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恶女

作者:香泗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四章

      叶文贵呐呐的看向叶文富,“爹,我在屋里爹是这么说的,但我出了屋,大哥便追了上来,说爹你改变注意的,说是三十两银子买地够使了,余下的就,就……”
      “混账东西!”老爷子一听这话,气的把桌子啪的嘭嘭响,“我还没死呢!”叶文富叶文贵跟着就跪在了地上。
      “爹,我和老二开玩笑的,谁知道老二会当真了……”叶文富忙道。
      “你闭嘴!”老爷子怒喝道:“你打什么主意,我会不知道?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啊,做大哥的就要有大哥的样子,平日多抗一些担子是你这个当大哥的应当的!不管是做人,还是做事过日子,总不能只够着眼前,要往远了看,就算今日我把银子给了你,给远哥儿娶了媳妇又能怎样,没有地,你们明年喝西北风去?!
      今年你买了地,明年收了庄稼,有了钱不是照样娶媳妇,娶了媳妇你手里有地,也有盼头,也不至于让人家姑娘跟你们吃不上一顿饱饭!
      不成器的东西!我以为你是个省心的,结果也是个脑子浑的,这个家分吧,分吧,老婆子,咱还有多少粮食?”
      老爷子看样子是气的不清,也不再看叶文富,直接问自家老伴。
      老太太拿出钥匙,去了西屋,不一会儿背出一个麻袋子。
      “就这一袋子了。”
      “他娘,按人头分了,一人一份。”老爷子黑着脸道:“银子,这十两是梵哥儿的,该归三房,”叶文富张了张嘴,终是没敢说什么,老爷子接着说道:“二房的银子归二房所有,剩下的这三两银子三百文钱,我和你娘我们留下三百文钱,这三两银子,一房一两,这间屋子,我和老婆子住了一辈子,就算我们的,东厢房归老大,西厢房归老二,西边那块地,再建三间房归老三,这样分,你们可有意见?”
      “爹——”叶文富喊道,他是真的委屈啊。这些年风里来雨里去的,到头来就分得一两银子,眼睁睁看着二房三房大把银子,叶文富心里是真的平衡不了。
      “你大房没得银子,但远哥儿多了条命,你就知足吧。”老爷子怒道,便不再理会这个大儿子。
      叶文富张了张嘴,看看老二,又看看老三,最后垂道站在老爷子身后,不吭声了。
      五十两全归二房,李氏心里乐开了花,立马底了头怕被人瞧了出来。
      “还有意见吗,没有就……”
      “爹,这银子我不要,给您老留着。”老爷子话没说完,就被叶文安打断。见老爷子看过来,叶文安又道:“爹受了一辈子苦,如今年景见好,本该儿子好好孝顺爹的时候,儿子却摔断了腿,日后怕是不能照顾爹,儿子有愧,这十两银子,外加朝廷恩赐给梵哥儿的两亩良田,儿子都不要,都给爹留着,希望爹不要推辞,这样儿子心里也会好受一些。梵哥儿是个孝顺的孩子,他定然也希望如此。”
      “爹,我也愿拿出二十两银子来,请爹收下儿子的一片孝心。”一旁的叶文贵见三房如此,也忙接上。李氏听到这话,眼前一黑,差点没一头栽倒。她是千算万算也没算到,这银子是自家这口子上下嘴唇一碰给丢出去的!
      李氏急了,扯着叶文贵的袖子压着声音便道:“孩他爹,你说什么!你……”
      叶文贵狠狠一扯,把自己的袖子从李氏手里扯回来,理也不理会她一眼,继续道:“还请爹收下,好让儿子安心。”
      老爷子把二房的小动作都看在眼里,再看三房这边。
      对比二房这边拉扯扯,三房那边便要安静的多。
      三房叶文安半躺在椅子上,孙氏站在他身后,叶青歌姐弟三个乖巧的围在孙氏身边,静静的听着,叶文安说什么便是什么,无一人插嘴,表露不快。
      三房一家子心齐啊。老爷子暗道,心齐可断金,心不一白白惹人笑话,就比如二房这样,叶文贵当着众人的面话已经说出了口,李氏还在那里拉拉扯扯,平白让周围的人瞧了热闹。
      叶老爷子扫了叶文安一眼,又看了看叶文贵,垂着眼不吭声了。
      “叶老弟,既然孩子们孝顺,你就别推辞了,别伤了孩子们的心。”李大爷突然开口道。
      李二爷也是附和道:“是啊,叶老弟,你瞧瞧你,这些年为了孩子们都操劳成什么样子了,现在又把所有东西分给了孩子们你不收下,难道自己要受冻挨饿吗,这让孩子们怎么能安心过活啊。”
      众人你一嘴,我一句的劝着。叶青歌听着着实有点蒙,她一直以为只是三房穷,上房没有多的,也定然是存了些银子的,没成想上房比她还穷,这真的让人无法接受。但看众人的眼神,似乎有这三两银子已经很是不错了!
