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撑腰的宫斗(重生)

作者:小柠檬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得宠”

      入宫那日阳光明媚,一碧如洗,是个晴朗的好日子。
      
      给容泠引路的小太监年岁不大,长得憨憨的,很是殷勤:“容贵人的住处是个好位置,离皇上的乾清宫近得很,虽说人有点多,但也热闹。”
      
      容泠不禁觉得好笑,这小太监倒是有意思,在后宫中,谁喜欢人多热闹?几个女人同一个屋檐下,鸡毛蒜皮的争斗少不了。
      
      “贵人可别笑话奴才,与您同一宫的都是刚入宫的几位常在,您是位分最高的,有什么事还不是您说了算?”那小太监倒是会讨好人,几句话下来,容泠初来乍到的不适应感消散了很多。
      
      容泠望着前方,赤红的宫墙映入眼帘,走近,她抬起头,匾额上写着“蓬莱”二字。
      
      容泠记得,蓬莱宫是先帝为宠妃特意改的名字,传言那位宠妃超然出尘,气质清冷,被先帝赞为“仙子”。
      
      可那位“仙子”并没得到什么好出路,先帝去后,被继位的三皇子祁景煜安排“殉葬”了,也是因此祁景煜冷血无情心狠手辣的传言才流传出来,众人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了好久,生怕陛下一不高兴就处置了自家。
      
      如今,她被安置在了这个宫里,是刻意还是巧合呢?
      
      容泠不再多想,跟着小太监走进了自己的海棠苑。海棠苑位置有些偏,以屋后盛开的海棠花得名,是个幽静的住处。
      
      除了青桃和红杏,她还被分配了四位宫女,一位管事的姑姑。
      
      管事的姑姑姓孙,是个精明的人,一看就是在宫里生活了多年,人情练达的人。容泠也不多与她说些什么场面话,只对她笑了笑以示善意。
      
      至于四位宫女,容泠知道,这其中定是有旁人的眼线的,后宫中原本只有德妃、宁嫔和安贵人,能好好地活到现在,必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宫女名字整齐,春雨、夏风、秋霜、冬雪,一个个面上恭谨,看不出什么。
      
      容泠也没有纠结于此,简单说了几句,给了些赏赐便让她们退下了,反正若是想要对她不利,定会露出破绽,日后再慢慢试探。
      
      没多久,便听见外面有些聒噪的吵闹声,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那几位一同入宫的常在。
      
      容泠置身事外,安安静静地坐在屋内,心想,刚来就这么能闹腾,真是有活力。
      
      “容姐姐。”阮清莲没有掺和那几人的斗嘴,小跑着过来,一副欣喜的样子。
      
      “竟然和容姐姐分到了同一处,真好。”她天真活泼地过来“套近乎”,“听说沈婳被分到了月华宫,与安贵人一起,太后娘娘的侄女萧沐被分在了一处单独的宫殿。”
      
      “这样啊,你倒是消息灵通。”容泠敷衍道,心里有些不解,自己看上去有那么蠢吗,为什么她总想着挑拨自己出头跟沈婳斗?
      
      初来乍到,她可不想轻易地树了敌,至少明面上还是和气一点。毕竟那皇帝喜怒无常,谁知道会不会被迁怒。
      
      虽然祁景煜亲口留下了容泠,容泠却依然隐约觉得祁景煜对自己有点莫名的不爽,也不知道哪里让他看得不顺眼了,挺让人担忧的。
      
      “我只是爱凑热闹,不小心就听见了。说来,容姐姐近日里总让我有种不敢亲近的气场,这是怎么了?”阮清莲一副娇憨委屈的模样,还轻轻地扯了扯容泠的衣袖。
      
      “也许是突然转变了心境,你快回去收拾收拾吧,别在我这偷闲了。”
      
