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护身符

作者:世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修单车

      门外的人颇有耐心,铃声一没他就接着按,把屋内的寂静摧毁的烟消云散。
      
      斐然害怕的抱紧沙发垫子,电话还没挂断,闻远的声音又传来,这次正经多了。
      
      “别怕,是我,把门打开。”
      
      斐然欲哭无泪,是他才可怕好吗,他怎么会找到这里?
      
      她颤颤巍巍的冲手机那头开口。
      
      “我…我没在家里…我在程佳家…”
      
      “小骗子。”闻远轻笑一声,“今天小区催收电费,大家门上的电费收据单都贴着,就你的没了。”
      
      斐然看着茶几上被程佳撕下来安安静静躺着的收据单,有些气恼和羞愤,闻远这么厉害,为什么不去学心理学。
      
      她咬咬牙,接着道,“我脚不方便,不能下楼修自行车。”
      
      “你先开门,房子里应该还有一层铁门吧,隔着铁门我又不能把你怎么样。”
      
      “如果不开的话,我就一直摁下去了。”
      
      斐然看了眼铁门,叹了一口气,慢慢的朝门口挪动。
      
      “慢一点,不急。”
      
      电话那头的人好像有心灵感应一般,斐然没理他,撑着沙发走到门口。
      
      她隔着铁门将大门打开一道一人宽的开口时,一眼便看见了闻远。
      
      闻远也不知道在外面呆了多久,衣服上的汗已经干了大半,额间的碎发却是湿湿的,他板着脸,眉眼间却隐隐带着笑意。
      
      “还骗我?”
      
      斐然觉得自己大概和闻远犯冲,她不是一个爱说谎的人,因为通常一个谎言需要好几个去将它完善。
      
      可是自从认识闻远后,她似乎就经常说谎,而且每次都会以相当快的速度被拆穿。
      
      她有些无奈,“闻远,你是怎么找到我家在这里的?”
      
      闻远一手撑着门框,半俯下身来,“那你呢,你又怎么没在学校等我?”
      
      他看见一班那个小白脸和她在一起心里就添堵,可是一离开学校心里就空落落的厉害,反应过来时已经骑到了江家。
      
      本来算着时间,斐然也该到家了,却没想到一直都等不到人,闻远这才想起斐然自己家在市里,所以又沉着脸赶了过来。
      
      幸好,斐然只是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斐然摸着手机不知道说什么好,她睫毛颤抖的厉害,眼神闪烁,整个人似乎都不安又紧张。
      
      大概是因为在自己的家里,所以斐然换上了拖鞋,另外一只脚因为绑着绷带,微微踮起离开脚面。
      
      闻远移开目光,好心的放过她,“刚刚你电话里说的是真的吗?”
      
      “啊?”斐然茫然的抬起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隔着里面的铁门,她看起来就像嗷嗷待哺的兔子。
      
      闻远耳尖微红,他佯装发怒的开口问道,“不是说好了帮我修车链子吗?”
      
      这件事啊,斐然小心翼翼的点头,想到什么又压住喜悦开口,“可以的,但是我下楼不太方便,小区门口有个修自行车的,你要不去那修,我可以给你钱。”
      
      小姑娘两眼亮亮的,有藏不住的喜悦,像是巴不得他赶快离开。
      
      闻远配合的开口,“哦?在哪里啊?”
      
      斐然好心的替他指路,“你从下面的门那出去,再拐两个弯,直走看见有着一面蓝旗子的就是了。”
      
      闻远若有所思,“哦,好像听起来确实不太远。”
      
      斐然得逞的小心思显些暴露出来,她连忙点头,“是啊,所以你快点去吧。”
      
      闻远挪开身子,把身后那辆崭新的自行车露了出来,“可是我已经搬上来了。”
      
      斐然睁大眼,她家住八楼,自行车不允许放在电梯上一起上来,闻远是怎么弄上来的?
      
      “你…你扛上来的吗?”
      
      提起这个闻远就有些来气,这破车不大不小刚好卡主电梯的门,他只好一层一层的搬上来。
      
      闻远把门拉开些,凶巴巴的开口,“怎么,说话不算话了吗?不是说好了你帮我修吗?”
      
      斐然拗不过他,伸手将铁门打开,希望能尽快修好。
      
      天有些黑了,走廊里的感应灯一闪一闪,灯一灭,斐然就轻轻的拍两声。
      
      闻远手长,一把拿过放在鞋柜旁的小板凳让她坐下,又把自己的校服衣垫在地上,让斐然受伤的脚踩在上面。
      
      斐然不肯,在她眼里,校服是庄重的,怎么可以用来踩,更何况是闻远的校服。
      
      “真是够倔的。”
      
      闻远骂骂咧咧的朝鞋柜走去,斐然的爸妈刚走没多久,东西都没有被处理,里面有几双较大的男士拖鞋,应该是她爸爸的。
      
      他移开目光,拿出一只天蓝色的小拖鞋,放在斐然的脚旁。
      
      斐然安顿好,开始帮闻远修车链子,灯光不算亮,她的面色却越发古怪起来。
      
      “怎么了,修不好吗?”
      
