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穿书短文

作者:一口小锅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4章

      程依依吓得三魂都去了两魂半,水也不敢喝了,愣愣地站着……还很想上厕所,而且还是上大的那种。
      
      怎么办?她一紧张就想上厕所,现在又怕又想上厕所,可偏偏房间内并无厕所。古代的客栈不同于现代酒店,有独立卫生间浴室。
      
      这里要想解决三急只能下楼,去客栈后院的公用茅坑,臭熏熏还有蛆的那种。
      
      门外又响起声音:“要不要把她的腿给打断?”
      
      程依依:“!!!”靠!劫财还要命不成?!
      
      另一个声音响起:“夫人不是说了么,她要是识趣离开就放过她,要是再纠缠着柳老爷就打断她的腿再把她卖进窑子。但她现在并没缠着柳老爷了,所以不用打断吧。”
      
      听到这里,程依依懂了,是朱云秀找来的人。就是不知道柳文轩的人在不在,有没有跟上来?若此刻暗处也有柳文轩的人,那她还能侥幸躲过一劫,趁乱逃走。
      
      否则,她就危险了……
      
      程依依蹑手蹑脚地走回窗户边,悄悄打开窗户,看了眼高度,心肝一颤,要想跳下去也不容易啊!运气不好,很有可能摔断腿。
      
      她正在考虑,是大喊惊醒别人,还是从窗户跳下去,突然听到门栓被拨动的声音。
      
      靠!她腿一抖,正要预备大喊,恰好隔壁也开了窗,探出一颗脑袋。此时月亮隐入云层,一时间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漆黑的夜里,也看不清那人长相,但看发型跟大致轮廓应该是男人。
      
      程依依先一愣,然后赶紧对隔壁男人说:“大哥救命,我屋外有歹人想要杀我。”
      
      她说完后,门外拨门栓的声音一停,随即哐的一声,外面的人直接砸烂了窗户。
      
      程依依猛地转过头,并快速搬起一条凳子举在身前,还不忘对隔壁男人说:“大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求你了,救救我吧。”
      
      片刻的沉默后,隔壁传来一道低沉悦耳的笑声:“姑娘,我一介书生,咳咳,手无缚鸡之力,咳咳,恐无能力救你呀,咳咳。”
      
      程依依:“……”拒绝得这么干脆吗?为了证明自己弱,还故意咳咳几下!这种时候不应该挺直了腰板说“姑娘别怕,小生虽然弱,但今日就是死也要护姑娘周全”这种大义凛然的话吗?
      
      “姑娘自救吧,咳咳。”砰一声,关了窗户。
      
      程依依举着凳子跟破窗进来的三个黑衣人对望。
      
      “英、英雄们!我把钱给你们,留我一条命好不好?”程依依单手举着凳子,另一只手从怀里掏出剩余的钱,放到桌子上,“喏,表姐给了我十两银子,现在还剩九两七钱七十七文。”
      
      握着木棒的黑衣男人一愣,大概没想到一个娇滴滴的姑娘面临凶徒还有闲心算账。
      
      程依依慌得一批,紧张得满头大汗,哆嗦着道:“我都没乱花,用的每一文钱都有账目。你听我细细算给你看哈……在衙门街外吃了碗加蛋的米粉,花了八文钱,给了路边乞丐五文,坐马车花了一百文,住宿花了八十文,晚饭吃了一荤一素外加两碗米饭花了三十文。一共花了二百二十三文,也就是二钱二十三文。”
      
      “扑哧”一声,从门外传来一声笑。
      
      众人皆是一愣。
      
      三个黑衣人面面相觑,其中握着木棒的那人,正要动手,突然一颗石子打在他手腕上,黑衣人疼得叫了声,哐当木棒落地。
      
      说时迟那时快,程依依瞅准时机,快速弯腰捡起木棒。她双手握紧了木棒,高度警惕地做好格斗姿势。长裙什么的,早就被她捆在了腰上。
      
      然而接下来,她连使用木棒的机会都没有。
      
      接连三颗天外飞仙一般的石子飞进来,三个黑衣人齐齐倒地。
      
      程依依还在呆愣中,一道好听又熟悉的声音响起:“姑娘这般能算,不如由我推荐你去衙门做个小账房。”
      
      紧接着,进来两个男人,快速将昏睡的黑衣人搬了出去。
      
      屋内烛火点亮,灯芯劈啪作响。
      
      晕黄的烛光下映照出一张清俊冷白的脸,光影划过翩然青衫。
      
      书生打扮的男人手摇扇子笑得儒雅温润:“小生救了姑娘,咳咳,可有丰厚的酬劳?”
      
      程依依一怔,随即忙不迭点头:“有有有!我这里还有九两七钱七十七文,给大哥二两可好?”
      
      书生握拳抵在唇边咳了咳:“咳咳,姑娘的命就只值二两么?”
      
      程依依:“……”这狗书生还挺贪财。
      
      “那……”她僵硬地笑了笑,“要不三两?”
      
      书生又咳咳两声,扇子一收,在卓沿上敲了敲:“在下认为,姑娘的命至少也值百两。”
      
      靠!你.他妈怎么不去抢!程依依气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书生笑着拿起桌上的九两七钱,笑着装进自己怀里,笑着展开扇子摇了摇:“咳咳,这些银两,就当是利息。剩余的百两银子,姑娘慢慢还,不急。”
      
      程依依:“我……”我他妈这是遇到土匪了吧!!!
      
