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到自己绝美以后[重生]

作者:一笔三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5 章

      “之前邻居,小的时候一块儿爬过床。”
      “吓到了?”岐林退了半步,整个人都站在阳光里,光线就顺着他的鼻峰往上爬,衬着灿烂的笑,伸手在头上抓了抓,“我开玩笑的。”
      
      季韩舒捂着心脏慢慢点头,手里捏的都是冷汗,刚才被吓到是真的。
      她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刚才那句话的具体意思就被岐林现在的单纯的表情带偏了,揉着手腕问,“那算是竹马了?”
      
      岐林心里念着这两个字,郑重点头。
      
      季韩舒突然发现,只要岐林在笑,自己脑子里就回不自觉蹦出两个字。
      性、感。
      明明和他自带的气质很违和,但是露出来手腕部分的凸骨,仅仅上了点儿粉色,刚才被岐林靠近之后的心脏就很难放缓。
      
      岐林看季韩舒盯着自己,干脆就收了表情,往场院后台走。
      
      场院的后台不算小,进了门儿就是几间挺大的屋子,妆台专业,已经开始有人坐在上头,几颗泛黄的灯泡照的脸上泛油。
      
      “小舒~”椿美羚原本半躺,看见季韩舒就第一个站起来,“你妆我来,”说完手里捏着一沓儿卸妆纸就往上凑。
      
      季韩舒要叫起来了,这是她唯一一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黑脸,“不用,化妆用不了你,用不起。”
      “别,你这么说,我可对不起平时你叫我的几声姐姐,”椿美羚比季韩舒早生了三四天,季韩舒逮着机会就把自己往老了叫,这几件事儿椿美羚私底下跟她说了几次,但是季韩舒答应的爽快,到了男生堆里这个“姐”字就越是叫的闹腾。
      
      季韩舒人品不行,做事儿还特假,椿美羚就是瞧不惯,既然季韩舒愿意在人面前当个乖巧听话的妹妹,那她自然也就不介意“恶毒”一点儿。
      当坏人嘛,自然要贯彻到底喽。
      
      椿美羚知道,季韩舒是油皮,脸上瑕疵不少,平常全靠一瓶儿cpb粉底液撑着,所谓素颜,只能骗骗他们班连粉底跟痱子粉都分不清的直男。
      
      岐林嘴里压着笑,发现季韩舒的克星也就是椿美羚,他在一边儿闲着,开始看歌词,等着看见门口立着的徐申飞,自己抬了屁股。
      徐申飞明显是来英雄救美的,岐林本着绿帽能摘则摘的原则,低头拉着人往外走。
      
      三楼会议室出了门往前走二十米,拐角就是走廊。
      岐林没声张,只是给了徐申飞一个眼神,两个人一前一后到了地方站着。
      
      徐申飞跟葛孟平不一样,岐林还是想着捞一把。
      
      毕竟之前椿美羚电话里的话他还没忘。
      
      徐申飞看起来比葛孟平凶不少,但是眼神透彻,最起码还知道规规矩矩穿校服,领口儿拉到最上头,头发也是标准板寸儿,看着就精神。
      
      岐林挑的地方空旷,基本来排练的学生都走不到这儿来,而且头顶的监控就停在转角的地方,没在往这儿延。
      
      “你不怕?”徐申飞自己撑着身在站在转角口儿,因为是跟着岐林进来的,所以位置偏外,两条胳膊一插兜儿,路就被堵了大半。
      “怕什么,会抽烟么?”岐林袖口崭新,修长的手指从兜儿里掏出来的东西在徐申飞看来很违和。
      一条细烟。
      而且浓度挺大。
      
      接着从兜里晃出一盒叮叮当当的口香糖,问,“这个呢?”
      
