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安然自在

作者:老虎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囚徒健身法则

      
      夜阑人静,四贝勒府内胤禛与安和一天的言行观察报告正在加速成型,若只是日常琐事,会在凌晨五点康熙起床前整整齐齐地放在龙案之上;若有特殊言行,则会即刻送入宫中,呈报皇帝本人,哪怕他刚刚睡下。
      此法从安和冲喜入府那一天开始,已经实行了二十二天。
      康熙并不打算监视太久,原本胤禛情况好转就可以撤销。但大萨满临走的态度,让他迟迟没有下这道命令。他内心并不愿意去细想其中的原因。
      看了二十多天的日常琐事之后,今天早上的报告终于让康熙决定结束监视。
      苏佳氏请安时和乌拉那拉氏的交谈,一起逛园子和胤禛的交谈,以及回房之后,她选了两匹茜纱跟乌拉那拉氏换了一匹茶色细棉布,说男孩子长得快又淘气,用好料子做衣裳是糟蹋了,用结实耐穿的布料即可。
      康熙点点头,此女呵护胞弟而不溺爱,擅长女红而不奢靡,性格老实本分,处处以嫡福晋为尊,很好。
      胤禛一天的行动,晨起药浴,散步,读书,用早膳,午休,读书,服滋补药膳,逛园子,用晚膳,晚膳后对苏培盛的吩咐。
      康熙自己都忘了金鸡纳霜还有没有存货了。而他脾气最冷硬的四儿子,不仅记得弄药,还要把药方弄来。
      当看到胤禛谨小慎微,锐气尽失,竟然要打着妾室的名头去为他找药,康熙坐不住了。
      那可是最爱面子和规矩,后院最清净的胤禛!堂堂一个金枝玉叶的皇子,为了不引人耳目,竟要自污名声么?岂有此理!
      等胤禛大好了,一定要好好勉励一番,让他多多的办差!
      苏佳氏冲喜有功,却不好用这个名头赏她,就让她好好伺候老四,等她为老四开枝散叶,自然可以重重赏赐。
      监视的人手可以撤回来了,多少要紧的事还办不过来,盯着孝顺的孩子不放,岂是明主所为!
      康熙有着每一个强势君主固有的自信与果决。
      
      其实任何角度的监视都会存在盲区,最无可破解的就是……卧榻之上。
      在厚重的床幔之后,白天那个眼里只有布料,只惦记着弟弟的坎肩的苏佳氏,正无声无息,缓慢而艰难地,把身体扭曲到一个诡异的角度。如果听雪和听蓉亲眼目睹,一定以为安和是蛇精转世,哭着喊着也要把大萨满再请回来降妖驱魔。
      这是一种结合芭蕾、瑜伽、巴西柔术的女子健身术,安和前世从网络上学会的,这种健身术原理很简单,动作也不多,但易学难精。网络上那么多音乐带感、姿态动人的健身方式,安和很快就跟风爬了墙。穿越之后,她还有条件练习的,却只剩了这一种。
      安和穿越之初,身体虚弱到了极点。虽说总想着,死了也许能穿回去,但毕竟不敢尝试。
      既然不敢死,那就要好好活着。
      借住于老夫人的别院,各种规矩森严,她多走一步都怕犯错,更不可能每天绕着庄子跑圈锻炼。只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无声无息地在床上锻炼。安和还给健身术起了个名字,叫囚徒健身法则!相比前世网络上看到的囚徒健身,她认为现在的环境,比囚徒还囚徒!
      一开始这具身体每一根骨头都在叫痛,汗水带着污渍湿透衣衫,安和只能把锅甩给弟弟,说是照顾他导致的,然后每天抱着不能辩白的臭小子一起洗澡。
      冲喜进了贝勒府,安和更加谨慎,在摸清这里的生活规律之前都不敢练习。听雪和听蓉只当她是一个出身卑微的普通女子,竟完全被瞒了过去。
      
      只是安和也不会想到,隔着一个莳翠园,贝勒爷的书房卧榻之上,胤禛正在做的动作,竟和她的姿势大同小异!
      胤禛在练的是一套呼吸吐纳和打熬筋骨的法子,是他“病重”时众多名医进献的古方、偏方、养生术中的一个,当时并没有人在意。大萨满作法祈福之后,贝勒府给各路名医丰厚的谢礼,打发他们都散了,也不知这个方子是谁献的。
      胤禛醒来后知道前途艰险,责任深重,而办大事必须有个好身体,此时又必须低调。他翻看那堆方子的时候,觉得这个无名古方与众不同,才决定冒险一试。每晚也等到夜深人静,在床上消无声息地练习。
      这些日子熬过了初始阶段的痛苦,胤禛身上也排出不少污渍,每天用药浴为借口清洗,竟然也逃过了监视,没有被发现。
      如果安和知道这一切,真要拍着胤禛的肩膀说一句:兄嘚,欢迎加入囚徒健身俱乐部!
      说是囚徒健身法则,又何尝不是囚徒生存法则!
      两个人都有不能宣之于口的秘密,都必须屈服于现有规则。他们就像两个时代的囚徒,都在想方设法增强自己的实力,等待破局的机会。
      冥冥之中,命运在等待他们发现自己原来并不孤独的那一刻。
      
