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撑腰的宫斗(重生)

作者:小柠檬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箭双雕

      “臣一时不能确认,但这镯子的确隐约散发着不太寻常的气味。”姜太医翻来覆去仔细闻了闻,确认道。
      
      容泠茫然,德妃真的这么明目张胆?怎么可能?就算镯子真有问题也不该这么轻而易举地就被识别出来啊,若是德妃真的这么蠢,哪还能好好地活到现在?早该被人害死了。
      
      她心里疑惑,忍不住悄悄地睁开眼,眯成一条缝,缓缓地偏过头,看了一眼祁景煜的神色。
      
      祁景煜却是察觉到了她这自以为隐蔽的举动,勾唇朝她笑了笑。
      
      容泠偷偷摸摸被他察觉,吓得立刻闭上了眼,恢复“昏迷”的状态,却听见那人轻笑一声,在这一片沉寂中格外引人注目。
      
      容泠本就有点心虚,他这么一笑更是雪上加霜,心里纠结了好一阵子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祁景煜是知道这回事的,在他面前还装什么?
      
      容泠无奈地心想,自己方才傻乎乎的举动肯定是要被这人嘲笑好一阵子了。
      
      反观屋里的其他人,可就不像他们两个那样轻松了,祁景煜这么不合时宜的一声轻笑,吓得人寒毛都树了起来,心里忐忑着这位喜怒无常的皇帝陛下是不是怒极反笑,下一刻就要找人麻烦了。
      
      众人战战兢兢地不敢出声,好巧不巧,就在这么个微妙的时候,乘着轿辇凑热闹的德妃来了。
      
      德妃穿着整齐华贵,一点匆忙的意思都没有,像是这里只发生了件微不足道的事,与她没什么关系。
      
      她知道此刻皇帝肯定是震怒的,她这副模样前来就像是在找骂,但她要的就是激怒容泠,让她在怒极之下失了理智,死死地咬住自己不放,再牵扯出那只镯子,在众目睽睽之下鉴定出那镯子其实什么问题都没有。
      
      然而,当她走进屋内,接受所有人的注目时,她直觉,似乎有哪里出了问题,怎么他们看向自己眼神,与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德妃到底是在宫里待了好些年的人,沉得住气,这么多复杂的眼神注视着她她都能面不改色,她脚步一顿,脸上露出一份恰到好处的疑惑,朝祁景煜欠身行礼,道:“这是怎么了?怎么都盯着臣妾?怪吓人的。”
      
      她缓缓地在屋里扫视了一圈,避开了面色不虞的祁景煜,看向了床上“昏迷不醒”的容泠。
      
      啧,昏迷不醒?那这出戏可就不好演了啊。德妃心里有些遗憾。
      
      这么想着,她又把目光转到青桃身上,那小丫头呆愣愣地站在一边,看上去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都说不出话来了。德妃在心里摇了摇头,靠不住。
      
      然而,她话音落了这么久,屋内依旧是一片寂静,无人出声。她后知后觉地觉得有什么东西超出了自己的掌控,一低头,目光落在了姜太医手中的镯子上。
      
      那只镯子红得鲜艳欲滴,是她再熟悉不过的,难不成容泠或是她身边的丫鬟已经开始指认这只镯子了?
      
      那真是再好不过了,本来还以为容泠昏迷以至于这场戏唱不下去了,没想到还是如愿上演了。
      
      德妃心里笑得得意,面上却做出一副惊讶的表情:“这镯子、似乎是臣妾给容昭仪的,怎么,难道是有什么问题吗?”
      
      祁景煜冷眼看着她的演出,德妃妆容精致,与这屋里的慌乱氛围一点都不搭,看上去格格不入,害人嫁祸还有心思演戏,真是令人厌恶。
      
      “姜太医,可看出什么了?”祁景煜移开视线,不再看那个令人作呕的女人,看到她那装模作样的样子,总让他想起当年那些腌臜事。
      
      姜太医突然被点到,愣了一下,道:“臣方才仔细察看了一下,在这镯子内侧发现了一处细小的缝隙……”
      
      “什么?这怎么可能?”姜太医还没说话,德妃便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道。
      
      这镯子她一直留在身边,该百分百打包票没有任何疑点,怎么会出现了个“莫须有”的缝隙?
      
