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护身符

作者:世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打架

      班上的同学都没想到事情来了这么大的反转,傅娇娇的爸爸她们没有看到,但是斐然身上的伤却是肉眼可见的,难怪斐然今天迟到了。
      
      傅娇娇听见周围人交头接耳的声音,脸气的通红,“你胡说,你身上的伤明明是你自己滚下楼梯弄的。”
      
      斐然毫不示弱道,“是怎么弄得你心里清楚。”
      
      程佳附和着开口,“然然又不会说谎,明明是你爸爸不对。”
      
      傅娇娇厌恶的瞪了她一眼,握紧拳头,心头的恶意慢慢跑了上来,“我爸爸会生气,还不是因为你偷了我家的钱,我爸好心教育你,你还这么不知好歹。”
      
      整个班顿时像炸开了锅一般,斐然气愤的抬起头,眼角有些泛红,她以前也把傅娇娇当姐姐,没想到她居然这些话都说的出口。
      
      “我没偷。”
      
      “好了”许雯不耐烦的皱起眉头,一节课被她们两闹的一大半都快过去了,“有什么事下课再说,现在都给我到外面罚站去。”
      
      这节课讲的都是些寻常的语法,斐然放下课本,直接朝外走去,傅娇娇还想央求,被许雯直接瞪了出去。
      
      斐然靠在墙边,周围书声朗朗,偶尔有浅浅鸟鸣和老师授课的声音,傅娇娇走到她旁边,手里的书扬起就要过来。
      
      斐然一把拦下,将她的书砸在地上。
      
      “斐然!”
      以前的傅娇娇在斐然面前顺风顺水,从来就没有吃亏过,哪能受得了三番五次的被扶了面子。
      
      “我就知道你以前都是故意装的,就想赖在我家,怎么,现在你爸妈的赔偿金下来了,你终于有钱了,就不装了吗?”
      
      斐然不想和她讲话,她把一半的思绪落在许雯讲课的声音上。
      
      傅娇娇看见她这个样子就生气,一想到昨天闻远对她那般小心翼翼的护着,她心里的嫉妒就蔓延生根,恨不得布满整个心房。
      
      她嗤笑一声,“你爸妈要是知道她们刚死,你就出来和别人早恋,肯定要气活过来。”
      
      斐然猛的偏过头,一向无害的眸子中满是怒意,她扬起手,一巴掌朝她打过去。
      
      世界瞬间静了下来。
      
      七班的人睡倒了一大片,最后连老师都看不下去,随便布置了几道题,回办公室去了。
      
      贺颂和蒋随盯着表观察着闻远能撑多久才趴在桌子上,一分一分的过去,蒋随率先败下阵来。
      
      他小声的开口,“远哥今天怎么这么能撑。”
      
      贺颂把闻远刚刚那些话放在心里溜了一遍,有些狐疑的抬起头,远哥不会真的是春天来了吧。
      
      刚刚还趴在桌上唉声叹气的蒋随突然坐了起来,“哇,那不是一班的班花吗?怎么和人打起来了?”
      
      闻远皱皱眉,没有回头。
      
      贺颂直起身看了一眼,慢慢的开口,“边上那个好像是她的妹妹?”
      
      “唰——”的一声,前面的人突然站了起来,蒋随正看热闹,就被人一把拉开。
      
      他茫然的跌回自己位置上,就看见闻远低咒一声,一脚踹翻眼前的桌子向外跑去。
      
      “啊,怎么了?”
      
      蒋随一脸呆滞的摸着自己的脑袋,满脸疑惑。
      
      贺颂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一班的人正在读单词,靠窗的同学随意朝外看了一眼,惊讶的张大嘴。
      
      “老师,斐然和傅娇娇打起来了!”
      
      这是斐然第一次打架,那一巴掌力气大,傅娇娇脸都有些肿起,她回过神来就要扯斐然的头发,斐然没躲开,两人几乎扭打在一起。
      
      许雯出来时,斐然已经被傅娇娇推在了地上,扎起的头发已经被傅娇娇扯了下来,白皙的脸上还有着指甲的划痕,显得触目惊心。
      
      傅娇娇也没有好到哪去,脸上通红,头发微乱,她抬脚就要踹向斐然,被人一把推开。
      
      李子言将两人分开,担忧的看了一眼地上的斐然,伸手就要过来扶她,他的手还没碰到斐然,就被人一掌拍开。
      
      那力道大的,像是想把他手拍断。
      
      闻远阴沉着脸,蹲下身仔细检查着她的伤势,斐然低着头,本来红肿的额头上布满细汗,她捂着脚踝,眉心拧紧,却仍旧咬着牙一声不吭。
      
      闻远的火气一下子就冲了上来,他站起身直接朝傅娇娇走过去,握紧的拳头咔咔作响,眼神冰冷像是要活吞了眼前的人。
      
      “你打的?”
      
      傅娇娇被吓怕了,她仓惶的后退几步,声音都有些发颤。
      
      “是…是她先打…我的…”
      
      闻远勾了勾嘴角,他面上在笑,眼底却没有半分笑意。
      
      李子言捂住手臂,拦在他的面前,“闻远,这是我们班的事,不用你管。”
      
      闻远阴沉沉的盯着瑟瑟发抖的傅娇娇,半个眼神都没给李子言。
      
      “滚开!”
      