      “庶福晋,”听雪性格比较活泼,一边给安和打下手,一边忍不住问道,“为什么要把布剪成这个样子?这里不应该是……后背吗?”
      安和腼腆地笑笑,“这都是我额娘自创的手法,我只知道这样连起来,穿上会服贴得多。”
      小姐姐,这是我融合了古法剪裁的立体打版和分片,这个位面上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庶福晋果然是家传绝学,”听蓉端着针线盒子,也赞叹不已,“我听针线老师傅说过,有人做裁缝一辈子不会拿剪子,只会缝人家剪好的,只有会拿剪子,才算真正出师了。”
      安和心里又是得意,又是怀念前世配合默契的搭档和助理,好吧,我现在也算有了两个助理小姐姐了!
      安和不敢做得太快,生怕露出马脚来,用了两天的功夫,完成了一件精致的雪青色荷花暗纹绸夹袍。
      转过天来,安和向顶头上司交货,乌拉那拉氏先是夸奖一番,“针脚果然细密”,“比府中人做得好,”又笑着说道:“你也是个愚钝的,前儿既然见了爷,又说起这个话头,怎么也该先给爷做一件。”
      安和面带羞涩,微微低头道:“妾身没有贝勒爷的衣裳尺寸,也不知爷爱穿什么料子,还请福晋赏赐下来。”
      乌拉那拉氏十分满意,觉得她果然老实。
      安和心想,给美男子模特做衣裳,我当然迫不及待!但不想被误解成另一种迫不及待……
      
      冬至前一天,苏培盛到正房传话,贝勒爷要带领全家一起用晚膳。
      乌拉那拉氏一通忙碌,安排好一桌丰盛的席面。
      安和也早早的到了正房,垂手立在一旁,等待开饭。
      正在这时,在自己院子里安胎多日的侧福晋李氏也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就是苏佳妹妹吧,”李氏先发制人,“听说苏佳妹妹为爷冲喜,立了大功,这府里上上下下都要感谢你。”
      安和急忙给李氏行礼,“给侧福晋请安,早就想拜会侧福晋,只是听说您在养胎,妾身不敢打扰。”
      “不用客气,听说妹妹做得一手好针线,福晋都夸好。我就厚颜讨一件,不为我自己,是为肚子里这个。”
      安和面有难色,孕妇的事儿,躲还躲不及,怎么敢凑上去。
      “怎么,不是说你弟弟从小到大的衣裳都是你做的,这会子给贝勒爷的亲骨肉准备一件就难为你了?”
      简直杀人诛心啊!安和背后冷汗都下来了,不敢和孕妇顶撞,更加不敢答应。
      “李妹妹,你身子沉了,怎么还站着,还不过去坐下好好歇着。”乌拉那拉氏不紧不慢地拦了一句。
      “给福晋请安。多谢姐姐心疼我,我这不是为了肚子里的——”
      苏培盛小跑进来,“贝勒爷过来了!”李氏这才暂时作罢。
      胤禛走进正房,妻妾们依次见礼。
      安静吃了一顿团圆饭,胤禛问了几句府中事务,乌拉那拉氏一一答了。
      李氏又提起让苏佳氏做衣裳的话头,颇有不依不饶之势。
      胤禛皱眉道:“还不知道是男是女,有什么好做?府里还能短了孩子的衣服不成?”说着就让嬷嬷把李氏扶回房去。
      安和想趁机告退,溜回自己的窝躲个清静,胤禛看了她一眼,似乎有话要说。
      安和当场迈不动腿了。美男子的气色比前几天更好了,就是还有点瘦,先做长衫还是大氅呢?
      胤禛对乌拉那拉氏说道:“明日冬至,皇阿玛要举行‘郊天’祭祀,我理应参加。”
      “爷,那一整天都要在外头,你的身子能顶住寒气吗?”乌拉那拉氏十分担忧。
      “王公大臣、文武百官都要参加,我本不该例外。但皇阿玛体恤,宫里刚刚传来口谕,让我好生在家养着。”
      “皇阿玛仁慈!”
      “虽然我不能出门,但也不能没有表示。只能辛苦你一趟,到寿安寺为皇阿玛、太后、额娘祈福,替我多上一炷香。”
      “是,这是妾身分内之事。”乌拉那拉氏一脸郑重地答应。
      “左右无事,让苏佳氏陪你一起去。”
      安和冷不丁接收到这个好消息,喜出望外,急忙行礼,“是,妾身遵命!”
      可以出门了!如果能见舅舅和海荣一面就好了!
      乌拉那拉氏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就听贝勒爷的安排。”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