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这个文是用猫咬咬的马甲写的,马甲就用了一次,我自己差点都忘了。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惜朝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昔去雪如花,今来花似雪。


  总点击数: 221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2 文章积分:123,888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纯爱-近代现代-轻小说
  • 作品视角: 不明
  • 作品风格:轻松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4419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戚顾灵异】一只鬼是一只鬼是一只鬼

作者:富贵山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这回的快递很不像样,既没有打电话也不给送上门,发个短信就把人打发了,顾惜朝很有意见,这大晚上的!
      骑着英子的小踏板赶到医院的时候,街上已经十分萧条,顾惜朝在医院门口转了两圈也没看到短信里说的那辆白色面包车。
      
      “搞什么鬼……”顾惜朝一边嘀咕一边摸出手机准备打电话投诉,这时身后一把幽幽的声音忽然响起,“顾先生么?”
      
      顾惜朝闻声猛地回头,就看见一个男人手里捧个箱子无声站在黑暗里,帽檐压的很低,从头到脚透着那么一股诡异,顾惜朝打量他道,“xx快递的?”
      
      那人点点头,放下箱子掏出笔来让他签单,顾惜朝歪着头一边签字问道,“你们公司中元节活动?装鬼回馈客户呢?”
      
      那人很严肃地解释,“路上车坏了,进市区就这个点,我手机快欠费了,只能发短信,实在对不住,不是想装鬼。”
      
      顾惜朝,“……”
      
      拖着那个箱子回到家的时候,英子正蹲在沙发上做面膜,看见他回来两步窜到门口,“什么东西,给我看看。”
      
      顾惜朝见她白色大脸直扑过来,扭头闭上眼,镇定道,“唉呀妈呀,你吓死我了!”
      
      英子踢他一脚,款款蹲下扒拉那个箱子,看见快递单子下面签名的时候,不由咦了一声,“这批货你定的?”
      
      顾惜朝点头,英子顿时怒了,“不是说进货都归我管么怎么这不是老高那拿的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想谋权篡位呢,啊?!”
      
      顾惜朝早就站到她攻击范围之外候着了,摊摊手,“5块钱一斤,这一箱子才25。”
      
      “25?”,英子顿时冷静下来,指了指厨房,“去给我拿刀过来,我看看你这5块钱一斤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先。”
      
      顾惜朝挑眉,转身去找刀。他们家走廊灯一直都不太好使,电压不稳的时候就总喜欢闪啊闪的,英子坐回沙发上揭面膜,一抬脸的功夫怔了一下,忽闪的灯光下仿佛有什么一闪而过,英子看着顾惜朝后背有点发呆。
      
      两人把箱子里东西抖了一地,英子郑重望着顾惜朝,“5块钱一斤?你当我傻呢?”
      
      顾惜朝也有些纳闷,“这些东西看起来好像质量挺好的?”
      
      英子捞起个钥匙扣往桌上啪地一拍,“单这一个就能卖25!”
      
      顾惜朝大喜,“摆地摊这么赚钱呢!” 英子默,“何不食肉糜是可耻的。”
      
      顾惜朝一笑,“或者吃蛋糕。”英子白他一眼,顾惜朝伸个懒腰,“明天早市我去摆啊。”
      
      英子扶头,无力地挥手,“你还是去洗洗睡吧。”
      
      这是祖国西南一个偏远的小城,以旅游业和风景秀丽出名,气候是相当的好,夜风吹进窗子时总是那么地温柔,带着隐隐花香,月光也是十分地醉人。
      
      这样一个美丽的夜晚英子却睡不着,她盘腿坐在客厅沙发上,望着地上月光出神,她在等,耐心地等……等顾惜朝起来上厕所。
      
      顾惜朝迷迷糊糊起来起夜的时候已经凌晨三点多,走廊一片漆黑,越发衬得客厅里英子那双眼炯炯有神,顾惜朝揉着眼,打哈欠道,“半夜不睡觉你装玉兔呢。” 英子没理他,直直地望向他背后,“你是谁?”
      
      顾惜朝嘁了一声,“大姐,你是越来越无聊了。”然后便进了洗手间,淡淡月辉之下,英绿荷对着他背后道,“你是谁?”
      
      顾惜朝完事按下抽水马桶大声地说,“我是你的玫瑰花!”一探头客厅里却不见了人影,“搞什么鬼……”顾惜朝嘀咕着继续回去睡觉。
      
      暗影里英绿荷撇撇嘴,“臭不要脸!”
      
      空荡的窗前传来一声轻笑,“你是阴阳眼?”
      
      “嗯,你呢,你又是谁?跟着小顾想干什么?”英绿荷望着窗前那个男人,很英挺的男人,“请你不要伤害他,我们只是普通人。”
      
      那男人温柔的双眼好似深海一样,怎样都带着淡淡笑意,“我不干什么,我就看看。”
      
      “看看?!”英子咬牙,差点跳起来,小小声地爆发,“有什么好看的?你知不知道你那样子趴在他背上到处走对我们这种人来说是很恐怖的!是会吓死人的!像你这么高级的鬼待在阎王那里多有前途,你去混个公务员也比出来吓死人强啊你!”
      
