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一笑我就怂

作者:因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鬼物附身

      叶芫“蹭”地收回手,低着头向后退了小半步。刚被从水里捞出来的她浑身湿淋淋的,发丝凌乱,裙摆下雨一般淌着水。有风吹过,冻得她一哆嗦。
      叶芫垂头偷觑着身前的男人。
      紫棠官袍上绣着两只明丽生动的仙鹤,代表着大云朝文官的最高品级。洁白无瑕的羽毛被洇湿,水痕晕开的地方尽是褶皱。
      叶芫心想,她这是当众轻薄了一把当朝太傅吧,看起来抱得还挺用力。
      在场的人内心感受各不相同。叶堇出水芙蓉般的容貌攫住男人们的目光,沈怀渊卓然俊美的身姿倾倒一片芳心,而落在叶芫身上的情绪就比较复杂了,既有对她投怀送抱亵渎男神的恼恨,也有被她纵身跳湖勇敢救人的钦佩。
      自始至终叶芫都没有抬头与沈怀渊对视,她的勇气在跳湖的那一瞬飙到至高点,在水里折腾一遭下来早就归零了。
      冷静下来的她在心里暗骂自己太冲动,跳湖救姐这种事怎么可能是原身会做的?她不亲手推叶堇下去就不错了。
      寻春正在一边照顾着叶堇,倩云为瑟瑟发抖的叶芫披上她刚脱下的比甲。
      叶芫拉紧衣服,捋了捋贴在脸颊和颈间的发丝,朝沈怀渊盈盈一拜:“小女子谢过大人救命之恩,情急之下对大人有些不敬之举,望大人见谅。”
      沉默了数秒,才听到沈怀渊缓缓开口:“不妨事。”
      沈怀渊说了不妨事,诚敬王爷脸上却仍不好看。自己府上出了乱子,被同僚看个正着,就这么轻易带过,日后有人嚼舌根怎么办?
      “霞儿,怎么回事?不是办个棋会,好端端的怎会有人落水?”霞儿是文安县主的闺名。
      “这,这是因为……”突然被点名的文安县主有些局促,她没想到会闹到这么乱,居然连叶芫都跳下水了,还牵扯上了沈怀渊。
      “因为什么?!”诚敬王爷音量陡然高了几分。
      “因为……”
      文安县主依旧磕磕绊绊地答不上来,反倒是叶韵琴拉着叶韵棋站了出来。
      叶韵琴徐徐朝诚敬王爷行了个礼,而后若有似无地瞧了沈怀渊一眼。
      “此事与县主无关,是舍妹关心叶家小姐,因此陪她一同去换被茶水污了衣裳。哪知经过湖上回廊之时心急脚快,不慎绊倒,这才连累了叶家大小姐落水。”轻轻柔柔的几句话就将这件“意外”定了性。
      叶韵琴接着道:“一切皆因舍妹而起,我在此先替她赔个不是。”
      又是一个礼数周全的行礼,诚敬王的脸色变得和悦。
      只要和他的宝贝女儿没关系,一切都好说。毕竟他这次带着沈怀渊特意经过水榭,也是想让他见见霞儿,兴许两人瞧对了眼,他就能有个太傅做佳婿,岂不妙哉。
      “妹妹。”叶韵琴唤了一声身边脸色不愉的叶韵棋,“此番虽然是个意外,但原因在你,去跟两位姐姐道声歉吧。”
      叶韵棋脸上不甘不愿,明明是三个人都同意的方案,失败的黑锅却只能她一个人背。她向叶堇和叶芫敷衍地行了礼,别别扭扭看着脚下道歉:“对不起,怪我不小心,求姐姐们原谅。”
      戏都演到这一步了,再指着谁骂都不合适。叶堇和叶芫交换了个眼神,均点头表示不再计较。
      既然事情有了结果,再谈下去也不会开出花来,叶芫只想带着叶堇换上干净衣裳早点回家。
      她垂头从沈怀渊身旁经过,扶起坐在地上的叶堇。
      和叶芫的平板身材不同,叶堇的一身湿衣覆在身上,曲线毕露,很是香艳。叶芫伸手就想脱下自己的比甲给她,正要解开第一个盘扣,突地想起沈怀渊还在身后,微微侧过脸拿余光偷瞧他,两人视线却交会个正着。
      叶芫赶紧回头,也不知他究竟盯了她多久。
      此地不宜久留,叶芫向文安县主说道:“我和姐姐一身湿衣多有不便,还是需要借偏厅换身干净衣裳才好。”
      文安县主一派和婉:“这衣裳自是要换的,我再叫人给你们煮碗姜茶驱驱寒吧。”
      谁稀罕这碗姜茶啊,叶堇可能不知道这场意外的弯弯绕绕,她可是一清二楚,文安县主摆这副亲善大使的样子只是想给沈怀渊看而已。
      经过这场池鱼之灾,叶芫决定和原身的闺蜜团分道扬镳,无间道她玩不来,还是早点表明立场比较好。
      正要开口回绝,身边叶堇先出了声:“今天本是想与各位姐妹一起磋磨棋艺,不想因此搅了大家的雅兴,我和妹妹遭此一惊,还是想早些回府歇下,感激县主担忧,就不劳烦了。”
      说罢也对诚敬王爷一行歉然一笑:“扰了王爷和各位大人的行程,也请见谅。”
      叶芫观察到有个较为年轻的文官已然被叶堇的一笑迷得失神,怀着好奇偷瞄一眼沈怀渊,后者神色平淡,波澜不惊。
      没有给叶芫细思的时间,叶堇说完话轻拍叶芫的胳膊,示意她一起离开。
      身后文安县主含羞带怯地开口:“沈大人,您的衣裳也湿了,也让下人带您去换一下吧。”
      这句殷勤让叶芫想起抱着沈怀渊时,手下完全不像看起来的那么清瘦,耳根子发热,若不是顾忌叶堇,她真想跑着逃离现场。
      沈怀渊收回目光,婉言谢绝文安县主:“多谢县主好意,不过一点水渍,还有公务在身,就不打扰姑娘们雅兴了。”
      说罢转身而去,留下一群妙龄少女在春光中恋恋不舍。
      
