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穿书短文

作者:一口小锅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6章

      程依依认为,再也没有比她更倒霉的穿越女了,真的。
      
      此时她坐在马车上,被颠得胃酸汩汩地往外冒。她忍了又忍,实在忍不住,掀开帘子把头伸出去哇一声吐了出来。
      
      马车哒哒哒地向前行驶着,迎着风一路向南。而她吐出的污秽物,被风刮得东倒西歪流洒了一路。
      
      “你没事吧,要不然停下来……”风相知也探过头来,安慰的话还没说完,被风盖了一脸的污秽物……
      
      程依依原本苍白的脸更加苍白了。
      
      “你……要不然下车洗洗?”
      
      风相知黑着脸,咬牙道:“你给我下去!”
      
      “哦,好。”自己的呕吐物弄了人家一脸,被吼一下,算了忍忍吧。
      
      她正要下去,被风相知拉了回来:“我下去!”
      
      风相知下了马车,找个河沟清洗了一番。
      
      再次启程时,程依依明显感觉马车速度慢了很多,颠簸得没那么厉害了。
      
      她躺在里面睡了一觉,待醒来时,马车已经停下了。
      
      风相知拍着她的脸,叫她下来,说是到了。
      
      “到哪儿了?”
      
      风相知道:“竹边县。”
      
      “什么?竹边县?!”程依依懵了!
      
      她好不容易才离开,兜一圈又给弄回来了!
      
      这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风相知带她来的地方是县衙!
      
      她从马车上下来后,直接傻眼了!
      
      看着县衙门口的两尊石狮子,她差点吐血!
      
      县衙后面就是柳家住宅!
      
      “风相知,你不会这么记仇吧。我又不是对着你吐,是风吹到你脸上的,你就因为这事……”说到一半,她自己及时收住了,“对不起,我错怪你了。那个,你来竹边县干嘛?”
      
      “来这办点事,我有个远房表侄子在县衙当差,到他家借住几天。”
      
      程依依一脸为难:“既然你都是在亲戚家借住,我一个人外人就不跟着你了,我去不太合适。”
      
      “你不跟着我,那我的一百五十两银子怎么办?谁给我?”
      
      “不是,风相知,你这种行为跟土匪没区别了。当初我找你求救的时候,你不愿意,那我也没再勉强,后来是你自己过来救我的,不能强要报酬吧。”
      
      风相知挠了挠鼻梁,低声笑道:“救你的酬劳就算我不要,那你弄脏我一块丝绸帕子,弄烂我一身里衣,这五十两银子总该还我吧。”
      
      “这……”
      
      “你要是想抵赖不还,那我们只能公堂相见了。你我好歹相识一场。没必要闹到上衙门的地步,难看。”
      
      他说这些话时始终笑嘻嘻的,看着很温和,就连语气也是慢条斯理,听不出半点怒意。然而程依依却硬是从他言语间感受到了冷意。
      
      很冷,渗骨的冷!
      
      程依依知道,此刻没法拒绝,只能说实话了,她正要开口解释,柳文轩出现了。
      
      “依依!这些天你去哪儿了,我跟你表姐都担心死了。”
      
      风相知:“???”
      
      程依依:“……”她看到了自己的死期。
      
      风相知:“父母早亡?无依无靠?亲戚搬家?”
      
      程依依慌了:“风相知,你听我解释,真实情况是这样的……”
      
      她还没说完,柳文轩出声打断了她的话:“依依,你总算回来了,你走后,我跟你表姐担心得都吃不下饭睡不好觉。”然后又看向风相知,“这位是?”
      
      风相知优雅地颔首:“风相知。”
      
      “呀,是表叔啊。我是文轩,柳文轩。”
      
      程依依只觉天灵盖被人砸了一锤子!
      
      哎,等等……柳文轩的表叔?!
      
      风相知?难怪她觉得有点熟悉,但又不想起在哪里听过。
      
      此时纷杂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脑海,男主的表叔?!就是那个出场三章就死,后面描写男主家族史时才提及了两下的炮灰反派?!
      
      为何会对一个炮灰用上反派这种大角色的词,皆因这个炮灰太逆天了,病秧子一个,竟然还敢造反?!
      
      走一步都要喘三下咳几声,竟然狗胆包天地集结了大批人马造反,神奇的是他比黄巾军的首领张角还能忽悠,咳咳喘喘地忽悠了七八万人马。
      
      原本他的军队都打到岭北了,结果半道上他自己病死了。群龙无首,几个将军内斗,斗得乌烟瘴气,七八万人马最后分崩离析,乱成一锅粥,当今圣上连剿灭叛贼的圣旨都没下,这些人自己就乱了。
      
      程依依当时看书的时候,觉得这个小情节简直就是个笑话。看完后,她连这个炮灰的名字都没记住,造反的情节倒是记得很清楚。
      
      此时再看眼前的病书生,她觉得灵魂似乎都要出窍了。
      
      一个是把她害死的渣男,一个是自己把自己作死的傻.逼炮灰反派!
      
      她是现在就咬舌自尽呢?还是再苟一阵子,等待奇迹出现?
      
      思考了一秒不到,她决定再苟一阵子。好死不如赖活着,管他的呢!
      
      柳文轩亲切地上前跟风相知搭话:“表叔,您可算来了,半月前接到表叔公的信,说是您要来小住一阵子。我跟秀娘一直在期待着您的到来。”然后又看向程依依,“这是侄儿的妻表妹,叫程依依,父母早亡,在我家住五年了,前些天,依依跟他表姐因为婚事闹脾气才离家出走。”
      
      程依依已经气得脸黑如炭!
      
      风相知全程点头微笑,时不时眯着眼看程依依两眼。
      
      程依依被他看得头皮发麻,想解释,又不知该怎么解释。
      
      “表叔,您从云州赶过来,一路舟车劳顿定然早已疲乏了,侄儿这就安排您去休息。”
      
      风相知一副长者做派,淡漠地点头:“好,有劳侄儿了。”
      
      程依依站着不动,她一点也不想跟上去。
      
      风相知转过头来,微笑道:“依依姑娘,你不走吗?”
      
      程依依僵硬地笑笑:“我……我就算了吧,我还有点事,我就……”
      
      风相知哪肯让她离开,直接拉住她手腕,拽着她往前走。
      
      程依依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她感觉自己死期提前了,可能等不到两年后。
      
      也许明年的今天,就是她的周年!
      
      “风……表叔,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等你闲下来,我跟你细说。”
      
      风相知微笑:“我现在就很闲。”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