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你是在做梦[综]

作者:苍家族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3 章

      “还好了。”青先生笑着在围裙上了擦泥土“谢谢歌仙殿。”
      
      “青先生真的是太客气了。”歌仙对于眼前的这个少年微笑着“先别弄了,吃点点心在继续吧。”
      
      “好的。”
      
      “青先生,青先生!你看,你看。”厚的声音从老远就穿了过来,短刀和打刀们在附近的山林里做了一个猎人小屋,用来捕猎“我们今天猎到了两头鹿,晚上可以吃鹿肉大餐了!”
      
      “好呀好呀。”
      
      那个少年似乎永远都在微笑着。
      
      青先生贱卖了自己当初身上的带来的那套首饰,换来了一些茶叶和新的种子以及两颗小的可怜的绣球花苗。
      
      只是因为听说了本丸里的有些到喜欢茶。
      
      青先生给他们提供了很多建议,并且他在没有借助时之政府的帮助下带他们穿越时空寻找他们的之前的主君。
      
      三日月看着那被短刀们围起来的青先生,一口一声一个青先生,想要和青先生一起玩一些游戏。
      
      青先生总是会答应短刀们的要求,尽管他的体力并不允许和短刀们长时间在一起,不过短刀们比以前要开心多了。
      
      他们的青先生并不会骑马。
      
      这个是髭切发现的,在本丸内青先生最亲近的刀。不过平日里青先生更加愿意靠近小狐丸和鸣狐一点,听小狐丸说过青先生经常给他顺毛。
      
      虽然听说他们的见面的时候稍稍有点意外。
      
      青先生不知道怎么的认为髭切不该只有一把刀,在看到髭切后明显的感觉到了失落。
      
      不过,能有亲近的刀也是好的。
      
      他唤髭切为鬼切,因为髭切老是忘记膝丸的名字,后来不知道在怎么谈论起来的时候,青先生把青这个字给了膝丸。
      
      也就是说膝丸得到了青丸这个名字。
      
      毕竟髭切没有叫错过青先生的名字,膝丸也觉得是一个好办法。
      
      结果是好的就是可喜可贺了嘛。
      
      虽然髭切对于青先生似乎稍稍有点怨言,不过他不讨厌青先生,这点倒是可以肯定的。青先生似乎也有点察觉到髭切对自己有点不满,他们之间不知道的突然间拉开了一点距离。
      
      明明之前是形影不离……嘛,不过这是青先生和髭切的私事,他没有资格做什么品论。
      
      青先生的骑术也是髭切教的,虽然说不上很好,但是青先生也能骑着马在平地上跑两圈,遇到复杂的地形还是不行。
      
      不过不上战场的话这个程度已经够了。
      
      青先生教给他们了很多事情,本丸的有些刀并不识字,但是现在不用出战,大把的时间闲来了之后也稍稍学了一点。
      
      歌仙是最开心的,因为青先生来的国家有很多的诗集,本丸里很少有刀可以和他说上一些,但是青先生可以。
      
      本丸的刀剑们逐渐认同了青先生,有些刀们想要青先生留下来。
      
      因为他自己说自己是逃难出来的,他们没有了主人,比起那个一句话不说突然间就没有在回来的审神者,青先生真的好太多了。
      
      他会照顾刀剑男子的感情,他能很敏锐的发现一些刀剑男子的小情绪,并且予以安抚。
      
      但……没人捅破。
      
      “这次又没找到吗?”在房间里的青先生裹着大衣,伸手拿着报告卷轴稍稍有点意外“我还以为这次肯定可以找到了呢……坐标哪里又出问题了。”
      
      现在已经是冬日,本丸外面下了好几场雪,青先生的体力很弱,一下雪就躲在了房间里。
      
      在房间里的三日月微微垂下头。
      
      这个结果是和其他刀剑男子商量过得到的。
      
      之前的审神者现在有了自己的家庭和事业,作为刀剑男子他们祝福审神者找到自己的方向。然而他们对于审神者来说就像是一个游戏里的AI,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他们并不是那些虚假的数据,他们存在于此。
      
