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炮灰女配的锦鲤日常[穿书]

作者:安萧苏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章

      反应过来的王秀英也顾不得哭了,瞪着一双眼睛看着张敏静,说,“娘,你可是当长辈的,咋能这么偏心?!”
      张敏静冷笑一声,“我偏心?我管家这些年,你们兄弟、妯娌几个,谁敢说我偏心过?”
      
      王秀英呆了,这倒确实是。
      
      张敏静为人公正一辈子,还在公社小学教书时,就连学校分配的贫困户子弟的学费减免,她都没有打申请报告给自家孩子,而是给了更贫困的家庭。
      她管家到现在几十年,拉扯着几个兄弟长大,确实是能顶天立地的拍着良心,说她公正,从不偏心。
      
      可想到那一兜子襁褓里的好布,王秀英就心疼的哆嗦。
      就算是过了六年,那布料可都在太阳底下都发光,摸着比奶娃娃的脸都要滑!
      
      那么大一个襁褓包,给它拆拆,能做一身夏天的衣裳了!
      还能做围脖、做头巾!
      她做梦都能想到,自己穿着做好的衣服出去的时候,被女人们羡慕的样子。
      
      现在让她交出去,那岂不是要了她的命?
      
      想到这里,王秀英一咬牙,开始抹眼泪,“我好歹辛辛苦苦拉扯了小宝丫六七年,任劳任怨,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娘,你这么说,不是成心要我的命吗?!”
      她看着张敏静的脸色,突然灵机一动,想到了陈晓白身上那一身崭新的衣裳,怎么瞅怎么眼红。
      
      她悄悄看张敏静,“老三媳妇身上天天有新衣,就连这丫头片子,今天可也换了一身新衣裳。”
      她眼酸的盯着万幸那一身,“可我和老四媳妇,身上两三年都得不了一件新的,缝缝又补补,都是嫁进来的媳妇,娘,你可不能这么区别对待!”
      
      张敏静一直听她说着,顺带看了一眼这一大家子。
      
      老四媳妇虽然不怎么说话,可为人老实,是个顾大家、不顾小家的人,所以她才在养病的时候,把钥匙交给了老四媳妇。
      老三媳妇,虽然不能帮着家里干农活,可人家一个月三十八块钱的工资,足足有二十块钱都交了出来。
      
      否则就算是他有老头子的烈士家属抚慰金,这一家老小,光靠种地,也是填不饱肚子的,尤其是到最青黄不接的时候,孩子能饿的嗷嗷叫。
      
      心里已经有了思量,张敏静脸上冷了冷,“这宝丫那襁褓包里头,可还有一百块钱。”
      说到这话,全家人动作都停了。
      一百块钱,那可是寻常人家一整年才可能有的钱。
      
      用那一百块钱去养一个几岁大的娃,别说是才给万幸养到六岁,就是养到七八岁,那也是够的。
      再说了,万幸那饭量小的,还没院子里跑的那老母鸡吃得多,一个窝头、几口菜下去就能喊饱。
      这么个孩子,能吃多少钱?
      
      闻言陈晓白再也忍不住了。
      她伤了身体,之后都不能再生育。
      既然能养万幸,那自然是真心实意想养,谁的心不是肉做的?
      
      “二嫂,你这话说的,可就亏心了,你真是好好养的?”她眼眶含泪,一手紧紧地握着万幸瘦小的手,拉着万幸的袖子,暴露在了众目睽睽之下。
      
      万幸不由抬头看了一眼陈晓白。
      
      陈晓白是一个长得很标致的女人。
      浓眉大眼,虽比不得后世那种惊艳,可也落落大方,气质更是很好。
      
      她眼中的心疼几乎能化为实质,万幸便乖乖的任由她拉着自己的袖子、裤腿给他们看。
      
      只见万幸胳膊、肚子、背后全都是淤青,伤痕触目惊心,脚脖子上还缠着一圈白布,甚至泛着血色。
      就这,可还是冬天穿了大厚棉袄的情况下。
      这要是夏天,次次碰着肉,这么打下去,孩子还能活?!
      
