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系统]诱拐男主计划

作者:时人未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个世界:谜案

      *
      ——你相信运气吗?
      
      ——我只信自己。
      
      木大校园一角,短发女生一人倚靠大树乘凉,树荫外的阳光炙热,天空无际,蔚蓝晴朗,那么明净又辽远,女生眼眶一滴泪花静止,带着悲伤舍不得滑落,两句简短的对话唤醒了沉埋三年的往事。
      
      一五年十月底,她获得了梦寐以求的国外交换生机会,没有最初的喜悦和激动,她很难过,她很自责,很后悔失去了最好的朋友。
      
      她叫岑郁,22岁,目前就读木大舞蹈专业四年级,在她的生命中,舞蹈高于一切。
      
      四年级的时候,她喜欢上了跳舞。每一次放学都会跑到学校的舞蹈班偷偷看,在那视线死角的窗边踮起脚旋转起来,没有屋子里的女孩的白裙子,她身上的校服显得滑稽,她家境不好,常年的自卑干扰了快乐的情绪,只有跳舞,只有不断的跳舞,她才能找到令人痴往的快乐。就这样,每一次天黑后的回家都挨不过一顿骂。
      
      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岑郁也不列外。小小年纪包揽了家务,父母都是周边镇上的小农,外出卖菜的时间长久,经常顾不上岑郁,那些自由支配的时间成为了岑郁一天中最开心的事。她可以在做完家务后模仿电视里舞蹈家的动作,数年以来,乐此不疲。
      
      岑郁很有舞蹈天赋——她人生中第一个伯乐,初中舞蹈老师夸赞她的一句话,她记了好多年,每当快要放弃时,这句不经意间的夸赞不断的激励着她。
      
      有一天,她恋爱了。最令人惊讶的莫过于是舞蹈老师的儿子,在她这个年纪,早恋算不上什么稀奇的事。他们瞒着所有人平安度过了一学期,东窗事发的苦果,涩嘴又难吃,岑郁失去了这个伯乐。
      
      之后的好多事,她已经记不清了,不美好的回忆,留着也没用。
      
      第一年高考失利,她顶住所有的痛苦与不甘再次复读,每月的生活费都是她省吃俭用,打零工存下的,家里人一分钱都没给。
      
      复读一年,不负期望,她考上了最好的舞蹈专业学校,她高兴的快要昏过去,然而,昂贵的学费甩了她一耳光。家里人不同意她去学什么烧钱的舞蹈,家境的窘迫几乎让她放弃了希望。
      
      上帝为你关上一道门,必然会为你开一扇窗。现实的逼迫下,岑郁通过卖血换了一大笔钱,自那以后,岑郁的身体免疫力急剧下降,染病的风险大大加剧。
      
      开学之际,她有幸分到了四人间的宿舍,认识了一生中最要好的朋友——漂亮好相处的戚颜。
      
      她很细心,几次的吃饭,几天的相处,戚颜就发现岑郁的手头不松,于是联系了大三的一个学姐为岑郁争取到一个待遇高还能学习的工作。戚颜故意带她去了一趟校图书馆,碰巧撞见了大三学姐刚贴的招聘启示,在几个具有优势的竞争对手上幸运的获得了图书管理员的工作。
      
      事后,岑郁觉得自己幸运极了,很开心的问了戚颜一句:“颜颜,你相信运气吗?”
      
      戚颜微微一笑,略有俏皮的意味道:“我呀,我只信自己”
      
      “我觉得自从遇见你,我整个生活都变得好运起来,真是太神奇了”岑郁毫不夸张的说道。
      
      戚颜颇为自恋道:“嗯··可能我就是你的幸运女神吧”说完,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戚颜的幽默逗乐了岑郁。
      
      戚颜长相无可挑剔,家世无可挑剔,专业成绩依旧是无可挑剔,对比之下,岑郁自卑心发作愈发频繁,对戚颜若有若无的疏远,这一切的一切都令她十分难受。
      
      她最羡慕的,不过是伍星晖对戚颜的执着追求,天知道,从第一眼起就喜欢上了这个大男孩,戚颜虽然对每个人都充满友善,可是她知道,戚颜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她同样会疏远伍星晖,会因为伍星晖的死缠烂打觉得烦,可是戚颜不知道,每一次向岑郁抱怨就像是往岑郁伤口上撒盐。
      
      大二新学期,学院批下来一个出国交流的名额,学费全免,相当于只需要赚取少量的生活费,大好的机会摆在面前,岑郁认为是上天给她的机会,转念想到了戚颜,戚颜虽然没有在她面前展现多余的兴趣,她却不排除背后搞些小动作的可能。
      
      一段友情的变质需要多久?
      