      青先生和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都是真实的。
      
      “抱歉,三日月,我在努力一下。”青先生的面前是一些罗盘和他们之前审神者的私人物品,他们的审神者擅长占星卜术。
      
      三日月听歌仙说起过,青先生的占卜术是一位相当有名的阴阳师麻仓叶王一手教导。
      
      但本丸的人并没有听说过麻仓叶王这位人物,嘛,不过也有可能是他们孤陋寡闻。
      
      三日月抬起眼看着苍青梧的脸色略微苍白,眼眶下面带着轻微的黑眼圈,似乎是没有怎么休息好。
      
      “青先生也请注意自己的身体。”三日月轻声的叹了口气,苍青梧将大衣裹得更拢了,入冬来听烛台切他们说青先生的胃口不怎么好,再则因为食物种类是在是有限,附近的山头动物也就只有哪些,实在是还不出什么花样来了。
      
      如果说还能去万屋,也许情况会好点。
      
      “嗯,我会的。”青先生点了点头“三日月殿去休息吧,我在看看。”
      
      “那我先告退了。”三日月微微颔首,离开了青先生的房间,在走廊里关上门的时候。长谷部带着两个穿着者黑西装的人来到了青先生的门口。
      
      时之政府的工作人员。
      
      三日月和长谷部微微颔首,两人擦肩而过。
      
      那一天时之政府的工作人员和青先生谈论了很久,青先生的房间里传来了时不时的传来叹气的声音,在时之政府的工作人员离开后,他们的本丸可以去万屋采购了。
      
      刀剑男子们心照不宣的知道发生了什么,曾经今剑在大广间用餐的时候问过青先生是否会留下担任审神者。
      
      “我要是留下来了,等你们找到自家主人了她回来的该多难堪呀。”青先生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笑着说道。
      
      刀剑男子便再也没有人提起过什么。
      
      因为出阵杀敌的数量,维护历史的程度都可以让审神者得到奖励,他们的本丸逐渐由恢复了富裕。
      
      直到第十年的开春,本丸的樱花初露花苞的时候,他们的审神者病了。
      
      三日月一向是不喜欢睡懒觉的,他起得很早,一般情况下会和岩融和小狐丸一起喝喝茶,聊个天什么的。
      
      他们的灵力由青先生供给,在某一种程度上可以细微的感觉到青先生的感情,但只是很细微的,不注意很容易被忽视。
      
      走廊里有很嘈杂的脚步声。
      
      “怎么了?”小狐丸拉开门看着那匆匆在穿着白大褂的药研连睡衣都没来得及换,在他的前面是同样
      
      “主……青先生他情况不是好。”龟甲和千子他们住的地方偏远,青先生又是自己一个人住在那附近的客房里,没有设置近侍之类的陪侍。
      
      “怎么了?”小狐丸有点诧异的问道。
      
      “先不说了,药研快点。”龟甲没有再多说些什么,跟上了那已经走远了的药研。
      
      房间里的鹤丸抱着青先生,他有点不知所措,想要安慰却没有任何用。
      
      “他找到我了,他找到我了,他要来了……”青先生的声音带着颤抖和无法掩饰的恐惧,鹤丸将青先生搂在怀里拍着青先生的后背。
      
      “没事,青,没有人找到你,在这里很安全。”
      
      “他来了,他找到我了!”青先生抓着鹤丸的胳膊,试图挣扎着离开。
      
      “怎么了?”药研推了推眼镜跪坐下来。
      
      “似乎是做了恶梦。”鹤丸摁着青先生的后脑,让他靠在自己的颈部“醒来后就一直再说被找到了之类的……”
      