      “也是,容姐姐可要好好准备准备,说不定今晚......”阮清莲笑着跑回去了。
      
      “姑娘,这、这阮小姐真是......”青桃听到她临走时的那句,不禁红了脸。
      
      “青桃,该叫‘小主’了。”红杏在一旁捅了捅她,纠正道。
      
      “啊......奴婢疏忽了,突然改了称呼,实在是...有点不习惯。”青桃有点落寞,小姐那么好的人,如今竟是成为了后宫中一个普普通通的小主。
      
      “你瞎伤感些什么?小主这样的资质,定能受到皇上的宠爱,该高兴才是。”红杏瞪了“不合时宜”的青桃一眼,小主心里本就烦闷,你还添乱。
      
      “不必这么顾忌我,我没你们想象的那么多愁善感,嫁谁不是嫁,外面也不比入宫好。”容泠不太在意地摇了摇头,望向窗外的海棠花,粉嫩嫩的,娇小可人。
      
      然而,宫里的日子并不像初入宫的少女们想象的那样勾心斗角地争宠。皇帝像是把她们忘在了脑后,不闻不问。
      
      安贵人在宫中已经好几年了,对此习以为常,只静静地呆在自己的院子里,侍弄侍弄花草,不出来招惹事端。
      
      然而,和她同一宫的沈婳却是耐不住性子,先是在宫里到处晃悠,想要与皇上来个偶遇,奈何祁景煜根本不往后宫这里来,想遇也遇不上。
      
      后来,她又想着贿赂贿赂御书房的小太监,可人家理都不理她,去得多了还被德妃派来的宫女说教了几句,灰头土脸地回来了。
      
      争不了宠,隔壁的安贵人又是个闷葫芦,连宫斗都没人陪她斗,沈婳被人捧惯了,受不了这样的寂寞,总是来蓬莱宫这里“做客”,和几位常在“聊聊天”,颇有优越感。
      
      容泠没理过她,她也在想皇帝的事,倒不是稀罕那虚无缥缈的宠爱,只是,若是她入了宫也什么都做不了,她这一世岂不是又一场笑话?
      
      然而,祁景煜不来后宫,她又有什么办法?难不成还能把人绑过来?
      
      这日晚上,阴云密布,遮住了弯月,是要下雨了。
      
      祁景煜看着手中的奏折,像是被其中的内容逗笑了,干脆放了下来,喝了口茶。
      
      李公公在祁景煜身边伺候了多年,趁着皇帝放下政务休息的这点时间,捧上了一盅燕窝:“陛下可要休息一会儿?这燕窝熬得透,皇上尝尝吧。”
      
      “谁又给了你好处,让你送来的?”祁景煜拿起调羹,有一下没一下地搅着,漫不经心道。
      
      李公公知道他没动怒,笑眯眯地躬下身子,满脸皱褶,眼睛弯得都看不见了:“是刚入宫的萧贵人,老奴知道她是太后塞进来的,皇上厌恶她,这不正好坑她一笔银子嘛。”
      
      祁景煜闻言笑了起来,将搅成一团乱的燕窝推到一边:“你倒是会说话。”
      
      李公公收拾了那盅燕窝,交到旁边的小太监手上:“皇上也有些日子没去后宫了,那些新来的小主们心里可不知道怎么着急呢。”
      
      “你操的心真够多的。”祁景煜又看了眼方才放在桌上的折子,废话空话一连篇,主题是弹劾安远侯目中无人、意图不轨。
      
      窗外雨声连连,让他不经意间想起了那天雨中,安远侯家的那个女儿。
      
      祁景煜突然有了点兴致,起身。李公公连忙给他披上外衫,试探着问:“不知是哪位小主这么有福分,入了皇上的眼?”
      
