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炮灰女配的锦鲤日常[穿书]

作者:安萧苏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

      整个院子就这么点大,石桥村都是街里街坊的,彼此全都认识,出门谁手里提个东西都瞒不住,自然不可能是外人来屋里偷的东西。
      万幸目光只是一转,就落在了二房那屋上。
      
      要不是王秀英早就追着万金龙跑远了,否则她还真以为会是王秀英拿的。
      不过就依着王秀英的那个脾气和秉性,发现篓子里面能有那么多的鱼,还有鸟蛋、桃子,绝对是会偷走不少。
      
      但是王秀英也不傻,她要偷,就绝对不会偷走全部,而是拿走一部分。
      这样子,就算是被发现了,她也能理直气壮的说是两个小孩子攀诬她,自己吃了不敢承认,反而去诬陷长辈。
      
      万志高犹自哭唧唧,脸上带着一副全然天真的表情,看向张敏静,却很坚强的没有再为已经没有了的东西惋惜,说,“奶,我和宝姐拿的鱼都被偷了,我、我和宝姐再去捉。”
      万幸循着万志高可怜巴巴的表情看过去,摸了摸他的脑袋,说,“嗯,奶,我和小高再去给你抓。我之前听村里的‘老学问’说,吃鱼营养高,对身体好。我再给你抓一条大的,给你补身体。”
      老学问原来是在高中任职的老师,退下来之后也有工资拿,他不用上工,膝下也没子女,有事没事了,就喜欢和村子里的人说说他的见闻。
      
      老学问说话有趣,乡亲们也不嫌弃自己孩子能多学知识,都喜欢他。
      
      张敏静脸色缓和了一瞬,摸了摸两个孩子的脸,说道,“好,奶信你们,乖孩子,去吧。”
      
      话虽如此,可在万幸和万志高又重新背起了自己的小背篓,手拉手出门的时候,张敏静的脸还是一瞬间拉了下来。
      
      这个年代里,盗窃是及其可耻的行为。
      如果长辈偷窃给小辈看,那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要被所有人戳脊梁骨的。
      所以那一次,王秀英偷吃了鸡蛋,她才会这么的愤怒,甚至就连二儿子打媳妇打到院子里,她都没有干预过一下。
      
      偷吃鸡蛋事小,可王秀英坏就坏在还让小辈知道了。
      这如果以后孩子全都学了她这样的作风,觉得学会了偷,就能比别人多吃一口好的,那还得了?
      
      一开始偷家里的,家里偷不到就去偷外头的,之后偷不到了,难不成去抢?
      
      况且家里老四媳妇有孕在身,再不到一个月就要生了,接生婆也早就联系好了邻村的婆子。
      也是因此,近段时间,除了洗洗碗之类的,基本什么活都不让她干,也没的道理会去拿那些鱼,拿了也没用,她都闻不得那味道。
      
      再说,四媳妇家里殷实,几个村子里都是一等一的人家,上头足足六个哥哥,才得了这么一个娇娇女,宠着都来不及,三天两头的就会过来送些吃食,哪能看得上那几条鱼?
      至于老三家的,那就更不可能了。
      
      张敏静看着三个小的手拉着手往门口走,拄着自己的拐杖,面色沉沉的盯着二房屋。
      这件事情,等万胜利一行人回来,得好好掰扯掰扯了。
      
      万幸挑起唇角,她也在等着王秀英乖乖的、亲手把他们的鱼给送回来。
      
      *
      
      谁知道那边出门的几个小的刚避开门口被万金龙扔的那一坨粑粑,迎面就碰上了哭哭啼啼走回来的王秀英,和一边细声安慰着她,推着车子一起往家走的陈晓白。
      万幸一愣,默不作声的拉着两个小的又回了屋,临时拦下了要往二房走的张敏静,笑着说,“奶,我、我、我娘和,和二伯娘回来了。”
      张敏静看了一眼万幸。
      就在万幸搅着手指有些担心自己是不是改口太快的时候,张敏静把目光方向了门外。
      
      屋外的陈晓白取下车上的东西之后,把自己的二八自行车交给了王秀英,还从裤兜里拽出来了一个带拉锁的小钱包。
      里面有一张大团结,还有一些零碎的小钱。
      她犹豫都没犹豫的直接把十块钱放在了王秀英的手里,说道,“嫂子,胜利可还在公社医院等你,你快骑着车去吧,早点看完也能早点回来。”
      
