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兰宠妃

作者:烟花赏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玉门都尉

      在艰苦的跋涉中,人们更懂得自身的弱小,如果不团结起来相互帮助,就无法抵抗大自然的恶劣。即使是之前不认识的人,也开始亲近,相互照顾,相互帮助。你帮她倒水喝,她帮你挑水泡。在休息时,彼此鼓励,一定要咬牙坚持下去,直到顺利到达大汉。
      连独孤稔都忘了自己到了大汉以后的使命,此刻,她只想尽全力活下去。因为目睹了太多可怕的死亡。
      
      在侍女队伍中,她和安丰和羌裕最为要好。
      安丰比她大一岁,羌裕比她小一岁,三个人曾经都被楼兰城里打渔的男子们暗中评定为最美丽的姑娘之一。这评选传到女孩子们那里,只是引起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姑娘们平日在街上遇到,也会彼此看看,心里暗暗比较究竟是对方美,还是自己美。但楼兰的女孩子通常大气,并不会彼此存有敌意,反而因为惺惺相惜而更加友好。自离开楼兰,经过数日艰辛的长途跋涉,她们更加亲如姐妹了。
      
      安丰活泼开朗,明眸皓齿,和独孤稔差不多高,但略丰满些。她父亲是来往做买卖的汉人,母亲是楼兰人,所以安丰的皮肤比普通的楼兰人白皙一些。她去年满十四岁的时候,也被挑选入宫做王妃。但当时安丰的父亲突然感染了疾病死了,安丰也有点不舒服。楼兰王老迈怕死,来不及宠幸就立刻把她送回家了。安丰为此事沮丧过一段时间,有一种罢黜王妃的怨愤,但也无可奈何。不料如今又被选中去大汉,她意外地惊喜起来。
      
      “能陪伴更年轻的王子,而且可以去大汉见见世面。这多好啊!”所有侍女中,她是最积极乐观的,“尝归王子是去大汉的皇廷吧,所以我们也一定会进大汉的皇宫。那见识的可不一般呢。”休息的时候,安丰一边梳理着又黑又亮的长发,一边回味着父亲曾经告诉过她的大汉的生活,无比向往大汉的皇廷。因为有这么美好的憧憬,她毫无怨言地忍耐着路途的遥远和跋涉的艰辛。
      
      羌裕却是个沉默寡言的小女孩。她父母都是本地楼兰人,她的长相也是最典型的楼兰人模样。五官鲜明却并不姣好,皮肤略微粗糙偏黑。但她低眉顺眼,平静地接受着命运的安排。她没有进过楼兰王宫,对王宫的一切都了无所知,虽然略有好奇,却也不像安丰那样充满幻想。但让她离开土生土长的家乡,她心里很舍不得,有时会对着独孤稔和安丰倾诉,掉几滴眼泪。
      
      “哎呀,哭什么呀。”每当这时,安丰总是一把搂过羌裕,嗔怪着,“你也不小了,总赖在父母身边做什么。跟着姐姐们出去看看世界,去大汉找个威武雄壮的好男人,再回楼兰来,你父母会多高兴啊!”羌裕每每被她说红了脸,也不好意思哭了。
      
      和姐姐妹妹们陪伴着的独孤稔,静下心来,却说不清楚自己心里到底什么滋味。只有一种情绪十分清楚:
      迷茫。
      她很迷茫。
      
      离开楼兰前发生的事情,经常在她脑海里来回反复地重演。从阿伽在海子边表白开始,到楼兰王派人把她接进王宫,然后被匈奴人掳走,然后劫持南宫诀,又被他拿下,直到她在佛塔里听到女巫的预言,最后又被南宫诀送进了出使团的队伍里……
      那短短两天里发生的事,已经彻底盖过了过去十四年里她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生活。
      可这些,却仅仅是个开始。她只明白这一点。
      
      他们一行人风餐露宿,披星戴月跋涉了将近半个月,才到了玉门关。
      
      元狩二年,因疲于应付骠骑将军霍去病的攻击,匈奴浑邪王杀了休屠王,率四万人投降大汉。此后数年,汉帝刘彻在匈奴收复失地分别设立了酒泉郡,武威郡,张掖郡和敦煌郡,并设立东西要道必经之地阳关和玉门关。史称“列四郡,据两关”。
      玉门关是大汉把国土范围逐渐扩张的一个地标。大汉和匈奴屡次开战,胜负难分。即使打赢了一次,却因为不能在收复的失地长期停留,一撤军,匈奴又卷土重来。几次三番的教训后,大汉决定在靠近西域的边境驻扎重兵,安营扎寨。
      玉门关,是西出长安,前往西域各国的路线上最重要的两道关卡之一,和阳关一样,地处荒漠,要驻扎重兵实属不易。当地的气候和环境,都让中原来的兵士不适应。此外,长途运输粮草也很有难度。尽管如此,鉴于此地是重大要塞,所以大汉还是坚持屯兵。
      