      饶是张敏静这辈子见过大世面,眼皮也不住跳了跳。
      
      万忠军沉着脸把旱烟点着,干脆侧过身,当看不见。
      王秀英见状,又心虚,气的又感心口疼。
      
      陈晓白接着说,“宝丫这一身衣裳,是我爸妈从城里托人捎过来,给小高穿用的新年新衣,可从没动用过家里的一张布票。”
      人家娘家人给自己外孙的东西,确实跟她没关系,没有眼红的道理。
      王秀英这下再也无话可说,干脆破罐子破摔,“那破包要拿就拿走,反正要钱没有!”
      
      那可是足足一百块!
      
      “我也不稀得那一百块钱!”陈晓白终于忍无可忍,“但是宝丫的包裹你得给我,将来要是能找到宝丫亲生父母,也能当个信物。”
      王秀英斜眼歪嘴瞥她,可在还东西,和继续养万幸里头做选择,她肯定不能再养那死丫头片子了。
      不是亲生的,养大了也是个白眼狼,她还得倒贴嫁妆,不然就得被戳脊梁骨。
      
      一咬牙,迫于张敏静压力下,王秀英还是回屋把那一堆包裹拿了出来。
      
      陈晓白伸手要取,王秀英却先她一步,把外面包的那一层布给拿走。
      “这是我的布!”王秀英冷哼一声,把布揣怀里去了。
      
      万幸静静地在旁边小心翼翼的看着这一切,着重的在王秀英的脸上徘徊了一瞬。
      也是此刻,她终于察觉到,原书里面的描写,和实际上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王秀英这么个人,在原书里面都能成为一个,为了儿女,而忍辱负重,在恶婆婆、刁蛮弟媳的压力之下,还能为孩子争取利益的坚强勇敢的母亲。
      
      可实际上,王秀英尖酸刻薄、贪小便宜,又爱说人是非,又不知感恩回报。
      
      万幸的视线被王秀英察觉到,她突然打了个激灵,旋即就是一阵愤怒。
      当下,头脑一热,顾不得这还是在堂屋,扬起巴掌就要朝万幸头上打过去!
      都怪这扫把星!
      
      万幸到底是个小孩身体,反应不及,只来得及瞪大眼睛——这一巴掌,要是打实了,她就算不得脑震荡,也得被打晕过去!
      
      “啊!”王秀英一声惨叫响起。
      万幸顺着视线往旁边看去,却见是她未来的爹,万中华半路把王秀英的巴掌给截胡了。
      万中华不能说话,可他体格高大,身体也强壮,更是在庄稼地里成天干活的汉子。
      这一掌捏下去,王秀英惨叫的声音就没停下来过。
      
      “他爹,他爹!”王秀英声嘶力竭的喊了起来,万忠军在那抽烟,根本不管。
      王秀英忍不了了,开始求饶,“啊啊啊疼死我了,他三叔放手,放手放手啊!”
      
      万中华从鼻尖哼出一声,把王秀英给扔了出去。
      王秀英跌坐在地,抱着手哭天喊地的。
      
      随后,他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二哥,蹲在地上,把吓得坐到那的万幸穿过胳膊抱了起来。
      
      一双大手在万幸背后轻轻拍抚,万幸一阵恍惚,仿佛突然回到了上一世的幼年时代,被院长爷爷抱在怀里的时候。
      
      万幸重新看向坐倒在地上,一时半会爬不起来的王秀英,心里给她未来的爹点了个赞。
      这个下马威给的好!
      
