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护身符

作者:世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学车

      在斐然的再三要求下,江枫和崔雪才答应让她脚伤好后搬回市中心的那套房子。
      
      刘教授的行程一旦定下来后,就很难再改动,江枫和崔雪嘱咐了许久才坐上连夜的飞机离开。
      
      斐然第二天一早便早早的起来,想自己去学校,结果一眼便瞧见了靠在围院旁边的闻远。
      
      闻远今天并没有骑机车,他不知道从哪弄来一辆新自行车,座椅被擦的蹭亮,也不知道来了多久,胳膊上露出来的皮肤都被晒得开始泛红。
      
      他单腿支在上面,穿着简单的白衣黑裤,撑着脑袋饶有兴趣的看着一蹦一跳的斐然。
      
      斐然的脸刷的红下来,抿紧唇撑着墙壁就要跳开。
      
      闻远把自行车骑上前两步横在她的身前,“喂,你打算就这样跳过去?”
      
      少年背着正初升的骄阳,语气带着几分笑意,大概是真的开心,以往戚着的眉头完全散开,整个人柔和下来。
      
      斐然点点头,拉紧书包带小声道,“闻远,我们不熟,你不用来接我的…”
      
      她和闻远一直都不熟,她除了知道闻远的名字,听过他七班的传言,对他的了解几乎就为零,就连几辈子为什么有人想要杀他,她都根本不清楚。
      
      这一世她只想远离闻远,再也不想莫名其妙的死去了。
      
      闻远的笑意收拢,看着她戒备的模样,讥讽一笑,“知道了,好学生,我也是受人之托,你不想我现在还打电话给江叔,让他来劝你吧?”
      
      “你…”斐然握紧拳头,声音带着几分无可奈何,“我知道怎么去学校,你自己去就好。”
      
      闻远嗤笑一声,“就你这一瘸一拐的模样,走不了几步就被人送进医院了,上来,别让我说第二遍,不然我就直接打电话给江叔了。”
      
      闻远把车身转了个向,对着斐然,斐然咬咬牙,这个无赖,她赌气似的上前,将自己几乎全部的重量压在车座上。
      
      小姑娘身子本就轻,闻远看她姿势就知道她是压了劲跳上来,他偏偏扶的稳的很,车身一动未动。
      
      斐然彻底泄了气,她认命的扶住车座,“能不能把我送到六院门口就好。”
      
      六院离学校的后门有一段路,闻远没应声,默默地跨上车。
      
      斐然握紧座椅,生怕闻远骑得像机车一样快,她默默地闭上眼,等着耳边的风声划过。
      
      隔了老半天,却没有丝毫动静,斐然小心翼翼的睁开眼,就看见闻远面色怪异的盯着车轮和踏板,跃跃欲试。
      
      她心底猛的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闻远,你不会骑自行车吗?”
      
      “我会,你抓好了。”
      
      闻远皱皱眉,单脚按在踏板上,另一只脚刚离地车身就猛的倾斜过来。
      
      他几乎是立马扭过身子,手臂横在她的腰间,小心翼翼的护住斐然。
      
      “没事吧?”
      
      斐然从失重感回过神来,按住快要跳出来的心脏,她这次确定了,“闻远,你不会骑自行车呀。”
      
      呀什么呀,男人眼里没有不会这个词!
      
      闻远凶巴巴的抬起头,把人扶到一旁的座位上,“你在这等着,我会骑。”
      
      斐然还想在说话,就见闻远又跨上了自行车,这次他学聪明了,两只手紧紧的握住车摆,一只脚撑在踏板上,另一条长腿微微离开地面,一发生倾斜就稳稳的撑在地面,大半分钟过去人还停留在原地。
      
      闻远的脸色越发黑沉,斐然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开口,“闻远,要不我们打车去吧?”
      
      “等着,我马上就会。”
      
      闻远瞪了机车一眼,像是要把它吃了一样,他的衣服有些大,飞吹起来远远的看着像鼓了值得大包。
      
      斐然看着他生疏的技巧,心里暗道不好,就见他像脱了僵似的野马一样,连人带车撞进了旁边的草丛里。
      
      “闻远…”
      
      斐然惊讶的站起身,单脚就想朝他跳过去,闻远连忙喊住她,“你别动,坐在那,我没事。”
      
      他撑着身子爬起来,大概是因为这里的草坪刚刚被割动了还没来得及清扫,闻远的衣服上头上都是草,绿油油的衬的他脸色越发难看。
      
      斐然本来还在担忧着,看着他乱糟糟的头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她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像是盛了星辰,将平日里的戒备与害怕都吞噬殆尽。
      
      闻远本来还有些恼怒的心思在心头打了个转,瞬间消失殆尽,他呆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人,眼里有些发热。
      
      总觉得,并非初识。
      
      斐然本来笑着,见他直勾勾的看着,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耳尖通红。
      
      闻远轻咳一声看向她,声音带着几分示弱,“我好像不会骑自行车。”
      