      傅娇娇是真怕了,她大声哭出来,整个人缩成一团。
      
      一班的人都认识闻远,眼看着他居然跑过来替斐然出头,一个个好奇的探出身来。
      
      许雯气的不轻,“你是哪个班的,在这里胡闹什么,还不快点回去。”
      
      斐然的脑子里昏昏沉沉的,只能感觉到脚踝处一阵阵钻心的疼痛,她听见许雯的喊声,心里怕闻远惹出事来。
      
      “闻远…”
      
      她的声音几乎是从喉间挤出来,人群中吵吵闹闹的,很快就把它吞没了。
      
      可是闻远还是听到了,他立刻拧着眉头走过来。
      
      斐然已经好多了,闻远单膝跪在她的面前,丝毫不在意其他人看见鬼一样的眼光。
      
      他刚刚猛的跑过来,手掌都有些发热,他用力在身上擦了擦,才小心翼翼的握住她的脚腕,语气心疼,情不自禁的软了几分。
      
      “很疼吗?”
      
      斐然摇摇头,本来没有什么事,一听见他这话,心底就感觉有些委屈,眼泪不由自主的砸下来,她连忙伸手擦掉。
      
      闻远胸口一疼,放在身旁的另一只手猛的用力收拢。
      
      旁边几个班的人几乎个个都趴在窗户和走廊上看着这边的动静,许雯沉下脸开始疏散他们。
      
      “都回去,斐然,傅娇娇,你们两个都给我写份检讨交上来。”
      
      闻远嗤笑一声,抬起头,他的眼眶有些红,看着许雯像是在看什么仇人一样,压着强烈的怒意,几乎是看在斐然的面子上才挤出声音来。
      
      “她伤了,我要带她去医院。”
      
      闻远没管许雯难看的脸色,他换了个方向单膝跪着,拉起斐然的胳膊往自己背上带。
      
      “怎么样?能起的来吗?”
      
      斐然不想留在这里,她低低的嗯了一声,借着闻远的力道,趴在了他背上。
      
      闻远从来没有见过斐然这么乖的时候,又心疼又气,他稳稳的握住斐然的腿弯就要向楼下走。
      
      李子言连忙过来,“斐然,你没事吧,我送你过去。”
      
      闻远冷冷的回过头,“别让我再说一遍,滚开!”
      
      一旁的蒋随和贺颂连忙上前压住他,“放心,有我们家远哥足够了,你就别去凑热闹了。”
      
      李子言被摁在原地,脸色有些难看。
      
      斐然撑起身子,“谢谢你,不用麻烦了。”
      
      闻远等斐然说完,就大步向楼下走去,把许雯的声音甩在脑后。
      
      还没下课的学校安静的很,花香伴着鸟鸣和阳光砸在人的身上,斐然趴了一会儿,感觉脚没那么疼了。
      
      她轻轻晃了晃腿,软软的开口,“闻远,我不疼了,你放我下来吧。”
      
      她刚刚才哭过,语气里面还带着几分鼻音,女孩子甜甜的香气砸在脖颈间,闻远却生不出一丝旖旎的心思。
      
      他脚步不停,“先去医务室看看。”
      
      刚刚人多,他没好细看,但也看到了斐然脸上的划痕,他微微眯眼,将暴戾的情绪压了下去。
      
      斐然听话的没再开口,医务室里只有一个五十多岁的医生,看见两人的模样吓了一跳,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
      
      谁知道一检查发现没什么问题,本来还想教育几句,看见闻远不善的目光,连忙开了些药,向另一边的房间走去。
      
      心底有些怅然,现在的孩子都长这么大了,年轻真好。
      
      留下来的药膏写着七七八八的处方和注意事项,闻远仔细的看了一遍,洗了手替斐然活动了下脚腕,才拧开一旁的药膏轻轻的朝她脸上涂抹来。
      
      斐然本来就白,傅娇娇的指甲又长又尖,划在脸上就像是红笔染皱了白纸。
      
      他沉下眉眼,动作放的再轻些,斐然已经彻底从刚刚的冲动委屈中回过神来,她不安的动动手指,一脸尴尬。
      
      “闻远,我自己来吧…”
      
      闻远并不答话,两人离得有些近了,近到似乎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斐然注意到闻远…似乎…在生气?
      
      她缩了缩脸,“痒…”
      
      闻远冷笑一声,“还怕痒,我看你打架的时候能耐的很。”
      
      斐然彻底意识到了,闻远生气了,可是他为什么生气呢?
      
      小姑娘低着头,似乎又打算把自己缩进龟壳里。
      
      闻远眉心一跳,声音都高了几分。
      “说话!”
      
      斐然被吼的一愣,呆呆的抬起头,“啊?”
      
      闻远本来还生着气,显些被她呆萌的模样乐出花来,他板着脸,像一个严厉的老父亲。
      
      “为什么打架?自己那小身板有多大力气不知道吗?打架不知道叫人吗?”
      
      斐然动了动身子,“我没吃亏…”
      
      “呦,脸都快成花猫了,还没吃亏呢。”
      
      斐然本来就羞恼着,听见闻远这阴阳怪气的语调,更是恨不得把头扎进地里。
      
      “傅娇娇比我受得伤更多。”
      
      “怎么了,我还得鼓个掌表扬你伤的少了吗?还是去买个奖状,奖励你这个文武双全的好学生?”
      
      “闻远…”斐然气恼的后退些许,别开脑袋,“我们一点都不熟…”
      
      小小的医务室里温度瞬间冷了下来,闻远抹药的动作停在原地,一动不动。
      
      斐然的话音一落自己便开始后悔,闻远好歹帮了自己的忙,她这样说话是不是太伤人心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