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彼岸天

作者:吴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31章过去

      太阳上山,太阳下山,冰淇淋流泪。
      ——《催眠》
      “在学校有哪个小朋友欺负你就跟外婆说,外婆会来帮助你,知道吗?”
      苏晓不再像以前一样听到外婆说这种话而变得怔怔的了,现在已经习惯了,外婆时常清醒,时常糊涂,小时候的记忆总被外婆穿插在西安市生活中,回来的时候,总拉着苏晓唱儿歌,苏晓出去的时候,外婆都会像以前坐在门口等,看到苏晓回来了就会兴高采烈的招呼她吃东西。
      时间在向前走,记忆却是在倒退。
      外婆把苏晓当小孩哄,苏晓有时候却也要把外婆当小孩哄,有时候,苏晓觉得,这世界上最温馨的事情可能就是相依为命了,相依为命的时候,对方的世界里都只有彼此,于是拼了命的对对方好,因为失去了对方,连唯一一个依靠的人都没有了,但是亲情这种情感,又细腻得怎么能用相依为命来定义呢。
      吃完饭苏晓帮妈妈洗碗碗之后舒服的窝在沙发上和外婆看电视,邻居家的小妞跑过来拉她出去放烟花:“晓姐姐,我们出去玩烟花吧。”
      “啊?我刚刚吃完饭还没消化呢!”
      “就是要消化消化才出去啊!”别看只是个小孩,一直拉着苏晓的手不放,劲还挺大。
      苏晓只好妥协,从沙发上站起来:“好,等会啊,我跟我妈讲一下。”转身又朝着厨房正在洗水果说:“妈,我出去看烟花了。”
      “好,早点回来就是。”
      “恩,知道了,外婆,我出去看烟花了,让妈妈陪你看电视。”苏晓温柔地跟外婆说。
      “要跟着大人走,不要到处跑。”外婆叮嘱她。
      “恩,知道啦。”苏晓跟着邻居家小妞跑到了广场前,广场上到处是人,虽然是冬天,苏晓也兴奋地忘了寒冷。
      邻居家小妞分出一把烟花给苏晓,又从口袋里翻出了打火机。
      拿出烟花伸到苏晓面前:“晓姐姐,给我点。”
      苏晓接过打火机,点燃了烟花,烟花呲呲的冒出亮灿灿的火星:“你哪来这么多烟花,还有打火机,小孩子玩打火机不安全知道吗?”
      小妞点了点头,拿着手里的烟花指着一个方向说:“是那个哥哥给我的。”
      “哥哥?”苏晓抬起头,顺着小妞指的方向看去,季凡站在那,一手拿着一个烟花,对着苏晓笑。
      “你怎么来了?”苏晓开心地说。
      季凡把手里的烟花递到苏晓手上:“惊喜吗?”
      苏晓笑了:“跑大老远来就是为了给我烟花?”
      “当然不是!”
      “那是什么?”
      “不告诉你!”
      “小气鬼!”
      听到苏晓骂她小气鬼后,季凡捏了捏她的鼻子。
      “凉!”苏晓叫到,再去看季凡的手,已经冻得通红,苏晓把自己的围巾取下来围住季凡的手,季凡又把围巾围回到了苏晓脖子上,“你在这站了多久?”
      “也没多久,天黑前来的。”
      “那你没吃饭?”
      季凡委屈的看着她。
      于是苏晓带着他在街上找饭店,但是大过年的,所有的饭店都关了门,街上到处洋溢着热闹的气息,唯独饭店没有。
      “怎么办?”苏晓看着季凡,手握着季凡的手放在他的口袋里。
      “要不随便买点吃的算了!”
      “那怎么行,天气本来就凉,而且你手又这么凉,还是得喝点热汤,要不……你去我家吃饭吧!”
      “……!!”
      “怎么了?”
      “这怎么行,去你家?你确定你妈不会用扫把赶我出你家大门么?”
      “你看我们家像那么粗鲁的人吗?”
      季凡上下打量了苏晓一下,摇了摇头:“难说!啊……”季凡把手从上衣口袋里拿了出来,看着手上深深的指甲印,回了一句:“很有可能!”
      季凡还是被苏晓拉回了家,站在苏晓家门口,季凡问她:“真的要进去么?”
