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恶女

作者:香泗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五章

      瓢泼大雨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停。
      三房的人除了叶青茗外,都没有睡觉。
      外面下的大,屋里雨也不小,二十公分的木桶几句话的功夫就被填满,需要人不时的守着倒积水,叶文安不能动,叶青茗太小,叶青歌身上有伤,不易久动,是以只有孙氏和叶青梅两人来回的忙碌。
      
      好在两人是做惯了农活的人,这一夜倒也坚持的下来。
      一场大雨让整个世界都焕然一新。
      雨停后不久,太阳突然从山头上跳了出来,阳光过处,一座彩虹桥从后山架向东山。
      
      “好兆头啊。”叶文安由孙氏扶着起身,透过窗子勉强看了个彩虹角,也是一脸欣喜。
      众人正瞧着彩虹乐呵呢,李氏挑了帘子走了进来,笑道:“昨个一暴雨,今个一早便出了这详兆,咱们的好日子啊,要来了。”
      
      “二嫂子也这么早啊。”孙氏把叶文安挽上去的裤腿撸下来,一边让着李氏到炕沿坐下。
      李氏也不坐,站在屋时扫了一圈,最后视线落在屋顶上。
      “昨个晚上没休息好吧?这屋顶破的早该修理了不是?昨个闲聊起来这事,都说这屋顶啊该翻新了,我想着也是,就应了下来,大伙说好今日上午雨停了便过来帮忙。”
      
      李氏说到这儿,看了一眼叶文安,脸上显出些不好意思,“我昨个话赶到那儿,也没细想便应了下来,如今一想,怕是不妥,万一干活的人一个不仔细,掉了根木头,或者泥块子,再砸到了三弟可不好。”
      这是来赶人来了。
      
      孙氏脸上的笑僵了下,随即又恢复如常,道:“二嫂子,你瞧瞧,我刚要去找你呢,你赶巧就过来了,我们东西都收拾好了,待和你们,和爹娘说一声,我们就搬去东边了。”
      李氏一听,脸上便笑开了花,隐隐透着迫不及待:“那我让你二哥送送你们,三弟这腿也是不便,还是需个男人背着才行。”
      
      “不用,昨个和大壮那孩子说好了的,让他背着就成,二嫂子等等还要招呼相亲,就不用管我们了。”孙氏也是一脸笑。
      
      又聊了两句,李氏便起走了。待李氏放下帘子,孙氏脸上的笑瞬间消失。
      “就这么急着赶人,我们还能赖在这里不成。”
      孙氏有些恼,喊了青梅道:“梅儿,你把东西收拾一下,然后去把大壮叫来,我们现在就走。”说着,孙氏便去了上房。
      
      听孙氏说明来意,老爷子的脸色便有些沉。
      默了许久,老爷子才道:“东边是有座房子,但那房子十几年没人住了,都朽的不成样子了,住不了人。虽时分了家,也不急这一时,住两日子,我找人新起了房子,烧好了炕,你们再过去不是一样。”
      
      孙氏也不好明说李氏来赶人了,但也不能提一下,不然老爷子会以为三房巴不得离开这里,多少会伤了老人的心,于是便道:“正巧了,二嫂子也要修缮屋子,我们便想着,趁着如今天气好,也去那边瞧瞧,能收拾早点收拾,我们舍不得爹娘,但早走晚走还是要走,也亏得是在一个村子里,地挨地儿,爹若是想我们,便过来坐坐。”
      
      这话一落地,老爷子的脸色就难堪起来。
      这二房媳妇怎地就这般眼皮子浅,不容人。
      但到底是分了家,把西厢房归了二房,老爷子心里即便有气,也不能再说什么,便点了点头。
      
      孙氏回到三房时,叶青梅已经把东西整理好,去寻李大壮来。
      其实也没什么好整理的,就几件衣服,几床破旧被褥子,卷一下,拿麻绳捆了便好。
      “爹怎么说?”见孙氏脸色不愉,叶文安还以为她在老爷子那里挨了训,忙问道。
      “爹让咱们等两天,待找了人把那边建了新房子再过去,我便说了二嫂子要修房子的事,爹沉了脸,也没再说什么。”
      
      叶文安听也没说什么,只是道:“如今天儿热,抱堆干草铺一铺,露天睡着也不打紧。”
      孙氏便笑道:“可不是,有的人家觉得屋里闷热,夜里还特意到院子里铺着席子睡呢。”
      两人说着话,叶青梅带了李大壮回来。
      
      李大壮给问了好,孙氏便仔细着扶着叶文安起身趴到李大壮背上。
      “又要劳烦大壮侄儿了。”
      “叔说的哪里话,这算什么,我李大壮别的没有,就是这一身力气使不完,叔你扶着我肩膀,我要是碰到你伤口了你说一声。”李大壮挺了挺胸膛,那样子估摸着不是背上背着人,非双手捶捶胸口,以示自己的强壮不可。
      
      叶青歌瞧着差点没笑出来。
      李大壮背过叶文安,熟门熟路的避开叶文安的伤口,起身向外走。
      孙氏把被褥绑在背上,又抱了几张破席子,一个包裹,剩下的便由叶青梅背着。
      叶青歌牵着叶青茗,跟在后面,临走前,看到窗台上放着的镰刀,叶青歌顺手拿了别在腰间。
      
      出门了,二房没动静,大房那边王氏开门出来想说什么,叶青歌侧身拍了拍腰间的镰刀,吓的王氏一步缩回去,嘭的一声关上门。
      一行人走到院中,叶文安突然让李大壮停下。
      