      “龟甲稍微帮我一下。”药研从自己带着的包里拿出来了一些镇定剂,这些药品是不久之前才买的,是用来止痛的,但是也有少许的镇定作用,量先少一点。
      
      透明的药水注入胳膊,药研这个时候注意到青先生胳膊上的伤口。
      
      青先生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呼吸平稳了下来。
      
      “鹤丸你没事吧?”药研抬头对着鹤丸说道。
      
      “呀,青先生平时看起来瘦瘦弱弱的,没想到力气这么大。”鹤丸袖子下被青先生抓住了不少血痕,为了不让青先生伤到自己,鹤丸也是用了不小的力气。
      
      在鹤丸怀里的青先生头发凌乱着,泪水模糊了整一张脸。
      
      “青先生说的他是谁?”龟甲伸手给青先生整理了一下头发开口问道。
      
      “也许是让青先生逃难的原因也说不定。”门口的小狐丸看向身边的三日月问道。
      
      “青先生能够占星,也许是发现了那个人的踪迹吧。”三日月用袖子遮掩起了唇角。
      
      “那以后夜里轮值吧。”一期一振穿好了出征服,刚才龟甲来叫药研的时候,一期一振就为了预防其他情况让其他短刀和自己都准备好以防万一。
      
      靠着审神者的灵力结界,他们可以不需要守夜。但现在情况特殊,大家注意一点也是好的。
      
      “嗯。”鹤丸一直抱着青先生。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走廊里传来了匆匆的脚步声,是加州他们“这是怎么了?”
      
      “没关系,现在看起来没什么事,只是以后夜里要防备起来了。”小狐丸有点但有的看着被鹤丸抱着的青先生。
      
      “怎么?敌人入侵了嘛?”加州正了正神色。
      
      “现在只是青先生的一个噩梦,但是未来……就说不好了。”药研还是跪坐在青先生的身边。
      
      “这件事情就我们安排吧,让青先生好好休息。”加州皱着眉看向了自己附近的那些刀剑男子们说道。
      
      “我同意。”长谷部从走廊的拐角走了过来“青先生庇护了我们这么久,至少要做到保护他不受到贼人的威胁。”
      
      青先生的情况越来越糟糕,一开始还能靠着他们的安抚安静下来。到了后期青先生不愿意在休息,整宿整宿的熬着夜,帮他们找着主人。
      
      某一日,出阵回来的三日月在门外鲜少的听到了长谷部和青先生的争吵。
      
      “青先生,你需要休息,不要再在做了!”
      
      “可,可我一定要找到问题出在哪里,不管我怎么做坐标都没有在改变过,一定是哪里出问题了,我可以找到这个问题的。”青先生咳嗽了几声,声音都听起来有气无力的。
      
      “青先生,身体要紧,休息一会儿也没关系的。”长谷部的声音拔高了几分“你已经三天没有合眼了,身体要累垮的。”
      
      “……我没关系的。”青先生叹了口气说道“我会在我离开之前帮你们找到你们的主人的,这点请放心。”
      
      “青先生……”长谷部明显还想再说些什么。
      
      “我的时间不多了,长谷部,他会找过来的。”青先生这么说着又咳嗽了几声“长谷部殿,抱歉……我会处理好的,请你不用再管我。”
      
      “我怎么可能不管!?青先生,你现在是我的主君不是吗?照顾审神者是我的责任。”
      
      “长谷部,当时就已经说明了,只是为了不让这个本丸解散才不得不答应下来的,那个时候只是答允时之政府咳咳咳!”青先生的声音拔高了几分,但是却被猛烈地咳嗽声打断了。
      
      房间内传来了一阵略微骚乱的声音
      
      “青先生,够了,稍微睡一会儿吧。”
      
      青先生已经没有了声音,似乎是睡着了。
      
      三日月放下了自己的手,现在还是不要去打扰了,任务的汇报也没什么大事,等青先生醒了再说吧。
      
      然而过了没多久,青先生留下了一份书信,说是没有办法再忍受了这份恐惧了,他将他们的之前的主人出现的时间都列了出来,并且安排好了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工作,他的那张ID被放在桌上,并且吩咐了下一次采购的物件和数量。
      
