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反派很乖很萌蠢(穿书)

作者:渃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六章

      入夜时分,奚止同昨日一般赖在姚槿的房间里不愿离去。姚槿自然是纵着了。因为她打算今晚便用上她老爸给的迷药将阿祉给迷晕了,好让无言给他好好地检查一下身体。
      
      但是,今夜不知怎的她的生物钟好像是提前了好多,这也才刚入夜没多久的样子,姚槿便哈欠连连的了。实在撑不住了,姚槿不得不对阿祉道:“阿祉,我先去睡了,今日好困啊。”
      
      “好。”奚止不咸不淡地答道。此时意识已经开始不清晰了的姚槿并没有看到奚止看向她的目光是宛若无底的深渊,情绪喜怒莫名。
      
      她走到外间的小榻上,脑袋才刚刚沾上了枕头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明日,明日一定要让无言给阿祉检查一下……
      
      无言君是一脸的懵逼,不是刚刚还千叮咛万嘱咐地跟它说要它注意着点儿,待会儿等那个病弱公子晕了,便好好地仔仔细细地给他检查一番的吗。怎么说睡就睡!
      
      算了,既是如此,那……它也去休息了。
      
      无言刚要离开却是见到那个原本静静坐在椅子上的病弱公子突然之间有所动作,没有去睡觉,也没有出去。
      
      奚止突然起身,缓缓地就来到了姚槿的小榻边上,又缓缓地坐了下来。他的目光定格在姚槿熟睡的面容上,似是有些痴了,他只觉得姚槿的姣美的脸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愈发柔和美好了,似是染上了一层蜜,很甜的样子。尤其是那樱红的唇,小巧而润泽,奚止不自觉就伸出了一只瘦得有些过分,却依旧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想要触碰一下。
      
      看着奚止靠得越来越近的手,无言的心情却是愈发地兴奋了,整个球都变成了粉粉嫩嫩的颜色,似乎要冒粉红泡泡了。哇哇哇,来了来了,小槿这个老女人终于有人要去轻薄了。
      
      无言正是兴奋的时候,却见对方又突然止住了动作。
      
      在就要碰到的时候,奚止却是蓦然惊醒了一般,将伸出了的手触电一般地缩了回去藏到了袖中又虚虚地攥成了拳头。他觉得自己的心脏跳的很快,面上痴色稍浅,染了些绯红,像是受到了惊吓,又带上了些不知所措。
      
      他怎能如此,他的阿槿是这般的好,这般的信任他。他怎能趁阿槿不知道的时候便做出逾矩之事。
      
      随即他的眼眸渐渐地又染上了疯狂与偏执,对他这么好的阿槿,只能是他的,他已经失去过阿槿一次了,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绝不!
      
      想至此处,奚止再次站起身来,轻轻地推开房间的门便出去了,面上不知何时变做了沉沉阴郁的样子。
      
      无言君默默地看着悄悄离开了的病弱公子虚弱的背影:……看来它还是高估了小槿的魅力啊,它还是先回去休息吧。
      
      直至夜色愈发地浓重了,奚止才带了一身寒气地回来了。他压抑着喉头的痒意,极轻地咳了两声,苍白的脸上憋出了些涨红,下意识地朝熟睡的阿槿瞅去,他似是看到阿槿原本光洁的额头皱了皱,再看时又不见了,就要再次咳出的声音硬是被他又给憋了回去。
      
      奚止这才躺回了床上,盖好被子。目光却又一次转向他的阿槿,突然他拧了拧眉,阿槿睡的那个小榻……好像小了点儿。
      
      次日,姚槿正在思索着要赶紧让无言为阿祉检查一下了,她昨日好像隐隐地听到了阿祉咳嗽的声音。都怪她昨日睡得太早,今日可不能再如此了。
      
      不过现在,她也该是时候去完成她的另一半任务了。
      
      只是有些奇怪,无言怎么没来催她。
      
      身旁的奚止则是拿了一本书似乎是在异常认真地看着,其实心神却是完全脱离了那本书不知在想着什么。姚槿则想着要怎样组织语言对阿祉说,因为照她这两日对阿祉的观察,阿祉几乎是每时每刻都要跟在她身边的。但是做任务带上阿祉的话,好像也不是太方便的样子。
      
      刚刚准备好就要开口的姚槿突然听到了执书的声音:“公子,姚小姐。”
      
      奚止闻言这才抬起头来,同姚槿一起看向刚刚进来了的执书:“怎么了?”
      
      “公子,是孟公子,现正在前堂等着。”执书言简意赅。
      
      孟公子?莫非是……孟弗?姚槿不动声色地猜测着。
      
      既是如此,那她刚好可以趁着他们谈事情的时候出去了。真是天助她……
      
      “阿槿,同我一起去可好?”奚止这样说着,却是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姚槿的身边,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眼巴巴地看着她。
      
      天……才不助她!
      
      “好。”姚槿笑着,她还能拒绝吗?拉得这么紧!
      