      很长一段时间,岑郁对戚颜不冷不热,疏远的明显。戚颜也找过她几次,每次都是岑郁冷脸,最后不欢而散。这一切的起因竟然是不知哪传出的流言,暗讽戚颜背地里勾搭老师换取交换名额,摆明了戚颜就是内定。
      
      除了戚颜,没人知道这个机会对于岑郁来说多么重要,不仅仅是出人头地,更是完成多年的梦想。她们的友情在流言的考验下脆弱不堪一击,岑郁赌不起戚颜的话几分真假,她不敢赌最后被选的人是自己,她给不了戚颜最基本的信任。
      
      最后一次见到戚颜是在图书馆,安静看书的时候妥妥一个女神,岑郁一眼就在人群中找到了她,冷战后的第一次主动联系,岑郁安静下坐戚颜身旁,戚颜细长的手指缓缓合上书籍,一时之间气氛沉闷,岑郁主动开口,“你相信运气吗?”细小缓慢,其中的一丝紧张令人猜忌。
      
      岑郁紧张注视她的侧脸,脸部轮廓分明,皮肤白嫩细致,分明是保养工作出色,不自觉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涩手的触感引爆了岑郁的嫉妒心,戚颜没有立刻回答,相反她说了一番意味深长的话:“一味的相信不切实际的事物。到头来,也只会葬送自己。岑郁,我只说最后一遍,我只信自己。名额我用不着跟你耍小伎俩,咱们各凭本事,事实胜于雄辩”轻轻一笑,干净的模样实在折磨岑郁的心态。
      
      “喝酒吗?”岑郁强行压下不好的情绪,扬起自认为善意的笑容,背手紧握的拳头出卖了她此刻的心情。
      
      岑郁今天很反常,心中存疑,戚颜礼貌拒绝,“禁酒”
      
      “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岑郁下定决心要留下戚颜,她话锋一转,“就当是最后一次”
      
      “····”戚颜缄默不语,岑郁继续劝说,“去吧,颜颜”
      
      一声颜颜,岑郁到底昧着多大的嫉妒才那么轻松喊出,戚颜到底对岑郁多么珍惜才能让自己放下戒心,俩人的纠缠远比想象中的要深。
      
      如果岑郁从一开始就知道结果,她会不会放下一切,会不会放戚颜离开,会不会甘愿继续做一个被人看不起的大学生?
      
      如果重来一次····泪珠滚滚而出,岑郁泣不成声。
      
      *
      “三年前那起轰动一时的失踪案听过没?”蔡嘉凌说起这个,神秘兮兮的模样,无声的通告蔺茵其中的内幕。
      
      蔺茵如实回答:“不知道”她的娱乐生活少之又少,除了读书就是学习如何做一个合格的鬼媒人,生活简单得不能再简单。
      
      温贝莱嘴上怕的要死,内心按耐不住好奇心竖起耳朵,一提到知道的事情,立马插嘴道:“我听说过,可是不久前凶手不是抓到了吗?”
      
      蔡嘉凌挑动眉毛,顺便抛了个媚眼,赞赏道:“好聪明同学,失踪案是结案了,不过呢,我要说的是另一个失踪谜案”
      
      “切,你都说是谜案了,难不成你还知道内幕”温贝莱对蔡嘉凌装神弄鬼的模样很不友善,丢出一记反问。
      
      蔡嘉凌对温贝莱做个鬼脸,兴冲冲的怼回去:“有本事你别听啊”
      
      “请我听我都不听!”温贝莱耍着小性子,口嫌体正直。
      
      “略略略~”蔡嘉凌调皮的吐舌,她干脆跨越床铺,直接上屁股坐到蔺茵身边,“蔺茵蔺茵,我最近把木大十年以来发生的怪事都查了一遍,其中可信度最高的是一件灵异事件。听上一届的学姐说,咱们木大图书馆二楼深夜会有人跳舞,亲眼见过的都大病一场,有的没挺过去最后疯了”
      
      蔺茵皱起眉头,大半夜的跳舞很可疑,她提出疑问:“会不会是哪个学生制造的恶作剧?”
      
      蔡嘉凌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蔺茵啊蔺茵,你出门是没带脑子吗?我刚不是说了是灵异事件吗,假设,我是说假设,如果是人装神弄鬼,为什么见过的人都病了,很明显是看见脏东西了,最可怕的是那个跳舞的女生穿着红色的吊带,光脑补都觉得瘆人”
      
      “吊带?真奇怪”蔺茵的关注点似乎与蔡嘉凌总有误差。
      
      “姐姐,我说大姐,咱们的关注点是灵异,灵异好不好?”蔡嘉凌咬牙切齿道。
      
      蔺茵不好意思笑了几声,温贝莱不屑道:“现在是科学时代,没想到你一个大学生还信迷信,说出去不怕被人笑掉大牙”
      