      祁景煜不言,李公公其实心里也有数,知道皇上这是不想惊动,没再多话。
      
      海棠苑中,容泠正望着窗外出神,雨下得挺大,海棠花凄凄惨惨地落了一地,比起盛开时的娇艳,更有一番零落的美感。
      
      苑外传来一阵阵惊呼声,她没在意,直到有人推门而入,她才猛然回头,愣住了。
      
      祁景煜站在不远处,欣赏了一番她惊诧的神情,采选时她大多时候都是面色平静波澜不惊,哪怕是在雨中屋檐下,都有一种与世独立的感觉。
      
      祁景煜承认,她长得的确符合他的心意,只是那清冷的仙气,让人想要玷污,想要把她拉入凡尘。
      
      “陛下万安。”最初的惊讶过后,容泠恢复了平静,起身行礼。
      
      祁景煜却没想就这么放过她,他走到她面前,伸手抬起她的下巴,直视着她的眼睛,像是要看透她所思所想:“朕听闻你原本已经与人定了亲,又为何入宫?”
      
      容泠一惊,他为何要这么问?既然都入了宫,前尘纠葛都一去不复返,有什么提及的必要呢?
      
      “回话。”祁景煜设想好了她各种可能的奉承,没耐心等她慢慢琢磨修饰。
      
      “因为羡慕。”容泠视线毫不躲闪,沉静地与他对视。
      
      祁景煜一愣,这倒是坦诚得有点出乎他意料了。
      
      他勾唇一笑,眼里有些不屑:“还以为你挺有意思的,看来还是朕看走眼了。羡慕?羡慕那些囚笼之中无趣的人吗?”
      
      “嫔妾羡慕的是陛下,”容泠也浅浅地笑了起来,对他话语中的讽刺置若罔闻,自顾自道,“嫔妾羡慕陛下能将一切握在手中,哪怕最初力不从心,最终也不会无能为力。”
      
      “那你想要什么?”祁景煜饶有兴致地贴近她,容泠仿佛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雨水气息。
      
      “地位?权势?还是宠爱?”祁景煜的声音和着温热的气息落在她耳边,像是引人沉溺的陈酒。
      
      容泠不言,她也没有想明白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今生她只抱着一腔自我放纵及时行乐的执念,莽莽撞撞地入了宫,与其说是想要入宫,倒不如说是别无选择。
      
      一愣神的工夫,她身体一轻,被祁景煜打横抱起,往里间走去。
      
      她下意识地颤抖,手抵在他胸口,想要推拒又觉得不该,进退两难,落在祁景煜眼里,却像是在故意勾人。
      
      他动作温柔地把她放在床上,眼里映出她略显慌张的面容,专注得让人有种被深情珍视的错觉。
      
      第二天容泠醒来时,祁景煜已经离开了,窗外日头高挂,竟没有人喊她起来。
      
      她坐起身,身上略有些不适,却也不算难受,她第一次经历这些,光是回想就红了脸。
      
      “青桃。”屋里院里都静悄悄的,也不知道她们都去做什么了。
      
      “娘娘您醒了,皇上走前说了不用叫醒您,还晋了您的位分。”青桃走了进来,脸上欢喜得很。
      
      容泠一愣,不明白祁景煜此举是为何,那人也是奇怪,一会儿看她不顺眼,一会儿又表现得像是宠爱一般。
      
      “娘娘如今是嫔位,在这宫中也只有德妃娘娘在您之上,而且,陛下还下令让蓬莱宫的几位常在都搬去了沈贵人那里,可见皇上对您喜欢得很呢。”青桃服侍着容泠穿戴,嘴里说个不停。
      
      “都搬去了沈贵人那里?”容泠顿住,难怪都听不见她们的喧闹声了。
      
      可、可这事办得也太扎眼了吧!自己刚侍寝,提了位分不说,还直接把同住一宫的都赶去了别的宫?
      
      容泠心里冷笑,这哪是什么“宠爱”?分明就是故意想要折腾自己!
      
      这下好了,自己善妒的名声传遍后宫,沈婳被她这么“打脸”压了一头,还不得闹翻了天?
      
      这祁景煜,就跟自己过不去吗?看着自己和后宫的妃嫔们斗来斗去,很开心?
      
      行,既然是你先动的手,那我就依你所愿,好好地跟她们闹腾。反正现在身上还有一层“得宠”罩着,还不趁机嚣张一番?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祁景煜:看见你们不痛快我就痛快了。
    容泠: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嫁给前世的死对头
    基友的文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