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恶女

作者:香泗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34章

      一斤黍米听着不是很多,但在这年岁可以让一家吃上几天稀粥的。是以叶青歌话音刚落,就有人站了出来。这些大多是家里没有存粮,又没抢到多少粮食的人。左右干的都是些劳力活,背一袋粮食对于这些人来说也算不得什么。
      
      “这话当真?我们背回去真的给一斤黍米?”有一人扬声问道,其余心动的人也看向叶青歌。
      “只多不少。”叶青歌笑了笑,甩了甩镰刀上的血,又道:“都是一个村子的,几十年的老乡邻,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我哐你们对我有什么好处?”
      
      听她说的在理,众人也没再顾虑,反正她不给,可以找叶老爷子去。叶老爷子在村子里出了名的正直,从未食言背信过。
      有了这些人帮忙,二十几袋的黍米很快被运回了叶家。
      路上有人起了歪心思,半道想背了粮食跑,被叶青歌一弹子给打的半天起不来,其他人吓的忙收了心思,老实许多。
      
      眼瞅着到了家,叶青歌也不再护送,只把孙氏拉到一旁,让她分米的时候不能缺斤少两,不仅份量要足,还要往多了给。
      孙氏一听就心疼了:“歌儿,其实一斤真不少了,咱还要往多了给,这样下来怕是一袋子米就没了。”
      
      “娘,咱多了这么多的粮食,肯定会惹人眼红的,咱要是咱不得粮食分出去一点拢一些人帮咱们,到时候有人煽风点火大家伙娶在一起来抢咱们的,就咱家现在这情况,能拦的住吗?”
      叶青歌明白孙氏心疼粮食的原由,但她有自己的打算,一时半会又和孙氏扯不明白,所以挑着孙氏能听明白的理儿说给他听。
      孙氏一听这话,立马紧张起来。
      
      “这,不会吧,当时的情况大伙都瞧在眼里,谁会来抢啊。”顿了下孙氏又有了新的担忧:“咱们这么多就分他们一点,到时候他们会帮咱们吗?”
      “咱们多是咱们凭实力得的,他们那是凭自己劳力得的,付出的不一样得到的怎么会一样?
      
      娘,别担心,我有办法的,等一下你就往多了装就行,至于到时候他们是帮咱们说话,还是旁观或者落井下石头,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咱管不着,也不用管,咱只要做好咱自己的就行。”
      
      叶青歌不过也是宽慰孙氏罢了,刘家真要找上门来,这些人是肯定不会站在他们这一边的。她也没有真的想要这些人站在自己这边帮助自己,这样做不过是‘分脏’出去,尽量减少一些落井下石的人。
      一切还是要靠自己才行。
      
      怕孙氏担心,叶青歌也就没多说什么,只是让她记得分粮食时多给一点。
      待孙氏应下,叶青歌就拐上另一条路上。
      叶文安正坐在石头上刮关竹片子,看到一大队的人往自家运粮食,整个人都有些懵。
      “孩他娘,这是怎么会事,你们怎么了?”
      
      叶文安头一个看到孙氏,刚想问是怎么回事,又看到孙氏和叶青梅一身的狼狈,顿时紧张起来。
      “我们没事,你别担心。刘家的要抢咱们的粮食,就起了争执,后来,歌儿来了,把刘家人给赶走了。”孙氏想到刚刚的场景,神色就有些不自然,歌儿可才是一个十岁的丫头啊。
      孙氏没细说刘家是怎么被打败的,叶文安自然也就不知道,因此也就没上心,看这娘俩确实没什么事,心思便又被这成堆的粮食吸引过去了。
      
      “那这粮食?”
      孙氏指了个地儿,用竹子堆了个简易的架子,让大伙儿把粮食都堆在上面,才和叶文安道:“刘家自己定的规矩,谁赢了,两家的粮食便归谁了,歌儿赢了,这粮食自然就归了咱们。”
      
      “你是说这粮食是刘家的?”叶文安一听就急了。
      自家什么情况,刘家什么情况,不管是什么情况,刘家输了这么多的粮食,刘家怎么会善罢甘休。
      “你别急,歌儿说了,她有办法让刘家不敢同咱们闹。”孙氏安抚着。
      叶文安又怎么可能真的安心,急忙在人群中找寻叶青歌。
      
