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大逃杀

作者:鹤路断桥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血夜

      教学楼地形复杂,姬然这几天蹲在图书馆里对着那本书废寝忘食,自然不知道周汛躲在哪,又该怎么走,只能问柳寒霜。
      
      她不知道柳寒霜就很熟悉了,很快回答道:“行政楼校长室。”
      
      姬然有些意外,随后又觉得是在意料之中,一来行政楼四通八达,待在那儿不论再想去哪栋楼都很方便,二来那个地方之前所有人都住过,里面该被清理的都清理干净了,相比于再找其他地方方便了不少。
      
      倒是白玖玖他们,竟然会放弃校长室,再找其他地方。
      
      姬然走近道来了校长室,却在走廊处停下,她道:“韩晓薇和叶珩应该已经到了,你先过去,我在这儿堵着她就行。”
      
      柳寒霜点点头,迅速离开了。
      
      姬然看她一路安全的到了校长室,进了屋,才转过身,靠着墙壁等待要来的人。
      
      大约过了五分钟,远处有沉重的脚步声传来,来者似乎非常着急,连着喘气声都非常粗重。
      
      来得倒是挺快。
      
      姬然站直身子,对来人打了个招呼:“晚好。”
      
      似乎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她,钟雅乐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片刻后她仿佛明白了什么,怒道:“你一直都知道!你一直在耍我!”
      
      “话别说的那么难听。”反正也不急,姬然很有耐心,“我们讲讲道理,明明是你先反水的,在这种情况下我怎么对付你不都是应该的吗?”
      
      这些天姬然叫钟雅乐一直跟着韩晓薇,却叫柳寒霜偷偷跟着钟雅乐,好在最后的结果也证明她果然没有多心。
      
      但钟雅乐不知道她这些天的行踪被人掌握的一清二楚,不甘心道:“你怎么知道的?”
      
      姬然道:“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说实话,钟雅乐这演技也算是不错,奈何她摊上了姬然这么个疑心病重又不嫌麻烦的队友,仅仅因为一点捕风捉影的事情和自己的第六感就派柳寒霜一路跟踪,并叫长风随从保护。
      
      其实她之前并非没有想过钟雅乐会和她们闹翻,毕竟她们这个队伍已经明显的形成了以姬然为中心的领导,而钟雅乐又很明显是个不肯屈居人下之人。但姬然没想到会这么快,左右该反水的已经反了,又不是控制不住,姬然索性看看他们会弄出什么幺蛾子来,顺便借着钟雅乐传递几个假消息过去,这也是周汛今天会在校长室就被堵住的原因,按姬然说的计划,应该是在他回来的路上动手的。
      
      敌方对手太过单纯,还搞不清楚状况,姬然就很细致的和她解释了一遍,末了总结道:“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不就是觉得跟着我做成这件事也得不到什么好处,不如卖周汛一个人情,和他合作,甚至两边都不得罪两边都讨好。这其实很正常,如果我是你说不定会做出相同的选择,但我说句实话,你这个做法……有那么一点点蠢。”
      
      钟雅乐冷笑:“成王败寇你当然说得好听,那请你说说,你有什么好办法?”
      
      姬然道:“很简单,首先一开始我就不会选择和周汛合作,我会选择林歌。”
      
      闻言,钟雅乐似乎有些迷茫,但不等她迷茫够呢,长风就已经把剑架到了她脖子上。
      
      姬然转身:“走吧,去校长室。”
      
      校长室里,周汛正满身带血的趴在地上,柳寒霜拿绳子绑住了韩晓薇,叶珩拿刀指着周汛。
      
      韩晓薇大吼道:“别拦着我!我要杀了他!你放开我!”
      
      周汛看起来很惨,却比韩晓薇淡定,他不屑道:“蠢货,看不出来人家是利用你吗?”
      
