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到自己绝美以后[重生]

作者:一笔三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0章

      “看着挺乖,”沈方舟进门,也把外套往门口儿钩子上挂,他没看清刚才的小孩儿长什么样儿,就被臧南渡伸手扣上帽子,然后拉到他自己身边坐了。
      剩下屋里就是他旗下的艺人梁戍星。
      梁戍星的表情并不好,调控了半天才挤出来一个笑,“沈先生。”
      他旁边的王助理更是一句话说不出来,低着头不敢往前看。
      
      “这么热闹,要不是臧爷想着招呼我一声,可就错过了,”沈方舟轻呼一口气,坐在一边儿的沙发上,看着旁边坐着的小酒侍,笑着招呼,“倒杯。”
      他没给梁戍星眼神。
      
      梁戍星听见沈先生要酒,先抬头看了一眼臧南渡。
      整间屋子里唯独没酒。
      倒是各式花样的茶水摆了不少,沈方舟自己运营的公司不少,大部分的股份都在娱乐公司,所以在圈儿里是了不得的人物之一。
      
      梁戍星背着自己的主子跟臧南渡私交,这本质上就不是一件儿能轻描淡写的事。
      加上沈方舟又是臧南渡自己叫来的,那就相当于自己在这儿没有一点儿位置。
      
      两个大佬中间,梁戍星算个屁。
      岐林偷偷打量过沈方舟,跟臧南渡相比差别很大。
      沈方舟文气内敛,脸部线条也更柔和,这张脸直接出道岐林自觉没问题,尤其是一双眼弯弯笑起来,禁不住让人亲近。
      
      年纪估计跟臧南渡差不多大,套了件淡纯色衬衫,袖子两边卷起来,到更像是个文人形象。
      只不过他笑起来的样子实在太过有亲和力,跟臧南渡站在一起的冲击对比就更明显。
      
      岐林听着他说要酒,自己还有身为酒侍的自觉,所以抬了屁股就要工作,但是被身后的臧南渡兜着腰按下,然后他绕过岐林,坐在中间,伸手帮着沈方舟倒茶,说了句,“沈先生,你知道我的规矩。”
      
      沈方舟两手撑在膝盖上,像是不怎么相信,“头一次。”
      然后他就朝臧南渡身后看,“以前没察觉,你是个弟控。”
      
      他听说臧南渡家来了个亲戚家的表弟,没想到臧南渡居然护的这么紧。
      “小星想交个朋友,”臧南渡直接换了个话题,再亲密的话被臧南渡一张嘴喊出来,也没了半分温度,‘小星’更像是一种讽刺,臧南渡翘着条腿,又叫了个酒侍进来,新进来的人还是一脸懵,看见跟自己穿着一样衣服的人乖乖坐在客人旁边,心里骂道。
      
      又折了一个。
      酒吧里但凡好看一点儿的,再多加几项服务,多的都是不止一倍的钱。
      
      “Hoito,”臧南渡点了杯热饮,等他侧头,看见的就是岐林泛白的指尖,小孩儿清瘦,酒侍一身的行头都堪堪撑起来,臧南渡又改了口,“加糖。”
      
      对面沈方舟低头喝茶的时候,眼神往上抬。
      这次他没说话,只是盯着身后的小孩儿多看了一会。
      
      等新来的酒侍出去,屋里的气氛就变得很怪。
      “你出来玩儿,叫着我我又不会吃了你,”沈方舟歪在沙发上,又对着王助理讲,“小星现在赶《一唱到底》的通告,外加身上还挂着其他真人秀综艺,你就带着他到处玩儿?”
      