      语气一如平常。
      
      他们找到青先生的时候时后在后山,没人知道青先生是怎么从他们的本丸走出去的,现在他们每夜都有人在巡逻。
      
      他似乎没有准备让自己活下去,后山的悬崖尽头是海,下方全是礁石,海浪时不时地拍打着,并不能说是一个很好的地方。
      
      青先生上去的时候已经被弄得遍体鳞伤。
      
      如果从那里跳下去并不是说淹死,而是会因为撞到礁石而亡。
      
      在还悬崖边似乎有了少许的犹豫,他转过身闭上眼,深深地吸了口气。
      
      整个人微微往后仰。
      
      短刀们从树林里冲了出去。
      
      “我抓住了!”药研抓着青梧的胳膊,乱抓着药研的衣领,五虎退抓着乱的手腕,山姥切抓着五虎退,一期一振他们连忙上去帮忙。
      
      但是青先生回来之后整个人都变了。
      
      青先生像是突然间得了失心疯,整个人的精神和肉体都在以肉眼看得到的速度垮下去,他什么都不愿意说,他不愿意对他们说起自己的过去。
      
      三日月曾经去看过一次青先生,消瘦的实在是让人心疼,什么都吃不下,哪怕是加了一点点米的汤都会吐出来。
      
      春日快结束的时候,一个卖药郎来到了本丸,本来他们只是想要看看卖药郎对于青先生的病有没有什么帮助的药物。
      
      但卖药郎告诉他们,青先生,是被一个不得了的东西缠上了。
      
      那一夜,由身高相仿的鸣狐换上了青先生的衣服,躺在青先生的房间里,同时有一些刀藏在附近。同时青先生由太郎太刀,石切丸还有大典太随行,藏匿在附近的山上他们原本用来狩猎的小屋。
      
      那一夜,所有的刀剑男子都感觉到了镇压的恐惧,极其强盛的灵力,门外出现的一个陌生的黑影,他在寻找着,低声呼唤着青先生的名字。
      
      鸣狐击退了那个怪物,然而没有实体也没有别的什么东西,如同影子一般消失了。
      
      但是没有结束,卖药郎和青先生两个人谈了一会儿,没人知道他们之间谈论了什么,告别了之前和他们说,如果想要保护青先生,得经常换住处。
      
      他们听从了卖药郎的建议和时之政府要求换了一次住处,但……和青先生相处着,有时候真的是会忘了时间。
      
      一切都走上了正轨,十六年春日,他们弄丢了审神者。
      
      那在一次踏青中,青先生和他们在一起喝酒赏樱,那次离青先生最近的就是自己,青先生是挺喜欢自己的,三日月也感觉到。青先生比较喜欢那些御神刀,或者说神性比较高的刀,可能是因为邪祟缠绕过的缘故。
      
      就是视线离开了那么一下,青先生的杯子落在了草席上,人不见了。
      
      凭空的。消失了。
      
      说实话,三日月和青先生相处的时间并不是很多,更多的时候都是从别人的嘴里听说青先生的事情。
      
      只是在他消失的时候,那种失落和急切的心情是从来没有感受到过得。
      
      邪祟,把他们的青先生弄走了。
      
      当着他们的面。
      
      如果他们按照那个卖药郎的指示经常换住处的话,也许青先生并不会那么快的离开。
      
      三日月感受着窗户外的阳光透过窗户微微洒在苍青梧的脸上,三日月在苍青梧的怀里蹭了蹭。
      
      他找到青先生了,可接下来该怎么做呢?
      
      怎么和本丸的那些人取得联系?
      
      不过这样暂时好像也不坏。
      
      好好闻的味道……
      
      但这一夜的苍青梧过的并不是很好。
      
      是一条漆黑的走廊,走廊左侧的帘子紧紧的遮着,右手边是用金片银箔细细的敲出花卉图案,一扇扇的门紧闭着,但这里对苍青梧来说却是无比的熟悉。
      
      打开了右手边的门,房间里金属的烛台放在角落里燃烧着,正中央的房间用帘幕垂着,隐约可见后面跪坐着一个人。
      
      “……所以,又想干什么?”苍青梧揉了揉额头叹了口气,也没指望这个坐在帘幕里的人给自己什么回答,他倒不是说不会说话,只是不愿和和自己说而已。
      
      自己梦境最初的开端都是这里。
      
      这个房间里有着一个神秘的主人,他想做什么苍青梧到现在都不能理解。他现在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在房间里找到他给自己的玻璃碎片一样的晶体,碰触到碎片之后自己会被随机传送到另外一个梦境,想要从梦境里醒来只有找到这个碎片,那他才可以回到现实世界。
      
