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反派很乖很萌蠢(穿书)

作者:渃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一章

      
      等姚槿再次醒来时,马车正在摇摇晃晃地行驶着,他们已经出发了。
      她只感觉自己的脑子里被‘系统即将崩溃’几个字给刷屏了,所以这是怎么回事?
      无言要崩溃啦?
      [“小槿别担心哦,系统是不会崩溃的,现在正在升级维新,等到晚上就好啦。先不说啦,我要去忙啦,小槿晚上见哦~”无言觉察到姚槿已经醒了百忙之中脱身急匆匆地说了这一番话就回去了。]
      姚槿感觉脑子里一阵“叮里当啷”后响声戛然而止。然后出现了几个大字——
      [系统升级中……]
      姚槿整个人都几乎要被唬住了,无言在抽什么疯呢?她感觉自己归乡之路慢慢,遥遥无期了。这么疯的系统,可现在唯一的希望也在这里,姚槿只能自己看开点儿了,升级也好,最近无言君老是休息中,通讯繁忙啥的,说不定升级后就好了。
      
      “阿槿吃些东西吧。”奚止规规矩矩地坐在马车的一角,漆黑明亮的眼睛看向她,一身素净的,手里还端着她最爱吃的桂花糕。
      姚槿回过神来,就好像是刚睡醒的从迷糊中走出来了一样。她接过了桂花糕,人的确是饿了。
      她嘴里嚼着桂花糕,奚止拿了一本书打发着时间,也不知是不是她看错了,她觉得今日奚止的气色好了一些。
      觉察到了姚槿的目光,奚止向她抛去了一个淡淡的疑惑的眼神,只那只捏住书页的手紧了紧。是不是阿槿也开始对他……
      “昨日,那个奚月小姐,我记得她说要跟我一起休息来着。”姚槿突然想起昨日她睡着之前好像听到了这样一句话来着,也不知最后那个古怪的姑娘是怎样休息的。
      奚止松了松手中的书页,收回了目光,似是随手翻了一页手中的书本,“那个女子并非奚月。”
      “哦。”姚槿只是稍稍惊讶了一下,就很自然地回了一声。也没有再问其他的什么。既然不是,那大概就是奸细刺客之流。
      大概……现在已经要默哀了吧。
      
      姚槿淡定的样子让奚止多看了一眼,“难道阿槿不想再问些什么吗?”
      “那到底怎么回事呢?”姚槿顺着他的话问了一句。她其实很想说‘不想’,但是内心的真实想法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是非常地‘想’,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呢道理她还是懂的,但是现在的样子,这又是个反问句,所以奚止应是想让她知道的。既然如此,那自然是要遵从自己的本心喽。
      “也没什么。”奚止再次收回目光,“就是那女子连同一假冒孟全的男子想要对我们几人下手,然后被执剑处理掉了。”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告诉姚槿。
      姚槿:“……”
      这说了跟没说一样,只不过信息多了一条,那就是除了那个女子之外还有一个冒充孟全的男子也挂了。但是幕后黑手呢?怎么处理的?为何要对他们下手?
      
      就在姚槿以为对方不会再说了,而她也正打算再多吃两块桂花糕的时候,却再次听到了对方的声音。
      
      “阿槿,那女刺客想要取阿槿的面皮,男刺客只是辅助,幸好被及时发现了,三年前的事情暂且不谈,但可以肯定,如今有人要对阿槿不利。所以,阿槿留在我身边当是最安全的。”
      
      姚槿看着奚止漆黑明亮的眼睛似乎更加明亮了,这么长一段话,从他嘴里说出来,也当真是不易了。奚止的小心思她看得懂,暂时她也没有离开奚止身边的打算。
      跟着反派其实是挺安全的,自从她三年前被人刺杀成功之后,她就对“反派大boss要杀她”这个三年前坚信的真理产生了怀疑。但是也不是她自恋,她觉得现在奚止对她有情,还是那种男女之情,又或许是因为她救过他,所以对她产生的依赖并将这种依赖看成爱情?但是无论如何她对于这种跨时空的爱情都并不是很看好的。
      她不属于这里,所以她要回去。
      阿祉是属于这里的,所以他会留下。
      “阿祉放心,我是不会突然就离开你的。”这是她唯一能给他的承诺,她不会突然离开,离开前她一定会跟他做个告别。不知到时这不突然的离开阿祉会如何看待。
      奚止的眸光暗了暗,抿唇不语。只手中的书展开的那一页被抓出了些许褶皱。
      
      后来姚槿想起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刚刚……阿祉说,有人要取她的脸皮?她自问自从穿来以后就不曾得罪过任何人,怎的又是有人要她的命,又是有人要她的脸的。
      难道是因为她长得太好看了所以被人嫉妒?就单单这个颜值来讲,姚槿表示她真的很迷。
      姚槿同奚止一样看了一天的书,不过她看的是街边卖的话本,奚止在看的她就不知道了,那本书上没有书名。
      
      一直到了傍晚马车也不再摇晃了,他们才终于碰上了赶路以来的第一个客栈。
      客栈里的人不算很多,他们一行六人不多不少,进了客栈随便找了个桌子便坐下了。
      终于可以吃上一顿正经饭了。
      他们才刚坐下,店小二便热络地上来了,“客官,要些什么?”
      “把你们这儿的招牌菜,最好吃的,最贵的都上来。”孟弗豪气开口。“还有,准备六间上房。”
      “邦”一锭金子就被孟弗磕桌子上了。
      “不用找了。”
      “好嘞,客官稍等,这就来。”店小二机灵得很,拿了金子就乐呵呵地离开了去备菜了,毫不拖泥带水。
      嘿,铁公鸡居然变得这么大方了,可见赶路之苦的威力之大。但是也不知孟土豪随身带这么多金子累不累,也不怕被偷了。
      