      姜太医被打断质疑了也不恼,继续道:“缝隙里隐约传出了些药味,正是对容昭仪如今不利的。”
      
      “怎么会这样?德妃娘娘,我家主子与您无冤无仇,您为何如此狠毒?”青桃像是突然从茫然之中惊醒,崩溃地哭喊道。
      
      德妃被这意料之外的变故震得莫名其妙,第一反应便是容泠联合了姜太医一起陷害她。
      
      “皇上明鉴!臣妾敢担保这镯子没有任何问题!若是真、真如姜太医所说,臣妾又怎么会把它戴在身边这么多年呢?”德妃语气有些慌乱,还不忘把脏水泼出去,“定是有人想要害臣妾啊!”
      
      “哦?害你?你说说看,怎么害?”祁景煜不着急治她的罪,给她点希望再打入绝望,那才有意思。
      
      德妃闻言先松了口气,既然皇上愿意听,便是有可能相信她的,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理了理思绪,开口道:“臣妾不知道姜太医口中的缝隙是哪来的,臣妾把镯子给容昭仪之前还仔细检查过,定然是不会把一只有损的镯子给别人的。”
      
      “臣妾、臣妾猜测,是有人故意在镯子上动了手脚,好嫁祸给臣妾。”德妃犹疑道。
      
      姜太医不可能在这种场合胡说八道,那这镯子就是真的有问题了才对,可德妃的计划就是镯子没有问题,等容泠不顾一切地攀咬自己,这么想来,只有容泠自导自演这一个可能了。
      
      德妃恨得咬牙,这容泠还真是难缠。
      
      “你是想说泠儿为了嫁祸你,连孩子都不要了?”祁景煜看着她哑然的样子,眼里有几分戏谑的笑意。
      
      猜的没错,是有人在那镯子上动了手脚,不过不是容泠,而是他。
      
      他可不像容泠那样,被算计了才反击,镯子没有问题,就让它有问题好了,德妃就是有十张嘴也说不清。
      
      若不是想要借着这件事把宁嫔也一起处理了,祁景煜倒是有些想引她亲口说出来用药汤嫁祸宁嫔的事,这女人慌忙之下口不择言说漏嘴的样子,想想都觉得精彩。
      
      不过,对付个德妃都能让容泠想出假孕这样的招数,要是再把宁嫔留下,还不知道接下来容泠又要想出什么异想天开的法子。祁景煜不想再给彼此找麻烦,干脆一箭双雕得了。
      
      德妃还想着狡辩,祁景煜却没有心情再听她说话了,直言道:“证据都在这了,你要是不服,就慢慢审吧,别在这里碍眼了。”
      
      话音刚落,便有侍卫上前,“客客气气”地把德妃请了出去。
      
      翻车来得如此之快,如此之迅猛,德妃猝不及防,然而在之后的审问中,所有的质疑都被对方不温不火地推了回来,至死都不知道自己的对手不止容泠一人,还有一个更厉害的祁景煜。
      
      至于无辜被嫁祸的宁嫔,正如夏风所言,在她屋里搜出了一系列“作案工具”,证据确凿,让她百口莫辩。
      
      宁嫔心知无望,不甘心地咒骂德妃,却听祁景煜冷冷地说:“别自己为是什么好人了,你做过的那些事,真以为能瞒得住谁吗?”不过是因为那段时间太后势大,不想节外生枝罢了。
      
      解决了这两个人,剩下的事也就好处理了,容泠“调养”了回来,第一件事便是把夏风叫到了身边。
      
      夏风那日按着德妃的意思“供”出了宁嫔,如今德妃和宁嫔都倒了,她却像是被遗漏了一样,竟是没被处置。
      
      她心里不安,整日风声鹤唳,一面想着是死是活干脆给个痛快,事到临头却又害怕。
      
      坐立不安了好些天,总算是等来了最后的裁决,她闭了闭眼,跪在容泠面前。
      
      容泠不紧不慢地喝了口茶,打量了她一番,声音不大,在她耳里却如同一道惊雷:“我知道你是德妃的人。”
      
      夏风浑身都止不住地颤抖起来,不明白自己是什么时候露出了破绽。
      
      “从草人的事开始。”容泠提示道,“德妃进屋,哪里都不看,偏偏翻了我的妆奁。”
      
      夏风这才恍然,原来自己从那么早就露出了破绽,那这些日子所做的一切岂不都是一场笑话?
      
      “娘娘为何留我这么久?是想反过来算计德妃娘娘吗?”夏风知道自己如今说什么也改变不了结果了,索性问道。
      
      “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要。”容泠淡淡地看着她,眼里没什么情绪,既然从没有过忠诚,也就不存在什么背叛,不值得浪费情绪。
      
      次日,蓬莱宫里换来了一个新的宫女,偌大的宫中,这样的小事似乎不值一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一下子解决了两个人w
    那就轻松地谈会儿恋爱吧w



    嫁给前世的死对头
    基友的文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