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恶女

作者:香泗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29章

      夜深林静鸟惊飞,铁定是有人闯入,惊了鸟儿,才四周飞乱。
      叶青歌看着飞起的群鸟,乌压压的一片,来人怕不会只是一两人。
      王麻子,加上他媳妇,王麻子的大儿子王福禄,也就三个,难不成王家还找了他人帮手不成?
      
      他们这样病弱伤残的,王麻子夫妇都能拿的下他们,还有必要再找帮手?难不成是白日的时候王麻子被吓破了胆子,所以找了人帮?
      叶青歌猜想着,就见一群人从林子里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
      
      月亮从乌去后探出头,照的地上乌亮乌亮的,叶家众人也就瞧的清楚来人六人,个个体宽彪壮。
      “六个!我的天,王家莫不是找了帮手?”孙氏惊呼道,心里彻底没底起来。若是一两个,她们拼着还是能打一打的,这么大个的彪形大汉,还是六个,孙氏是一点能打过的信心都没有了。
      
      不过,很快孙氏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怎么没有王麻子,他没来?打头的那个不是李三蛋吗?!”待看清领头的大汉,孙氏顿时倒抽一口冷气。
      叶青歌细细看了看,还真是李三蛋,李三蛋后面跟着狗蛋,李二狗,张八斤,张九斤,还有李拐子,这几人是村子里出了名的恶霸团,心狠手辣,没他们干不出来的事。
      
      尤其是李三蛋,更是出了名的混蛋,他看上的东西那是非抢到手不可,前几年看中了村西头老陈家的闺女,非要娶进门,老陈家不答应,李三蛋直接找人抢了人家闺女回家。
      待老陈家得到消息找上门时,已经晚了,老陈气的上去打李三蛋,被李三蛋一拳手砸在胸口上,躺了没几天,人就没了。
      
      老陈家的姑娘哭了三天,寻了空子跑出来,直接跳了河。
      一家子本是好好的,突然没了两,老陈媳妇直接疯了。好好的一家子,就这样家破人亡。
      发生了这样的事,村子里人情激愤的,李三蛋自然是待不下去,当天便逃了出去,只是不到半年,李三蛋又折了回来,身后还带了五个人。
      
      李三蛋回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当时嚷着要把他交到官府惩办的人都给狠狠收拾了一番,差点又出了人命。
      但这次李三蛋不是独身一人,身后还跟了五个亡命之徒,村民着实怕了,也不敢拿李三蛋怎么样。
      
      李三蛋这次回来除了干些偷鸡摸狗的事外,不再盯着大姑娘瞧,也不抢人,久而久之,村民也听之任之了。
      只要不危害自家人,对于李三蛋的小动作,也都睁之眼闭之眼,都避着,这些年倒是过的相安无事。
      
      哪晓得,今天这个恶霸竟然带人找上了自家。
      孙氏当下眼前一黑,差点没晕过去。
      叶文安握着弹弓的手是紧了又紧,“王家糊涂,请了这么几个人来,这银子就算咱们还了回去,也进不了他王家的口袋。”
      
      叶文安心里已经打定主意,待李三蛋一开口,他便把银子乖乖的交出来,不和李三蛋缠斗,免得家人遭殃。
      “爹,怕不是王家请的,你看那边,那不是王麻子吗?”叶青梅突然指着竹林子的方向说道。
      
      叶青歌闻声看去,正好看到王麻子带着王氏王福禄从竹林子里走出来,走到月光下。
      王麻子显然这时看到了李三蛋几人,心里便是咯噔一声。
      “李三蛋,你们几个在这里干什么?”
      
      “你干什么我就来干什么!”王麻子的语气有些不善,李三蛋便嗡声给呛了回去。
      他也是第一时间发现了王麻子,但他并不把王麻子放在眼里。王麻子是个能打的,但也打不过自己。自己身后的全是能打的,王麻子身后的几人,在李三蛋眼里是没一个能打的,摁死他们是分分钟的事情,所以李三蛋并不怕王麻子,不但不怕,他如今还有点烦怒。
      王麻子来了,势必是想和他抢银子的!
      
      李三蛋自打听到叶文安一家手里有六十两银子后,便把这银子在心里划为己有,如今王麻子等人来,在李三蛋眼里,那便是抢他银子。
      即是和自己抢银子的,那就不用客气!
      
      “王麻子,我数到十,你再不滚,我就打的你娘都不认识你!”
      王麻子看到李三蛋,再看到李三蛋身后的几人,心便凉了半截,如今听到李三蛋的话,王麻子的心也跟着沉了下来。
      
      王麻子本来还报着一丝侥幸,李三蛋只是游手好闲惯了,见着叶家三房刚分了家,又是体弱病残的想来搜刮一番,但如今听了李三蛋的话,李三蛋明显知道了这六十两银子的事,摆明了是来抢银子的!
      
      是谁说出去的?!还是告诉的这么个狗娘养的混蛋玩意!
      王麻子握紧了锄头,气的腮帮子一鼓一鼓的。
      他带着王福瑞去看伤,是一个字也没往外漏,看完之后直接回了家,找了老大回来,一家子眼巴巴瞅着天黑就赶过来了,这消息不是他们散的。
      
      叶家……也不可能,有脑子的就不会把这银子的事说出去,叶家的人看起来不是傻的,不是他们,那就只有……叶文富!
      王麻子突的瞪大眼,这六十两银子除了叶文安一家,便是他王麻子一家知外,还有一人,叶文富!
      