      孟弗坐在前堂一处座椅上正悠悠闲闲品着茶,心中连连赞叹着好茶,好茶啊,面上却是不显。表现得太明显了会显得他孟府多么寒酸,他孟弗多么没见识似的。听到了有脚步声在靠近,孟弗悠悠闲闲地放下了他手中的茶盏,从座椅上站起身来,还弹了弹衣服上并不存在的褶皱灰尘。
      
      孟弗调整好表情后还没看到来人便笑盈盈地朝门口道:“奚弟,你可终于来了,你孟兄我在那清风楼等了你都有两日了,后来多方打听才得知了奚弟在此处的住处。可是让你孟兄我好找啊!”
      
      早便约好了前日他们便去那清风楼商议大计的,他在清风楼等得都快要长蘑菇啦,若非他找来,想必奚止今日依旧不会去清风楼。他倒是要看看到底怎么了,总不至于是奚止将自己给绑家里了。
      
      刚刚拐角姚槿便见到了那孟弗,长得还是一表人才的样子,穿着看似平淡无奇的,那衣袍的布料在阳光下却是闪着点点金光,像是在织线中加了黄金,头冠腰带上镶嵌着玉石珠宝之类的。然而即便是有多处的修饰,却是非旦没有一丝俗气,反而衬得人贵气十足的。不愧是在能在岳淮河两边转,混的风生水起的富商。
      
      若说此方谁最有钱,当非这孟府莫属。而孟弗,无国籍,原书中亦正亦邪的一人,后来不知因何拜入了奚止大佬地麾下。姚槿这般思索着,下意识地便朝身旁脸色依旧苍白无血色的阿祉看去,似是觉察到姚槿的目光奚止也转过头来刚好与姚槿的目光对上。
      
      就这么不明所以地对视了一会儿,姚槿有些尴尬地转过头去,移开了目光,向来以厚脸皮著称的姚槿的脸上有些微红。
      
      孟弗没想到进来的是两个人,而且还是手拉着手,紧接着浓情蜜意似的在他面前好一波对视,顿时感觉自己被塞了一大把某粮。见奚止终于将目光施舍给了他,他才有些脸僵地笑道:“奚弟啊,这位就是弟妹吧?”
      
      他大概是遇到了传说中的重色轻友?
      
      闻言姚槿却是一个激灵,急急道:“不是不是,我是他表姐。”
      
      情急之下竟是将手挣脱了出来。
      
      奚止苍白的脸上无甚反应,却是良久才道:“嗯。”
      
      场面一时尴尬异常,不过幸好执书又来传话了:“公子,姚小姐,孟公子。”话是对姚槿说的:“姚小姐,外面有位姑娘来找您,好像是叫吴兰。”
      
      吴兰?
      
      “你们先聊,我去看看。”姚槿说完便匆匆地走开了。显然刚刚那种场合,有她在的话也很是不方便的样子。
      
      姚槿几乎是小跑着来到了门口,见到一身朴素却笑得开心异常喜气洋洋的吴兰文文静静地在门口站着。
      
      见姚槿过来了张口便道:“近来之事多谢姚姑娘了,张婶婶现在已经回来了,还同意了我跟阿平哥的亲事。”说到亲事吴兰的脸上泛着微红。
      
      姚槿面上也是一副很开心的样子:“恭喜啊,不用谢。我也没做什么。”她说的可是大实话,她的确是还没做什么呢,那么现在是……任务完成了?她才刚这么想着,在脑中便听到了无言同样喜悦的正太音:“小槿,恭喜你完成了任务!练手级别的任务是不是非常简单?是不是对接下来的任务充满了信心?”
      
      “的确很简单。”但是对接下来的任务充满信心?这倒没有。只能说这也太简单了吧,总归来说,她感觉自己好像从头到尾什么都没做似的。“但是……这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怎么就突然完成了任务?”
      
      “这个嘛,我瞧瞧。好像是有人将那老县令给举报了。然后吴兰将自家的房子卖了将张氏妇人给救了出来。张氏妇人紧接着就同意了他儿子跟吴兰的亲事。”
      
      就这么草率?其实如果以后的任务也能像这次一样简单的话,那是真好。姚槿正在思索着,突然感觉自己的衣袖被人轻轻拉了一下。是吴兰。“姚姑娘?”
      
      “哦,不好意思。”姚槿这才回过神来,有些尴尬,跟人聊天的时候走神什么的,实在是太失礼了。“不知姑娘刚刚说了什么?刚刚……”
      
      “没关系的,姚姑娘,我是说我这里有个东西要送给你。”吴兰说着便从袖中掏出了一方叠好的小手帕,“这个是早些年我在岳淮河边捡到的,瞧着漂亮便带回了家里。”吴兰说着,慢慢将那方小手帕给展开了,里面是一个鹌鹑蛋大小的珠子,泛着浓浓的紫色,在阳光下似有流光异彩的,“这个珠子这么漂亮,若是哪天……姚小姐还可以去换些银两的。还请姚小姐收下。”
      
      吴兰是真的想答谢姚槿,若非那日清晨的一番话,她与阿平哥此时怕是已经成了一对亡魂了。但是才刚刚花了好多银两才将张婶婶给救出来,家里实在是拿不出什么了,也就这个不知名的珠子看起来还值点钱。
      
      姚槿原本是想拒绝的,这样的珠子打眼看过去便知不是凡品。但是她莫名地就感觉这珠子好熟悉好亲切啊,却又说不出来个所以然来。既是如此的话,“好。”姚槿便接下了这个礼。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