      “别搞这一套,约我来,是装社会人给我看呢?”徐申飞用手背把烟抵回去,满眼抵触,“味儿呛,不好这个。”
      
      岐林姿势熟练老道,自己撑在窗户口儿上往下看,下面是学校操场,距离远,中间隔着三四米宽的绿化带,傍边儿插的柳树两边儿谁也看不清,烟嘴他咬的轻,手里捏着糖盖儿乒铃乓啷响,“我对季韩舒没意思。”
      岐林说完,对着徐申飞递眼色,“这件事儿你看的比我清楚。”
      
      徐申飞先是一愣,然后肩膀放松下来,“所以呢?”
      “所以你对我的敌意也没必要这么明显,”岐林一根烟没的快,然后又往嘴里扔了块儿糖,等了一会儿又说,“我觉得椿美羚比季韩舒强。”
      
      末了又补充一句,“各种意义上。”
      
      “她的主意你别想。”徐申飞这句赶着岐林的话出来,等自己说完,又是一愣,“她是我妹,你最好别惦记。”
      “要是她喜欢我呢?”岐林笑起来,身后的阳光晒的他有点儿犯困,眼睛眯起来,“如果她喜欢我,你这个当哥的是不是就管得有点儿宽?”
      
      “你离她远点儿,”徐申飞点在岐林肩膀上,给了足够的威胁,“我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岐林看着就是个好学生,轻薄的眼镜片儿多少比自己有文化多了,刚才看见他抽烟,徐申飞太阳穴就开始突突。
      姿势不像是假的,而且看动作就知道,岐林会抽烟这事儿就不是一次两次了。
      
      而且刚才岐林交谈的口气,简直就像半个流氓,没有身上校服衬着,徐申飞会以为刚才是自己做梦。
      因为这样,岐林才显得格外危险。
      
      岐林就只是笑,黑黢黢的瞳孔里是徐申飞捞不着的心慌。
      徐申飞火气噌的就上来了,他平常看不惯岐林,但是也不会无缘无故就打人,但是岐林的眼神里简直装着他情绪的引线。
      
      一眨就能点着。
      
      “你他妈别笑——”徐申飞伸手揪着岐林的领子,岐里笑的更厉害,然后感觉自己拳头缝儿里被塞个烟头儿。
      “人家笑碍着你什么事儿啊?”臧栖山从后面冒出头,抓着徐申飞的后领把人拽出来,直接往墙上摁,然后捏着他手里的烟乐,“在这儿过社会人的瘾是吧?”
      
      “操,这烟他妈他抽的!”徐申飞各种不服气,就算被臧栖山拎到墙上眼里那股狠劲儿还是下不去,“他约的我。”
      
      臧栖山后头跟着臧南渡,他径直走到岐林边儿上,没说话只是用眼把人从上到下检查一遍,然后才问,“哪里不舒服?”
      岐林摇摇头,“这事儿不怪他,我们就是在这儿聊聊天,可能因为我跟季韩舒搭档唱歌儿,让他误会了。”
      
      “岐林!”徐申飞想不到岐林变脸这么快,现在一副乖乖崽样儿。
      “你他妈敢做不敢认,这烟谁抽的?!”
      
      岐林侧着脸,用手捂着鼻子,一脸委屈,“味儿呛,我闻不惯。”
      
      徐申飞不说话了,这他妈演的除了生动他找不出第二个词。
      岐林这么能演,不做演员可惜了。
      操。
      
      徐申飞认亏,两个人摆在这儿,的确他更像会抽烟的那个。
      岐林来就是纯数摆他一道儿。
      
      “我跟他先过去,你收拾完直接过来,”臧南渡拉着岐林的手往外走,话是对着臧栖山说的。
      臧栖山手痒了很久,也就答应了。
      岐林临走也对着臧栖山嘱咐,“他没欺负我,你也没必要欺负他。”
      
      岐林跟着臧南渡到了会议室里面的排练单间,季韩舒脸上已经完妆了,说句实话,椿美羚没把情绪都宣泄在季韩舒脸上,至少妆面还是很扎实。
      只不过色系和力道都比平常要重,但是出妆效果还是不错。
      
      至少旁边排舞的男生眼神一时半会儿都从季韩舒脸上摘不下来。
      椿美羚冲门口儿招了招手,她还没怎么说话,季韩舒抢先一步。
      
      “臧哥,”
      季韩舒站起来看见臧南渡眼里一亮,嘴里叫的甜。
      “你怎么来看我了?”
      
