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随手撸的小短篇,大概是远古三大魔君中镜魔与天京小公主的故事,逻辑无,bug有。
一段由他导演的戏,由他设的局。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靳寒枝 ┃ 配角:随便 ┃ 其它:随便

一句话简介:世上再无靳寒枝

  总点击数: 94   总书评数:3 当前被收藏数:3 文章积分:189,010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古色古香-仙侠
  • 作品视角: 男主
  • 作品风格:悲剧
  • 所属系列: 古言奇幻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3102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作者:水月荡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他是天生的魔,却最喜欢扮作凡人。
      遇见那个来自天京的小公主时,他刚得到一具新的□□。白衣乌发,满身药香,从遍地残骸的村落中醒来,谁也不知那个温雅良善的游医内里早已换了灵魂。
      “你没事吧?”红衣少女如一朵云飘落在他面前,腕上金铃儿清脆作响。
      他照着记忆中的模样做出一个微笑:“无事,只是其余人……”
      少女来时已见过这村子的惨状,抓着一缕头发自责又愤恨道:“都怪我来迟了,这些妖魔也着实猖狂!”
      他但笑不语。
      他的手下是如何猖狂,他又怎会不知。
      “你跟我走吧,我带你去天京,那里很安全。”
      天真的小公主信誓旦旦地向他保证。
      他笑:“好啊。”
      天上白玉京,地下九龙城,皆为妖魔无可侵袭之地,可他不是一般的妖魔。镜君,远古三大魔君之一,不过世人更喜欢称他为镜魔。
      他无形无体,一切情感和个性都来自被他选中的□□,因此他可以是任何人又可以谁都不是。
      而此刻他是游医,是靳寒枝,他很喜欢这个新的身份。
      
      赴往天京的路上,他们受到了妖魔的伏击。
      初出茅庐的小公主不懂收敛自身气息,也无怪受到各方妖魔的觊觎。彼时他被已经身负重伤的少女护在身后,对眼前这场过家家似的小戏感到无聊又可惜。
      不如让它更好玩一点。
      于是下一刻,他挺身为少女挡下了来自背后的偷袭。
      少女扫尽所有妖魔之后,跪在地上抱着奄奄一息的他大哭,从两人身体里流出的鲜血交融在一起,早已分不出彼此。
      他尽心扮演着靳寒枝,虚弱地喘息,温柔地安抚:“不要哭,我没事。”
      少女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紧紧搂住他的脖颈,哭声道:“我救你,我一定要救你。”
      他被放置在地,闭上眼坦然接受着从少女唇间源源渡过来的纯净灵气。来自天京的力量,对于凡人而言的确是百世求得的恩赐,可是这具□□太过虚弱承受不得,如此也不过是饮鸩止渴。
      少女终于离开他的唇。
      “我带你回天京,父王一定有办法,他一定能救你!”
      
      后来,他也不知道身负重伤的少女是从何得来力量,竟一刻也不息地背着无法行动的他连夜赶路,终于在两天之后到达天京入口。
      “公主!”
      守门的天兵震惊地看着他们一向骄傲此时却满身狼狈的公主。
      “救救他。”
      少女拼尽全力说完三个字终于倒下去。
      而他在想什么呢?
      终于来到天京了啊。
      他躺在冰凉的地面上,眯着眼仰望着这座白玉砌成的仙京。因为是以凡人的身体进入这里,所以这些缠绕在整座天京无孔不入的灵气对他并没有半分排斥,甚至还十分自觉又热情地进入他的血脉流转,缓解着这具身体正在遭受的痛苦。
      天上白玉京。
      他虚弱地抬起手遮住双眼,骨子里的魔性差点不受控制,刺激的他眼睛变成红色。他突然很想放声大笑,可是最终也只是略微勾了勾嘴角。
      
      他们被带到天宫。
      天君心疼自己的小女儿,派来最好的天医对他们进行救治。
      少女很快苏醒过来,可是他却一直没有恢复。
      “你放心,一定不会有事的,父王他一定能救你。”
      少女坐在他的床前,眼眶红肿却强自微笑对他信誓承诺。
      他无语凝视她半晌,才抬手摸了摸她的脸颊,笑道:“好。”
      
      这具□□分明已经无法再支持下去,可是这一次他忽然不想就这么丢下。再等等,他对自己说,这场戏还未演到最后。
      
      他的身体一天天虚弱下去,少女每天都要在他的床边坐上大半天,从不会伺候人的小公主从一开始倒茶洒了他半身到现在越来越熟练,几乎成了他的贴身小侍女。
      天京闲言渐起,他虽卧床不起却仍能从窗边路过的侍女口中听得一二。
      “你该知道你不可能再活下去。”
      一日夜半,天君悄然来到他的屋内。
      他点点头:“我知。”
      这本是他一手导演。凡人的身体脆弱不堪,他一边懒于驱散体内与自身格格不入的妖邪魔气,一边又不舍立即丢弃这具□□,索性完全放手不管任它慢慢腐朽。
      “在你死之前,离开天京。”天君道。
      他弯起眼笑:“好。”
      
