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撑腰的宫斗(重生)

作者:小柠檬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入宫

      采选那日,厚厚的云层遮住了刺眼的阳光,天阴沉沉的。
      
      容泠站在初选过后的队伍中,身边有姹紫嫣红娇羞可人的少女,也有另辟蹊径故作清高的姑娘。
      
      引人注目的都是名门之女,容泠倒也见过几位,不太熟,她前世不爱与人客套,加上相貌才情,实在不是讨喜那一卦的。
      
      她这些日子好不容易说服了母亲,为了不让母亲担忧,又做出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可她心里也忐忑不安,前途未卜,她选择了与前世不一样的道路,可谁知道未来是否会有所改变呢?
      
      容泠深知无能为力的悲哀,便更想能够做点什么。
      
      然而,如今她再怎么烦恼都无用,便收回了心绪,听着身边那些明争暗斗,暗潮涌动。
      
      一身贵气,被众人环绕着的是忠勇侯的嫡女沈婳,她微微昂着头,簪上垂下的金丝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沈姐姐明艳动人,定能受皇上青睐。”说话的是顺天府丞的女儿段玥,生得娇小可人,容泠隐约记得她是个会哄人的,也没有什么小姐脾气。
      
      沈婳听惯了奉承,自我感觉良好得很,不由地挑衅似的瞥了容泠一眼。
      
      “容姐姐,她这是什么意思,好像瞧不起别人似的。我就罢了,容姐姐的仙气她拍马也赶不上。”容泠前世闺中为数不多的好友阮清莲忿忿不平,在她身边小声嘀咕道。
      
      “瞧不起就瞧不起,不碍着什么。”容泠无所谓地笑了笑,直视着阮清莲微怒的眼睛,“你要是不服,就自己上去理论,跟我说做什么?”
      
      “我、我这不是不敢吗,她那么厉害,我要是撂她面子,她以后还不得吃了我?”阮清莲无辜地眨了眨眼,瑟缩道。
      
      容泠不再说什么,静静地等着,在这里争口舌之利有什么用?这些人中,能留下来的都不知道有几个。
      
      天色又阴沉了几分,对于将要入宫的这些姑娘们,似乎不是个好兆头。
      
      “这天气,会不会要下雨了?”有人担忧道。
      
      “下雨了还能面圣吗?”
      
      众人低声议论起来,或许是中间混了几个乌鸦嘴,没说完,便真下起了蒙蒙细雨。
      
      “哎呀,这可怎么办?这雨下下来,妆都要花了。”
      
      闻言,本就骚动的队伍更是乱起来,周围没什么避雨的地方,宫殿的门也都紧闭着,没人敢乱闯。
      
      管事的公公已经派人去取伞了,众人只得先将就着躲在屋檐下,手握着帕子,挡在头上,徒劳地避雨。
      
      容泠也站在了屋檐下,微蹙着眉头,浅色的衣裙被打湿,不再像是飘飘欲仙的清冷仙女,而是沾染了一丝凡尘的气息,显得更加勾人心魂。
      
      容泠不知道,她这番略显狼狈的模样,被一人收入眼底。
      
      姗姗来迟的皇帝脚步一顿,意味不明地冷笑一声,在撑伞小太监战战兢兢不知哪里犯了这喜怒无常的陛下的忌讳时,抬步离去。
      
      阵雨一晃而过,待选的秀女们甚至还没拿到伞,雨就停了。
      
      好在雨不算大,众人各自打理了一番,在公公的催促下,“不太端庄”地便被赶上了架子。
      
      容泠抿了抿唇,心里有些难以自抑的紧张,早就选好了这一条路,事到临头还是会怕。
      
      她悄悄抬头看了一眼,皇帝坐在上方,面容俊秀,眼里透着一股淡漠的滋味,仿佛事不关己。
      
      祁景煜不耐烦地看了一眼还在磨蹭的秀女们,对身边的老太监吩咐了一句,老太监躬身应下,小跑着过来,催促着她们快些开始。
      
      的确像传言里那样冷血无情,祁景煜似乎察觉到了她悄悄打量的目光,对视过来,容泠一惊,恭谨地垂下头,面色不变,心里却是震颤着,她从未见过那样暴戾的眼神。
      
      秀女们一个个走上前,给皇帝和太后请安。祁景煜仅有的三个宫妃都没有来,太后慈眉善目地笑着,可任谁都知道这位太后手段非凡,是个厉害人物。
      
      容泠默默地留心,皇帝一直没有表态,兴致缺缺的样子,太后倒是做主留下了几个人,之前嚣张的沈婳,还有段玥几人都留了下来。
      
      轮到了她,容泠端庄地走上前,请安毕,太后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倒是个清秀的模样,安远侯家的女儿,品性也不会错,皇帝怎么看?”
      
