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护身符

作者:世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厚颜无耻

      现在正好是晚上散步的高峰热期,闻远把车锁好,顺着斐然描述的地方,找到了那家修车厂。
      
      修车厂就是两件小小的样板房,老板摇着大蒲扇听着收音机里咿咿呀呀的戏曲。
      
      闻远敲了两下门,看他有了动静才走了进去。
      
      “侬是修车子不咩?”
      
      有些秃头的老板,放下大蒲扇,把背心卷到肚子上,踏着拖鞋朝闻远身后看去。
      
      闻远摇摇头,房子里乱糟糟的,机车油黑黑的在周围流淌了一圈,还有很多小部件散落在一旁。
      
      他强迫自己将目光留在老板身上。
      “师傅,我想来学下车链子怎么修。”
      
      老板狐疑的上下看了他一样,这孩子虽然板着个脸,看起来凶巴巴的,手上的校服衣倒还算是干净。
      
      “还是个学生吧,你把车推过来,我帮你修,不收你钱哩。”
      
      闻远摇摇头,小车房里放了好几辆电动车和自行车,看起来都是需要修理的。
      
      “你能教我修车吗?”
      
      “修车有什么好,小孩子家家赶快回去看书,准备考试去。”
      
      闻远伸手探向口袋,摸出了斐然给的零钱,他顿了顿小心翼翼的把零钱折好放回去,又随意的拿出一边口袋里的一张整钞。
      
      “叔,我那车老坏,我能不能从你这交了学费学会来,以后路上坏了自己方便些,不耽误上课。”
      
      老板连连轻叫两声,走过去把钱拿回给他。
      
      “想学手艺是好事,修个车链子交什么钱,拿回去拿回去。”
      
      闻远攥着钱看向身旁一些待修理的自行车。
      
      “这样吧,你教我,我免费替你把这里坏了链子的车修好来。”
      
      老板狐疑的看过来,这笔买卖对他而言倒是不亏,教个车链子还是很快的,怎么这孩子这么实诚。
      
      “不用,我教你,赶快学会回家做作业去。”
      
      老板开修车行十多年了,倒还是第一次收徒弟,他演示了一遍,刚准备讲些细节,就听见那边咔哒一声,车链子已经被安上去了。
      
      “好小子,你学的到挺快。”
      
      老板摸着大肚子,有些惊讶,这孩子一看就不像是吃过苦的,没想到干起这些脏活上手还很快。
      
      不对,闻远微微戚眉,他买的自行车链条不是这样的装法。
      
      他挪动身子,抬手就像另一个坏了车链子的自行车过去。
      
      没一会儿功夫,周边的车链子都被安了上去。
      
      “车链子大多一样哩,现在学明白了吧。”
      
      闻远的手上黑黑的一圈,老板拿了条沾着洗洁精的毛巾给他,让他擦擦。
      
      “小孩子家家的,回去好好念书,以后车链子坏了,推过来修就好。”
      
      闻远接过毛巾道谢,随意擦了擦推了车又往斐然的家里走。
      
      周边有乘凉的老人,卖夜宵的阿公阿婆,走几步还有人在凉亭里面打着灯光唱着戏。
      
      闻远环着胸站在旁边听了一会儿,把车锁好又慢慢向楼上走去。
      
      他头一次这么想了解一个小区,一处花园,一块标牌,从而去了解一个人。
      
      ·
      
      斐然大概睡了,贴着门都听不见里面传来的丝毫动静。
      
      闻远刚找了个地方坐下,手机就响了起来,是贺颂发过来的消息。
      
      加贝公页:远哥,你在哪呢,出来上网吗?
      
      闻远把校服放在一旁,双腿随意的叠在楼梯扶手上,一只手摸着校服,一只手回着他的消息。
      
      远哥:不去
      
      蒋墨迹别墨迹:良辰美景,不来开黑吗
      
      闻远挑挑眉,换了个姿势,离斐然的大门口更近了些。
      
      远哥: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加贝公页:啥事,最近你越来越忙了
      
      闻远把上次发在群里的毛巾图片又发了两遍
      
      远哥:()jpg
      
      远哥:()jpg
      
      贺颂慢慢的放下手机,蒋随撇了两眼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加贝公页:这是啥?新买的毛巾吗?
      
      远哥:………
      
      ·
      
      小区里的人上班都早,有几个不爱坐电梯喜欢爬楼的一大早看见闻远都吓了一跳。
      
      三姑六婆拉着他站在门外问东问西,斐然听见外面的声音,打开门时就看见黑着脸有些不耐烦的闻远。
      
      他被几个人围着,楼上买菜回来的大婶拉着他。
      
      闻远在楼道上守了一夜,天快亮时他才睡着,还没有睡醒就被这些人拉了起来,清早的起床起让他整个人都暗沉下来。
      
      “呦,你是谁家的小孩啊,跟家里人吵架了吧,怎么就在这楼道上过夜,夜晚温差很大的。”
      
      “是不是被打了啊,别怕,阿姨是居委会的,我现在跟你去你家沟通一下。”
      
      “扑哧——”斐然没忍住,笑出了声。
      
      闻远回过头,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小姑娘露出脑袋,眉眼弯弯的看着这边。
      
      闻远心底的烦闷一下子消散了,他耐着性子解释了下,说自己只是忘了带钥匙,马上回家了。
      
      阿公阿婆赶着去买菜,看闻远不像从家里挨了打的样子,这才摇头离开。
      
      闻远揉了揉有些乱的头发,看向乐的不可开支的斐然,佯装凶狠道。
      
      “不准笑!”
      