      闻远偏过头,面色如常的问道。
      
      斐然气的不轻,她放下手中的踏板,瞪着闻远。
      
      “这车链子根本不是骑掉了。”
      
      车链子一般骑行的时候脱落都是一大根松松的挂在踏板支架周边,哪像闻远这根,几乎全都脱落下来了。
      
      闻远耳尖有点泛红,但幸好走廊的灯光微弱,斐然应该看不清。
      
      “不是骑掉的难道是我掰掉的啊?斐然你是不是不想修或者是修不好,所以故意找借口啊。”
      
      如果斐然只活了一辈子,她可能真会被闻远骗住,可斐然和他纠缠了三辈子了,哪怕不相熟,也一眼能看出闻远说谎时的小习惯。
      
      他会忍不住手指弯曲,来回摩挲。
      
      她摸着车身的手一顿,赞同的点头“闻远,我修不好,你这车有些复杂,修起来太费精力了,要不你明天还是和以前一样骑机车去学校吧,不用来接我了。”
      
      好啊,真是一天到晚变着法子冲他撒谎,闻远咬了咬舌尖,让自己的声音尽可能平静下来。
      
      “那高峰期你打算怎么去学校?”
      
      斐然转了转眼珠,“我…我打车去…”
      
      “哦。”闻远冷漠的点点头,“那这样的话,我就把你的自行车骑走了。”
      
      “………”斐然睁大眼,满脸惊讶,“…啊?”
      
      闻远睁着眼说瞎话,“我觉得骑自行车挺符合我的气质的,既然这辆不能骑,你的又不骑,借给我骑不可以吗?”
      
      “……”
      
      斐然觉得自己的小心思好像被闻远看的透透的,她认命的埋头开始修理自行车,仍由闻远怎么找她说话,她也一言不发。
      
      大概是她低估了闻远的破坏力,拆链条的人明显不熟悉自行车的构造,几乎将大半的链条都扯脱了车身。
      
      如果不利用工具,完全没有办法将链条弄上去。
      
      斐然泄气的把手擦好,“这车真的需要专业的人来修,我修不好它。”
      
      闻远嘴角划过得逞的笑意,他皱紧眉头,“那不用修了,我把你的骑走就好了。”
      
      “不行!”斐然慌乱的开口,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你…你要不打车回去吧…”
      
      她今天刚和程佳约好,如果车被闻远骑走的话,明天就没有办法和她一起去上学了。
      
      闻远把掉了链子的自行车挪到一旁,两人之间的妨碍物顿时不见了。
      
      隔着细小的过道,斐然有些不安的动了动身子,她咽了咽口水,神色紧张。
      
      “闻远,你…你怎么了…”
      
      “打车回去我没钱。”
      
      斐然舒了一口气,她掏出放在口袋里的小钱包,把里面的钱都递了过去。
      
      “这里有六十多,你够了吗?”
      
      明明怕自己怕的要命,还是一句话都没说就把钱掏了出来,闻远的牙关抵住舌尖,把不该有的心思压了下去。
      
      “嗯,够了,你把你自行车的钥匙给我一下。”
      
      “做什么?”斐然警惕的捂住小钱包里的钥匙,闻远难道还惦记着她的自行车?
      
      “我这车肯定骑不回去了,又没带车锁,想拿到楼下和你的车锁一块。”
      
      斐然认不出他的车是什么牌子,但是闻远花钱一向大手大脚,肯定不会便宜到哪里去。
      
      “你…你会打车回去对吧?”
      
      她歪着脑袋,一手握紧小钱包,脸上满是防备,闻远保证似的点点头。
      
      “钱都借我了,那我肯定会打车回去的。”
      
      那就好,斐然舒了一口气,她眼珠转了转,故意背过身去,细细的将自行车钥匙分离,只留下一枚属于车锁的钥匙。
      
      “给你,楼下旁边的小隔间里只有几辆自行车,蓝白相间的那个就是我的。”
      
      闻远接过她手里的钥匙,心里被萌成一团,他用力握住把手,把消息吞了进去。
      
      “好了,你先进去,把门关好,晚上谁敲门都别开门,电话不准关机。”
      
      看着闻远就要走,斐然才没那么傻的跟他作对,他说什么她就点头应下什么,乖巧的紧。
      
      闻远看着她进屋,将两道门都锁好,他用力拉拽了一下,门框送了送,门锁却没有半分松动的迹象。
      
      幸好这个小区安全性还算不错,闻远扛起自行车,手心里握紧钥匙慢慢的向楼下走去。
      
      小隔间里的自行车数量确实不多,好像一眼就能数的过来。
      
      闻远环顾一圈找到一旁的蓝白单车,大概是很久没人骑了,座位上都有些灰尘堆积。
      
      他拿衣摆轻轻的擦拭干净,单车不大,座位,车长似乎都是为这个年纪的小姑娘量身定做的。
      
      闻远轻轻握住车把,就好像上面还有斐然的余温。
      
      莫名的,他总觉得这辆单车很熟悉。
      
      熟悉的,仿佛他曾经耗尽几辈子的时光去追寻骑车的人。
      
      可望而又不可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