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穿书短文

作者:一口小锅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2章

      最终风相知什么也没做,领着程依依去了街上瞎溜达。挤在围观人群里看了会儿知县坐堂审案,又逛去南大街看了会儿杂耍。
      
      程依依提着一颗随时被虐的心,忐忑不安地跟在他身后。
      
      正走着,风相知突然停了下来,程依依不防备,一下撞在了他背上。鼻子被撞得酸疼酸疼的,碍于风相知脑子有问题,随时可能抽风,她一声不吭,低着头闷闷地揉着鼻子。
      
      风相知定定地看了她会儿,突然伸手给她揉了揉,温声问道:“疼不疼?”
      
      程依依心说废话,你被撞一下试试?但她不敢,笑着摇摇头:“不疼。”
      
      风相知扯了扯嘴角:“胆子不是挺大吗?吓得不敢吭声了?”
      
      程依依急忙点头:“不敢了,不敢了。”
      
      “走吧。”风相知拉住她的手,“去吃饭。”
      
      吃过午饭,程依依跟着风相知去茶馆听说书先生说了一下午的话本。日暮时分,二人才溜达着往回走。
      
      程依依手里抓着把从茶馆带出来的瓜子,一路咔咔咔嗑瓜子。快到衙门口时,风相知又突然停下脚步。这次程依依学机灵了,与他隔着一定距离,在他突然停下时,急忙刹住脚。
      
      风相知转过身,看着她:“你回去该怎么跟柳文轩解释你一天不在家?”然后又指了指她的脸,“瓜子皮。”
      
      程依依胡乱抹了下脸,抿抿干涩的嘴:“管他呢,不还有你么?我相信风表叔既然敢把我带出来,肯定能帮我善后。”
      
      风相知笑着伸手抹掉她脸颊上的瓜子皮,拉着她的手掉头又往大街上走去。
      
      *
      
      程依依看着面前烫金的“眠花楼”三个字,眨眨眼,看向风相知:“风表叔,您这是要去……逛窑子?”
      
      风相知一扇子敲在她肩头,轻笑道:“我倒是想呢,这不有心无力么。”
      
      程依依:“……”那方面不行,你还挺自豪了?!
      
      “你在门口等着,我一会儿就出来。”
      
      程依依听话地站在眠花楼外,等了一刻钟后,风相知出来了,身后还跟着个一身桃粉色纱衣妖娆多姿的性感女人。
      
      “风表叔,你这是……何意?”
      
      风相知睨她一眼:“替你善后。”
      
      程依依做了个大胆的猜测:“你该不会是想找个人去勾引柳文轩吧?”
      
      风相知嗯哼一声:“不然呢?不找个人将他牵绊住,他怎肯放过你?”
      
      “我能应付他,风表叔不用这样做。”她又看向粉衣女子,“姑娘,你不用如此……”
      
      粉衣女子盈盈一笑,对程依依福了福身,打断她的话:“程姑娘放心,我是自愿的,风公子并未强迫我。在哪都是挣钱,替风公子做事,一天二十两银子,比我在眠花楼挣得还要多。完事后,风公子还会替我赎身,对我来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程依依心里五味陈杂,不知该说些什么。她原本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风相知真的会替她善后,还找了个女人替她转移火力。
      
      粉衣女子叫念香,是眠花楼里一般价位的姑娘。单看她容貌其实挺好看的,虽不是倾国倾城,也算妖娆妩媚,比起朱云秀不知好到哪去了。但在眠花楼,她只能算一般姿色,才艺也一般,年纪却不小了,二十四岁,在这一行里,上了二十岁就走下坡路了。
      
      念香竞争不赢眠花楼的头牌,也竞争不赢那些十七八岁风华正茂的年轻小姑娘。
      
      俗话说的好,没有姑娘能永远十八岁,但永远有十八岁的姑娘。
      
      回到柳宅后,风相知跟柳文轩介绍,说念香是他在外面买的丫鬟。
      
      程依依看到柳文轩目光闪了闪,她只当是柳文轩心中起疑。
      
      也对,且不说柳文轩不信,就连朱云秀恐怕都未必会信。
      
      纵使朱云秀心粗似麻绳,也看出了不对劲,哪家丫鬟穿得像个风尘女人。然而风相知说了,是他买的丫鬟,她一个表侄媳妇也不敢多问。
      
      晚饭后,朱云秀并未安排念香的住处,她默认念香是风相知买回来的通房丫鬟。
      
      然而风相知却在放下碗筷后,说了句:“念香跟依依姑娘住一起,表侄媳妇没意见吧?”
      
