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到自己绝美以后[重生]

作者:一笔三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 章

      尴尬。
      群里贼尴尬。
      
      好比在背地里指指点点,结果抬头人家已经贴脸上了。
      
      岐林这会儿脑袋上顶着阳光,呼吸着旁边的空气他觉得活着真好。
      以至于看见桌面儿上被人用刀刻着的“丑八怪”这三个字心里就想笑。
      
      以前年轻的时候把少年的恶意当了真,半辈子都没走出来。
      后来才知道,那是别人对他的忌惮。
      
      一张好看到一定程度的脸,攻击性很强。
      岐林微微把身子往后仰,低头往自己桌洞里看,里面还是熟悉的垃圾味儿。
      他自己手里晃着横条长的口香糖盒儿,拇指起着瓶盖儿来来回回消遣。
      
      “群里咋呼什么?”
      跟着这个声音进来的是一只脚,揣在门上动静儿不小,“岐林怎么了?还能——”
      葛孟平揣着着兜儿,人靠在门口儿眼睛往里瞄,等看见他旁边岐林的位置上坐了人,眉头中间的肉就攒起来了,“那人谁啊?”
      
      旁边跟着几个小伙计,校服都学着葛孟平的花样儿扯了两条袖子往中间系了个死扣儿。
      
      “就是岐林。”他小声看着葛孟平的脸色,“早上群里都在传这事儿呢,说岐林换了个头。”
      “换个屁,就睡了一觉梦里整的啊?”葛孟平心情不算好,他从门上垫起胳膊朝自己位置上走,到地儿了就伸了一直胳膊撑着脸,直勾勾的把眼睛往岐林身上镶,“谁让你剪头发的。”
      
      他闹出来的动静,周围没人敢接。
      了解葛孟平的人都知道,岐林就是他的垃圾桶,岐林的位置也是葛孟平单独要求的,因为葛孟平家里陈衬着几千万,学校里老师也是给足了面子,所以看着岐林消极抵触情绪不大,也没闹到学校领导那里,面子上过的去,也就得过且过。
      
      葛孟平带着火气来,自然又得找岐林的不自在。
      现在还没上课,老师都在办公室开早会,几个座位离得近的学生自己揣着书本儿往后缩。
      
      岐林也跟着扭头,他先是朝教室后门看,等看见过去了个熟悉的影子,嘴里开始敷衍,“我自己,所以呢?”
      
      周围更不敢说话了,所有人都觉得岐林疯了。
      整个学校除了臧栖山,估计没人敢这么跟葛孟平讲话。
      
      葛孟平看着岐林突然笑了,气氛就更诡异,“他们说你个死娘炮换头了我他妈还不信,现在你怕不是连脑子都——”
      
      “啪——”
      岐林伸手,扫着葛孟平脸上的糙肉就抡过去了,甚至没让他把话说完。
      
      葛孟平歪着头,懵了一小会儿,反应过来猛地从凳子上站起来,伸手捏了后边儿的凳子就要往岐林脑袋上砸,“操——”
      
      “葛孟平!”门口儿进来个男老师,几个学生也都认识,三年级教体育的新老师,“你给我把凳子放下,还有没有点儿学生样儿?”
      “这里是教室,想打架就给我出去!”
      
      “我操,妈的,”葛孟平没停,但是岐林会躲,他撑着桌子往边上一撤,刚才位置上的地上被葛孟平用椅子砸了个坑。
      
      体育老师彻底火了,他伸手把葛孟平手里的凳子拽下来,“现在,你跟我去办公室!”
      “岐林也过来。”
      念到岐林名字的时候,老师的口气明显温柔。
      
      他以前就听说了岐林挺多事儿,他虽然刚入职,但是就是看不惯葛孟平年纪不大就已一派社会上的风气,刚才那一下要是岐林不知道躲,估计在三班就闹出人命来了。
      
      岐林低头跟着,咬着嘴不说话,只是伸手扯着老师的一角,靠的人很近。
      “这儿有老师,我就不信他葛孟平还敢当着我的面杀人,”体育老师低头蹭着岐林的脸,等他看清小孩儿的脸,自己脸上先是一红。
      
      而后才想,现在的高中生长得真秀气。
      
      岐林出门拐角的时候撞着一个人的胳膊过去,他说了声抱歉。
      然后听见一句带着笑的称赞,
      “刚才抡巴掌的表情不错。”
      