      这一日,残阳如血。在一望无垠的荒漠上,楼兰王子的一行人马如蝼蚁般蠕动着,一点一点靠近了玉门关。正所谓看山跑死马,在大漠,这也一样。日出时他们就眺望到了玉门关的城楼,很是欢呼雀跃了一阵。然而一直走一直走,玉门关却总是在遥遥的地平线尽头似的。以至于拼力走到日落,才终于接近到关卡。一行人个个都疲惫不堪,连先前一点点的喜悦都已经消失殆尽。但他们咬牙也要到达玉门关,因为他们从楼兰带来的食水物资已经所剩无几。
      
      傍晚的时候,“阿稔,我没水了。”安丰哭丧着脸,有气无力地说。
      独孤稔把自己的皮水壶取出来,把仅剩的一点水都倒给了安丰。
      安丰一饮而尽,却说,“你也没水了,那怎么办呢?”
      “没关系,等进了关,可以补充些饮水的。”独孤稔说。
      她们不约而同都抬头仰望前方。
      
      在她们面前不过一百米处,一道沙土夯实的城墙蜿蜒横陈,如一条不怒自威的巨龙阻挡了望向东方的视线。这就是大汉穷尽举国之力,修建的长城。
      这长城,据说是仿当年秦始皇的作风用于巩固国防,但汉长城却比秦长城更深入西北漠地,大汉雄威有过之而无不及。虽然经过大漠长年累月的风雨剥蚀,却依然巍峨屹立。
      而正对着她们的,连接两边长城的,就是赫赫有名的玉门关城楼。这城楼不过两层高,但浑厚坚实,像一个魁梧雄壮的男子,顶天立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是这荒芜大漠方圆千里之内的地标建筑。关内,是繁华大汉;关外,是纷杂西域和居心叵测的匈奴族。这一关,从此屹立于千百年的历史轮回中,不眠不休,贯穿时空,不可磨灭。
      
      所有人,在抬头仰望玉门关的时候,不由自主集体噤声肃穆,只听得见狂风的呼啸声里,心跳咚咚。
      这一关,他们可进得去?
      
      前面正在交涉。
      这行人如蚂蚁般蠕动前来时,玉门关的守卫士兵早就发现他们了。等了半日,才等到他们走到关口,都快不耐烦了。他们在仰望城楼时,城楼上早有一双鹰隼般锐利的眼睛,把视野范围内一切人等都尽收眼底,并微微蹙了蹙剑眉,思索着应对策略。
      
      关卡最前头的一队士兵,即使在如此酷热的天气里,也身着冷灰色盔甲,持着雪亮反光的刀剑,笔挺地站在各自岗位,警惕地盯着前来的楼兰王子队伍。
      大汉,从来没有放松过对楼兰的警惕。想起南宫诀的细作计划,独孤稔的心跳加快了。
      她会不会在这里就被发现,然后就地斩杀?还是赶回楼兰?但是赶回楼兰,估计也是死路一条。以南宫诀的狠辣作风,如果计划失败,他也绝对不会让她活下去,肯定会全部灭口。
      
      一个会汉语的楼兰人做了翻译,他毕恭毕敬地向汉军士兵行了礼,然后高声对他们说,
      “这是楼兰的大王子尝归。楼兰王和大汉有数年书信来往,共商联盟大计。楼兰王有感于汉帝诚意,愿意和大汉结交,特意派王子尝归去大汉学习。半个月前,楼兰王的信使已经快马加鞭出发了,应该先我们一步到达汉庭,汉皇是否有回复到了玉门关呢?”说着,翻译递上敲了楼兰王国玺印章的文书和通牒。
      接待的士兵收了,吩咐手下送进关内交给都尉审阅。片刻之后,城楼上那双鹰隼般的眼睛,从城楼拐角的阴凉处闪了出来。
      
      一个年轻的汉朝武官,背着双手,静静地伫立在玉门关城楼上,俯瞰着下方楼兰出使团的一行人。
      看他模样不过二十上下,高大英挺,却在大漠的风沙里洗却了年轻人的轻狂和活泼,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化石般的沉稳凝重。
      尽管他五官俊秀英气勃勃,似乎出身世家子弟,却在大漠磨砺得粗犷有力,古铜色的侧脸线条棱角分明。
      他不仅举手投足都极有分寸和军人仪态,显然出自长期的训练有素;而且他器宇轩昂,自带一种浩然傲气,仿佛他才是这方圆千里大漠的王者。他额角斜斜一条尾指长的伤疤,印证着他的战场王者傲气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多年历练的沙场荣誉所赋予的。
      他是玉门关都尉,上官晏。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都尉上线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