了还要抢她的风头。她见李梦没有对换人有什么表示,主动走了过去,“班长,斐然脚都伤了,怎么还不换人呀?”
      
      李梦眉头一皱,没接话,傅娇娇小声地叹了一口气,“我妹妹就是这样,抓住什么东西总是不放,生怕别人和她抢,可她现在脚都伤了,占着公主的角色不是浪费别人时间吗。”
      
      斐然温温柔柔的,人也一向不争不抢,倒了傅娇娇嘴里像是变了个人,李梦似笑非笑地看她,“我觉得斐然演的很好,不会换人,你演好自己的角色就可以,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
      
      傅娇娇蓦地变了表情,她想起刚才李梦走过去和斐然说话,一定是斐然自己不愿意把公主的角色让给自己,不然李梦怎么会同意一个瘸子演主角。
      
      她恶狠狠地瞪了斐然一眼,心下思绪纷繁,想着怎么找斐然的麻烦。
      
      放学的时候斐然慢吞吞地走着,她腿脚本就不便,想起闻远恨不得走得更慢,心里默默许愿闻远千万别等着她。
      程佳倒是高高兴兴的,“然然,我们快回家,我载你。”
      
      程佳担心斐然被冲撞伤了还没好的脚腕,差不多等到人都走完才带着她出了教室,现在已经没什么人,程佳扶着斐然慢慢往下走,拐角处的时候傅娇娇突然冒了出来,脸色阴狠,程佳面色不善,“你有病啊躲这儿,回家治病行吗别出来吓唬人。”
      
      傅娇娇只盯着斐然,“我家供你吃供你住,怎么就养出了你这么一个白眼狼!”
      
      阳光洒下来落在斐然身上,头发闪出点细小的光,斐然偶尔也怀疑,傅娇娇一家天天想着怎么把她父母的遗产抢到手里,傅娇娇怎么能这么理直气壮地说出这些话。
      
      斐然抬起头,“我没有被你们养,待在你家里的日子我都还了钱过去,是你们一家居心不轨贪得无厌。”
      
      话说到这儿,斐然也没了继续的心思,反正傅娇娇是听不进心里去的,她握住程佳的手,“我们走。”
      
      程佳对着傅娇娇重重哼了一声,扶着斐然就要离开,傅娇娇脸一阵红一阵白,朝着斐然的脚腕踢了过去,程佳一阵惊呼,斐然也下意识后退两步,眼看着就要摔倒,人却突然被揽住,傅娇娇被推倒在地。
      
      斐然后怕地吸了两口气,偏头看到脸色阴沉的闻远,下意识就要避开闻远揽着她腰的手,没挪开,她呼吸有些急促,才想起来道谢,“闻远,谢谢你。”
      
      程佳赶紧过来接住她,嘘寒问暖,“然然你怎么样,脚疼不疼,用不用去医院?”
      
      闻远把斐然交到程佳手里,脸色黑得能滴墨,他半蹲到傅娇娇面前,拎着她的领子提起一点,傅娇娇怕极了,声音都颤着,“闻…闻远…”
      
      “真以为我不打女人是吧?”闻远把她拎起来按墙上,眸中黑云涌动,他的声音冰冷,傅娇娇像是置身冰窖。
      
      “你再敢来找斐然的晦气,就别怪我动手废了你。”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