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兰宠妃

作者:烟花赏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血战之后

      他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作为将士,出生入死是常事。在这里守关六年,他抵挡过大大小小几十次袭击,每一次都有兄弟接连死去。这座并不巍峨的关卡是靠无数忠魂守护至今的。
      但没有一次是这般惨烈。
      
      匈奴发兵四万攻打玉门关,而守关汉军八千不到。几乎以一挡五。他拿近七千兄弟的命,换了四万匈奴人的命,并死守住了这座东西通道第一大关。
      这场恶战本不会如此惨烈,假如他多一万兵马,或者有更多的军备物资的话。可险恶的匈奴人事先却截断了增援。
      
      膝盖已经跪麻了。他在一个士兵的搀扶下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四处查看着尸体,吩咐仅剩的人力清扫战场。他无处发泄自己的痛苦和愤怒。他和他的兄弟们在这场激战中的表现无可非议,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让他们避开这场战斗和死亡。唯一的转机就在增援。
      可究竟是什么原因什么人,截断了他的增援,截断了那么多兄弟的性命?
      他混沌的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在反复叮咛:要查出来,否则下一次,连他都会死的不明不白。
      
      阿胡尔带着剩余的几千兵士垂头丧气地回到了楼兰城外的营地,迎面碰到南宫诀正好从营帐内出来。
      他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紧抿着薄薄的唇,静静地眺望着远方,玉门关的方向。
      阿胡尔放下了手中的砍刀,噗通跪下,“右贤王,属下战败,不敌上官晏,求一死谢罪!”他身后的士兵也并无二话,一起跪伏在地。
      
      南宫诀苦笑,“玉门关铁血悍将,这世上又有几人能敌?若是个个败了就要死要活的,我们匈奴人还能剩下多少?”
      他伸手把阿胡尔扶了起来,温和地说,“我知道你尽力了。这次战败,我的决策也有责任。我没料到上官晏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还能爆发这么强大的战斗力。这是我的失误,不怪你。快去疗伤吧。”
      
      阿胡尔含着热泪,退下去治伤了。南宫诀仍然眺望着玉门关的方向。漫天尘烟里,那座简陋的城楼隐隐绰绰,如海市蜃楼。或许,也正如海市蜃楼般无法攻破。
      前些日子他接到了独孤稔送来的情报,买通了在增援汉军里的伙夫,给士兵下了药。又派出了一千人的死士,冒死强翻长城缺口,在敦煌截杀增援的汉军兵力,并抢夺走他们的军备,就是为了这场大战做准备。
      
      本来对于这场大战,他虽然未必有十全的把握攻下玉门关,但他相信至少很有胜算。他仔细部署了战斗计划,让阿胡尔带了四万多的士兵去攻打玉门关,还留着一万兵力在后方等待支援。没想到上官晏带着八千不到的守军,不仅抗住了四万大军,还把匈奴人打得只剩下五千人。
      
      南宫诀不得已让阿胡尔撤退,后备的一万兵力也不敢派出去了。如果以一万五千人打上官晏剩下的一千人,看起来似乎很有赢面。但南宫诀唯恐就算打进了玉门关,他的兵力也所剩无几了。这种险胜只不过得个虚名,他反而会势力大减,恐怕会给他人做了嫁衣。南宫诀只能忍痛放弃。
      这是他第一次和上官晏硬碰硬的对战,对方如此凶悍的战斗力,令他都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而玉门关之战的军报,也迅速送到了长安。
      “报!玉门关血战大捷!玉门关血战四昼夜大捷!”这令人震惊又振奋的军报送到前殿时,整个朝廷都轰动了。第一是没有料到玉门关会迎来匈奴人四万大军的进攻;第二是没料到玉门关居然守住了。
      捷报迅速传遍了整个未央宫,连在后宫做杂役的低等侍女都知道了,玉门关守住了。
      “守住了!太棒了!”一些小宫女激动地抱在一起又跳又笑。也有宫女垂首落泪,“我哥哥在玉门关,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我爹爹在那里修长城,已经数月没有音信了。”
      
      消息传到云光殿时,独孤稔正在赵婕妤这里做客。
      听闻这个消息,她猛地起身,一只手紧张地绞缠住了衣襟,“真的吗?玉门关守住了!”
      心里仿佛有一块沉甸甸的石头落地了。
      自从把情报透露给了阿末,她一直忐忑不安,甚至做噩梦梦见血淋淋的汉军尸体。奇怪的是,她潜意识里却不认为上官晏会死。那个英武的男子始终在梦境里独撑一片浩渺辽阔的天地,如雄鹰把守他的地盘。
      
      钩弋夫人瞥了她一眼,看她神色紧张,略感到异样,却笑着舒缓气氛,“原来美人妹妹也关心前线军事。怎么听说妹妹原先所在的楼兰国,其实和匈奴人关系还好的。”
      独孤稔一愣,面色略微沉重:这个话题勾起无数痛苦的回忆,她不知该怎么回答。
      
      钩弋夫人是七窍玲珑的聪明人,看她脸色尴尬,立刻岔开话题,“哎哟,我都忘了,妹妹早已是汉籍人士。咱们姐妹亲如一家了,可不要和匈奴人扯上关系。”
      她说着又让侍女托来一个锦盘,说,“只是这礼物不知还当不当送?”
      