      看着桌上可怜兮兮的七个铜板,程依依艰难地开口:“大、大哥,大英雄,您看,能不能多留点,七文钱,我没法活啊。”
      
      “哦,是么?”
      
      “是是是!”程依依连连点头,“七文钱,吃碗素粉都没法加蛋,更别提跑路了。”
      
      “哦,那这样吧,你就留在这家客栈做个杂役,刷刷盘子扫扫地,包吃包住还有月钱。你每个月发了月钱就攒着,等攒够十两我就来取。”
      
      程依依:“!!!”
      
      书生又道:“不愿意做杂役?那要不就去衙门做个小账房,月钱能高点,不包吃,但管住。”
      
      “不是,大哥,我跟你没仇吧。”
      
      书生摇头:“没啊。”
      
      “既然没仇,那大哥为何要为难我?”
      
      书生:“我为难你了么?”
      
      “没有么?大哥你拿了我的钱,跟那群黑衣人的行径有何区别?”
      
      书生笑着反驳:“当然不一样,他们谋财害命。而我是救命,姑娘我刚刚才救了你,可不能这么忘恩负义。”
      
      “救人还带拿钱的?”
      
      “救人就不需要回报吗?倘若世间事都没有回报,还有人愿意做吗?你看衙门缉拿要犯都还有赏金,没有酬劳的事,傻子都不愿意做。”
      
      程依依气得咬牙,但偏偏又无可反驳:“好,很好,真不愧是读了圣贤书的人。”
      
      “读圣贤书也是为了当官过好日子。”
      
      程依依彻底无话可说。
      
      她无力地摆摆手:“行,你说得都对,我说不过你。拿去吧,这七文钱你也都拿去。”
      
      书生还真不客气,把桌上的七个铜板一并拿走了。
      
      程依依气得想吐血!
      
      男人走到门口,又退回来一步,笑道:“对了,在下风相知,云州人士。还不知姑娘……”
      
      “程依……程洛。”关键时刻,她及时改口,用了自己原有的名字,“我叫程洛,谢谢风公子今夜出手相救,已经很晚了,大家各自睡吧。”
      
      “小洛姑娘好梦。”
      
      程依依恨恨地咬牙,钱都被你抢了,我他妈睡得好才怪!
      
      她正要关门,突然小肚子隐隐一疼,要拉便便的感觉汹涌来袭。
      
      又想上厕所,又肚子疼,恐怕不妙……
      
      朱云秀的人虽然解决了,但一想到暗处也许还有柳文轩的人,她肚子疼得更厉害了,要拉便便的感觉也更猛烈了。
      
      “大哥!”程依依奔出去,敲着隔壁的门,“大哥,还有一事相求。”
      
      风相知拉开门看着她:“小洛姑娘还有何事?”
      
      程依依硬着头皮道:“大哥,我肚子疼想要,想要去茅坑,咳咳……”
      
      风相知:“……”
      
      半晌后,风相知笑出声:“所以你是想让我陪你去?”
      
      程依依连连点头:“嗯嗯嗯!不愧是读书人,脑子就是灵光,一点就通。风公子,能不能快点,我快憋不住了。”
      
      “……”风相知一脸说不出的表情。
      
      程依依见他不说话,也不知道他是愿意还是不愿意,但她没心思猜。此时她真的是快要憋不住了,但是又害怕,没办法,只能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风相知身上了。
      
      她一把挽住风相知的胳膊,拽着他就往楼下走。
      
      风相知大概是没遇到过这种阵仗,连懵带惊地被程依依拽着来到了楼下后院的茅坑外。
      
      一股迎面风刮过,臭味扑鼻而来。
      
      风相知捏着鼻子,忍住恶心背过身去。听到嘘嘘的水声,他脸上火烧火燎的发烫,向前一步,站远了一些。
      
      程依依冲进厕所,稀里哗啦一通释放……完事后,她借着幽幽月光看了眼底裤,无奈地叹口气。
      
      “风公子,你还在吗?”
      
      风相知捏着鼻子嗡声嗡气地回答:“嗯。”
      
      “你身上有没有带手帕?”
      
      风相知预感不妙,警惕地问道:“你想干嘛?”
      
      “我……我来葵水了,我没有手帕,也没有备用的布。”
      
      风相知黑着脸道:“那你的意思,还要我去给你找块布?”
      
      程依依:“手帕也行。”
      
      风相知脸黑如锅底:“我要怎么给你。”
      
      “你进来给我就是,天黑没关系,而且你手伸进来就行,别乱看。”
      
      风相知黑着脸,伸手将丝绸的帕子递给她。
      
      程依依摸着滑溜溜的丝绸帕子,艰难道:“风公子,丝绸的不行,滑溜溜的不吸血。”
      
      风相知黑着脸倒抽了一口冷气。
      
      “风公子,有没有棉纱的,棉的也行。”程依依说完后,听到撕拉一声,好像是撕布的声音。
      
      紧接着一只修长的手伸进来,递给她很大一块白色棉布。
      
      “谢谢风公子了,您就是我的大恩人,再生父母。”
      
      “呵呵。”风相知凉凉一笑,“丝绸帕子三十两银子,白布是我里衣上撕下来的,一身里衣二十两,一共五十两。”
      
      程依依想一头栽进茅坑算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