      “王秀英!”张敏静也忍不住了,站起来,指着她喊,“当着我的面,你敢!”
      “你个死婆娘!”紧随而来的一声暴喝,万忠军抄起烟杆子,拽着王秀英的胳膊给她拽回了屋里。
      没一会儿,传来了男人呼喝、和女人哭喊,东西撞击的声音。
      
      万幸暗自撇撇嘴,心里嘟嘟囔囔的说活该。
      往他爹怀里又凑了凑,心想这万家老二一家子,日子过得也是够热闹。
      
      *
      
      最终,陈晓白把桌子上的东西整理好,带着万幸一起回了屋里。
      
      到里屋,陈晓白把东西好好收了起来,随后坐在炕上,看着万幸小心翼翼的神情,温柔的说,“来,把裤腿挽起来,让我看看。”
      她在等着万幸自己主动,这也就代表着,是万幸敞开心弦的第一步。
      
      万幸没动作,她在思考,就这么加入了老三这个家庭,到底是好是坏。
      
      可是就目前来说,万忠军那个家里就是个火坑,一秒都不能多待。
      
      而老四家里,她可能没两天就要帮着带孩子、并且负担起里里外外的重物劳动。
      而就他仅有的印象来看,万报国虽然不明说,却实际上也是个重男轻女的。
      
      这万家上下,除了老太太之外,反而只有陈晓白,最接近她脑海之中的‘好人’这两个字。
      
      “我来我来!”万志高从旁边一跃而起,撅着屁股就要伸手扯万幸裤子。
      
      万幸被他逗乐了,自己伸出手,把裤子往上捞了捞。
      只见右腿脚踝上,那一圈细白的纱布上还渗着血,有两个不甚明显的黄红色圆圈从里往外渗透着。
      
      “这腿上的伤,你还记得是怎么弄的?”陈晓白皱了皱眉,去屋里拿东西,给万幸拆了,又重新上药。
      万幸看了一眼,也给吓了一跳。
      只见她小腿上两个硕大的圆洞,还在往外冒着血丝,那是被蛇咬到的伤口。
      
      万幸抿抿唇,小心翼翼看了看陈晓白和万报国,随后小声说,“是、是我自己不、不小心,摔了。”
      这么拙劣的谎言,陈晓白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她心里叹息,看着小姑娘身体上那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痕迹,和昨夜给她擦了几个小时,换了足足两大盆热水,才擦干净的身体,就有些心酸。
      
      她伸了伸手,轻轻碰了碰万幸的头,说,“你告诉我实话,以后我就是你娘了,你谁都不用怕。”
      万志高岁数小,听不懂两个人之间的对话,但是也知道万幸一直被欺负。
      闻言他也不甘示弱的举起了手里的木疙瘩,当枪一样的开了几下,高声喊,“对,宝姐不怕,以后我保护你!”
      
      万幸犹豫再三,嗯嗯唔唔的,还是慢吞吞的说,“那、那我说了,你信吗?不打我?”
      陈晓白眼中的怜惜更甚。
      
      这让万幸都有点内疚了。
      可旋即一想,以万幸这么个情况,不装可怜博同情,让陈晓白更加怜惜,从而和她的感情加深的话,恐怕以后,同样的事情还会再次发生。
      而到那个时候,万幸才真是没人管、没人护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留言变多了好多,激动~
    本章留言的小可爱送二十个红包,谢谢支持。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陇川 4个;云柔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fanny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抱错[重生]
    我想吃你这个鸡!



    结婚后他变坏了[重生]
    结婚之后,老公变坏了QAQ



    和前男友分手之后见鬼了
    收妖捉鬼铲屎喂粮小甜饼



    读者他哭声沙哑[穿书]
    读者他……哭声真的很沙哑



    再婚[重生]
    自闭闷骚受X面瘫闷骚攻



    久伴比情深深情
    他爱你,并不是只爱你。



    无常成长手册
    愿你一世长安



    儒将[古穿今]
    开国将军X总裁病晚期凶残攻



    八荒之上
    扶颂神君就知道,他的烛烨上神,不会就这么轻易丢了。



    偏锋[重生]
    重来一次,剑走偏锋。



    上将府的小老板
    位面小老板穿越上将府当将军媳妇顺便清除敌军的爽文



    重活异世好追夫
    重活一世,我必定不负你情义。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