      “不想饿肚子就进去!”
      “好吧……”
      “等一下!”
      “恩?”
      苏晓松开了季凡的手:“这样真的可能会被我妈扫地出门……”
      推开门,妈妈和外婆都还在沙发上看电视。
      “回来了?”妈妈把搭在身上的摊子往外婆那边拉了拉。
      “恩。”
      “这位是?”
      “阿姨好,我是苏晓的同学。”
      “哦,你好!快进来坐吧。”苏晓妈妈连忙站起来招呼季凡。
      “妈,我们家还有饭么?”
      “有啊,怎么了?”
      “我同学没吃饭。”
      “哦,那你带着你同学坐吧,我去热饭。”
      “谢谢阿姨!”季凡跟着苏晓坐了下来。
      “这是我外婆,”转而又加大了声音,“外婆,这是我同学,季凡。”
      “哦,呵呵,你怎么还带同学来家里玩了?”外婆一脸笑意看着季凡。
      “外婆好!”
      “你好!我们家晓晓在学校是不是好调皮呀?”
      “外婆!”
      季凡看了眼苏晓,笑着对外婆说:“是呀,可调皮了!”
      苏晓白了他一眼。
      “呵呵……那你在学校还是得让着点她,她毕竟是女孩子哩。”
      “恩,她欺负我还来不及呢!”
      苏晓往他手臂上一拍:“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了?”
      季凡摸着手臂无辜地说:“刚刚不就欺负我了吗?”
      外婆呵呵地笑了:“你们小孩子就是喜欢打闹。”
      苏晓妈妈把饭菜热了之后端了上来,让苏晓招呼着季凡吃饭:“怎么年夜饭不在家吃?”
      “哦,他是来这里找他阿姨的,但是她阿姨不在家。”苏晓抢着回答。
      “你阿姨是谁啊?”
      “是……”
      “你不认识,这镇上这么多人你怎么能都认识!”苏晓又不等季凡回答就抢着回答。
      “你这孩子,没一点礼貌,人家都还没回答呢,你就抢着回答。”
      “没事,阿姨!”季凡回答。
      “妈,那个……我们家还有被子吗,季凡……他今天可能回不去了!”苏晓支支吾吾的说。
      “恩,有,在我房间柜子里,我去拿。”
      “我来,我来,您歇着。”苏晓转身进了妈妈的房间,从柜子里抱出一床被子,抱到了客房,放到床上铺好,又认真的把背角掖好,防止漏风进来。
      “咳……有点贤妻良母的样子!”季凡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进了房间。
      “就吃完饭了?”
      “恩。”
      “……你晚上睡觉老实么?”
      “反正也不影响你。”
      “晓晓!”妈妈在外面叫。
      “来了。”苏晓急忙跑了出去。
      帮妈妈收拾好碗筷,苏晓就搀着外婆进房间睡觉,小时候在外婆家的时候,苏晓都被妈妈指定去帮外婆暖被窝,所以这个习惯也就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正好关灯准备睡觉的时候,放在床头柜的手机“呜呜”的震动了起来。
      “睡了么?”是季凡发来的短信。
      “没有,正准备睡呢,你怎么还不睡?”
      “睡不着。”
      “认床?”
      “怎么还不睡?躺着玩手机不好!”外婆看到苏晓手机屏幕亮着,提醒她。
      “哦,就睡了。”
      “晓晓,”外婆忽然拉着她的手,“那个季凡是不是你男朋友啊?”
      “呃……外婆,你……”
      “没事的,你告诉外婆,外婆绝不会告诉你妈妈的。”
      “你怎么知道啊?”
      “你别看外婆糊涂,可是有些事情还是能看出来的,你从来不带同学回家,这次怎么就带了一个同学回家,还是个男同学。”
      “外婆……”苏晓抱着外婆,脸贴到了她的脸上。
      “好了好了,这么大的人了,不过这个小伙子看着不错!”
      “真的?”
      “恩,快睡觉吧!”
      “恩。”
      “睡了?”手机又震动了起来。
      “没有。”
      “这么久没回信息,我还以为你睡了。”
      “哈哈,听我外婆夸你来着。”
      “真的吗,夸了我什么?”
