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恶女

作者:香泗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章

      远远的,娘仨便看到自家院子里挤满了人。大部分是村子里的人,围聚在一起,不知道在议论着什么,不时的摇一下头。另一边则是标杆似的立着两个拿着长矛的士兵。
      看到这两个士兵,三人不由对看一眼。
      
      他们这个村子地处偏僻,两三个月偶有一次行脚货郎,兜售些家里常用的物什换取一些东西,可以说是常年不见外人,更何况来者还是军人。
      
      “莫不是梵哥儿回来了?”孙氏突然喜道。
      叶青歌愣了一下,才回想起来,她还有个大哥,叶青梵,三年前代替大房长子被征召入伍。前线路途遥远,桃花村又地处偏僻,是以叶青梵被带走后,便再也没有信儿传回。
      
      “没有信儿,便是安全的。”思念至极之时,孙氏时常这样安抚自己。如今看到士兵,自然想起自己的儿子,孙氏便有些迫不及待的往回赶。
      
      “娘,真的是大哥回来了吗,还带了士兵,难不成大哥当官了?”叶青梅拉着孙氏的手,惊喜的猜测道。
      
      “啊,是吗?这可不敢想,娘只要你大哥没事,平平安安的回来就好。”孙氏说着不信,嘴角却不由的向上翘了翘。
      
      “大哥回来了,真的太好了。”想起以前大哥在家时,对自己的种种呵护,叶青梅不由红了眼睛,不由的也跟着孙氏回快了脚步。
      
      只有叶青歌一人,落在两人身后,看着院子里聚在一起的人,那些人脸上毫无喜色不说,还不时的摇头叹息,心沉了又沉,这不像是遇到喜事的样子。 
      
      “歌儿,快,你大哥以前可是最疼你的。当初梵哥儿走的时候,再三叮嘱我们,一定要护好你,莫让人欺负了去,如今你旧疾已好,人也恢复正常,梵哥儿见了你指不定要多开心呢。”
      
      孙氏走了两步,见叶青歌没跟上,忙回身拉了她跟上,一边眉笑眼开的说着。
      “可不是,大哥以前可是最疼三妹的了,有好吃总是藏着先给三妹吃呢。”叶青梅也是笑着回身拉了叶青歌,三人一同往家走。
      
      “我也想大哥了,大哥见到我现在这么聪明伶俐的样子,不知道会不会吓一跳呢。”叶青歌也笑着逗趣。
      
      兴许是她多想了。
      叶青梵的回归,可谓是天大的喜事,对现在的三房来说真的太重要了。王家之事,兴许能借着叶青梵荣归的这股东风而得到缓解。
      
      只是……祸不单行。
      娘仨还未跨进自家大门,便有眼尖的看到他们。
      “三嫂子回来了。”一声高呼,众人齐刷看过来。
      
      “三嫂子,你可要撑住啊。”他人还未说话,叶青歌就见瘦高个子,大饼脸的黄三婶冲过来,一把拉住孙氏的手,憋嘴就是一声哀嚎。
      
      黄三婶平日没少得三房帮衬,两家平日子里处的也还不错,但上个月叶青梅的事儿后,黄三婶就明的暗的讥讽挤兑叶青梅,四处说着叶青梅的闲话,可以说叶青梅会想不开要跳河寻死,黄三婶功不可没。
      
      也因为叶青梅的事,孙氏彻底和黄三婶翻脸断了往来。黄三婶也是有日子没来,今个一来,便是嚎丧呢。
      
      孙氏压根不想搭理她,扭身拿起一旁的扫把就要赶人,却被黄三婶一泡眼泪给吓住。
      “你哭什么,我又没打着你。”孙氏拿扫把也不是真的要打人,只是想把黄三婶给吓走,她如今看到黄三婶就心烦,却没成想,她刚拿起扫把,黄三婶两眼一红,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哗哗的往下掉,这可吓着了孙氏。  
      
      叶青歌再看周围人的神色,叶青歌心便沉到了底。
      “黄三婶,发生了什么事?”
      黄三婶又嚎了一噪子,才胡乱抹了掉眼泪,握着孙氏的手,悲痛道:“三嫂子,梵哥儿……没了。”
      