      如果说是找到让自己穿梭梦境的碎片,那么一般情况下是寻找一个人,和他在一段时间,让他为自己哭一次,那个眼泪是让苍青梧回去的办法。
      
      一开始的苍青梧懵懵懂懂,但随着成长,苍青梧才知道,并不是这样的。他是被人操控着的,他的白月光也好,之后的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都说明,他并不需要那么做,而是随时都有可能回去,但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况。
      
      最初的玻璃碎片,五岁那年的碰触,听哥哥和家里人说是失踪了快三个月,还以为是被拐卖了。
      
      苍青梧并没有那个时候的记忆,他记得只有那个大屋子,
      
      碰触的玻璃碎片,从那天起每天夜里都会重复的大房子,每天的梦里都会寻找着的玻璃碎片。
      
      都是从这里开始的。
      
      他尝试着逃离过,在梦中靠着刀剑男子杀过一次,现在看来……
      
      自己的精神分裂人格好像又犯了。
      
      只不过为什么自己会分裂一个这样的人格?按照自家哥哥和医生说的,精神分裂的人格一般情况下都是为了保护主人格而分裂出来的。
      
      他是因为被拐卖,所以这个人格出现保护了自己……
      
      他是在被拐卖的时候遭遇了什么会分裂出这么一个逼格的人格?
      
      “过来。”帘幕后面的人伸出一只手,带着黑色的手套的手掌心向上,他在邀请着苍青梧。
      
      “……你又想做什么?”苍青梧起身把手放在了他的掌心,结果被他整个人都带到了帘幕后面。
      
      一阵诡异的香味传了过来,无法形容的味道,有点腥,但是却又有一种……樱花的味道?还有点……困?
      
      咦?
      
      视线最后看到的是抱着自己的男人袖子上像是蛇瞳一样的装饰物。
      
      抱着苍青梧的男人将胳膊微微收拢。
      
      他不会把青让给任何人。
      
      苍青梧早上醒来的时候有点迷迷糊糊的坐在床上了好久。
      
      昨晚……
      
      居然什么都没发生?
      
      苍青梧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头发看着自己身边一左一右的两个孩子。
      
      那就再说吧。
      
      苍青梧打了一个哈欠看着三日月和小天狗还在睡的样子,他悄悄地从床尾下了床,将两个人的被子掖了掖,洗漱完准备走下楼。
      
      “青先生……”三日月叫住了苍青梧。
      
      “嗯?”苍青梧看着那睡眼朦胧的三日月下了床来到苍青梧身边。
      
      “早上好。”三日月看着眼前的人,他蹲下身和自己保持着平视,他似乎比以前长高了一点,但是却还是自己记忆中的模样。
      
      就像是樱花一样的青年,美丽却又在容易转瞬即逝。
      
      只是这次,他应该是可以护住这个青年。
      
      不,一定要保留护住。
      
      “早。”苍青梧对着三日月笑着,三日月的外貌看起来要比小天狗还要再小一点,所以衣服就不能再穿了,鞋子也有点大。
      
      也就是说还得出去一趟。
      
      “三日月殿够得到梳洗台吗?”苍青梧看着三日月那么小个子,就将浴室里的小凳子拿了出来。梳洗台上除了苍青梧和小天狗的杯子,还有一个是中也的,还没有丢掉。杯子还能用,牙刷就扔了吧。
      
      这个就给三日月吧。
      
      “三日月你先梳洗一下,我去做早饭。”苍青梧揉了揉三日月的头发,他还得去买些日常用品……
      
      “好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