      赶路时不在同一辆马车,姚槿也无法与之交流,但姚槿自认为自己还是比较敬业的,该问的还是要问清楚,如今得了等饭的空闲,正是好时机,绝不是她八卦。
      “孟公子,奚月郡主跟您是什么关系啊?”
      孟弗无意识地摩挲着腰间的玉佩,似乎是在认真思考姚槿提的问题,“奚月?没什么关系。她是南淮的郡主,我就是一商人,八竿子也打不着的关系。”
      那些年干过的蠢事,他已经不想再提了,他嫌丢脸。  
      不过孟弗不说倒是有人替他说。
      
      隔壁桌上一桌子的糙汉子,喝着酒就聊了起来,说话那人口才甚好,姚槿都有些怀疑这人是不是之前当过说书先生。他们刚好就聊到了那富商孟弗与郡主奚月的故事。
      
      “那可是一段风流往事啊,这富商孟弗可算是当今天下最有钱的人了吧,长得也是一表人才,可是至今都没娶妻,连个通房丫头都没有,诶,二麻子,你知道为啥不?”
      那大汉说着说着就拍了拍身边那个满脸黑痣的大汉,那大汉一看就是不知道这些事情的,满脸的好奇,“为啥啊?”
      那大汉心满意足地看着一桌子朝他看过去的好奇的目光。
      “因为……”大汉眼珠子一转,声音稍稍一压,“那孟公子看上了这皇宫里合景王的亲女奚月郡主。奈何啊……”
      大汉摇头叹息。
      “咋啦咋啦……”
      “赶紧说呀”
      周遭一片催促的声音。不知不觉的也不知有多少赶路人也都加入了这‘听书’的行列。赶路人大多是外地人,生活在偏远地区,远走他乡地讨生活,放松的时候也不多。这一碰上八卦之事,也刚好疏解了些赶路的艰辛,生活的不易。
      
      大汉再次满意地收获了一众抓肝挠肺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的迫切目光,也不再造气氛了,这才再次开口道:“奈何合景王不同意。”
      
      “想当初二人初遇,那孟弗是去给南淮皇宫送货的,干的也是皇商。结果那日合景王有事耽搁了一会儿,他便在那院里守着一堆货等着。就在这个时候,那奚月郡主从他面前晃晃悠悠就过去了,那是一个倾国倾城,一个回头一个眨眼就将那姓孟的魂给勾走了。见那貌美如花的郡主就要走了,姓孟的自然舍不得啊,两步上去拽住人家郡主的袖子就不让人走了,一口一个‘奚月’喊得可亲热。人家郡主是又羞又气,急得啊小脸通红通红的……”
      
      大汉边说还作出一幅羞答答的样子,跟亲眼见到了似的。
      
      众人被大汉故作娇羞的样子给恶心到了,但是抓肝挠肺地还想知道接下来咋样了,又是一阵的催促。
      
      “就在这个当口,合景王回来了。看见自家千宠万宠的闺女被登徒子欺负了,搬了一箱金子掏出那金锭子就往那姓孟的身上砸,直接就给人砸出了那合景王府,哈哈哈哈……”
      
      众人也是一阵的哄笑。
      
      “原本那金子就是给那姓孟的的货钱,这下子是人财两空。但是啊,这还不算完,那姓孟的回家一趟大病一场,据说这病好了之后就……”
      
      “就怎么啦?”有实在好奇的问出了声。
      
      那大汉却是再次压低了声音。“就不举啦。”
      
      客栈里一阵的哄笑,经久不散。
      
      孟弗的脸色再也不是那副嘻嘻哈哈玩世不恭的样子了,乍青乍白的。
      他起身走到那好像还要接着说的大汉面前直接糊了对方一把钱。
      “大哥啊,这些钱给你。”
      大汉原本要生气的脸就僵住了,盯着钱移不开眼,也没看清眼前的人是谁,“给……给我?”
      “对啊。”孟弗强忍着怒气,“这些钱给你,你给我揍一顿。”
      话都还没说完孟弗上去就是一顿猛踹。瞎说乱造还有理啦?
      顿时整个客栈里都安静了,再也没有刚才的气氛了。
      “谁让你瞎胡乱造谣的,让你造谣,让你造谣……”
      都是些贪生怕死之人,见到这幅场景,再也没有之前的嬉笑了,默默地回头赶紧地吃完自己的饭就回房间去了。不多时厅堂里就没有几个人了。
      紧接着从客栈后堂出来一群肌肉发达的汉子,就将被孟弗打的要口吐白沫了的造谣汉子给扛了出去。
      
      姚槿吞了口口水:“……”
      她不问了,这会儿保准的撞枪口上,回去问无言。咱吃饭。
      然后等孟弗再回到桌上时已经是摆了一桌的菜,其余几人已经吃上了。
      姚槿见周遭几人淡定的样子暗道,看来孟弗此人是经常干这事,所以其他人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奚止阴测测地瞥了孟弗一眼,刚刚泄完愤的孟弗一抖。干啥?
      吓到了阿槿怎么办?
      孟弗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还是他理解错了刚刚奚止的眼神?
      
      二楼一间普通的房间里没有点灯。一穿着锦绣衣袍的男子站在窗前望月而立。芝兰玉树,夜色也遮不住的英气。听到身后的开门声应声转过身来,“如何?”
      “主上,又失败了。”那人赫然是刚刚起哄者其中一人,此刻在地上抖成了筛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