      “歌儿不在这里,她说要去找办法就没同我们一道回来。先不和你说了,我先把粮食分给大家。”
      叶文安还想再说什么,孙氏已经起身往放好的粮食堆那里走去了。
      “三嫂子,你看这样放可以不,底儿垫的高,这样粮食也不容易受潮。”众人看孙氏过来,忙一脸的笑。
      
      孙氏也笑道:“难为大家想的周到,我这就开袋子给大家分粮食。看这袋怎么样,瞧着一粒粒的多圆润。”孙氏挑了一袋子好的,拆开口儿让大伙瞧。
      “好啊,这袋子不错。”
      “就这袋子吧,金黄金黄的多喜人。”
      “那成,就这袋子,大家莫慌,都有。”
      
      孙氏说着让叶青梅却拿了最大的海碗过来,村民已经自发的排好了队。
      孙氏接了碗过来,插.进袋子里,舀了冒山尖般的一碗。这大海碗的一平碗差不多便有一斤的量了,孙氏舀的山尖高高的,怎么算也超过一斤,众人一见这架势嘴都快咧到耳根后了。
      
      原本众人想着,说是一斤,到时候可能就是七八两这个样子,不可能给的足量了。这年月,粮食珍贵着呢。没成想,竟然还多了,都说这一趟划算,把叶家上下夸了一个遍。
      听着众人的话,孙氏也不由的笑开了花。从小到大她还未曾被人这般围着恭维过呢,当真是做了一把那啥地主夫人的瘾。
      
      孙氏心情一好,再想自家小女儿的话,便有些回过味来了。
      众人领了米没有马上离开,而是陪着两人唠了会家常才离开。唠的话题大多都是夸赞两人有了个能干的女儿,有享不进的福贵等着,一群人你一言我一话,直把孙氏乐的脸都酸了才离开。
      这边,叶青歌绕了一圈,也到目的地,李三蛋的家。
      
      她想来想去整个村子不忌惮且能镇住刘家,也不怕刘家事后报复的也就李三蛋这一群人。
      一群泼皮无赖,没有家室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只要顾好自己就是万事大吉,没有后顾之忧。
      
      “大哥,大伙都去抢粮食去了,咱们不去抢,过两天可就没吃的了。”叶青歌刚靠近李三蛋家就听到李二狗嗡声嗡气的不满声。
      “抢抢抢,你拿什么去抢?脚底板上那几个窟窿,还是身上的几个伤口子?瞅瞅你那脚,包成什么样了,能下地不,就知道抢,就你这样子别人不趁机收拾你就是好的。”
      李三蛋一巴掌拍在李二猛脑袋瓜子上,心里也是窝火啊,偏偏这个时候受伤,白白丧失了这么好的机会。要是不受伤,仓库门他们都别想进。
      
      “可是我们没吃的了,再过几天就要挨饿,我不想挨饿。”李二狗打心里怕李三蛋的,缩着脖子,但想到过几天就要挨饿,又忍不住抱怨着。他是真的饿怕了,一想起饿肚子的滋味就浑身难受。
      
      李三蛋对着李二狗又是一巴掌,只是见李二狗缩着脑袋一脸恐慌的样子,这一巴掌最后落在李二狗的肩膀上,“二狗子,我说过,你跟了我,我就不会再让你按饿,你放心,饿不着你。”
      说着,李三蛋问张九斤:“咱还有多少粮食?”
      
      张九斤一直是管着几人的伙食的,闻言先看了李二狗一眼,说道:“还能撑个三天。”要是没有李二狗这个饭桶子,他们还能撑七天。
      李三蛋一拍桌子,瞪着眼吼道:“三天后咱们就去找叶家三房去,抢了他们的粮食不就有吃的了。”
      
      叶青歌站在门外听了这话不由有些好笑,感情都把他们当软柿子,谁想捏就捏一下啊。
      “不用等三天,只要你们答应我的条件,我明天就可以送你们两袋粮食。”叶青歌把镰刀握在手里,从门后跨出来。
      “谁啊,敢……你想干吗?”
      