      “我呵呵你一脸,我这是按事实说话”蔡嘉凌怼人从不好说话,阴森森的吓唬她:“温贝莱,你现在睡的那个床就是那个跳舞女鬼以前睡过的地、方”
      
      温贝莱胆子小是真的,“啊啊啊——!!”她马上被吓得跳下床,直接爬到了蔺茵床上,蔺茵柔声安抚道,“别怕别怕,嘉凌是开玩笑的”
      
      “蔡嘉凌!!!”温贝莱动怒喊道,她埋怨死蔡嘉凌了。
      
      蔡嘉凌收起了顽皮的笑脸,正经道:“瞧你那小胆子,咱们英语专业的怎么可能会睡舞蹈专业的宿舍,就你那猪脑子到底是怎么考上木大的,真是令我质疑”嘴巴毒舌起来真没其他人什么事。
      
      “啊!死蔡嘉陵,你嘲笑我!!”温贝莱气冲冲说,她委屈似的抓着蔺茵手臂摇晃,撒娇道,“茵茵~蔡嘉陵欺负我”
      
      “乖贝贝”蔺茵好声好气哄着。
      
      “切~”蔡嘉凌无语鄙视。
      
      “你说的失踪谜案是不是就是那个跳舞女鬼?”蔺茵大致顺了顺逻辑,得出这个结论。
      
      “yes~”蔡嘉凌解释道,“我调查了很久才找到发现这件事情。三年前木大失踪了一个舞蹈专业的女学生,她叫戚颜,各方面的条件都很不错,就在失踪案的后几天失踪的,那时候舞蹈专业有个出国的名额,大家都以为戚颜是躲在哪里偷偷练习,所以没有人在意,选拔赛那天戚颜缺席引起了院老师的注意,之后就报了警”
      
      “那凶手不是抓到了嘛!”温贝莱忍不住发问。
      
      “好好听别BB”蔡嘉凌翻了个白眼,继续说,“奇怪的来了,认罪的凶手一口咬定只有四个女生,坚决不承认多出来的第五个”
      
      “你怎么知道”温贝莱发问。
      
      “内部消息,绝密”蔡嘉凌可自豪了,她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拼凑出一个最接近完整版的事情经过。
      
      “你的意思是,他不是凶手,这是两起不同的失踪案”蔺茵抓住重点,提出看法。
      
      “对,所以称之为谜案。其实这件事在当年并不算秘密,后来学校声誉受到了很大影响,学校论坛上关于她的信息越来越少,不过呢,在我坚持不懈的精神鼓舞下,我还是翻出来一个三年前的旧帖子,里面的信息不算是详细,不过呢,身为现代版的写手,我,已经推理出来了大致经过”
      
      “就你?得了吧,查案是警察的事情,你瞎凑什么热闹”温贝莱第一个不信。
      
      “什么经过?”蔺茵倒是兴趣盎然,追问道。
      
      “这是一起,他杀”蔡嘉陵压低声音,肯定道,“我怀疑戚颜生前的好朋友应该知道不少内幕”
      
      “这一点警察应该也能想到,竟然过了三年都没有抓到人,凶手肯定不简单,要么就是作案手法高超,我认为这件事以后还是不要提了,很危险”蔺茵的话没有问题,高智商犯罪的案例不是没有,她们都只是普通的大学生,自卫能力薄弱,倘若真的发生危险,凶多吉少。
      
      “放心!我心里有数,我只是想了解清楚然后通过小说的形式写出,如果我是凶手,肯定是个表面上风光而且高智商的人,一个女生的失踪,根据我写小说多年的经验,我怀疑男性的可能性最大,不排除情杀,喂,温贝莱,你这是什么表情?我的推理有那么烂吗!”蔡嘉凌不满意撇嘴吐糟。
      
      “我···我刚刚···呜··看到一个小孩在对面墙上爬”温贝莱脸色血白,浑身抖得厉害,蔺茵和蔡嘉凌不约而同望去,什么人影都没有,看温贝莱的模样不像是在说谎。
      
      “难道真的有··有··呜··茵茵,我好怕···”温贝莱扑进蔺茵怀里,哭得梨花带雨,惹人心疼。
      
      “····”蔡嘉凌安分的闭了嘴,人生中头一次撞上这种事,一向胆大的蔡嘉陵也不禁开始怀疑‘那东西’的存在。
      
      门把手转动的声音,三人盯紧了不远处的门口,宿舍门被打开,一角红色布料加重了温贝莱的恐惧,吓得直喊:“啊——!!!”
      
      温贝莱害怕的尖叫发生连锁反应,把进门的新宿舍成员也吓得尖叫起来:“啊——!!”
      
      “····”蔡嘉凌。
      
      “····”蔺茵。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