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一笑我就怂

作者:因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大人自重

      孟成翊也不答话,软神散的药效并没有褪去,虽然他先前的出血减轻了药性,却仍止不住一波又一波的晕眩感向他袭来。
      他抬起左掌覆在右臂的伤口上,那儿经过倩云的简单治疗包扎,血已经止住了。随着孟成翊缓缓施力,白布慢慢被鲜血染红。
      叶芫看着他的动作,发出一个既感同身受又万分嫌弃的语气词。
      “诶咦——”
      孟成翊却连眉头都没动一下,目光始终牢牢锁定叶堇——这个借用美色降低他的警觉性,又轻易对她下药的女人。
      借着疼痛,他的眼底逐渐清明锐利,沉声道:“叶岳鸿教出的两位好女儿。”
      叶堇坦然接受了孟成翊的称赞,还谦逊地表示:“过奖。”
      “所以随身带着见不得台面的药?”
      叶堇不为所动,依旧冷若冰霜:“为的是对付某些见不得台面的人。”
      “好,很好。”孟成翊怒极反笑。
      雁冰园掌事的不明就里,却发现自家爷罕见地对女人动气了。
      叶芫的危机探测小雷达向她的大脑发出警报,拜重生后的沈怀渊所赐,叶堇和孟成翊的相识完全谈不上愉快。作为与叶堇绑在一条绳上的蚂蚱,叶芫非常担心自己受到战火的波及,毕竟孟成翊刚刚是连她也“夸”进去的。
      叶芫将大半个身子藏在布帘的后头,偷偷从腰间摸出一样东西,又轻轻碰了碰叶堇的手,将手里的东西塞进叶堇的手心。
      叶堇轻轻摸着掌中物件的纹路,心下了然。
      “来人!”孟成翊厉声吩咐左右,“请二位姑娘入园一叙。”
      “慢着。”叶堇抬眸淡定从容,落在孟成翊眼中就仿佛是嘲笑一般,“恐怕今日您还真留不得我们了。”
      孟成翊看了她一眼,不愿多话,以眼神示意侍卫动手“请”人。
      叶堇一派沉静,问孟成翊道:“不知对一军之将来说,何物最为重要?”
      孟成翊眸色更沉,马上明白了叶堇所指,声音瞬时冷酷几分:“有的东西不是你能碰的。”
      叶堇毫无惧意,接着道:“你若对我们没有恶意,我们自然也不会有别的想法,东西我差人带回了府里,若我们一个时辰内没有回去,那东西自当会送到我的父亲那里……”
      语虽未尽,但含义已明:如果不能保证她们安全回府,吏部尚书就会拿着淮南王的麟符告上朝堂。
      叶芫心中夸赞叶堇:干得漂亮。
      孟成翊仗着隐瞒自己身份的便利行径完全像个恶匪,现在麟符在她们手上自然不能轻易动她们。只要这次全身而退,将来多的是机会改善两人的关系。
      孟成翊站在那里,身形高大气势凌厉,右臂的缠带殷红刺目,可以想见他在战场上万夫莫敌的英勇,如今却被一名小女子拿捏在手。
      叶芫眨眨眼,一脸无辜地出来给孟成翊铺台阶:“壮士不如安排手下人护送我与姐姐回府,东西也可以随人送回您的手上,今日之事都是误会,以后再见大家还是朋友嘛。”
      她与叶堇都很聪明地没有点破孟成翊的身份,兔子急了都咬人,何况对方是只猛虎。
      孟成翊看她一眼,开口道:“叶府的女儿都教导得如此伶俐,想必家中男儿也俱是英才,他日有机会好好领教领教,安排丁佑护送她们回去。”
      掌事的应了命令,老李也获救般奔回了马车的座板上。
      听孟成翊的意思,这梁子是结下了。
      
      “劫持”风波过了五日,淮南王“终于”得胜回京。
      叶芫从叶安珏那打听到消息,早早地带着倩云占领了知味楼二楼视野最好的雅间。
      只见长安街上人头攒动,男女老少摩肩擦踵,都抻长了脖子往城门口张望。
      叶芫倚在窗边,捧着一盅糖蒸酥酪细细品尝,奶酪入口即溶,唇齿间尽是奶香。
      忽而城门楼上传来一声闷响——“咚!”街上的百姓顿时沸腾了起来。
      “得胜鼓!敲得胜鼓啦!”有人高喊道。
      鼓声一声接着一声,隆隆作响,接着是从远处传来的比鼓声更激昂的欢呼声,一浪接着一浪,随着人潮往这边传动。
      叶芫探身往外望去,先是见到两名年轻小将骑在马上执云纹大旗开道,意气风发,威风凛凛。
      跟在他们身后的是那些在战争中受伤的将士们,他们被抬着或搀扶着前进,脸上洋溢着归乡的喜悦和身为军人的自豪。
      人群里有人认出了自己的亲人,带着喜极而泣的哭腔唤着他们的小名,旁边的人不禁赞道:“我大云男儿!个个都是好样的!”
      掌声和欢呼声在见到军队统率淮南王时达到最盛。
      身着紫金战甲的孟成翊比那天在马车里的他更加威严有气势,他骑在黑色的骏马上,丝毫不受周遭群众的情绪感染,只目光坚毅地看着前方与他并肩为国家拼尽生死的将士们。
      孟成翊这个人物还是挺正面的,以他的身份地位,叶堇嫁给他绝对称得上高嫁。叶芫在心里做着二人缘分速配的可行性报告。
      出门前叶芫去找过叶堇,但一听说是来围观淮南王,叶堇立马拒绝了她。
      “将军也好,王爷也罢,我不想与那狂徒莽汉扯上半分关系!”这是叶堇的原话。
      孟成翊不像是个会在女人身上花心思的人,叶堇的性格又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怎么才能把这两人送作堆呢?叶芫郁闷地耷拉着脑袋,顺带抿了一口糖蒸酥酪。
      等热闹看完了,叶芫手中的瓷盅也见了底。
      楼下的人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讨论淮南王的光辉事迹。什么迂回奇袭,率五十精兵烧光疏勒辎重啦,什么阵前挑战,坑杀敌军五千人啦……
      那人讲的绘声绘色,叶芫也听得津津有味。心里盘算着全部记下来,回家后在叶堇面前360度无死角地吹捧一下孟成翊。
      