      椿美羚的白眼快翻到天上去了,季韩舒还是对谁都能往自己身上扯。
      涂了两层粉底估计都比不过她自带的那层脸皮。
      
      臧南渡对这声招呼没多大反应,反而低头问岐林,“我下午工作不多,在这儿等会儿,然后送你回去。”
      “耽误你工作,不好。”岐林不想成为累赘。
      尤其是臧南渡的。
      
      刚才那事儿自己可以解决,臧南渡的出现是在自己的计划之外。
      当时作出的临时反应是他一开始就设计好万一有别人打扰的备用方案。
      
      没想着能用上,也没想到用在臧南渡身上。
      所以现在说的是真心话,耽误臧南渡的事儿,他不想干。
      
      “我还有别的事,”臧南渡把手往岐林头上一按,然后往后走,到了季韩舒身边就停下了,然后没说话,就仔细端详。
      岐林跟着转身看。
      
      季韩舒呼吸暂停一秒。
      这是臧南渡头一次这么看自己,想来自己素颜惯了现在看起来更成熟诱、惑一点。
      
      或许,臧南渡吃这一款。
      喜欢熟女。
      
      怪不得以前臧南渡对自己的态度总是很冷淡,估计是自己用错了方向。
      看来,在臧南渡身上还得多点儿研究。
      
      “臧哥,有事吗?你来看我...”季韩舒低头脸红。
      
      “这妆谁画的,”臧南渡张口问。
      
      季韩舒一愣,眨了眨眼,不明白为什么这么问。
      “我,”椿美羚懒散的在后面伸了手,“怎么了。”
      
      “除了妆面,造型会做么?”臧南渡转了方向,看着椿美羚。
      椿美羚有点儿惊讶点头,“会是会,你怎么瞧出来的?”
      
      知道她会化妆的不少,但是造型方面她从来没有透露过。
      “这个,”臧南渡伸手递了张名片儿。
      椿美羚伸手接了,然后轻轻动了动眉毛。
      
      “先认识,等以后有时间再细聊。”臧南渡说完,重新退回去,站在岐林身边,“我去外面等你,结束了给我打电话。”
      
      岐林冲他点头,最后看着人消失在门口。
      
      椿美羚轻轻凑近,趴在他耳朵上轻笑,“还看呢,人都走没影儿了。”
      
      然后又小声叮嘱,“就等到徐申飞来,谢谢哦。”
      
      两个人之间的话声音小,没有第三个人能听见,但是但凡长了眼的都瞧得见,两个人的姿势有多暧昧,所以不知道情况的站在一边儿再看,就多了层说不清道不明的意思。
      
      正巧儿门口徐申飞整着自己的领子进来,看见椿美羚凑到岐林耳朵边儿上说悄悄话,而且很明显是椿美羚的手搭在岐林肩膀上,并且还因为身高不够微微垫脚。
      
      岐林对着门口儿,看得清楚,等瞧见徐申飞就自然伸手,在椿美羚腰、上轻轻一兜,也凑着对方的耳朵回了一句,“他瞧着呢。”
      
      周围气氛顿时就变得暧昧不清,岐林微微低头,下巴蹭在椿美羚头顶,整个人看着松懒不少,细长的胳膊就挂在椿美羚灵巧的锁、骨前头,眼神冲门口儿挑衅。
      
      这会儿岐林脑子里想着说词,微微失神。
      
      等再抬眼的时候,眼睛里撞上的是又重新被打开的前门,以及探进来的一条长腿。
      
      他的主人在还青灰西裤底下露出来一双尖角皮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臧南渡:我管这叫,回马枪。
    岐林(试图解释):手里的鸡腿(不是 椿椿)突然她就不香了。
    感谢在2020-04-03 21:22:29~2020-04-04 17:50: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是谁我在哪别看我 30瓶;居老师的小可爱 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