      钟雅乐一进门看到这情形都有些懵了。
      
      姬然带上门,向柳寒霜伸出手:“来根绳子。”
      
      柳寒霜依言递给了她一根,姬然接过就把钟雅乐绑了起来。她走到叶珩身边,从他手里拿过刀,对方愣了一下交给她,低声道:“小心。”自己则退到一旁,拉着韩晓薇和柳寒霜三人一起退出房间。
      
      钟雅乐惊恐的看着姬然,不知道她这架势是要干什么,但直觉不会是什么好事。
      
      却见她,蹲下身,用和往日聊天说话时一般无二的语气道:“周汛,我问你一个问题。”然后她把那个问题说出来。
      
      听到这个问题,周汛愣了一下,嘲讽道:“原来你也不是真心实意的帮她啊。”
      
      姬然道:“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
      
      周汛反问:“我告诉你的话你会放了我吗?”
      
      “当然不会。”姬然理所当然的道。
      
      “那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反正都要死。”
      
      闻言,姬然站起身,似乎还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才道:“但你知道吗,死也分很多种死法,干脆利落的死是一种死法。”她说着,手起刀落,斩断了周汛一根手指头,道:“受尽折磨的死又是一种死法。”
      
      十指连心,断指的疼痛瞬间占据了他每根神经,周迅脸一下子变得苍白,冷汗直流,竟硬生生忍住没叫出声,他闭紧了嘴,一言不发。
      
      “看来还是不准备说啊。”姬然提着刀,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又把刀狠狠往地上一插,贯穿了他整个手掌。她再一次俯下身,道:“我知道,这对敢杀人分尸的你来讲不过是小把戏罢了,其实对我也一样,我给你看点更好玩的。”
      
      说着,她调整了一下周汛的坐姿,让他正对着自己的两条腿。
      
      周汛不解她要做什么,就见她轻轻地把自己的裤腿划开,然后把刀尖对准了自己的腿,道:“其实有些时候所经历的事并不是很可怕,那些伤口也不是很疼,但如果眼睛看到了,就会觉得难以接受。”
      
      “我下手会很轻的。”
      
      刀刃轻轻划过皮肤,拉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伤口不深,出的血也不是很多,可下一秒,那把刀不知怎么一个翻转,竟灵巧的将他的皮肤整张剥了下来,露出里面鲜红的血肉。
      
      这痛感并不强烈,可视觉冲击要比之前大多了。周汛睁大了眼,惊恐的看着自己腿上的肉微微颤动,甚至可以透过上面薄薄的一层看见自己淡青色的血管,他忍不住想要尖叫,可刚张开嘴,就被人塞了一团抹布在里面。
      
      姬然拿刀尖轻轻拍了拍那条腿,血液就从上面流了出来。
      
      她道:“我再继续做点其他的,你如果想说了就点点头,如果不想,就这么一直待着。”
      
      说着,她抬起刀,对准了他两腿中间那个部位。
      
      周汛瞬间瞪大了眼。
      
      姬然慢悠悠的道:“要不要在上面雕个花?虽然技术难度有点高吧,但失误几次也可以成功的。”
      
      “就是之后还要洗刀,麻烦。”
      
      她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似乎只是随口闲聊,但有了刚才的事例在前,谁都不会觉得她只是随口一说。
      
      刀尖慢慢逼近,周汛终于坐不住了,他用力的往后供,可没过几下就抵上了桌子。
      
      这个女人说的没错,相比于受尽□□虐待致死,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刀真是太温柔的死法了。而她也真的能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她这么可怕呢?!
      
      就在刀尖贴上他的身体,划下第一道划痕时,他终于忍不住点了点头。
      
      姬然似乎还有些意外他会这么快妥协,意犹未尽的收回刀,取下了他口中的抹布。
      
      周汛生怕她再动手,立刻把知道的都交代了一遍:“大概……大概就这么多了,其他的我也不知道。”
      
      “真的?”姬然问。
      
      “真的、真的!”周汛连忙回答,他现在真是怕了这个女人,一刻都不想见到这张脸。
      
      姬然看了他一会,似乎是在确认他有没有说谎,片刻后,直接把他钉在后面的桌子上,一刀毙命,而周汛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茫然的看着自己的胸口。
      
      解决完这个后,姬然抽出刀,转身走向角落里满身冷汗,早已瘫软在地的钟雅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