      岐林抬头,发现人已经走了,他看见的就只有那人拐弯前的一条长腿。
      
      岐林没在办公室呆太久,顶多就是被一群老师围着安慰了半天,之后就让自己回去,甚至有人还建议自己可以先请半天假回家。
      岐林面儿上点头听着,心里明白。
      他们想这样息事宁人,葛孟平也不会因此就成了乖乖。
      有些事儿,没人能做到感同身受。
      
      因为这件事他早课缺了半截儿,回去的时候被所有人注目着回了座位。
      下课他申请换桌子,但是没申请换座位。
      他知道就算申请了学校也未必会同意。
      
      他可以继续在葛孟平旁边坐着。
      抬着头坐着。
      
      岐林自己趴在自己新课桌上,低头自己记着笔记,旁边的葛孟平一直没来,一直到下午,学校的喇叭开始放歌儿。
      声音清冽温润。
      《清歌》。
      是梁戍星当年专辑里最火的一首。
      其实这个时候,是梁戍星事业的上升期,以后很多大火的歌儿,都是从这儿开始的。
      学校的广播站最近点的歌有七八首都有他。
      
      岐林耳朵里听着,手里做着题,顺道儿在上头敲敲画画,上面都是高三的几套热门辅导材料,六七年过去他倒都没忘,再做起来印象深,自己做着忘了时间,放学多呆了一会儿,一本书下去一多半儿。
      
      他也懒得对答案,搁在桌子上准备收拾书包。
      他前脚刚出门,有人伸手把他往边儿上撤。
      
      岐林没反应过来,嗓子里咽着一声动静儿,嘴上就多了一双大手。
      “嘘——”
      
      声音顺着他的耳朵里钻,岐林歪了脸,看见的是一张有点儿熟悉的脸。
      “你只要从这个楼梯上下去,葛孟平的人就在下面堵你。”
      
      等那人觉得岐林听清楚了不会再挣扎,就慢慢把手放开,“怕了吗?”
      走廊外面光线不好,岐林只能看见对方埋没在黑暗里的半张脸,轮廓莫名熟悉。
      
      “还成,”他用自己的身子往墙上靠,冰凉的墙面儿上浸透了他的体温,他微微打了个寒颤。
      “早上看你那巴掌挺使劲儿,葛孟平搞不好今天下午真能废了你,”他说话带着一声轻笑,岐林甚至还能从他身上闻到夜风里夹杂的潮气,他没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所以也就不打算在葛孟平那儿再牵扯他,“我自己回去,不连累你。”
      
      “这样,”那人换了个姿势蹲,脚尖儿点着地,腰弓着往前,脸几乎凑到岐林鼻子上,“商量件事儿,”对方的表情开始变得严肃,
      “叫我一声哥,我送你回去。”
      
      岐林脚后跟儿蹲的有点麻,自己起来跺了跺脚,把刚才被扯掉的鞋子磕回脚上,自己开始往前走,临走朝着对方摇头,嘴里说着“不用。”
      
      岐林沿着原路往下走,人他认出来了,上辈子跟他的交集不多,记得是臧南渡的表弟,高中的时候臧南渡算是他的半个监护人。
      
      走廊里又重新恢复黑暗。
      “栖哥,我来的时候葛孟平在下头叫了一伙儿人蹲在巷子口儿摸黑,不是对你吧?”楼梯口走上来一男生,跟看见臧栖山好心提醒一句。
      
      学校里也都知道葛孟平跟臧栖山之前不对付,来的路上看见葛孟平摆的这么大的架势,自然就觉得是冲臧栖山来的。
      臧栖山盯着自己的手掌,胳膊撑在窗户上,往下探了半个身子,嘴里念叨,“狗平要惹事儿。”
      
      “嘟——”偏这会儿兜里来了震动。
      臧栖山看着手机上名字,单手扶着楼梯往下滑,“喂,哥。”
      “没回家?”对方声音没有调子,臧栖山也习惯了,下了楼梯的拐角没看见人,自己晃荡着往前追,“我追人呢,有事儿?”
      
