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兰宠妃

作者:烟花赏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铁血悍将

      玉门关地处荒漠,极目眺望不见人烟,这里常年都是飞沙走石,只有附近有一小片薄薄的草地,环绕着一条不算深但还算清浅的小河。如非必要,大汉皇帝也不会在这里驻扎重兵。
      只是苦了这些年轻的士兵,常年守候着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寂寞得要发疯。幸而从张謇回来,丝路打通,越来越多的长安商人和西域商人互通有无,常年走动在这条路上,每年总有些商人陆陆续续经过这里,帮这些士兵带些书信,或者带些生活用品。
      
      只是路途遥远,这些商队大多是男人,很少有女子路过,更别提是年轻姑娘了。这么多年里,他们只见过一个有钱的富商,带了个在长安买的小妾,一路带着去西域做买卖。可那长安来的小妾身娇力弱,到了玉门关就像被霜打的茄子,蔫嗒嗒的,姿色大减。
      可这些楼兰姑娘,却是大漠之花。
      
      虽然楼兰国建立在丰富的水泽附近,但那里的气候和玉门关差不多,只不过有茂密的胡杨木森林,遮挡了许多风沙。比起娇滴滴的长安女子,这些楼兰姑娘更加坚韧耐劳,就像是只能在荒漠里生长的芨芨草和红柳。
      士兵们年轻的血液里涌动着的长久压抑的热情,都被这些楼兰姑娘挑逗起来了。
      
      本来冷漠的、充满警惕的士兵,忽然愿意走上前去,带她们去附近的小河提水、提供水盆供她们梳洗,甚至还拿出了自己珍藏的牛角梳子和舍不得用的绣花手绢。
      似乎连都尉上官晏的目光,都被吸引着,跟随着她们婀娜多姿的身影到处晃荡。
      
      上官晏虽然年轻,却已经在长安建章营记录下赫赫战功。若不是如此神勇又强悍,也不会深得大汉皇帝信任,被派来驻守玉门关。而自他驻守玉门关开始,已经阻挡了大大小小几十次的匈奴人攻关。他冷酷、果断、嫉恶如仇,了解匈奴人的作战方式和思维方式,比他们的亲爹妈还熟悉他们。以至于匈奴人都哀叹着恭称他为“铁血悍将”。
      
      他作为领导者的气场,迥异于普通士兵,当他扫视楼兰少女时,她们情不自禁就被他吸引住了,眼波流转,爱慕和柔情如春水从高山上倾泻而下。
      但上官晏的目光却如蝴蝶穿花似的,轻轻地飞掠来飞掠去,就是不肯停栖在其中一朵上面。
      
      风吹啊吹,一遍遍抚去炽热,直到大漠焦灼的心终于沉静下来,低低喃喃着,伏于温柔的夜幕怀抱。星星一颗一颗从蓝灰色天穹中钻出来,直到深蓝色丝绒般的夜幕上,缀满纯粹如钻的珍宝,像富硕的天神,随手掷满的慷慨。
      
      漫天繁星下,玉门关燃起了一堆堆的篝火。一是为了防止兽群靠近,二是士兵们想尽些地主之谊,让楼兰王子一行人吃顿丰盛的晚餐。这一带地区一直是昼夜温差极大,白日地表温度能煮熟鸡蛋,可到了夜晚,温度降低到要披夹袍,深夜甚至需要盖薄被。
      晚餐之前,下属征求过上官晏的意见。上官晏同意了,“不管如何,他们都是贵客,过了玉门关,就是我们大汉的领土,我们是该请他们好好吃顿饭。”
      下属高兴地领命而去。早就和楼兰姑娘们混熟的士兵们立刻把他们拿得出的菜都准备起来。
      
      说是丰盛的大餐,其实也不过是些肉干、馍馍和大头菜干等方便保存的蔬菜,还有一点他们在附近采集的少得可怜的野菜。但玉门关的厨子把菜干混合着肉干熬成了鲜美的汤,香气四溢。这可好过楼兰人一连十几天啃食的干裂的面饼和硬得像石头的干肉。
      
      梳洗干净的姑娘们焕然一新,撩起了面纱,高兴地围着火堆坐了下来,由着那些士兵殷勤地为她们舀上一碗鲜美的汤羹,一起说说笑笑,吃吃喝喝,其乐融融。
      这样的招待,让她们受宠若惊。半月前经历的匈奴之掳,似乎早已是遥远的记忆了。此地已经远离楼兰,是大汉地界,原来去大汉,并不是多么可怕的经历。如果她们今后能在大汉好好生活下去,或许会比生活在楼兰更美好吧。
      
      这样想着,让许多姑娘都放松了一直紧绷的神经。喝着鲜美的汤水,吃着烤得香喷喷的馕饼,还有极少的一点新鲜蔬菜,她们露出了天真而甜美的笑脸。开朗的安丰,脸上浮起了兴奋的红晕,忍不住站起来,在篝火边载歌载舞。她一带动,许多姑娘都站了起来,一起围着火堆跳舞。于是汉朝士兵们唱着汉文的民谣,楼兰姑娘们按着他们歌曲的节奏跳着家乡的舞蹈,意外地和谐合拍。
      