      侍女揭开锦帕,里面是一对夜光杯,雕刻精美华贵,流光溢彩,仿若神品。
      钩弋夫人说,“这是皇上赏赐我的夜光杯。我也没去过西域,不懂该怎么用,就留着赏玩。听说妹妹有时会思念家乡,或许这礼物能让妹妹看着安慰些。”
      独孤稔淡淡苦笑,说,“楼兰普通人家,也是用不上这样名贵的物品的。只有楼兰王才能得到这样珍贵的杯子。”
      
      她确实在楼兰王宫里见过这样精美的夜光杯。她曾经拿起来浅啜了一口美酒,之后,匈奴人就夜闯王宫了……
      她有些神伤:她不知道为什么她的人生不能安放在华美的酒杯里,而是被泼溅得一地狼藉。
      
      钩弋夫人却笑着说,“那就留给妹妹做个纪念吧。”又挥手对侍女示意,然后接着说,“姐姐还有个人情要做,不知道妹妹领情不领情。”她让人把一个矮小的宫女带了上来。
      “羌裕!”独孤稔很惊喜,刚才的黯然情绪立刻抛开了,“你,你在这里……”她望望钩弋夫人,目光无声地探询。
      
      钩弋夫人招手让羌裕上来,把她推到独孤稔前面,“我前日才听说,原来我宫里的这个小婢女,是独孤美人的同胞和好友。妹妹虽然入了汉籍,可难免思念家乡,偶尔可能会感到孤单。所以我擅自拿了主意,让掖庭令把她改派到妹妹的采薇榭里了。不知妹妹意下如何?”
      不等独孤稔表态,羌裕已经急不可耐地向独孤稔示意,“奴婢愿意去服侍美人。”
      独孤稔却愣了愣,心念电转:能和羌裕团聚自然好,可是……
      
      她迟疑着环视周围,钩弋夫人笑盈盈地望着她,自以为做了天大的人情;站在面前的羌裕急切又充满期冀的目光—她怎么能拒绝呢?拒绝了不仅会伤羌裕的心,还会引来无尽的猜忌。
      她勉强自己做出愉悦和感恩的神情,“那真是多谢夫人大恩大德了。”说着拉过羌裕一起行礼。
      
      钩弋夫人赶紧免礼,又亲昵地摸摸羌裕的头,“好孩子,我和你姐姐也亲如姐妹,你以后得空了还来这里玩儿。”
      于是三人各怀心思地说说笑笑,直到掌灯时分,独孤稔才带着羌裕千恩万谢地告辞,回了采薇榭。
      
      次日早上,卫子夫就在椒房殿听闻了钩弋夫人讨好独孤稔的事。
      身边的嬷嬷茹华立刻说,“娘娘,这赵婕妤是想和独孤美人结盟啊,恐怕会对娘娘不利。”
      卫子夫对着一瓶红梅沉思了片刻,缓缓开口,“赵婕妤觊觎后位,但眼下还没足够的能耐把本宫轰出去。她拉拢独孤稔,也只不过是想借刀杀人。只是区区一个楼兰来的贫女,靠什么来做她的利器呢?”
      
      茹华会意,说道,“可不是嘛。那独孤稔连个儿子都还没生呢,依赖年轻貌美能依赖到什么时候。再说了,就算赵婕妤有儿子,她也没有战功显赫的兄弟给她撑腰啊。”
      卫子夫点头,“我固然年老色衰,但只要弟弟在一日,皇上就不会动我半分。”
      
      说到这里,她又面有忧虑,“只是听说弟弟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了。”
      茹华立刻请求,“奴婢马上去准备些东西,派人送到大将军府上。”
      卫子夫长叹,“和大将军说,如果身体还吃得消,让他劝劝皇上,别疏远据儿了。他既然能宠幸楼兰女子,为何还要记恨据儿当初妄信楼兰王,和王子交好的事呢。”
      “喏!”茹华颠颠地下去吩咐了人准备了。
      
      羌裕欢欢喜喜地跟着独孤稔到了采薇榭,惊讶得到处溜达,张大了嘴不住地赞叹,“哇,好大的庭院!哇,这屋子好宽敞,这些摆设都是皇上送的吗?简直和楼兰王的王宫可以媲美。”
      独孤稔看到她人还在云光殿的时候,低头垂手,战战兢兢是个宫女的样子,一到采薇榭,立刻秒变成一个大喊大叫的欢乐小孩,也禁不住笑了。
      
      过去萦绕在心头的阴霾似乎被羌裕的欢叫声逐渐驱散,有一瞬间独孤稔觉得好像牵着羌裕回到了楼兰海子边。
      只是她的笑容很快收敛了:这里是森严的大汉未央宫。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