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种田日常

作者:蘑菇不是萝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34章

      “娘,我们今天没有去河边。”于嘉佑看到姐姐如此这般着急,还能怎么样,只能赶紧去替她解释了。
      
      “也没有去水边。”于嘉佑补充道。
      
      于嘉佑说完这句话以后,柳湘之才把藤条给先放下。
      
      “那鱼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啊,我去的时候,鱼就在那个挖出来的水洼里面。”实诚的于渔说出自己所知道的全部东西。
      
      “你说呢!”柳湘之看着小儿子。
      
      这次她肯定要给姐弟俩一个教训,如果真的去水边的话。
      
      被牵连的无辜的于渔此时还不知道自己的娘又要搞连坐了。
      
      “没,这是香香和兰表姐她们两个给我们的鱼。”于嘉佑说完这句话,柳湘之也不问什么了。
      
      “记住一点,你们两个不要离水太近,要不然挨打是少不了的。”柳湘之告诫两人。
      
      “为什么呀?”于渔不懂。
      
      “水边很危险,你们两个这么不长记性吗?忘记半年前落水的事情了?”柳湘之这时的语气比刚刚好了太多了。
      
      这让于渔有了进一步打探的想法。
      
      “半年前怎么回事,我不太记得了!”于渔搜索脑中所有的记忆,都没有这一个片段的存在,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好妄加猜测,你记住离水远点就行。”柳湘之不想说人闲话,尤其是当着于明政的面说那个人的闲话。
      
      “好吧。”
      
      “还有你佑哥儿,上次是你年龄小,躲过一次,再过一个月你就六岁了,做错事了和姐姐一样,我会一视同仁的。”柳湘之不想让儿子存在什么侥幸心理。
      
      “鱼鱼,你也看好弟弟,你们姐弟两个一方出错,两人都受罚。”柳湘之为了杜绝孩子碰水,也是煞费苦心。
      
      柳湘之说完就离开了,给这两个孩子留点空间。
      
      “佑哥儿,你连累我也没有关系的,反正你还要再过一个月才会受罚。”于渔态度非常亲切,对,是亲切。
      
      “你怎么那么好,你真是个好人。”于嘉佑给于渔发了个好人卡。
      
      “别高兴的太早,你连累我一次,一个月后我给你补十次,相信我,我不会骗你的。”于渔恶狠狠地说。
      
      “啊!”于嘉佑听到于渔的话以后尖叫一声就哭丧着小脸。
      
      “还有,以后我做的食物没有你的份,对此你不要报有侥幸心理,我也说到做到。”于渔接着说。
      
      她都这么大人了,真不想挨打啊,说出去多羞人啊!
      
      她能管住自己,就怕被这家伙连累,所以要提前吓唬吓唬这小子,省的他不知天高地厚。
      
      “对此,你怎么想的?”于渔非要这家伙给自己个承诺。
      
      “我尽量不拖累你。”于嘉佑考虑一下这般说道。
      
      其实他也没有想违抗母命,只是有时候做事情的时候没有想到这么多而已。
      
      “那咱们就达成协议了,你好我好,大家才好。”于渔说完就走进了屋里。
      
      “娘,中午的蒸野菜呢!”于渔问道。
      
      “扔掉了吗?”于渔找了一圈还没有找到。
      
      “你爹给他娘送去了!”柳湘之语气平淡地说道。
      
      “为什么,你凭什么乱处置我的东西啊!”于渔向父亲吼道。
      
      她真的是受够他了,要不是这是自己爹,她真想把他赶出去。
      
      真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人,这么缺爱吗?非要去巴结那个老太婆?
      
      于渔早就不拿于老太太当奶奶了,她的奶奶只有一个,才不是这个老太婆呢,尤其是上次的事情过后,她贼讨厌她。
      
      “家里的东西都是我的东西,我怎么处置都是我的事情吧!”于明政一点儿也不把于渔的抗议当回事。
      
      “菜是我和弟弟弄回来的,你做了什么,不要说用了你家的面,那个面钱还是我外祖母给的,你有什么呀!你娘分家的时候给你一点东西没有,你把钱都给她,她连块能种粮食的土地给你吗?”于渔不留情面的时候说话也是不管不顾的,净往于明政的心窝子里面戳。
      
      “你是我女儿,找打是不是?”于明政也不知道怎么反驳,只会学他娘那般以孝道压人,只是他这种压人只是说说而已,而不是像他娘那般专门给人拌赖。
      
      于明政也不容易,想起母亲一直以来的偏心,也是没法。
      
      之前他以为只要自己对她足够好就行了,终有一天她会明白的。直到那天,他听到母亲和妹妹的对话才明白怎么回事,自己竟是被娘捡来的。
      
      这不是最关键的,单单是捡来的,他会更感激她,她骗父亲说自己是亲儿子,这个也暂且不论是什么原因,但是担心父亲和自己亲近屡屡阻挠为那般,每次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他爹在外的私生子,所以才这么招他娘的恨啊,但是看着却完全不像,自己爹什么样的人,十里八村都知道。
      
      他爹呢,可是整个村里有名的宠妻狂魔,绝对不可能偷吃的。
      
      并且,自己的存在也不会使他娘的地位下降,看现在就知道,虽然有一部分是她娘的原因,但是呢,他爹就一点都不知道,不太可能吧,可能就是纵容吧。
      
      就是捡来的还是孩子,也没有必要把他当敌人看待吧!
      