      莫不是叶文富散出去的?
      好你个叶文富,打注意都打到我王麻子头上来了,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王麻子暗恨,但再恨,也要先顾着眼前的事才行。
      
      今晚是铁定不能退让的,让了,银子到了李三蛋的手里,再想拿回来是不可能了。
      王麻子的眼里透出一股狠色来,李三蛋他们是打不过,但是……他们这边离叶家的距离要近是一截,可以先过去抢了银子,就不住李三蛋还能追堵到他家里去不成?就算到时追堵到家里,王麻子觉得也是不用怕的,到时候咱也可以找人打回去。
      
      “咱们离叶家近,冲过去抢了银子就跑,别和李三蛋那狗日的纠缠!”
      王麻子沉声说完,摔先向叶家冲过来。
      李三蛋一看,这王麻子竟然不听自己的,还想先抢了银子,登时怒了!
      “兄弟们,给我打,敢抢咱们的银子,让他们知道知道咱们的厉害!”
      
      李三蛋吼着,带着人也是冲进草丛,向王麻子等人拦去,至于叶家,李三蛋是真没看在眼里,等处理完王麻子再处理叶家也是一样。
      “好了!”
      
      看到双方人马都冲进了草丛,叶青歌吊着的心瞬间落地。
      她真怕这两对人在草丛外纠缠的时间过久,发现了草丛里的异样来,那就前功尽弃了。
      “爹,准备好,不能让他们冲进来。”
      
      叶文安点了点头,握着弹弓的手紧张的出了一手心的汗。这么七八个彪形大汉冲着自家来,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
      孙氏一手拉着叶青梅,一手拉着叶青茗,也是紧张的心脏咚咚直跳。
      
      “你们说,王麻子会是李三蛋的对手吗?王麻子若是打不过李三蛋,李三蛋在咱们这吃了亏,以李三蛋的暴虐的性子,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咱们的,这以后的日子可办啊?”
      这怎么就招惹上李三蛋,真是让他们进无路,退无路,孙氏急的心肝直哆嗦。
      
      叶青歌也是没想到,这事会把李三蛋这个恶徒是牵扯进来。但现在想这些都已经没用了,他们和李三蛋的怨是结下了。
      叶青歌握紧了弹弓,看着李三蛋惨叫一声,然后弯腰从自己的脚底板子上拔出一根皂角刺来。紧跟着,惨叫声不时响起。
      
      日子穷苦,有了些布头穿不了的旧衣啥的大多存起来缝制冬鞋,夏日人们穿的都是草鞋。割了草子晒干搓绳编成鞋子穿,这样不但省了布,草鞋穿起来也更是轻便凉爽,而且坏了也不心疼,重新割了草编织就是,山上地头草多的是。 
      
      这种草鞋鞋地尖锐的东西一刺便透,是以叶青歌才想出用皂角刺来布阵。
      “爹,若是等下王麻子和李三蛋打起来,记得帮王麻子。” 
      叶青歌看着王福禄拔掉脚底的皂角刺,一个没站稳蹲坐到地上,又蹭的弹跳起来,尖叫着拔出屁股上的刺,对叶文安悄声说道。
      
      王家势弱,不帮王家,王家很快就会被李三蛋给收拾了。收拾完王家,下一个便是他们。所以,最好的情况是让他们势均力敌,打的越惨越好。
      叶文安点了点头,但他觉得这两波人不一定打的起来,因为都忙着拔刺呢。
      
      “这鬼地方,怎么会有这玩意,疼死老子了。”狗蛋弯腰拔出脚底的刺,疼的呲牙咧嘴的。
      “这刺不是土长的,是人埋进去的,埋的深,脚别离地,擦着地面走,就不会被扎到。”张九斤站在草丛里,脸阴沉的可怕。
      
      这明显就是有人专门埋好了陷阱,等着他们来入套。
      但也太糙,太小看他们了,就这么点小伎俩,待他出去,有叶家人好看的。
      这样想着,张九斤深吸一口气,拔出戳进屁股里的两根刺。随着这两根刺拔出,张九斤乌黑的脸也白了不少。
      
      众人听了张九斤的话,忙擦着地面走。
      还真的没再被刺到,但地面野草丛生根系复杂,擦着地面哪是那么好走的,一个不小心,就会被绊一个跟头,就比如王麻子,一个重心不稳向前栽去,正好撞到冲在前面的李三蛋。
      李三蛋回头看是王麻子,一拳砸在王麻子肩膀上,把王麻子砸了四脚朝天,这下王麻子腿上屁股上背上全扎满了皂角刺。
      
      “啊!”王麻子炸雷似的惨叫。
      叶青歌单是瞧着就头皮发麻。
      “李三蛋,我和你拼了!”王麻子是真的疼红了眼,人躺在地上,挥着锄头就向李三蛋砸过去。
      
      就是现在。
      叶青歌眸子蓦的一亮,抬手拉弓一颗石子咻的射出,狠狠砸在李三蛋腿窝麻筋处。
      李三蛋腿猛的一麻,人便闪躲不及,被王麻子一锄头跟敲在砸在肩膀上,整个人摔了个侧躺,一条胳膊上瞬间多了几根刺!
      
      “王-麻-子!”李三蛋疼的头皮发炸,冲上去,恨不得立时撕了王麻子。
      两个领头人打了起来,其他人也纷纷参战,整个场面彻底混乱起来。
      叶青歌瞧着,不时暗搓搓的补上一刀,让激战更猛烈一些。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吃吃成痴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吃吃成痴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