      “你说什么?黄三媳妇,平日我家可待你家不薄,梵哥儿以前可没少帮你家的忙,你现不念着孩子的好就罢了,竟然还咒起孩子的不好来了,黄三媳妇,你走,我家不欢迎你。”
      
      先乱嚼舌根子差点逼死她女儿,现在竟敢上门咒她儿子,孙氏性子再好,也忍不了,当即沉下脸,抡起扫把就往黄三婶身上抽。
      
      敢咒她梵哥儿,今天非要让这嘴碎的妇人尝尝苦头不行。
      “嗷——”
      黄三婶没成想孙氏竟然真的抽,生生挨了一条子,疼的嗷嗷叫。
      
      “三嫂子,我黄三婶平日里再喜论人事非,也是知道分寸的,这生死大事怎能胡说,上面的卟文都下来了……”
      
      见黄三婶神色认真,不似说慌,孙氏心里慌了。
      “不可能,我的梵哥儿……”
      
      孙氏双眼通红,浑身颤抖如糠筛,也不知道哪来的劲,一把推了黄三婶一个坐蹲子,捞起扫把就往黄三婶身子招呼。
      
      “我让你胡说,我让你咒我的梵哥儿,我的梵哥儿还好好活着,我打死你这个毒妇,我打死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扫把条子扫过黄三婶的脸,瞬间划出三条血印子,黄三婶吃疼,连滚带爬的躲着,一边嚎道:“杀人了,三房媳妇要杀人了……”
      
      “吵什么!”
      一声暴喝突然响起,孙氏惊了一跳,停了手,黄三婶顺势爬起,躲的远远的。
      
      叶青歌循声看过去,正好看到叶家老爷子一脸阴沉的站在主屋前,眼眶还有些红,在叶老爷子身旁,站着一个须发如雪的老人,正是村长。村长此时也是一脸哀痛,不住的摇头叹息。
      看来是真的了。
      
      叶青歌心沉如铅。
      三房的人日盼夜盼,没想到却等来了叶青梵战死的消息。
      
      她虽然没见过叶青梵,但看两老提起叶青梵时的欣慰,不由自主挺直的腰杆,和姐姐叶青梅,小弟叶青茗提起叶青梵这个大哥时,脸上的崇拜,都让叶青歌对这个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大哥产生了浓厚了兴趣,心底里也是期待着相聚的那一天。
      
      没想到……叶青梵按着胸口,那里隐隐作痛。
      孙氏看到自家公爹,也不再管黄三婶,奔过去,压着噪子期待的看着自家公爹。
      “爹,梵哥儿,他没事的,是不是?”
      
      老爷子眼眶蓦的一红,深吸一口气,才哑声道:“老三媳妇,梵哥儿,没了。”
      村长也是一脸哀痛:“叶家三媳妇,你要节哀。”说完,摇着头,带着两个早已经等候在门口的士兵离开。
      
      “不——”
      孙氏惨叫,随即双眼一闭,承受不住这份打击,晕死过去。
      众人七手八脚的把人抬进三房,放到炕上,又是掐人中,又是找大夫的,乱成一团。
      
      叶青歌拿了湿帕子,给孙氏冰了脸,黄三婶给孙氏掐了人中,孙氏哼哼两声,却依旧没醒过来,众人这才急慌慌的去找大夫。
      
      孙氏昏迷不醒,三房就剩下叶青梅,叶青歌,还有五岁的叶青茗。大哥没了,娘又昏迷不醒,突然面对如此大的冲击,叶青梅早已经哭成泪人,六神无主,是指望不上的。叶青歌叶青茗年岁小,众人根本没就想到指望他俩。
      
      “叶三哥呢,着人报信了没?”一人突然问道,现在只有找三房当家人,叶文安了。
      为了多打一些工分,叶文安去年开始便去了十里外的石场打石,半个月回家一次。因着叶青梅的事儿,叶文安前些天和领班的报了假的,再回来怕是要等到下个月。但人回不来,梵哥儿的事还是要报过去的。
      
      “得了信儿就让大壮去报了,估摸着大壮也快回来……”
      此人话还未说完,就见大门外呼啦啦又冲进一群人,一人扬声吼道:“老爷子,三叔他踏空掉到石坑里,摔断了腿,快请大夫。”
      
