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种田日常

作者:蘑菇不是萝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06章

      
      于渔再次看到这货的一口大白牙,真心觉得这个人现在这种性格真的和初见之时她想象相差太多了!
      
      果然脑补要不得。
      
      本以为是清冷系小美人,结果却是个自恋的家伙。
      
      某谢姓·自恋鬼·景轩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之前那番行为被如此这般歪曲。
      
      “小子,你告诉我怎么去柳庄,我就给你买个糖葫芦吃。”谢景轩诱哄道。
      
      听到这句话于渔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误会的来源不就是这根糖葫芦嘛!这家伙是有多么喜欢糖葫芦呀!
      
      “不用了!”于渔拒绝了糖葫芦,她现在只想吃肉,对这些小玩意一点兴趣也没有。
      
      “鱼儿。”柳湘之远远看见女儿在和一个陌生人站在一起,她立刻喊道。
      
      “娘。”于渔赶紧飞奔过去,完全忘记了谢景轩的存在。
      
      “鱼儿,你在和谁说话呢?”柳湘之没有去拐弯抹角。
      
      “没谁,只是一个过路人在问路。”于渔没有说出两人之前的误会,只是简单说了下。
      
      “真的?”柳湘之有点不太相信。
      
      谁家问路会问到一个小女孩身上啊!一般不是应该问些大人吗?这太不正常。
      
      柳湘之看了看路上的行人更感觉可疑了。
      
      女儿该不会遇到人贩子了吧,柳湘之想到这里不禁有点后怕,幸好自己回来的及时。
      
      同时,她不禁有点后悔,不应该放女儿一个人在这里等自己的。
      
      某“人贩子”谢景轩不知道他又在不知不觉中多背了一个锅。
      
      而这母女二人都没有注意到他的离去。
      
      等到柳湘之知道他不在的时候,更加坚定了开始的看法。
      
      于是,整个走亲戚的路上柳湘之都在和于渔讲述人贩子的可恶以及如何防范的问题。
      
      于渔虽然知道了对方并不是人贩子,但她也觉得没有必要去解释些什么。
      
      某个被称为“人贩子”的少年此时正站在胡同,突然打了一个喷嚏,心中不禁担忧起来,他这是生病了吗?
      
      “表哥,你真不够意思,自己偷偷藏起来了,留我一个人在那儿应付。”另一男子偷偷摸摸地跑到男子的身旁抱怨道。
      
      “我长得怎么样啊?”谢景轩摸了把自己的脸蛋,看着自家表弟问道。
      
      “表哥,你傻了吧!”安弘毅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这个从小一起的小表哥。看到表哥脸色越来越黑,想到表哥这武力值,安弘毅赶紧继续说:“表哥你玉树临风,上至八十岁老太太,下到六岁的小女孩,谁见了你不为你的美色倾倒的。相信狗见到你都会发情。”
      
      听到小表弟前半部分,谢景轩感觉他很上道,可是看着安弘毅越说越过分,谢景轩觉得自己有点手痒。
      
      谢景轩眼睛直直地看着某人,伸出手来。
      
      “表哥,别介啊,我这都是夸你的啊!”熟知表哥脾性的他,看到表哥这一动作,赶紧解释道。
      
      “表哥,今天帮你吸引跑那些人,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小表弟并不怕挨打,却有点怕这家伙打人。
      
      怎么说呢,别人都是打人不打脸,表哥却不同,他揍人专打脸。
      
      自己虽然没有表哥风姿卓越吧,但也不差吧!为了他的脸,他一身傲骨都没了,容易吗?
      
      “表哥,你问到怎么去柳庄的路了吗?”安弘毅不想继续这个问题就换了个话题。
      
      “……”看到表哥没有吭声,安弘毅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
      
      他有点不明白为什么?
      
      走南行北这么久,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问题啊!
      
      这个地方的民风也很淳朴啊!想不通。
      
      过了一会儿安弘毅突然想到了什么?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他换了一下当地口音问:“表哥,你真傻。”
      
      看到表哥完全无感,他突然明白了怎么回事。
      
      哈哈,表哥也有不如自己的地方,他好想去炫耀。
      
      可是一想,他又打不过表哥,这家伙又一向是专找他人痛处戳。自己还是别找不痛快了。
      
      谢景轩看到说了一句话以后的表情,突然想到自己问路之时的情况,他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他竟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怪不得呢!
      
      谢景轩问路的时候一直说的官话,而当地人说的是方言,两者交流出现了障碍,怪不得呢!
      
      之前那个小家伙他是听得懂,并且会说官话的,难道是京都那边来的?小家伙这么小不可能自己一人到这里,应该是跟着亲人一起的,会不会是事情有了转机?
      