      少女最后一次来看他。
      他安静听少女说话,在此之前他从不知道一个人可以有这么多的话,他不言不语,她一个人就可以说上大半天。
      “靳寒枝,你是我见过最好的人。”少女灿笑如花,“所以你一定能长命百岁,不,千岁,反正你一定要活的比我久!”
      他忍不住笑,对她招招手:“头低一点。”
      少女欢喜地丢掉手里的东西,双手托腮趴在床边笑吟吟地看着他。
      然后他吻上了她的带笑的嘴唇,离开时不出意料见到少女呆滞的表情,一双眼睛睁的很大,毫无杂质的纯黑让他很喜欢。
      “你……你……”
      少女后知后觉地用手指抚着被他吻过的唇瓣,脸上红的像是着了火。
      “靳寒枝喜欢你。”他说。
      少女有些羞涩地垂下脑袋,好半天才抬起来,目光闪烁却很坚定地小声回答:“我也喜欢你。”
      他摇摇头:“你应该喜欢靳寒枝。”
      少女眨眨眼似乎无法理解。
      他最后一次对她笑:“你只能喜欢靳寒枝。”
      少女完全理解错误地对她保证:“嗯,我只喜欢你。”
      他闭上眼。
      靳寒枝喜欢天京的小公主,可是他不喜欢。
      
      是夜,他拖着虚弱的身体一步一步走出天宫,途中没有碰见任何人。
      守卫天京入口的天兵对他说:“公主殿下玩性大,想必不会记你太久。作为凡人能上达天京已经是你莫大荣幸,其余不得再有妄想。”
      “不。”他捂着胸口,脆弱的身体无法支撑行走,从伤口处流出的血液将白衣染的鲜红,笑起来显得分外惨烈。“她会永远记得靳寒枝。”
      说完也不看天兵的反应,就这样一步一泣血走出天京。在他身后拖曳出的一条血路,只在白玉砖上停留了一瞬,顷刻后消失不见。
      天上白玉京,永远不染纤尘。
      
      离开天京的灵气的滋养,早已满身苍夷的凡体立刻支撑不住倒落在地。
      他躺在地上,睁着眼仰望着凡间的夜空。圆月高悬,今夜当是个团圆的良辰。
      “你还呆在这个破烂身体里干什么?”
      黑衣黑发的梦魔飘到他的身边,以那副很具有欺骗性的小女孩长相,眼中却是满满恶意。
      同为远古魔君,他和梦魔的关系可比另一位好上太多。
      “等它死。”他说。
      梦撇撇嘴:“无聊。”
      “是很无聊。”他笑。
      “你刚才从天京出来,里面怎么样?我讨厌那里的灵气。”
      他知道梦曾经试图潜入过天京,不过一靠近那里身上的魔气就会被发觉,试过几次后不得已放弃了。
      “啊,和魔界没什么不同。”
      一个自上而下的干净,一个自上而下的肮脏。对他来说这没什么不同。
      梦便不感兴趣了,说:“我要走了,我最近找到一个很好玩的玩具。”
      他偏着头看她,发现她的眼睛是他从未见过的明亮。
      “你也该换个玩具了。”
      梦劝他说。
      他弯起唇。
      嗯,很快,等靳寒枝死了之后。
      
      后来梦走了,他还躺在原地。
      又过了很久,他感受到靳寒枝的心脏已经不再跳动了,才飘离他的身体。
      他只是一团魔气,无论修炼的再如何厉害也无法像梦那样化成人形,所以他只能借助他人的身体。
      像一面镜子,永远只能映照出他人的模样。
      
      照理说他该走了,该去寻找下一具□□,可是他却始终停留在原地,飘在半空中默默俯视着靳寒枝的尸体。
      天亮的时候,红衣的少女终于跌跌撞撞寻了过来。
      “靳寒枝!”她扑过去抱着靳寒枝早已冰凉的没了温度的尸体大哭,一点也没有天京公主高高在上的样子。
      “靳寒枝你不要死!你说过喜欢我的,你怎么能说话不算话!我不管,你马上给我醒过来!”
      他就在她的对面,可是她的修为却不足以感知到他的魔气。他听着她大哭,听着她和靳寒枝说话,听着她的嗓音逐渐沙哑。
      “我不管靳寒枝,你说了喜欢我,那就要永远陪着我……”
      对,靳寒枝喜欢你,他也的确用一生去陪伴着你。
      “靳寒枝……靳寒枝……”她紧紧抱着靳寒枝,泪水流的一塌糊涂,声音哽咽断断续续着说,“我喜欢你……”
      靳寒枝也喜欢你。他的心里在说。
      可是世上已没有靳寒枝。
      
      后来他看着她终于接受了靳寒枝的死,用双手为靳寒枝刨出一个简单的墓坑,一抔一抔黄土将靳寒枝埋葬,一笔一笔地在靳寒枝的墓碑上刻字。
      靳寒枝之墓。
      刻完之后,看着墓碑上的字又开始哭。
      靳寒枝死了,这幕戏也是时候结束了。
      
      他没有回魔界,而是继续在人间飘荡。
      
      靳寒枝死后的第三天,他找了一具新的身体。
      那是一个王府的小王爷,长相性格和靳寒枝没有一处相像。
      世上已没有靳寒枝。
      他是靖江王府的小王爷,红衣怒马,风流俊朗,不曾喜欢过任何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想写成长篇,比如镜君和小公主在人间的相处,还有镜君的第二个马甲小王爷和小公主,以及小王爷死后的第三个马甲……本来想的很宏大,或许以后会写成大长篇或许还是小短篇,还想写梦君和她的玩具之间的故事,还有天魔大战。脑洞太大,但是写起来超麻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