      他也没想到,都是两个轮子的东西,怎么这玩意儿比机车就难那么多。
      
      他的头上还带着草,狼狈不堪,斐然莫名的想到了外婆家以前养过的大狼狗,又凶又萌。
      
      她压住又想出口的笑意,“我们打车去吧,不然上学要迟到了。”
      
      “你教我,五分钟就能学会。”
      
      闻远一把撑起自行车,又跨了上去,斐然木讷的张开口,“啊…”
      
      他又凶巴巴的看过来,“怎么,就想一边嘲笑我,不肯教我啊,快点。”
      
      斐然想起自己以前不会跳绳,被人嘲笑的时光,她默默坐回去,轻轻的开口。
      
      “你先别紧张,一只脚上去,另一只脚先别离地,握紧刹车。”
      
      妈的,能不紧张吗?闻远低咒一声,小姑娘几乎所有的目光都落在自己的身上,他的手脚都有些不听使唤。
      
      斐然还以为他怕了,安慰的道,“别怕,闻远,你腿长不会摔着的。”
      
      闻远唇角轻勾,他佯装不解的把两只脚都要放上去,“哪只脚在上面?哪只脚在地下?”
      
      斐然看他摇摇欲坠的模样,怕他又摔了,“你小心点,左脚先撑着地。”
      
      闻远听话的把左脚放在地上,手上微微放掉,车子有向下滑的趋势。
      
      “对,然后你再慢慢把踏板往下踩,另一只脚上去,手抚平,不要倾斜。”
      
      闻远渐渐找到了感觉,毕竟都是两个轮子的东西,很快他便轻车熟路了,偏偏故意装作骑不稳的样子,歪东倒西了好几次。
      
      斐然嘴上在替它把关,心里已经飞到学校去了,还有半个小时就要上课,迟到要扣分的。
      
      不远处闻远又一次踩踏了脚,大半个身子几乎歪到地上。
      
      她叹了一口气,“闻远,你好像不太精通的样子,我们下次再学吧。”
      
      闻远眉头一动,他撑着车子一转弯,一瞬间就滑到了她的面前。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包背在自己的前面,酷酷的冲她开口,“学会了,走,我送你。”
      
      斐然被他一整套行云流水的动作惊住了,她有些语塞的开口,“你已经…学会了…”
      
      “嗯。”闻远拍拍后座,得意的扬扬眉,冲她开口,“上来,我现在送你过去。”
      
      看他这架势,打车是无望了,斐然叹了一口气,默默坐在了后座上。
      
      闻远虽然前两步骑得有些颠簸,但慢慢的越来越稳,后面转弯下坡收放自如。
      
      他慢慢的放开左手,车身很快倾斜,几乎要摔在地上。
      
      斐然脸色一白,下意识的惊呼出声,闻远稳稳的压住车身,低笑起来。
      
      这人…斐然气恼的瞪了他的背影一眼,戳了戳他扬起的衣角泄愤。
      
      闻远浑然不觉,“怎么样,好学生,说了不会让你迟到吧,你看……”
      
      脚上的踏板猛的一松,闻远条件反射的刹住车,还没说完的话哽在喉咙里,踏板上松松的,他低下头,车上的链条已经掉下来大半,另外的一半歪歪扭扭的挂在车上。
      
      闻远沉下眼,满脸郁气,心里盘算着怎么把昨天提供车店地址的贺颂拉进黑名单。
      
      斐然歪着脑袋低头看了一眼,“…闻远,车掉链子了…”
      
      闻远侧开身,让她下来,“放心,我能修好。”
      
      斐然坐在一旁,带着小小的雀跃开口“你不会修吧?我们打车去吧…”
      
      闻远凶巴巴的看过去,“不用,我能修好。”
      
      他低下头来,全神贯注的盯着车链条,像是在研究精密仪器一样。
      
      斐然不知道他怎么这么执着,看他生疏的模样,她轻轻叹了一口气,弯着腰,推了推他的肩膀。
      
      “我来教你。”
      
      闻远僵着脑袋,一动不动,“等我,我五分钟就能修好。”
      
      斐然哭笑不得,“等你修好,我们就迟到了呀,你别急下次给你修。”
      
      没有下次了,闻远觉得今天实在出师不利,他默默地挪开身子,将自行车举高些,让斐然可以操作。
      
      斐然挽起袖子露出细白的手腕,她垂下头,额角的碎发被风轻轻吹起,长长的睫毛垂在脸上,打下一片青影。
      
      暖暖的阳光扑洒下来,几乎连她脸上的绒毛都清晰可见。
      
      闻远呼吸一窒,心跳的飞快,他按住跳的激烈的心脏,有点恍惚自己身在何夕。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暴躁远哥:“男人字典里没有不会这个词!”
    背地里暗暗记本本:今天这个不会,那个不会,这个也不会…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