      朱云秀啊了声,摆手道:“没意见,表叔看着安排就好,侄媳妇没意见。”心说,你的通房丫鬟,我能有什么意见。
      
      于是念香睡到了程依依的隔壁屋,西厢房一共三间房,除了小花厅,还有两间卧房,紧挨在一起。
      
      半夜时,程依依起来喝水,听到隔壁房里响起嘎吱嘎吱床铺摇晃的声音。
      
      她端着茶杯的手一抖,差点将茶杯摔到地上。
      
      只听墙的那头响起念香娇.媚的声音:“柳大人,那夜后,念香一直在等您,可您却再也没来。念香等您等得辗转难眠,想得很。”
      
      紧跟着是柳文轩粗重的声音:“我的小心肝儿,我也想你,想得紧。你摸摸,这里每天想你想得都疼。”
      
      “嗯啊~大人你坏死了,讨厌~”
      
      “我的小心肝儿,大人我还有更坏的……”
      
      “噗——”程依依一口水呛进了喉咙,捂着嘴把咳嗽声强行压了回去,憋得都快断气了。
      
      半夜听到别人干那事,这谁顶得住?!
      
      就在她做贼般轻轻放下茶盏,又蹑手蹑脚往床前走去时,突然一道黑影晃过,吓得她啊一下就要大叫,一只散发着檀香味的大手快速捂住了她的嘴。
      
      风相知抱着她直接从窗户飞了出去,接连几个起跳,如一只轻盈的狸猫般,落在了县衙的屋顶上。
      
      在房顶坐稳后,程依依才呼出一口气问道:“大半夜你不睡,带我来这干嘛?”
      
      风相知看她一眼:“不带你出来,让你在那难受吗?”
      
      “难……难受?我为何要难受?”
      
      风相知笑道:“听着别人做那事的声音,你不想?不难受?”
      
      程依依:“……”
      
      风相知一副“我懂你”的表情,拍了拍她的头:“你看我体谅你吧,就知道你会难受,所以把你带出来了。”
      
      程依依咬牙:“我谢谢你啊!”
      
      风相知微笑着一摆手:“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滚你的吧!我原本睡得好好的,只是起来喝口水而已,喝完还能继续睡。被你拖出来,现在又冷又饿又困……”
      
      风相知拢了拢衣裳,阿嚏一声打个喷嚏,揉揉鼻子:“是有点冷。”
      
      程依依:“……”所以你就把衣裳裹得紧紧的,生怕我抢你的?
      
      “你冷不冷,要不然坐到我怀里来?”风相知问她。
      
      程依依一怔,随即头甩得跟打摆子似的:“不,不用了,谢谢!”
      
      风相知拉了她一下:“还是坐进来吧,两个人贴在一起能暖和些。”
      
      “不用了,不用了,谢谢你啊!”程依依往旁边挪了挪,坐得更远了。
      
      “你怕什么,我那方面又不行,你还担心我会占你便宜不成?你就把我当成知心姐姐,来嘛。”
      
      程依依深吸了口气:“……”神他妈知心姐姐!
      
      *
      
      天快亮时,程依依哆嗦着回到屋里,冷得直抖。
      
      风相知还一脸无辜的表情,叹道:“唉,你看你,我说让你坐到我怀里来,你非不听。我一个常年吃药的人,身体早已亏得不行了,你怕什么?我还怕你对我不轨呢。”
      
      程依依哆嗦着爬上床,哆嗦着扯过被子将自己裹住,哆嗦着手指向门口,牙齿哆嗦着道:“出……出去……你……你给我出去!”
      
      风相知非但没走,还向前两步:“你看你冷的说话都结巴,一个人睡,一时半会肯定也睡不热。要不我进来与你一起睡吧,两个人睡热得快些。”他一边朝床边走去,一边脱.衣服。
      
      程依依懒得理他,裹着被子直接躺了下去,一翻身将冷酷的后背留给他。
      
      原本她以为风相知只是嘴上说几句荤话逗她玩,所以也没真的把他的话当回事。结果……当身旁的位置往下一馅时,她身体一僵,这才意识到,这狗书生不是嘴上说说。
      
      他是说到就做到!
      
      程依依僵着身体问他:“风……风表叔,你……”
      
      “叫我相知,或者伯义。”
      
      程依依愣了一瞬,才反应过来风相知之前在客栈时就跟她提过,让她叫他伯义。
      
      “风相知,你我共睡一张床,不太合适吧?”
      
      风相知胳膊一伸,直接把她搂在了怀里:“你表姐不是让你勾引我么,你不跟我睡,怎么勾引?”
      
      程依依实在太困了,不想再与他争辩,无奈道:“随你便吧,我睡了。”
      
      就在她迷迷糊糊快要睡着时,听见身旁风相知轻声说道:“我一直不太明白活着有什么意义,更找不到活着的乐趣。在客栈遇见你,令我开了眼界,那么柔弱的一个人,明明活得那么糟糕,手无缚鸡之力,还被人追杀,为何却那么执着地想活着?”
      
      程依依揉了揉眼,强打起精神回道:“不是我有多坚强,也不是我有多特殊,而是世上大多数人,都是这样在活着。生活就想强.奸,既然反抗不了,不如躺平了享受。何况,我命由我不由人,活下来才能吃好吃的,才能穿好看的衣服,才能跟喜欢的人在一起,才能享受快乐。”
      
      沉默了一阵。
      
      风相知喃喃低语道:“是么?跟喜欢的人在一起,享受快乐。”
      
      程依依实在撑不住,睡了过去,还打起了呼噜。
      
      风相知低笑一声道:“晚了,已经晚了,我已经没机会了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