      “女朋友,”对方有点儿笃定。
      
      臧栖山耐着性子回,“忙着呢,晚饭不回去吃——”
      “我在楼下,接你回家。”
      
      “你今天抽的什么风,亲自来?”臧栖山到了楼下顺着惯性人往外甩了半圈儿,校服被下面的风吹鼓了一个大包。
      “我找人,你等——”
      
      “嘟——”
      ——嘟——
      
      “操,”臧栖山被对方挂了电话。
      人还追丢了。
      
      *
      
      岐林知道葛孟平堵人的地方,所以不打算跟他硬碰硬,他自己顺了条大部分学生都不知道的小路,两边儿的灌木高,基本人扎下去谁都看不见。
      耳朵里插了只耳机,嘴里哼着调子。
      手上捏着中午那只草莓味儿的糖盒儿,只不过里头空了,就剩了个还在出声儿的糖盖儿。
      开合的声音“啪啪”清脆。
      
      《清歌》难唱是真的,岐林脑子里过着曲儿,脚步就慢了。
      最后看着站在路中间的葛孟平停了脚。
      
      “你可以啊,要不是兄弟通知,我都不知道你还有这个脑子,白天那巴掌爽吗?”葛孟平手里拎着一条棍子,后头跟着几个低年级的学生。
      岐林校服拉链儿系到最上头,自己摘了一只耳机,也跟着嘲笑,“爽,就是不过瘾。”
      
      葛孟平彻底笑了。
      气的。
      
      “你那张脸我看着就恶心,”葛孟平没打算跟岐林聊多久,他只是单纯用暴、力发泄,但是一棍子挥下去,被防住了就很尴尬。
      
      在他印象中,岐林身上这把骨头不用他碰都脆,所以他对现在被对方捏着棍子动不了的局面有点儿反应不过来。
      岐林右手握着木棍中间,左手敲在葛孟平的手腕上。
      
      大学毕业之后,岐林学过两年的格斗,才明白少年代对暴力的恐惧掩盖住了自己反抗的本能,再后来发现同样是青春期的小男孩儿,力气都差不多。
      面对暴力,恐惧是大忌。
      
      葛孟平这辈子没这么憋屈过,所以也顾不上那么多多对一的江湖规矩,扭脸就喊,“你们几个死的啊?弄死他啊!”
      岐林反手掐着葛孟平的脖子,他学的东西胜在轻巧,技巧性的动作能省他不少劲儿,他体格不算精壮,但至少是个男生。
      
      岐林眼睛往下,看见葛孟平兜儿里的一把小刀。
      十来公分,挺轻薄。
      他用手捞上来,抽了刀身放在葛孟平脖子上,“你可以再激烈点儿。”
      
      葛孟平觉得脖子上发凉,等回过神来直接不敢动,“岐林你敢动我!?”
      “你试试。”岐林毕竟是活过一次的人,所以不会对葛孟平这种略带孩子气的话有多少反应。
      但是他看见没光亮的地方来了人,他稍稍把刀尖儿上换了个方向,对着自己的脖子,象征性动了动,然后松了手。
      
      几个小孩儿看见当着陌生人的面儿觉得这事儿说不清,自己散了跑了。
      就剩了葛孟平蹲在地上大口喘气。
      等扭脸看见岐林的表情,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现在这张脸上没了刚才跟自己对峙的跋扈,反而红着眼睛满脸委屈。
      就剩了岐林捂着脖子蹲在地上。
      
      “你阴我?”葛孟平脚软没劲儿,但是看见岐林脸上装着受害人,自己憋了一肚子气。
      
      等着巷口走进来那人,葛孟平皱了两眼眉头没看清,但是张嘴解释,“我没动他,他妈他自己——”
      
      来人干脆。
      “啊——”葛孟平手腕上踩了一只脚。
      冰凉的鳄鱼皮,鞋尖正顶着他手腕的血管,路边的等到了时间准时炸了亮,葛孟平看见那张脸咽了口唾沫。
      
      臧南渡的脸他认识,这个人是他爸每天指着鼻子都得说一遍的一号儿人。
      葛家在Y市沾的生意多,跟臧南渡多少有点儿牵扯,葛孟平探他爹的口风都能被臧南渡吓得半死。
      
      这也是他时常忍着他弟臧栖山的大部分原因。
      现在遇见真人,葛孟平结巴说不出话。
      最后脸上因为气愤扭曲的五官像是没办法,组合成的笑脸自己都别扭的难受,口气活像见了鬼,笑得谄媚,
      
      “臧爷,”
      “咱们有话好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葛孟平:我慌了我慌了我慌了。
    臧栖山:哥你说的,我女朋友。
    臧南渡:你在想屁吃。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