      那男人有些无辜地道,“你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会被吓死,大姐,你一看就是久经考验的,高手。”
      
      “大姐?”英子一口气没顺上来,抓起个抱枕扔过去,“你才是大姐,你全家都是大姐!”
      
      那男人轻飘飘地躲开英子的攻击,更加无辜地道,“我也不想趴在他背上,可是我没有脚,你看。”
      
      英子恨铁不成钢地忍耐道,“那你飘啊,你不是会飘么你飘啊!” 那男人摇头,很坚决地表示,“不干,累。”
      
      英子满腔热血被他一句话闷死在胸口,沮丧地把头埋进沙发里,“随你的便吧,我服了U。”
      
      第二天一早那位不请自来的先生果然就很随便,英子冷眼看着他趴在顾惜朝背上跟着他洗脸刷牙上厕所吃早饭,最后顶着朝阳去摆地摊,一句话没说,心里头暗暗诅咒,“晒死你晒死你晒死你!”
      
      那位一看就很高级的鬼先生果然就是很高级,好像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一样,赶在顾惜朝关门说我走了早饭你自己吃点的那个刹那趴在他背后对着英子露齿一笑,那个吓人!
      
      门一关英子鼻子就酸了,一头扎进沙发里发抖掉眼泪,“唉……呀……妈……呀……,你……吓……死……我……得……了……”
      
      前往早市街的路边有一条小溪,小溪对岸有沉沉的花树垂下,长长短短挂着花朵的枝条拂过水面,鲜妍明丽直推到路的尽头,仿佛一幅绵长的织锦。
      
      小溪这一侧是条青石砌成的长堤,很窄,也很矮。顾惜朝背着背包咬着袋酸奶,看看左右无人,轻车熟路将自行车蹬上长堤,水面倒着他侧影,伸展开的手臂拂过对面繁花。
      
      清晨和朝阳,微风和夏花,漂亮的少年和自行车,一切都是那么美好而让人愉悦。
      
      仿佛有什么人低低叹息,微冷的气息自耳畔划过脖颈,一个美丽的清晨就此泡汤,顾惜朝一头栽进了小溪里。
      
      英绿荷闻讯赶到社区医务室的时候,顾惜朝已经被那个长着一对小虎牙的小护士收拾利索正打发出门。
      
      英子见他脑袋也包着胳膊也吊着,一下悲从中来,“完了完了,毁容了,不值钱了!”
      
      小护士笑吟吟站在门口,“没事的,就擦破一点皮,等过几天好了保证还是个活蹦乱跳的小帅哥。”
      
      顾惜朝对着英子瞪眼睛,“都是你,小气的要死你给自行车链子上点油能死啊摔死我了。”
      
      英子斜看回去,“你把我车摔坏了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两人一路吵着回家,顾惜朝架着胳膊往沙发上重重一歪,对着英子可怜兮兮地道,“我觉得那个护士姐姐骗我,我脖子也酸肩膀也疼,她还说我没事。”
      
      屋子里略微阴暗的光线下,英绿荷看着那个现身出来的男人端坐在沙发上对她微笑,立刻气不打一处来,指着顾惜朝道,“你!回房间去,没有我的批准不准出来!”
      
      顾惜朝妄图反驳,英子阴测测道,“敢不听话我就告诉你妈!”
      
      沙发上那人看顾惜朝垂头丧气去睡觉,忍不住嗬嗬笑出声来,正要跟着飘过去,英绿荷眼中寒芒暴涨,两步走到沙发跟前拦住他,那人对她眨眨眼,英子一下万分谄媚,双手捧心,“你到底要干什么啊大哥,他才刚成年,你要修炼采补也要适度好不好。”
      
      “?”鬼先生挠头。
      
      “??”英绿荷瞪他。
      
      “我没采补他,我又不是狐狸精,不会那个东西。”鬼先生继续挠头。
      
      “那他怎么这里酸那里疼的?”英绿荷继续瞪他。
      
      “……”鬼先生摸下巴,“他睡姿不好,自己拧巴的……”
      
      “额……”英子一愣神的功夫,那位鬼先生已经飘进了墙里头去,临走还隔着墙对她比了个V。
      
      英绿荷觉得自己再次被他打败了。
      
      晚上被打败的英子炖了锅鸡汤,又炒了几个菜,去叫顾惜朝洗手吃饭补一补。
      
      看见他很欢脱地扯掉吊着胳膊的绷带蹦跶过来,背上还趴着个同样欢脱的鬼,英子就觉得这个世界,额,还挺和谐的。
      
      你看,家里虽然来了个鬼吧,但是这个鬼,他也不吃人,也不吓人,也不是来报仇的,他既不从你家电视机里往外爬,也不弄堆头发堵塞水龙头,他还老是对你笑,多和蔼啊,多和谐啊。
      
      英子很镇定地坐下来吃饭,对面的鬼先生一直对她比划,英子捧着碗看了半天才明白,碗筷?吃饭?
      