      斐然一想到刚刚那些阿婶的语气就忍不住发笑,她回过神来才意识到闻远有些皱巴巴的衣服。
      
      “你…你怎么在这啊?”
      
      闻远抱着校服,“我把自行车修好了,今天可以送你去学校了。”
      
      斐然睁大眼,“你不会一晚上没回去,就在修车吧?”
      
      “修车这么简单,哪里需要一晚上。”
      
      斐然看着他有些脏污的手没有接话,闻远顺着她的目光,五指收了收,藏在了校服后面。
      
      “喂,乖宝宝,让我进去洗个手怎么样?”
      
      斐然不太想让他进来,但注意到他有些红丝的眼眶,叹了口气把门打开。
      
      “洗手间在右边,你先穿我爸爸的鞋吧。”
      
      斐然拿出一双新鞋递给他,现在距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她一直起的早,打算再背会儿单词。
      
      闻远对着镜子整理了好半天,这才走了出来。
      
      这是他第一次来斐然家,斐然的父母都是老师,装修都以北欧风为主。
      
      房间里被打扫的很干净,墙上还挂着一张全家福,旁边的一男一女带着眼镜,温柔的望着中间的人。
      
      中间的斐然抱着一个大娃娃,软着笑容看向镜头,洋溢着温馨幸福的氛围。
      
      闻远若无其事的收回目光,小姑娘正坐在藤椅上背着单词,清晨的阳光洒在她的身上,晕出暖黄的光芒。
      
      大概是听见身后的动静,藤椅上的人放下单词本朝他看过来。
      
      “你收拾好啦?那你快回家吧,洗漱洗漱该去上课了。”
      
      闻远看着她躲闪的目光,胸口有些刺痛,这人对谁都喜笑颜开,唯独对着他避如蛇蝎。
      
      “怎么,我不是说了要送你去学校吗?这么急着赶我走是做什么?”
      
      “不是…”斐然摆摆手,小心思被人戳破,她有些尴尬,“我昨天已经和我同桌约好了,她会来接我。”
      
      同桌?八成是那个打篮球的小白脸了。
      “让他自己去。”
      
      这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斐然气鼓鼓的瞪了他一眼,“闻远,你怎么这么厚脸皮?”
      
      闻远唇角轻勾,他一下跃过面前矮小的沙发凳落在斐然的椅子前。
      斐然惊慌的后退些许,因为脚上的伤,有些站不稳,向后仰去,整个人陷入躺椅里。
      
      少年半弯着腰,俯下身撑在藤椅上,遮住她大半的阳光,微微靠近,像是要压过来,他伸出五指落在斐然的脸上。
      
      “啪——”
      
      清晰可闻的巴掌声在客厅里响起。
      
      斐然眼角通红,声音都有些沙哑,“你太过分了…”
      
      闻远刚挨了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的疼,还没来得及发怒,就撞进她带水的眼眸里,他一下子慌了神。
      
      “我不是…是你脸上有东西…”
      
      闻远连忙抬起手,两指之间露出一点棉线,大概是清晨被子上面留下来的。
      
      斐然抽啜一声,把眼泪强逼回去,“你出去!”
      
      闻远怕她再哭,赶紧后退几步,让自己离她远些,“你别怕,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斐然低下头不说话,他想到那小白脸,胸口就郁结的紧。
      
      “你那车毕竟是单人的,后面的座位不好带人,我送你过去,我保证不让其他人发现。”
      
      斐然抽抽鼻子,心里又委屈又尴尬,她单腿跳到门前,拉开门,目的不言而喻。
      
      闻远看她艰难的扶住门框的样子,薄唇微抿,他上前几步,刚走出大门,门就咣当一声从里面关上。
      
      他揉了揉脸,满脑子都是小姑娘含着泪的模样,心揪的厉害,来回徘徊几步,又一脚踹在墙上,心道自己真是疯了。
      
      斐然平复了一会儿心情,才收拾着准备下楼,闻远还没离开,她装作看不见的样子,锁好门向电梯跳过去。
      
      她刚按下一楼,还没来得及将电梯门关上,闻远就走了进来,斐然抱着书包,靠在角落里。
      
      早上上班的上学的一波接一波,电梯每个楼层都停,很快人就多了起来。
      
      斐然单腿立在角落里,默默地数着楼层,在她旁边站着一个年轻的妈妈,手里的宝宝好动,踢了她好几脚。
      
      她刚准备换个姿势,就有人站在了他的侧方,替她将小孩隔绝开来。
      
      斐然余光瞟到他有些脏乱的衣服,将目光落回在电梯楼层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