      娘这些年做的这些事,别人都以为他只是傻,什么都看不懂。
      
      他怎么可能真的不懂呢,只是渴望那点微薄的亲情而已。
      
      分家以后,他也想好好为自己这个小家奋斗,之前心中已经下了决定的。
      
      但是,他还是习惯性地维护母亲。
      
      就在前一次他还是如此,拿自己家人的脸面给他“娘”踩。
      
      这次有了好东西,于明政又巴巴地献殷勤。
      
      而那时的于老太太刚听到别人说便宜儿子拿草给自己吃,直接气得把盆摔在了于明政的脸上。
      
      “滚,我不稀罕你什么东西,你别给我丢人现眼了,草还是拿回你自己家,喂你们那群猪吧,我们分家了,你以后不要来我们家了,我原本就没有你这个儿子。”于老太太被村里人激得慌不择言。
      
      想起村里人说的话,‘你生了个孝顺儿子啊,即使分了家以后,他家今天吃草肯定也不会忘记你这份的。’于老太太就气的很。
      
      于老太太本身脑子就不好使,容易冲动还好面子,这次女儿也不在身边,她就作的更狠了。
      
      村里人也早就看不惯她了,整天没事干就找个茬。所以村里人就趁此故意挑拨离间母子两人,不过村里人还的确是羡慕她,太好命,男人宠不说,还碰见这么一个好儿子,打不走骂不走的。
      
      并非村里想的那样,这次,她的这一席话的确让她丢了个儿子,这件事也彻底打醒了于明政。
      
      言归正传。
      
      柳湘之看到于明政说完就尴尬在那,女儿也生气,丈夫也拉不下脸,只能让她来和稀泥。
      
      “都别愣着了,吃饭。”柳湘之招呼着几人去吃饭。
      
      “鱼鱼,你也少说点。以后就好了!”柳湘之显然是什么都知道。
      
      于渔不给谁面子也要给自己娘啊!
      
      况且,今天她还要给娘商量个事情呢!
      
      坐在饭桌上以后,于明政显然被打击到了,一句话也不说。
      
      于渔看着这“饭会”开不成了,赶紧开口:“娘,你看咱家也没有地什么的,我们以后要怎么办啊?”
      
      于渔这句话正问到了柳湘之的心坎上。
      
      她早就考虑过这件事了,钱是支撑不了多久的,现在家里什么都缺。
      
      手中那点小钱置办东西都不够,吃饭更别提了。
      
      这都已经对付快一个月了,还要留点钱给儿子交束修。
      
      “以后吃白水煮野菜,这是最后一顿米饭了。”柳湘之不想回娘家拿钱了,一次还好,总不能次次如此吧。
      
      这不是要被人闲话说讨债鬼的,儿子还有上私塾家里可不能有个这样的名声。
      
      而且如果不能以身作则,儿子会有样学样的,便宜的小姑子不就是这样长歪的吗?
      
      之前她委屈于渔,来给便宜婆婆道歉,就是不拖累儿子。
      
      家里已经这么穷了,只能靠儿子读书了,这是一家人的希望啊!
      
      今天丈夫给自己交了个底,她现在已经完全不用担心了!
      
      如果是亲婆婆,为了儿子的前程,她还只能让一家人一直去忍让着她。
      
      没嫁人之前爱听戏文的柳湘之知道在前朝的时候,还有对待养父母也要尽孝道的这一说法。
      
      肃宗继位以后,第一件事就废除了这一点。
      
      不是亲父母就不存在这种情况,无论爹娘怎么对待你,你都得照做,否则就是不孝了。
      
      以前还没有觉得两者之间有什么不同,现在才明白,按照前朝流传下来的孝道的定义,自己家算是栽了。
      
      “娘,我手里……”于渔话到嘴边不知道怎么说了。
      
      在知道家里情况的时候她就想银子掏出来解决一下燃眉之急。
      
      可是真的不好解释,只能这样了。
      
      “娘,给你。”于渔没有说其他的,直接把银子从其他屋里找出来放到柳湘之的旁边。
      
      自从上次决定不再说谎,于渔就没有编套说辞。
      
      “你在哪弄的银子,咱可不能偷,不能抢啊!捡的话早点找到失主。”柳湘之对面前的一锭银子很吃惊,由此也想到了很多。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现在文章已经走了三分之一,日更小目标已经基本上实现了,我现在开启下一个小目标,这个月三十号之前如果收藏过百的话,三十一号爆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