      “夸你聪明。”
      “……注意了。”
      “什么?”苏晓刚发过去一个什么,窗外传来一阵巨响,漆黑的天空顿时绚丽起来,零点了。
      “新年快乐!”季凡跟她说。
      苏晓也回给他一个“新年快乐!”
      这是从高一以来,季凡第四次第一时间和苏晓说的“新年快乐”,这是他们认识以来,第一次在一起过年,虽然隔着一堵墙的距离,两个人却是彼此心照不宣的聊着天。
      两个人在一起最好的状态就是分享,不论是大的事情或者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因为那样,才能知道对方每天的状态,就像一直生活对方的世界里。
      人们常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那么,分享则是最深沉的依赖。
      没有了依赖,就会像踏入了深渊,找不到落脚点,情绪如何生根发芽。
      第二天,家家户户都在走家串巷的到处拜年,苏晓把季凡送上了车,转身回家的时候,有人叫住了她。
      “晓晓。”
      声音不大,但却是一个苏晓以前听到就想流泪的声音,苏晓缓缓转过身,那些年那个眉清目朗的少年显然已经不见了,程安穿着一件青色的棉袄,胡子应该是很久没剃了,冒出的胡茬规律的分布在程安的下巴上,头发也很久没打理的样子,很长,风吹起来打在了脸上,要不是听到他的声音,苏晓差点没认出来是程安,当年那个喜欢穿白衬衫的阳光少年哪去了?
      苏晓怔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就问他:“你怎么来了?”
      程安站着没有说话,此刻看起来就像一个需要被人家保护的小孩子。
      “去我家吧。”
      “不用了,陪我走走吧。”
      苏晓看了看程安,不再勉强。
      以前无话不说的两个人一路上都没有再说话,两个人并排走着,苏晓想开口说话,转过头看程安,眼神不再明亮,眼睛里好像藏着无尽的悲伤。
      两个人来到了以前的小学,尘土飞扬的操场已经铺满了水泥,围墙翻新了,教学楼也翻新了,操场尽头的乒乓球台也规整了,唯一不变的是教学楼前矗立的那根红旗杆,还有教室门前那一把把上了的锁。
      坐在操场的尽头,程安问她:“你还记得小时候的事情吗?”
      小时候?苏晓当然记得,那个时候,常常因为自己写字慢而成为班里最后一个离开教室的人,每次程安都在窗台变鼓励自己,急哭了的时候,程安会悄悄从窗台把苏晓的本子拿过去帮她写,写完后再悄悄递回去,然后两个人一起回家,自己被别人欺负的时候,程安都会跑过来帮她,还有一次,在操场完的时候苏晓不小心踩到了玻璃碴子,一地的血,周围的小朋友不知道该怎么办,吓得大哭,程安急匆匆赶到操场,把自己背到了卫生院,自己一路哭,最后,流的那些眼泪和鼻涕都留在了程安的衬衫上,和他流的汗一起,混合成了那个夏天的记忆。
      “那个时候,我整天都想着如何保护你,长大了要一起,一起上初中,一起上高中,一起上大学,现在想想,我当时对你的承诺好像一个都没有实现。”凌冽的风吹在程安脸上,吹得生疼。
      “你不要这样说,未来无法预知,其实很多事情都不一定会朝着自己预定的轨道发展下去,有时候,一个转身的距离,我们就可能会和自己的目标背道而驰,而且现在,我不挺好的吗?”
      “你怪我吗?”程安看着她。
      苏晓点点头,又摇摇头:“只是那个时候觉得挺难受的,毕竟你一直都是我的目标,你能体会那种目标近在眼前,但是又遥不可及的感受吗,我们好像总是在错过,每次我晚你一步到达的时候,你就不在原地了。”
      “对不起!”
      苏晓眼眶热热的,摇摇头:“这个世上没有谁对不起谁,而且后来我发现,自己追求的好像是另外一种东西,那种从小驻扎在心里根深蒂固的观念好像只是一种惯性,那种惯性一直在我的世界里大摇大摆地前行,或许我一开始就没想明白自己想要的东西,还好,最后发现的还不算晚。”
      “你找到了?”
      “恩。”
      “那我就放心了。”
      “你……”
      程安起身:“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吧!”
      “去哪?”苏晓好像总是想要搞清楚目的地。
      “一个你没去过的地方。”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