      竟然有人敢偷听,李三蛋怒了,待看清叶青歌手中的镰刀,又是一惊。这镰刀上还带着血呢,眼瞧着还新鲜着呢。
      “没什么,就是想和几位谈个交易,至于这,不过是教训了几个乱咬人的狗而已,几位莫慌。”说着,叶青歌把镰刀别在腰后。
      
      李三蛋几人顿时松了口气。他们现在脚底板都有伤,一沾地就钻心的痛,还真怕叶青歌此时找他们麻烦,别看这小丫头人小,可是个黑心的,那下手可是一点不含糊,刀刀给跟拼命似的。
      “你想我们谈什么?”李三蛋粗声道,看叶青歌的眼神非常不善。
      
      在叶家吃了这么大的亏,他早晚是要讨回来的。
      叶青歌才不管李三蛋怎么想,反正她能坑李三蛋一次,也就能坑他第二次,不行,那就三次,一直坑到他服气为止。
      
      “谈事之前我先确定一件事,你们,怕刘家吗?”
      “我李三蛋从出生到现在还不知道怕字怎么写……”
      “大哥,莫急。”张八斤立马拉住李三蛋,不让他把话说死。
      李三蛋打架在行,但论到谈判,他的脑子根本不够使,李三蛋也知道这点,所以平日子里就比较在意张八斤的话。
      
      现在见张八斤拦着自己,也就瞪着眼看着叶青歌,不说话了。
      叶青歌心里便明白了,张八斤算是这群人里的智囊,这事还待和张八斤商量。
      张八斤也是身强体壮,但和李三蛋比起来,就显的秀气,国字脸,脸皮白净,透着一股书生的气息。双眼细长,精光闪闪,又给他添了一份精明。
      
      “这事还是要问的,你们若是怕刘家,事情就不用谈了,不怕,咱就接着谈。”叶青歌心里默默盘算着。
      张八斤细长的眼睛盯着她看了一会,干脆利落的道:“城东的那个刘家吗?不怕,什么事?”
      “痛快,那我也就直话直说了。今天抢粮和刘家发生了点争执,一下气不过就抢了刘家的粮食。”
      
      张八斤不用问就猜的到,肯定是刘家欺负人家病弱伤残的动了歪心思,结查栽在人家手里,和他们当初的情景一样,这女娃是个邪乎的。
      “多少?”
      “二十一袋。” 
      “嘶——”
      
      李三蛋几人倒抽口气,继而兴奋的满脸通红。
      叶青歌笑吟吟的瞧着,也不吭声,仿佛不知道他们起的什么心思。
      只有张□□皱了皱眉,想到了另一个可能。
      “我们要是不答应呢?”
      
      “那我只好让你们在床上多待几天。”
      “就凭你?一个黄毛丫头还想上天不成,上次是大意着了你的道,这一次我看你……”
      “大哥!”
      张八斤使劲把炸毛的李三蛋拉回坐上,细长的眼睛紧紧盯着叶青歌手里不知何时多出的药包。
      
      “这是什么?”直觉让张八斤觉得这玩意不是好东西。
      叶青歌笑了笑,看了一圈,最后捡起地上一件丢到院中,然后打开药包,小心翼翼的洒上的一点。
      “装神弄鬼……嗯?”李三蛋话还没说完,就见一草垛里钻出一条蛇向破衣服爬去,几个呼吸间就把破衣服缠的死死的。
      
      李三蛋一阵头皮发麻,想起了那晚密密麻麻的蛇。
      “那蛇是你引的?”
      “不错,像这样的引蛇药粉我还有很多,你说我要是在几位身上洒一些会怎么样?”
      “你敢!”李三蛋啪一声把桌子啪的震了两震,瞪圆了一双虎目。
      “大哥,好就一个人,不发我们现在就……”
      
      “都坐下!”张八斤吼道,又拉了李三蛋坐下。
      他们现在是人多不错,但要命的是他们身上都有伤,行动不便,这丫头片子可是滑溜的,别说打,追都不一定追的上,把引蛇粉往他们身上一洒,人转身就跑,遭殃的还是自个。
      形势比人强,先低头过了这关,以后有的是机会找回场子。
      “说吧,你想让我们做什么?”张八斤沉声道。
      
      “帮我拦一次刘家。”见张八斤立时变了脸,叶青歌又道:“放心,刘大狗几兄弟已经被我放倒了,就省下几个小的,你们吓唬一下就行。”
      张八斤脸色这才缓合下来:“我们有什么好处?”
      “五袋黍米。”
      
      “好。”张八斤倒是答应的干脆。
      叶青歌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也不多说什么,起身要走。走了两步想起什么事来,又折了回来从袖子里掏出一朵紫蓝色的花放在几人面前的桌子上。
      “李三蛋,女孩子不喜欢听你说那些打打杀杀的,你下次再去带点这个花吧。”叶青歌说完转身就走,独留李三蛋一人震惊的瞪圆了眼。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37899177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