      容泠心惊,据方才来看,太后只有不想留人时才会这么说,让皇帝定夺?皇帝这兴致缺缺的模样,怎么可能会开口留下谁?
      
      自己也没做什么不同寻常的事,太后为何不喜自己?容泠不解,难道重活一世,竟是要败在这里吗?入不了宫,查不明前世侯府遭难的缘故,又怎么避开祸端?
      
      太后看着这姑娘沉稳的模样,心里也是叹了一口气,怪就怪她那清冷的气质,若是真入了皇帝的眼,怕是要挡自家侄女的路。
      
      太后是前朝的皇后,并非皇帝生母。祁景煜的生母出身低微,也不怎么受宠,当年便是被一个表面清冷,实则心机深沉的宠妃害死的。
      
      祁景煜行三,上面又有身为太子的大哥,又有母家势力庞大的二皇子,按理说,这皇位怎么也轮不到他。
      
      可不知道这三皇子是踩了什么狗屎运,太子被诬陷谋逆,明眼人都猜得出是二皇子所为,然而人证物证俱在,太子“畏罪自尽”,先帝虽怒,却也只能不了了之。
      
      二皇子铲除了对手,正暗地里欢喜着,却竟然转眼就被自己府中最受宠的贵妾下毒害死,死不瞑目。
      
      那妾室也没想着活下来,她父亲多年前被二皇子的手下失手误杀,母亲郁郁而终,可凶手却逍遥法外。
      
      她怀抱着刻骨的恨意,隐忍多年,一朝得手,报仇雪恨,心里再无遗憾,长笑着引颈自戮。
      
      于是,祁景煜轻轻松松地摆平了几个不成器的弟弟,“捡”来了这个皇位。
      
      如今,祁景煜收回了大部分权力,不再隐忍,锋芒毕露,容泠觉得,他解决太后的身后的势力也用不了多久。
      
      不过,那些大概都与她没什么关系了。容泠垂眸,对祁景煜不抱希望。
      
      祁景煜长长地沉默,似乎是在观察她的反应,也不知道他看出了什么结果,勾唇笑了笑:“挺有意思的,留下吧。”
      
      容泠难以置信地抬头,正对上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连忙俯身谢恩,被一旁等候的嬷嬷领着离去了。
      
      “小主是皇上亲口留下的,未来想必不可限量,老奴在此先恭喜小主了。”
      
      “承嬷嬷吉言。”容泠回礼,不卑不亢。
      
      嬷嬷点了点头,不再多言。她在宫里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姑娘没见过?容泠这模样是极好的,可宫里最不缺的就是漂亮姑娘,日后是福是祸,还不知道呢。
      
      容泠回到家,心绪已经平复了下来,按照惯例,接下来的几天会有教引嬷嬷前来教导规矩。
      
      她入宫可以带上两个婢女,青桃活泼,心思却细腻,与她最是亲近,至于还有一个,容泠想到了她院里的大丫鬟红杏,是个稳重的人,也合适。
      
      容泠这么想着,便把她们叫到了身边,她不愿强迫别人,毕竟强扭的瓜不甜,若是带进了宫反而离了心,那可更糟糕。
      
      “奴婢只跟着小姐,小姐入宫不易,奴婢虽笨,但也想对小姐有一份助力。”青桃跪在容泠面前,神情恳切。
      
      红杏没说什么,跪在青桃旁边表明意愿。
      
      “好。”
      
      几天后,圣旨传来,容泠拜别父母,入了宫。
      
      她简单地打听了一下,与她一起入宫的还有五个人。
      
      容泠、沈婳和太后的侄女萧沐都被封为贵人,剩下的阮清莲、段玥和方氏都被封为常在。
      
      再加上宫中原有的德妃,宁嫔和安贵人。
      
      容泠以为自己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宫斗生涯就要开始了,却没想到,这个皇帝不按常理出牌,更没想到,自己竟然在后宫中,得到了不敢想象的真情。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不是一本正经的宫斗w



    嫁给前世的死对头
    基友的文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