      《一唱到底》算是套路节目,好在里面同期咖位都很能打,流量够,梁戍星只要上去露个脸都能捞上一笔通用流量,面儿上的事实是这样,但是但是沈方舟不只这么看,就算是套路节目,也是三线开外想要都得不到的机会。
      他看的是梁戍星的耐性,在圈里混最重要的本事倒是其次,会不会经营跟做人通常在他这儿都得往前摆。
      
      所以梁戍星私下来找臧南渡这件事放在沈方舟这儿就是越界。
      沈方舟是商人,货除非从里烂到外,否则他不会扔。
      
      “沈先生,我...我的不是,我下次注意,也都怪我,要拉着他出来放松,忘了他现在挺累的,等我回去...”王助理现在说话有点儿语无伦次,捏着酒杯的手来回在嘴边儿晃,就是不往下喝。
      
      “你也挺累,休息几天,”沈方舟直接撂了话,“人事手续给易亭交班一下,你歇歇。”
      就算岐林也明白什么意思。
      老王待不下去。
      
      王助理最后一口酒没咽下去,蔫蔫的就走了。
      
      岐林想抬头看看,脑袋上就压了一只手,臧南渡低头过来,“先坐会儿,别出声。”
      “别护这么紧,我又不吃人,”沈方舟等着门被关上,才继续往臧南渡身后看,“介绍介绍。”
      
      臧南渡抬眼往沈方舟杯子上轻轻撞了一下。
      沈方舟明白,也不继续问。
      
      他跟臧南渡算是生意朋友,私下关系不明亮,但至少台面儿上过得去。
      臧南渡碰一下的意思就是不让问。
      
      沈方舟自然不去碰臧南渡的底线,同时也就更好奇,什么样儿亲戚得用他这么护着。
      
      “张哥他...”梁戍星终于张了嘴,但是头低着,是个认错的态度,“他...”
      “他跟小王一起走,”沈方舟撑了条膝盖,“跟着你的人我会再选,要不就找山易亭临时带着你,他干了半辈子这活儿,该做交办的都不会有疏漏。”
      
      听见这个名字,梁戍星“嗯”了一声,也就不说话了。
      
      现在助理跟经纪人基本都被沈方舟卸了胳膊,他想怎么着都不成,看起来沈方舟现在不想动他,给了次机会。
      意在让自己听话。
      
      岐林手上捧着一杯泛着奶昔的粉色饮料,轻轻嘬了一口。
      梁戍星算是栽了,想爬墙探路,被自己老板直接摁头把墙掀翻了。
      至少沈方舟本人没有那张脸来的温柔。
      
      “不过话说回来,臧爷就没想自己试试戏?”沈方舟转了一圈儿杯子,“葛老倒是老给我打电话,说当年出了你这个天才,愣是一部戏都没接,暴殄天物。”
      “不试,不演,”臧南渡话硬,硬的让人没法儿接。
      沈方舟像是习惯了,也就随他去。
      
      “学校里一直在传之前有位师哥...”自知躲过一劫的梁戍星接了话,“评价很高...”
      北城中戏出过不少现在咖位爆炸的艺人,如日中天的人也不少,但是他们嘴里都有位前辈,梁戍星毕业那年还能知道个大概,平常工作接触多了,也就知道的详细了点儿。
      
      北城中戏只出过一个天才。
      最后却默默沉寂,在影视圈里没掀起任何水花。
      最后,名字都被传淡了。
      以至于梁戍星现在都记不清名字。
      
      “人我送到这儿,”臧南渡不想多听,撑着手站起来,顺便手搭在岐林的肩膀上,“我送他回去,你们继续。”
      岐林跟在臧南渡身后,出了门,之前的主管闷在胸口的一口气才慢慢舒缓,“对不起,对不起,他还是这个孩子,您就别——”
      
      “我是他哥,”臧南渡说了一句,主管就不说话了。
      岐林自己去了里头换衣服,臧南渡就在边儿上抽烟,“以后别来。”
      
      “为什么?”岐林没转身,就当着臧南渡的面儿开始解扣子,他的反问里同样没有多余的情绪,就像是一句纯粹的疑问。
      “这里脏,”臧南渡余光撇在岐林身上,咬了一下烟头,“你太干净。”
      
      “不合适。”
      
      岐林套上轻薄的一层T恤,腿上就是个紧口儿的运动裤,等换完了就跟在臧南渡身边,他微微凑近,额前的碎发遮了半只眼。
      
      歧林伸手,劫了对方嘴里的烟,带着真诚歪头问,
      
      “有你在,”
      “怎么会脏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歧林:撩就完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