      叶青歌对此是真的没什么话可说了。对于自家包子爹的决定,叶青歌是赞同的。老两口仅留了三百文钱,把三两银子分到了三房,表现出了如此真挚的爱子之心,但凡他们有点良心,都不会自己坐拥十几亩地,而让两老无地可种,无粮可食的地步。若真是那样,必定会让人戳脊梁骨的。
      “老爷子,儿子们孝顺你就收下吧,别凉了孩子们的一片心。”
      “是啊,老爷子你若是吃不饱,这孩子们怎么可能吃的下饭……”
      众人你一嘴,我一嘴的劝说着,叶老爷子也就开了腔,收下了二房三房的孝敬,至此分家的具体事宜便初步敲定了。
      待李大爷写完简子,传大伙都看了一遍,李大爷又逐字念了一遍,讲解了下意思,确定叶家众人都听懂,也无意义,便誊写了四份,让他们一一按了手印。
      “好了,一房一份,各自收好,叶家自今日子起,叶家三子独立门户,贫贱富贵由天定由己争,各不相干。”
      “轰——”李大爷话音刚落,一声炸雷便在众人头顶响起。众人吓了一跳,抬眼望去,本是火辣辣的日头不知何时已经藏了起来,黑云滚滚,狂风四起,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要下雨了!”
      “下雨了好啊,这天热死个人。”
      “地里也收完了,这场雨来的真是及时。”
      “是啊,下了雨,待分了地就可以种秋了。”
      “叶老二是个有福气的,三十两银子,单是良田就可以买六亩了。”
      “是啊,要我说啊,买个三亩良田,四亩中等田,余下的银子还可以买些猪崽子啥的,这日子定是红红火火的。”
      “可不是,别看大房平日挺风光的,到头还不是手里要啥没啥的,还不如人家二房,祺哥儿现在年岁小,二房两口子再奋斗向年,那还得了。”
      二房就这一个儿子,如今瞧着虽是一身的病痛,但待二房日子好了,有心力医治了,兴许便能医好了。看叶文贵和李氏的容貌,祺哥儿也不是个差的。若是一直医不好,以二房的物力也是衣食无忧。二老也就这么一个儿子,万一医不好祺哥儿走了,那全部的家产不都落到了祺哥儿媳妇手上了吗?间接的不是落在媳妇娘家人的手上?
      有那精明会盘算的,家里有和祺哥儿年岁差不多姑娘的,已经默默在心里打起了算盘。
      “是人家依姐儿命好了,遇着了贵人,你们家也有闺女的,咋就没这个福气的。”
      “你别说我,你家也有,也没瞧见给你带来什么福气的。”
      “都是些赔钱货……”
      叶青歌瞧着窗外,就这一会的功夫,黑云压的更沉了,风也愈发的狂了。
      “老大,快扶李大爷,这天怕是也下暴雨了。”此间事了,天色也不好,李大爷便起身欲走,怕晚了再被雨隔在这里,李老爷子忙喊了大儿子来搀扶,又喊了二儿子去扶李二爷。村长比几人都年岁小些,身子也硬朗着,早已打了招呼,随着李大爷离开。
      众人热闹也瞧完了,便也各自散去。李大壮背着叶文安到三房,一群脑瓜子会算计的婆娘便围着李氏进了二房,二房里便不时传来说笑声。
      “大壮,辛苦你了,你也快回吧,莫让大雨隔在这了。”叶文安在炕上挪了挪找个舒服的,淋不着雨的位置躺好,向李大壮说道。
      “那我回去了,三叔,有事你让婶子喊我。”李大壮应着,转身离开。
      李大壮刚出了堂屋门,又是轰一声炸雷,豆大的雨点子便落了下来。
      叶青歌就在屋里看见,李大壮撒开了膀子一溜烟的跑没影了。
      “这小子跑的挺快。”李氏笑道,看着自家相公,笑意慢慢就到了眼底:“我怎么就觉得,这日子有了盼头了。”
      二房那边传来一阵阵惊呼声,随着李氏的话也传了过来,听着都比往日要欢快许多:“莫急,各家嫂嫂再坐会儿,兴许一会雨便停了,这夏日的雨啊,来的急走的也快。”
      “说的也是,反正时辰还早,我们再坐会儿。”
      “是啊,坐吧,聊的正开心呢,刚说到哪了?”
      三房的人就全当没听到,自个压低了声音说话。
      叶青歌瞅了瞅了,和叶青梅一起,把能收集到的桶子木盆破碗啥的拿进来遮雨。二房的房顶前个月叶文贵回休时,刚刚整理过,自是不露雨的。
      “孩他娘,别担心,今后日子会越来越好的。”
      叶青歌拿着一个木桶进来,正好听到叶文安这句话,心下也不由涌起一丝兴奋。
      是啊,好日子才刚刚开始。
      这辈子,她要把自己想做的都做了,过自己一直想过的生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