      叶青歌惊了一跳,起身往外跑,跑一半,门帘就被人从外撩开,邻居李大壮背着一个血淋淋的人冲了进来。
      “快让让,快请大夫,快,三叔流了好多血。”
      
      叶青歌这才看清,她爹叶文安全身灰扑扑,额头破了一块,不停的流着血,衣衫破破烂烂,脸上身上不同程度的划伤,最触目惊心的是血淋淋的左腿,恐怖的扭曲着,血淋淋的伤口处甚至都能看到森白的骨头。
      
      这一摔……真是祸不单行。
      “这到底怎么回事?”黄三婶被叶文安的样子吓了一跳,捂着心口问李大壮。
      
      “三叔回来走的急,不小心掉到坡子沟里,腿就给摔断了。”李大壮抬起膀子抹了汗水,绛红着脸说着,一边不停的咽着唾沫。这大热的天,把人从坡子沟捞上来,再背回来,也亏得的他年轻力壮,不然非倒半路上不可。
      
      “这真是要命啊。”黄三婶拍着大腿,一脸伤悲的叹着。
      围着的众人也无不叹息,这可不是要命吗,叶青梵没了,三房就剩叶文安这一个男力,现在叶文安又断了腿,没了劳力,三房以后的日子可咋过啊。
      
      众人都愁,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句话的,实在是这年景,自家都是勉强果腹,实在无力在救济他人。
      “老爷子来了。”不知谁喊了一声,众人忙起身让开路。
      
      叶老爷子来到床边,看到叶文安的伤势,整个人都晃了晃,差点没站稳一头栽下去,众人忙扶着老爷子坐下。老太太站在老爷子身后,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叶文安,不知道是刺激太大,还是伤心过度,整个竟然显的有些呆呆的。
      
      “安儿,这可怎么是好啊,大夫呢,请了大夫了吗,怎么还没到?”
      “老爷子,已经让人去请了……”正说着,外面急慌慌的冲进来两个人,“齐大夫来了,大夫来了。”
      
      众人忙让了道,大夫进来扫视一圈,先给孙氏把了脉,确认无防,开了静神的药,便开始检查叶文笙的伤势。
      
      “头部无妨,身上都是些皮外伤,养几天便好,严重的是这腿伤,稍有不慎,便是终身残疾。留下四个人,大伙都先出去吧,天气这么热,都围在这里容易中暑,对病人也不利。”
      齐大夫发了话,又挑了四个身强力壮的年轻小伙子,便让大家都散了。
      
      齐大夫先以银针封住叶文安腿位的穴位,才让四个人分别按住叶文安的四肢,叮嘱道:“等会我要把他伤口里的碎骨和杂物都挑出来,你们按好了,别让他挣扎乱动,再加重了伤势。”
      
      四人应下,齐大夫撕开叶文安的裤腿,从医疗箱里挑出一对细长,麦杆粗细,嘴部尖扁的银筷子,探进叶文安的伤口中。
      
      “嗯——”昏睡中的叶文安疼的闷哼出声,身体不受控制的扭动起来。
      “快按住他。”
      齐大夫沉声喝道,四人忙紧紧按住叶文安。
      
      老爷子在一旁看的不忍心,红着眼让老太太扶回主屋。叶青梅把叶青茗按在怀里,不让他看,自己也把头扭到一边,不敢看,只有叶青歌,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甚至还上前帮忙按住叶文安的脚,不让他乱动。
      
      清理伤口,消毒,上药,包扎,待一切处理好,外面的天早已经黑透。
      “不要动,不要沾水,晚上最好有人盯着,一旦发现你爹体温升高,第一时间来找我,知道吗?”齐大夫抹掉额头上的汗,叮嘱叶青歌,心里也是暗暗惊异,这么血腥的场面一个大人都不见得经受的了,一个小丫头竟然如此淡定,胆子倒是不小。
      
      叶青歌一一记下,齐大夫才收了药箱去主屋见老爷子。
      留下帮忙的四人也被请到主屋用晚饭,空落落的院子里,黑漆漆的,一盏油灯照着空荡荡的房间,显的守在炕边的姐弟三人欲发凄凉。叶青歌站在三房门口,看着头顶明晃晃的月亮,听着周围清亮的蛙鸣,一时竟有种说不出来的伤感。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