      这可冤枉了于渔,她只是听得懂,并且会说普通话而已。
      
      当然了,于渔来到这边,自从继承了原主记忆以后,地方方言也是听得懂会说的,只是谢景轩和她用官话说的,她也就用普通话接了句话而已。
      
      而普通话又和官话非常雷同,连于渔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官话”。
      
      “你刚才说了什么?”谢景轩总觉得刚才安弘毅用这里的方言没有说什么好话。
      
      可是他也没有什么证据去证实它。
      
      安弘毅看了看表哥的脸色,知道他已经明白了“失去魅力”的原因,“我刚才是说,‘咱们的官话来源于河洛文明,而这里的方言并非如此,并且由于地理上的隔离,这里的语言已经与官话已经产生很大的差距’。”
      
      谢景轩:“你刚才没有说这么多字吧!”
      
      安弘毅笑了笑表情有点尬,但是他不得不继续胡扯,“语言不同嘛,刚开始的地方方言换成官话就是如此了!”
      
      “真的?”
      
      “嗯。”安弘毅重重地点了下头。
      
      “好吧,相信你。”谢景轩说完就揍了表弟一顿,还着重于他的那张宝贵的脸。
      
      “你为啥还打我脸?”安弘毅的语气有点委屈。
      
      “因为我相信你啊!”谢景轩对着表弟露出他那洁白的牙齿。
      
      另一边,于渔和柳湘之母女俩终于走到高门老宅处。
      
      于渔抢先一步上前敲门,声音刚落,从门内就立刻走出来一个人来。
      
      “你找谁啊!”看门人走上前来,上下打量于渔的穿着,态度也不是很好。于渔也是吃了一惊,这里竟然有看门的。
      
      她敲门前以为外祖父家应该只是房子比祖母的房子好了点儿,毕竟她可是看到了门前的两个大狮子,还有青砖瓦房比土坯房等级上好上了一点的,没想到却远远不止如此。
      
      “柳顺,是我!”柳湘之看到柳顺的态度,眉头微微一皱。
      
      柳顺初初看到柳湘之并没有认出她是谁来,直到听到她声音才认了出来。
      
      “原来是三小姐啊!”
      
      柳湘之排行老三,上边有一个两个哥哥。
      
      “快请进吧,我这就去通报老爷、夫人。”柳顺认出来人以后,态度也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穿越长长的庭院,映入眼帘的是一排青砖绿瓦的房屋。
      
      “好漂亮啊,娘!”于渔对着柳湘之说道。
      
      于渔心里很是好奇,两家经济实力差距那么大,怎么可能会结亲呢!
      
      古代不是讲究门当户对吗?看来这事不简单啊!
      
      “湘之,来了啊,你可好久没有看娘了!”一个保养的很不错的妇人走了出来。
      
      早在她刚听到小女儿来了的时候,她就赶紧打扮着出来见女儿了!
      “这个是?”妇人看到小女儿身边的女孩不解地问,虽然她心里已经有了大致的猜想,但是还需要确定一下。
      
      “娘,这是鱼儿。”于渔听到母亲说到自己的名字,也就上前了一步接着说道:“古语不是有‘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吗?是后边那个渔,不是大鱼的鱼。”说完于渔咧起嘴一笑露出小虎牙来。
      因为每次别人都会认为自己的名字中的渔是其他字,所以她就想提前说一声。
      
      柳湘之看了女儿一眼,并没有出声纠正。
      
      于渔的名字是她爷爷取的,当时说的是土名好养活,但也太土了,鱼?反正自己不喜欢。
      
      女儿这也不算改名,只是字变了,音并没有变化,看来女儿也不是很喜欢原来的名字啊!换个字的确是比以前那个鱼好多了,以后上了户就用“于渔”吧!
      
      “爹,您回来了!”柳湘之看见从外面回来的老人立刻去打招呼。
      
      “你女儿教的不错!”从前门走过来了老爷子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柳湘之一脸茫然。
      
      “谢谢外祖父的夸奖。”于渔看到母亲愣住,也就自己上前搭了话。
      
      “走吧,都进屋去。”柳臻说道。
      
      “看我只顾着高兴呢,都忘了让你们进屋歇着了!”看到丈夫回来提醒,她才想起还在外面说着话呢!
      
      一行人很快就走进了屋中,虽然家境不错,但是规矩并不是很多,从坐的位置就可以简单地看出来。
      
      “女儿啊!女婿怎么没来啊?”柳老夫人对自己的女儿还是很关心的,毕竟老小可是宝贝疙瘩、小棉袄。
      
      “他在家里带着佑哥儿,您也知道路途遥远,做啥事都不太方便。”柳湘之简单地说了下丈夫的情况。
      
      “你们也可以搬过来一起住几天,反正房子比较大,空闲的也多!”柳老夫人没有和任何人商量就邀请女儿同住。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