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到自己绝美以后[重生]

作者:一笔三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4 章

      歧林后背上黏了汗,后半夜没开空调,自己就有凑活了一晚上。
      等着去了洗手间,撑着看见镜子里的脸,他才发现,眼睛有点儿红。
      
      有的时候一个人一旦成为习惯。
      想再变,
      难。
      
      临近出门,歧林才意识到自己直播没关,自己就冲着镜头直播了一个晚上,旁边额手机上有臧南渡后半夜发来的一条微信。
      
      -以后放学,门口等我。
      岐林看了一眼,没想到怎么回,干脆就先去洗了脸。
      
      晚夏的空气闻着已经有了透干的意思,吸多了鼻子也发酸,歧林踩着上课铃进去,没人说话。
      所有人都低着头,气氛很压抑。
      
      歧林站在门口儿就看见一条长腿抬的老高的臧栖山,整个人靠在墙上,吊儿郎当,嚼着口香糖来来晃晃。
      等眼神给歧林对上,才提前撤了那条腿,意思是让歧林进去,中间臧栖山手机一直蹦臧南渡的名字,臧栖山都挂了。
      
      “你这臭脸给谁摆的,”歧林靠着墙往外抽课本,他进门的时候就知道,班里这些人的头都是给臧栖山低的。
      臧栖山身子又往下溜了一截儿,眼睛往旁边的空座位瞄。
      葛孟平没来。
      
      一直上了课,才有人敢悄悄说话。
      臧栖山难得在座位上猫了一上午。
      
      等上午两节大课一上完,臧栖山就抬了屁股,最后一个下午没见人。
      放学的时候椿美羚早早就往岐林边儿上坐,看见臧栖山位置上没人,也没往上坐,还是直接捡了前头的位置,转身撑着胳膊小声,“你没听说吗?”
      
      “嗯?”岐林低头收拾着,顺嘴问,“你说臧栖山?”等着岐林把书本儿的边边角角都凑齐,又说,“那葛孟平怎么着他了。”
      “那你这不是知道的挺清楚的,”椿美羚往前凑了凑,“原来他两个人就不对付,现在葛孟平挑事儿了。”
      
      椿美羚四下里看,等周围的同学稀稀拉拉走远了,才又压着声音道,“反正葛孟平嘴里又倒垃圾,矛头指的你。”
      岐林最终才吃到了原来是属于自己的瓜。
      
      “之前那几个瞎眼嘴欠搞你的人里,有跟葛孟平玩儿的好的,他们估计臭在一块儿就合计上来了。”椿美羚身子退回去,瞧着岐林身边的座位,“我能说昨天上午传的消息,中午没放学臧栖山就把人给干了。”
      
      椿美羚笑着眨眼,用胳膊肘儿倒了倒岐林,“你们有这么铁?”
      现在基本上全校都知道这件事儿了。
      臧栖山给歧林出头。
      
      只不过谁都不敢把手指头朝那人身上指。
      
      岐林摇头表示没兴趣,椿美羚见岐林有意不怎么想提这事儿,自己也就不去招惹,拉着岐林的手蹦蹦跳跳,“那跟你说件好玩儿的,”她神秘兮兮又小声,“你知道为什么今天班里的同学都溜的这么快么?”
      岐林为了加快这场问答的进度,跟着问,“为什么?”
      
      “流星雨啊,九点准能从楼顶上看,现在趁天黑,都上去了,”椿美羚看岐林磨叽,干脆自己帮着岐林把课本往里塞,“快点快点。”
      
      岐林下意识想拒绝,但是最终没扭过,只能撂了书包跟着人上楼。
      学校楼顶围没多少遮档,都是空隙很大的大栅栏,加上最近几个晚上都有风,岐林刚到了顶楼的楼梯口儿,身上的校服就被从后面包抄鼓了个大包,还没往上走,岐林闷着口气喘不开。
      