      王秀英拽着钱在手里就不撒手,也不哭了,乐的眉开眼笑。
      万幸看着她这么个变脸的绝活撇撇嘴,瞅了一眼张敏静。
      
      张敏静背着光站在那,她看不清楚张敏静脸上的神色。但是张敏静却一改起先前的模样,似乎也不着急着要去二房了,反而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万幸有些吃不透老人在想什么,干脆撇过头不乱猜了。
      
      *
      
      骑在车上,王秀英迎着附近乡里乡亲羡慕的目光,心里别提多美了。
      这年头,谁家要是能拥有一辆二八自行车,那就是殷实的象征。
      
      可惜他们家只有陈晓白一个人有,那还是人家爹妈巴巴送来的。
      自行车这东西,攒攒钱谁家都能攒到,一年不行就两年,总能够,攒够钱不难。
      可难的是自行车票啊。
      
      想到这里,王秀英又不由怨恨起了自己家里的老娘。
      人家陈晓白结婚的时候,虽然是个下乡的知青,啥都没有,可城里的爹历史问题查清楚之后,马上就成为了革.命老同志,政.治地位十分的高。
      
      听闻自己的女儿在乡下已经结婚,且和姑爷相处的很好,也不嫌弃老三是个哑巴,巴巴的坐车还来了一趟,聘礼该少的一个不少。
      虽然没有收音机,可缝纫机、手表、自行车全都有了,还给闺女送了一个大柜子和梳妆台。
      
      她有什么?
      她嫁万家的时候,就揣了一只老母鸡。
      
      她陈晓白还在门口施舍自己,呸,猫哭耗子假慈悲。
      装的人模人样的,都想让旁人都知道她陈晓白是个贤惠的。
      
      王秀英嘴角拉的老长,却忍不住松开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口袋。
      鼓鼓囊囊的二十多块钱都揣在她兜里,她脸上又浮现了喜色,把钱往里头掖了掖。
      
      谁知前方突然出来了一个土块,王秀英只一只手扶车把,没注意,下一秒人车全倒,别还留在黄土块的小路上,可整个人都栽到了旁边的水沟里去了!
      
      “哎呦,哎呦!”王秀英哭丧着脸从臭水沟里爬上去,看着那辆自行车,越想越气,用力的‘呸!’了一声。
      
      连物件都跟陈晓白一样,养不熟的白眼狼,中看不中用的东西!
      和他家那扫把星万幸一样,沾了就得倒霉!
      
      她儿子要是真有个什么好歹,她才跟三房没完。
      王秀英眼珠一转,忽然计上心头。
      
      这事儿她们二房可不能吃一个哑巴亏,就是万幸害的他儿子上山被蛇咬,得让他们三房负责!
      
      *
      
      万志高看着陈晓白中午就能回来,开心的直接扑了上去,小老鼠似的顺着她的裤腿往上爬,喊着,“妈、妈,妈妈妈妈!”
      陈晓白笑的不行,赶紧把小炮弹塞怀里,走过去连带的牵住了万幸,说道,“娘,天这么冷,快进屋吧。”
      张敏静点点头,“你这时候咋回来了?”
      
      “四弟给厂里去了个电话,让我回家看着。”陈晓白进屋之后把手上的手套和围脖摘下来,说,“家里三个男人全都去公社医院去了,二嫂也肯定待不住,就剩下你和弟妹,带着这一窝孩子可没法收拾。”
      这话说的窝心,张敏静神色也不由缓和了一瞬。
      
      万志高见到母亲的喜悦没一会就消失不见,又开始难受起来,“妈,我和宝姐摸得鱼让人偷了。”
      万幸扯着陈晓白的袖子也跟着小心的点点头,有点心疼。
      
      虽然刚重生过来也没几天,可这么多天过去,也确实是丁点儿的荤腥都没沾,真有点嘴馋。
      以前她是整天喊着减肥不假,可那时候的饭菜既有营养又丰富,水果、时蔬应有尽有,哪像是现在一样。
      
      顿顿的粗粮和稀米粥和咸菜疙瘩,万幸吃了没多久,饿的看见桃子的时候眼睛都有点发绿。
      真是享过福的就难以再适应贫苦的日子啊,万幸心想,从前在孤儿院的时候,顿顿吃不饱饭不也那么过来了,反倒是现在受不了了。
      