      鬼先生猛点头,英绿荷挑挑眉,给他盛了碗饭拿双筷子摆上,又把汤和菜也给挪了挪。
      
      鬼先生很哈皮地从顾惜朝背上飘下来坐好,顾惜朝奇怪地看着英绿荷,“干什么多摆一副?”英子白他一眼,“今天中元节,这是给客人的。”
      
      顾惜朝侧头看了看,他身边那男人便对他微笑,顾惜朝皱眉道,“神神叨叨。”
      
      英子怒瞪他,然后又瞟到他身旁安静坐着的那个男人,忽然不知为何觉得对面并排坐在一起的那两个……人和鬼,看起来是那么的,那么的,伤感。
      
      人鬼情未了……么?
      
      触不到的恋人……?
      
      英子沉浸在自己臆想的伤感中无法自拔,怎么看都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个故事在里面,就在她将自己脑补的故事进行到第不知道多少个版本的时候,有人喊她,“大姐?”
      
      英子立刻从伤感状态进入到爆发状态,张牙舞爪吼道,“你才是大姐你全家都是大姐!!!”
      
      “额……”那鬼先生见她不悦,想了想试探道,“姑娘?”
      
      “?”英绿荷皱眉,“……干嘛?”
      
      “嗯,是这样,我要走了,跟你说一声。”那鬼帅哥微微笑道。
      
      英子啊了一声,“你要走啦?”
      
      “是啊,中元节就一天假,我得赶回去了。”那鬼点点头。
      
      英子瞪大眼望着他,“你们还放假的?”
      
      那鬼摸摸下巴,“我们还双休,你信不?”
      
      英子斜着眼睛嘁了一声,“你给我说说你莫名其妙来我家祸祸一通是为了什么我就信。”
      
      “嗯?”
      
      “嗯!”那鬼摊摊手,想了想,道,“我好像说过啊,我就看看。”
      “看什么?你跟小顾从前认识?”英子探过来问道,那鬼沉吟,“非常认识。”
      
      “关系很好?”英子望着他,那鬼看了顾惜朝房门一眼,“……不怎么好……仇人。”
      
      “哎?”英子不信道,“骗谁啊当我没看过鬼片?看仇人要是你这样的我把头割下来给你!”
      
      “下毒捅刀子阴谋陷害我还杀死我最好的兄弟们,再一路千里追杀,你说算不算是仇人?”英子愕然,那鬼看着她,缓缓道,“我跟他,不共戴天。”
      
      “可是当年我死了之后又看见他,看见他身受种种苦楚不得往生,看见他孤魂野鬼无人祭奠,看见他于无人处叫我一声大当家……”
      “我便再也走不开。”
      
      “我也没想到这一看就看了上千年。”
      
      “连我那班兄弟都投胎转世好几次,抗过元抗过清抗过日了,我还在那里。”
      
      看着他脸上说不出是什么的神气,英子憋了半天安慰他道,“你节哀啊……”那鬼嗬嗬一笑,“千多年前的事了,我早都哀累了。”
      
      “也是哦……,”英子点头道,“不过现在小顾都……额,这么大了,你怎么还是鬼?忘记投胎啦?”
      
      那鬼立刻有些尴尬,“这个额……技术故障,他投太快了我没追上。”
      
      英绿荷有些鄙视地道,“这样也行?”
      
      那鬼再次摊摊手,“没办法,地府人员冗杂办事效率太差,我也是让他们给耽误了么这不是。”
      
      “那你们这辈子就这样算了?”英子有些同情地看着他,“也许吧。”那鬼叹口气,英子安慰地拍拍他,却拍了个空,收回手道,“这样也好啦,不然我跟姑妈也不好交代,好好的我小弟就断背了,姑妈肯定气死。”
      
      那鬼板起脸,“我们是纯洁的。”
      
      英子噗地笑出来,“唉呀妈呀你可别逗了。”
      
      “……你不信我也没办法,”那鬼站起来,道,“12点了,我该走了。”
      
      英子见他身影渐渐淡去,挥手道,“那你慢走,我就不送了,明年中元还来啊?”
      
      那鬼回头对她笑笑,“我叫戚少商。”
      
      这时夜风忽起,院中树上落花如雨,纷纷扬扬。
      
      戚少商忽然想起很多年前的那一场相逢,昔去雪如花,今来花似雪。
      
      ……中元节后暑假很快结束,顾惜朝写完暑假实践报告之后回了学校,英子抱怨他弄得那些地摊货都没卖出去,一直还堆在家里,顾惜朝安慰她说没事,明年我还来继续摆。
      
      开学之后过了大概一个月,英子收到他一封信,信里面顾惜朝说他们新来了个老师可逗了,跟他说自己是借尸还魂来找他的……
      
      英子合上信叹口气,姑妈,你惨了。
    插入书签 



    没有钱3212
    没有钱没有钱没有钱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