      玉门关里还逗留着一些休整的行路商人,看到如此欢乐的场景,也加入进来凑热闹。远离家乡,在外都是兄弟姐妹。这些商人慷慨地拿出了他们从长安和其他地方带来的一些美食,分送给楼兰姑娘和汉朝士兵们。
      
      这难得的和睦的盛景,让人几乎忘记了两国之间的隔阂、芥蒂和疑心。大同世界就是如此美好。连一直萎靡不振的楼兰王子尝归,也露出了难得的笑容,跟着楼兰姑娘们的舞蹈节奏拍手。
      
      所有人里,只有上官晏一人,冷静地巡视着欢乐的人群。起初,下属们敬了他几杯,后来他借口去整理通关文书,独自走开了。士兵们喝得开怀,逗姑娘们逗得忘乎所以,也就忘了他的存在。黑暗里,只有他睁着一双清醒的眼睛,观察着楼兰人的一举一动。
      
      他的目光扫过人群,看到大部分楼兰人都热衷于这场盛宴,开怀地笑着,包括楼兰王子。显然,这些人心里没有任何阴暗,所以很容易被一餐美食调动情绪。但其中却有两三个人,在欢笑声最大的时候,反而避开了人群,躲到城楼的昏暗角落里去了,窃窃私语,不知在说什么。
      上官晏慢慢从人群中抽身而出,悄悄地走上了城楼二层,躲藏在屋檐的阴影下,关注的焦点集中在那几个人,留心他们接下来的举动。
      他时不时又瞥一眼那个楼兰女孩,那个过于镇定,深琥珀的眼睛冷冽而略带阴霾的女孩。此时她的反应也与众不同。无论周围多热闹,她却显得有些郁郁寡欢。但奇怪的是,她并没有和那几个人走到一起去。
      
      大约两柱香的狂欢后,大部分的人都饱了醉了累了,有的打起了盹,有的三三两两地走开去清洗或者方便。此时在昏暗角落里交流的人,终于有所行动了。
      一个楼兰人离开了阴暗角落,绕过了篝火,趁着岗哨松懈,走出了玉门关城楼,朝不远处的长城岗哨走去。
      而长城外侧,一处茂密的灌木丛边,在稀疏的星光下,隐约有什么动了动。
      
      上官晏的瞳孔忽然缩小,常年沙场作战,他眼力极好,即使是看不清楚的情况下,他也能根据一点点动静判断出是敌人还是动物。不,灌木丛那里,不是狼群或者其他野兽,分明是人的举动。
      有人潜伏在长城附近!
      而楼兰人又为什么要朝那个方向走去?是巧合?还是约定好的接头?
      接头?
      和谁?
      
      来不及多想,上官晏当机立断,随手拿起一旁的□□,“嘣”地射出一支长箭。
      长箭如梭,划破长空,咝咝低啸着,如一条灵敏的蛇,准确而牢固地扎到了目标地点。
      正在蹑手蹑脚朝长城边溜过去的楼兰人吓了一跳:半空里突然射来一支箭,正扎在他前面,一步之遥。他如果再走一步,正好被这支箭刺穿脚底。
      大惊之下,他立刻退缩了,扭头就朝城楼跑来,一边跑一边喊,“救命啊,救命啊!”
      
      上官晏从城楼上下来,命人把这个楼兰人带上前来,盘问他干什么去。
      楼兰人支支吾吾,“我喝多了,想尿尿去。”
      “你走那么远干什么?”
      “我,我想可能要解大的,所以走远点。我喝多了,自己也不知道走了多远。”
      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刚才的欢歌笑语一扫而光,其他楼兰人都惊惧地望着上官晏。
      上官晏却不动声色地放了他。只是警告道,
      “玉门关即是商贾通关处,也是军事重地。进了这里,没有我批准,任何人都不准擅自离开城楼,也不准到处乱走。否则,刀剑无眼!”
      
      他让歌舞重新开始,不过大家的兴致已经阑珊。几个商人最会看人脸色,借口赶路劳累,先回去休息了,不想参和到楼兰人的麻烦里。楼兰王子尝归也回过味了,虽然搞不清楚刚才到底怎么回事,却知道明哲保身,不敢得罪上官晏,于是立刻回屋睡觉了。
      上官晏注意到,尝归回屋的时候,只叫了几个亲信,却对其他楼兰的侍卫侍女一句话都没有说。这不太像是居高位者的举动:他叫的显然是自己真正的亲信,那么其他人呢,他们真的都是尝归身边的人吗?
      
      等他再次回到城楼二楼眺望的时候,发现远处灌木丛那里,已经没有任何动静了。
      但经过刚才的事,他已经有所察觉了。
      楼兰王子一行,可能受到暗中的监视或者护送,这些跟随的人,到底是谁?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