      陈晓白连忙抱着万志高亲亲又哄哄,没两下就把他哄得眉开眼笑。
      
      “娘,回来的时候,我路过镇上的时候买了点肉,家里这几天孩子又是生病,又是被蛇咬的,得好好补补。”陈晓白说着,摸了摸万幸脸上没什么肉的小脸。
      张敏静也点点头,“我也是这个意思,本来今天打算让你二嫂杀只鸡,也是得让孩子沾点荤腥吃了。”
      
      在这个一家人可能一年到头都吃不到几顿肉的时节里,万家却一个月总能让孩子吃个一两次肉。
      万幸闻言之后觉得幸福了一瞬,嘴里的口水却不由自主的分泌了出来。
      
      陈晓白去门口拿刚才放下的篮子,跟着穿好衣服,出来帮忙的王艳红一起进了灶屋忙活。
      
      万幸看了一眼,冲着张敏静说,“奶,我、我也去帮忙做饭。”
      “不忙。”张敏静却叫住了万幸。
      
      万幸一愣,顺着张敏静的力道依偎在了她怀里,随后看着张敏静把自己的袖子和裤腿撸起来。
      腿上和胳膊上的淤青很重,没个十天半月的根本消不下去。
      现在看着青黄红黑一片,在那小胳膊小腿上显得凄惨得很,饶是万幸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了,也不由咋舌。
      
      这王秀英,下手也真够狠的。
      
      张敏静的手已经不细腻了,布满了老茧,在万幸腿上碰的时候,万幸甚至能感受到她的皮肤是硬硬的。
      张敏静说,“疼不疼?”
      万幸摇了摇头,表情有些瑟缩,声音也如同蚊子哼哼,却坚强的说道,“不疼了。”
      那就是以前很疼。
      
      张敏静眼里有些难受,她说道,“你咋就没哭过呢?”
      她不是不知道王秀英打孩子,甚至气的狠了,有时候还会上鞋底和鸡毛掸子。
      不光是万幸,就连万金龙也常常被打,所以她压根就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
      可这伤口,显然是经年累月下来经常挨打才能有的,旧伤不好又添新伤。
      张敏静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不知道是在叹什么。
      
      小孩子的共情感很高,万志高和万海洋看着就倒吸一口凉气,忍不住也跟着碰了碰。
      万志高心疼的不行,抱着万幸小声哄,说的话跟陈晓白哄他的时候如出一辙,“哦哦哦,宝宝不疼喽,妈抱抱不疼喽……”
      万海洋有样学样,跟着挤了进去抱万幸。
      万幸,“……”
      
      “姐不疼。”万幸极力压着抽搐的唇角。
      万志高瞅了她半天才相信,扭脸开始找他奶告状,“奶!我知道,我看见二伯娘打宝姐,她给宝姐嘴里塞臭布,不让宝姐哭,宝姐哭她就打的更厉害,还用脚踹宝姐!”
      万海洋听得害怕,不住的点头,跟着一起告状,“我、我、二伯娘带着我去赶集,不给我吃的,也打我屁股,还不让我告诉妈,说告诉了,下一次还、还打!”
      张敏静听得脸色简直是越来越黑。
      
      小孩子的声音清脆,一道外墙根本隔不住声音。
      在门外坐着择菜的妯娌两个对视一眼,听到了这一切之后,表情都有些沉重。
      
      谁都不想自己家里有这么一个惹事精,自己忍一忍就算了,可是她们还有孩子,不能让孩子也跟着一起受委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就要入V了,早上会再和编辑确认时间~!
    作者第一次写年代的题材,也是第一次尝试这种类似群像的写法,心里还是挺没底的~所以还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支持呀。
    V后我也会努力更新哒,留言会掉落小红包,鞠躬~
    本章留言的小天使也送二十个小红包。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云柔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妙空晓晓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抱错[重生]
    我想吃你这个鸡!



    结婚后他变坏了[重生]
    结婚之后,老公变坏了QAQ



    和前男友分手之后见鬼了
    收妖捉鬼铲屎喂粮小甜饼



    读者他哭声沙哑[穿书]
    读者他……哭声真的很沙哑



    再婚[重生]
    自闭闷骚受X面瘫闷骚攻



    久伴比情深深情
    他爱你,并不是只爱你。



    无常成长手册
    愿你一世长安



    儒将[古穿今]
    开国将军X总裁病晚期凶残攻



    八荒之上
    扶颂神君就知道,他的烛烨上神,不会就这么轻易丢了。



    偏锋[重生]
    重来一次,剑走偏锋。



    上将府的小老板
    位面小老板穿越上将府当将军媳妇顺便清除敌军的爽文



    重活异世好追夫
    重活一世,我必定不负你情义。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