      换好衣裳的叶芫感觉十分清爽,亏她有先见之明地叫书梅和寻春提前备好了衣裳。她坐在凳子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拿帕子绞头发,叶堇与她隔着一个屏风在里头更衣。
      “回去我让小厨房熬姜汤,到时给姐姐也送一碗过去。”
      “好。”
      “姐姐刚刚在湖里可有呛着,需不需要请个大夫瞧瞧。”
      “没事的。”
      “以后有机会我教姐姐泅水,让寻春和倩云都学着点,关键时刻救命用的。”
      “……”
      屏风里头静默了一阵,而后是轻轻的一声:“好。”
      叶芫将帕子盖住头,放松地靠在玫瑰椅上。经过这场舍身救援,她攻略叶堇的进程至少推进了七八成。
      耳朵听到叶堇走了出来,坐在了另一把椅子上。
      “芫儿。”叶堇叫她。
      “嗯?”叶芫应声。
      “你……真的是芫儿吗?”
      叶芫非常缓慢地坐直身子,帕子依旧盖在头上。她是不是表现太好了,好到引人生疑。
      “姐姐这话何意?”叶芫拉下帕子,露出笑脸,“我当然是啊,姐姐落水了就不认得妹妹了?”
      这面容的确是朝夕相对的那一张,但是行事待人未免大相径庭。在水中她游到身边的那声情真意切的“姐姐别怕”,是多少年不曾听她说过的。
      幼年时两个小丫头在院子里辣手摧花,花丛里钻来钻去,比谁找到的花朵最大最漂亮。一条黑黄相间的小蛇在叶堇眼前吐信,她用哭腔叫叶芫快跑,叶芫却迈着小短腿跑过来牵她的手,嘟囔着:“姐姐不要怕。”两人就这样手牵着手,和小蛇僵持了许久,直到小蛇滑行离开。
      再后来姐妹生隙,当时的记忆也被她深埋在了心底,如今却又被叶芫勾了出来。但那时的妹妹和眼前的芫儿也无法重叠。
      “若是妹妹遇见了蛇会如何?”叶堇突然问道。
      叶芫谨慎地在脑海中仔细回想关于蛇的记忆,却什么也没想起来,完全不知道叶堇问这句话的意义。
      她斟字酌句地回道:“能跑就跑,跑不掉的话……打它七寸?”
      叶堇笑道:“果然妹妹是不一样的。”
      叶芫看着笑起来美若天仙的叶堇,心里头却直发毛。她是哪里说漏嘴了么?主角团一个个智商超高,她这种刚够平均线的完全玩不过他们啊。
      “芫儿就是芫儿,哪有什么不一样,我们两人虽说自小一起长大,但是也有大把时间是不在一块的,见过的人事物也不尽相同,自然想法也会在潜移默化之间发生改变。”
      叶芫不知道叶堇信不信她这番说辞,但她已经尽力了。
      “嗯。”没想到叶堇居然赞同了她的说法,“妹妹说的在理,应是我多心了,妹妹如此通情达理,也不像是鬼物附身。”
      “鬼,鬼物?”叶芫目瞪口呆,听起来这么像骂人呢。
      “曾经在《说神奇志》上看到过,说是山阳县有一村妇失足掉进河塘,救起时气息近无,醒来后却性情大变,喜怒无常。适逢一道士游方经过那村落,算出村妇在落水时已死,身体被水中精怪所占……所以……我便以为妹妹也是这般……”
      叶芫心中万马奔腾,这几乎都说中了啊。
      “我以为姐姐爱看的是天文地理、名家史学这样的书,没想到居然也会信这些灵异志怪的东西。”
      叶堇不好意思地低头:“有时一些大家所著的书看起来昏昏欲睡,便也拿这些本子解解闷。”
      叶芫握住叶堇的手,目光诚恳:“姐姐刚说的那本《说神奇志》请务必借妹妹一看,我是完全看不进那些惊世著作,就喜欢这些有趣的本子。”主要是想看看是不是真有个收妖游方道士,她需要防范于未然。
      前头还觉得鬼物这个形容是在侮辱她,现在叶芫默默把自己等同于了妖怪。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芫芫:平板身材?
    阿央:暂时的,还发育呢
    太傅大人:后来我挺满意的
    芫芫:……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