      丝丝凉凉的空气就成片往脸上砸,楼顶一堆一堆扎人,岐林看见人堆里的徐申飞,扭头就瞥见椿美羚的眼神。
      流星就是个扯谎。
      
      “往边儿上看,更清楚,”椿美羚抱着岐林的胳膊冲着徐申飞的方向就去了。
      那伙儿人站在顶楼边缘,身子都背靠在铁栅栏上,笑得很大声。
      
      岐林站在原地不动,椿美羚扭头问,“过去看得清楚。”
      岐林还是摇头,“不去了。”
      椿美羚还想再劝,但是等她看见岐林脸色不好,两只手握的关节都发白。
      
      岐林没多解释,椿美羚通人情,知道估计岐林恐高,也就没再勉强,自己晃到徐申飞的身边就开始斗嘴。
      
      顶楼的空间并不大,总共二十来个学生,就显得有点儿拮据,他站在最中间抬头往天上看。
      重生之前的这天,他记得清楚,一个人回了家,吃了饭,睡了觉。
      
      因为没人告诉他,
      今天有流星雨。
      
      但是到了九点五十,天上除了还在闪的星星,什么都没有。
      后半夜温度降了,很多人陆陆续续下了楼,兜着帽子骂骂咧咧回了家。
      最后连椿美羚都坚持不住了,“小林呀,你还等不等了,我受不住了——啊——阿嚏——”
      
      “我再待一会儿,”岐林抬头,自己找了地方坐着,冲椿美羚挥了挥手。
      “我不行了,先走了,”椿美羚抱着胳膊,扯着徐申飞的外套追着打,也嬉闹着下去。
      
      最后楼顶就剩了岐林,他自己单独待着。
      孤独这东西,能上瘾。
      
      他光是站着后背都开始冒汗,他尽可能强迫往楼顶边缘挪,最终还是停在距离边缘半米的地方。
      一步都走不动了。
      
      岐林一直盯着天空发呆,他想等一会儿。
      等着看流星。
      
      半个小时里,他搓了搓手,最后消磨掉了耐心。
      
      等他转身往回走,到了门口发现已经上了锁。
      试探性敲了敲,没动静,虽然他现在没拿手机,但是自己掐着时间盘算,也知道没人会来。
      
      在这里,只有空旷和自己。
      
      他没想求救,因为他知道白天就会有老师过来,再不济他只需要在这儿待一个晚上就行。
      什么都不用做,也不用奢望。
      就跟他妈临走之前说的那样,承诺一年就回来。
      
      但岐林已经等了三年。
      
      岐林后背靠在距离顶楼边缘的最远的地方,死死靠着门,抱着膝盖往天上看。
      想着流星也会扯谎,骗了这么多人,还是有恃无恐等着某些人的期盼。
      
      被偏爱。
      有多重要。
       
      咚——
      咚——
      咚——
      
      岐林背后的门响了三声,他猛地抬头。
      之后眼神又暗下去,自己叨念,
      
      是风。
      
      “岐林。”有人在说话。
      
      岐林从地上站起来,睁大了着眼睛回头,等看见外面站着的人,他眼睛突然很烫。
      “臧——”岐林吞了后面的音,眼睛只会痴痴的盯着臧南渡瞧。
      
      对面的人在玻璃那头扣了扣手,示意岐林往边儿上站。
      臧南渡的一脚准头很大,玻璃直接夹着木屑进来,“门口没等着人,就问了椿美羚。”
      “几点了?”岐林木木张着嘴问。
      臧南渡看岐林身上穿的薄,自己刚脱了半截儿袖子,随口答,“一点多。”
      
      岐林跟魔怔似的摇头,眼睛里都是无法理解,“那你为什么不睡觉?”
      
      在岐林的理解里,臧南渡不应该在这里,他有工作,他会忙,他有好多属于自己的事要处理,所以他不理解为什么臧南渡没有在应该休息的时间里休息。
      
      另一边臧南渡伸手想兜人,犹豫了一下,最终把外套放在岐林肩膀上,放轻了口吻,轻轻点着他的后背道,
      
      “因为我还没等到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山山看好了,这是正确的撩汉姿势。
    记得周三凌晨更,周四下午六点更哈~
    感谢在2020-04-12 20:00:35~2020-04-13 21:27: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芝士包心丸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芝士包心丸 487瓶;团团 30瓶;嗷呜~ 10瓶;我心悠悠然、夢穸 5瓶;肉包蘸糖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