      “我想给爹磕个头。”叶文安说着话,眼眶子便有有些红。
      孙氏叹了口气,对李大壮道:“我们去上房。”
      叶文安拦着,道:“不用,就在这里就行。”
      说着,叶文安让李大壮放他下来。
      
      叶文安伤腿跪不了,便伸着,另一支腿跪下,冲着上房的方向磕了三个头。孙氏也拉着他们,跟着叶文安跪下,对着上房磕了三个头。
      上房里,老爷子看到这一幕,搓着麻绳的手猛的一抖,到底没吭声。
      
      三房这边,李大壮重新背起叶文安,一行人拐过一个弯,彻底消失在老爷子的视线里。
      拐过一个弯,穿过四户人家,远远的便瞧见一片竹林,叶文安指着竹林的方向,道:“到了,就是这了。”
      
      地差不多有一亩大小,一面靠山,山脚下有一间破屋子,一面是一片干枯了的池塘,池塘大约一亩地,再往远处便是一片茂密的树林子。
      依山傍水,不错的地方。
      
      叶青歌瞧着这地是越瞧越喜欢,待他日子想办法把这池子填满了水,就完美了。
      “爹,我喜欢这里。”这话是发自内心的。
      见儿女脸上都露出笑,叶文安也笑了,对孙氏道:“这孩子,到底是孩子心性。”
      “叔,我也喜欢这。”李大壮也翁声翁气的凑着热闹。
      
      “这啥都没有,你喜欢啥,和叔说说?”叶文安有意逗他。
      李大壮张了张嘴,最后道:“就是喜欢。”
      一群人便笑着往前走。
      
      来到屋子前,才发现屋子比远远看上去的还要破。房顶除了主梁,全部塌完,墙壁也是酥朽的一碰就掉灰。
      
      “叔,这屋子住不成人了,一个能用的东西都没有,等下我回家拿把砍头砍几棵竹子,先做几个椅子。”在里面扒拉了好久,也没找出一个能用的东西,李大壮干脆搬了块平坦的石头让叶文安坐着。
      “成,我坐这里就行了,你忙你的。”叶文安说道。
      
      叶青歌身上有伤,孙氏也不让她动手,叶青歌便在四周转了一圈,这一圈下来,收获到是不小。
      池塘底是肥厚的清泥,河床一米左右,最是适合种植莲藕。右边的林子虽然不大,但里面有几棵百年的皂角树,这树浑身是宝,定是要占为私有的。
      苦的是她现在手里没有银子,一个村子的,都是知根知底的,她即便能弄来银子,也不好拿出来使。
      
      看来,还是要麻烦齐大夫了。
      叶青歌思来想去,又把主意打到了齐达身上。
      左右她有伤在身,孙氏也不会让她干活,叶青歌便说伤口有些疼,打了招呼,一路晃悠到齐达家。
      
      齐达正在摆弄着药草,一见到她眉头就皱了起来。
      叶家分家的事他也听说的,三房可以说是净身出户,一穷二白,啥也没有,所以这丫头这时候来,铁定又是把主意打到他身上来了。
      呸,人小鬼大,没脸没皮的,就不搭理她,看她能如何。
      齐达打定主意,在药草架子前转来转去,就是不搭理她。
      
      叶青歌笑了笑,也不在意,转身进了他家后院,直奔茅厕而去。
      齐达心跟着就是一阵突突,冲过去,正好看到叶青歌扒开茅厕左墙角下的第三块石板,从夹缝里掏出十两银子。
      
      “你,你……”齐达吓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藏银子时确定没人的,这丫头是怎么知道的。
      叶青歌掂着手里的银子,再次感叹:“当傻子有当傻子的好啊。”
      齐达闻言脸都绿了。
      “你到底知道多少?”
      
      叶青歌歪着头看向齐达,“我有一天放羊,看到你和村东头小李家媳妇……”
      “停!”齐达的脸不仅绿,还黑。
      看到齐达这样,叶青歌笑眯了眼。
      
      当初来到这里,她可是借着这个傻子的身份,把整个村子里里外外都打探了个遍的。
      “齐大夫,小李家隔壁大李家媳妇和村头的二狗子也滚过田埂。”叶青歌眨巴眨眼,一脸天真,说出的话却让齐达又是一惊。
      
      叶青歌又道:“走过村头往东拐,再走半亩地,有一条沟,暗号‘汪汪’,记住了吗?月黑风高夜,谁看的见谁,是吧?” 
      敲人家一棍子总要给个甜枣不是?
      
      再者,齐达比那二狗子有钱多了,大李家媳妇为了生计出墙二狗子还不如跟了齐达呢。
      齐达是真的无话可说了。
      但最后又不私心,问道:“你是怎么知道?”他隐藏的很深,怎么就被这鬼丫头给看去了。
      叶青歌嘿嘿一笑:“我炸的。”
      
      齐达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气的胡子都翘起来了。
      “你说你,有这管闲事的闲功夫怎么不把这心思用在分家上?现在遭报应了吧,一穷二白,被赶出家门,活该,真该!”
      
      “净身出户又怎么样,你不觉得我爹和老爷子之间很古怪吗?”
      “怎么古怪?”齐达好奇道,主要眼前这主明显不是个肯吃亏的主,怎么就分家分的这么惨,这其中没蹊跷打死他都不信。
      
      “如果你老爹很偏心,你会是什么反应?生气?不满?”叶青歌不答反问。
      齐达顿了一下,“那肯定会,像你们三房,这家分的,明显就是把三房吃干抹净,再一脚给踢出来,你怎么就忍的下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只留清气满乾坤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