      身后传来茶盖与茶盏相碰的动静,本是很细微的声响,却莫名抓住了叶芫的耳朵。
      叶芫偏过头往桌边瞧,要不是理智告诉她这是二楼,她真想夺窗而逃。
      沈怀渊放下手中的青瓷茶碗,修长的指节在梨木桌案的边缘轻敲了一下。
      叶芫心里一抖,此情此景,让她很难不联想到两人的第二次会面。
      同样的地点,同样的人物,叶芫瞄了眼门的位置,估计一打开门就会被千风强制遣返。连倩云都被悄无声息地制服了,叶芫认命地抱着空瓷盅挪动到了沈怀渊对面的位子上。
      要是在大庭广众遇见沈怀渊,叶芫还能保持镇定去应付一下,现在雅间里就他们两个人,沈怀渊平常自带的儒雅光环又消失了,叶芫有种初级账号触发终极boss的无力感。
      “叶姑娘对淮南王很感兴趣?”沈怀渊单刀直入。
      “还,还好吧。”叶芫对这个问题摸不着头脑,半真半假地回应道:“就是来看个热闹。”
      沈怀渊微眯眼,对这个回答不太满意。“若叶姑娘有心于王爷,本官倒可以帮些小忙。”
      帮忙?叶芫一脑袋问号,沈怀渊这是要抢她红娘的饭碗吗?还是……她本应该对孟成翊有意思?
      叶芫有些心惊,却又不确定事情是不是她想的那样,于是搜肠刮肚编了几句封建台词想要应付过去:“大人日理万机,公务繁忙,这些小事怎敢劳烦大人?更何况婚姻大事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是我一个女孩家自己能决定的……”
      “想不到叶姑娘如此知书达理,看来外人传言也不可尽信。”沈怀渊别有深意地看着她,话锋一转又说起前几天的事情来,“诚敬王府一事,也让本官见识到了何谓‘姐妹情深’。”
      沈怀渊这是对她起疑了。
      没有人会无缘无故性格大变,其他人会相信她的说辞是因为他们无法想象叶芫的灵魂已经换人了,但沈怀渊本尊就是个重生党,再荒谬的事情在他这里都是有可能会发生的。
      “传言总是三分真七分假,我对王爷之意,纯粹是普通黎民百姓对一名守护大云长治久安的将领的敬仰之情,至于我与姐姐,血浓于水的血缘亲情岂是外人三言两语就能做坏的。”叶芫信口胡诌,说得自己都要信了。
      她这番肺腑之言丝毫没有打动沈怀渊。“本官最是忌讳别人说些假话,尤其是一下就能拆穿的谎话。”
      “哈,哈哈……”叶芫干笑着,笑容冻结在小脸上。
      “不过,”沈怀渊见她的表情凝重,有种敲蚌取珠的愉悦感,“本官很想将淮南王妃的位置赠与你,怎么办?”
      叶芫看着沈怀渊眼神遽亮,觉得他肯定是重生过程中人格分裂了。大号在外面岁月静好,小号在她面前杀人越货。
      叶芫很想咆哮着把面前的瓷盅丢到沈怀渊的脸上:“沈大人,请你自重!”
      现实却是又怂又羞地挤出一句:“那……小女子谢过大人。”
      
      沈怀渊见不惯她这副不胜娇羞的样子,倾身上前。
      叶芫的余光瞥见沈怀渊的手掌压在桌案中间,手指白皙修长却不显女气,淡淡的青筋透着属于男子的力量感,叶芫脑子里胡思乱想着单靠这手不知会迷倒多少手控。
      当沈怀渊抬起叶芫的脑袋瓜时,叶芫脸上的表情还停留在对那只手的羡慕嫉妒恨上,乍看到沈怀渊的脸近在咫尺,眨巴眨巴眼睛,说出了刚刚想吼出的台词:“太傅大人,自重呀!”
      吼是万万不敢吼的,但至少听到这话沈怀渊放开了她。
      沈怀渊端起茶盏喝了一口尚有余温的茶水,长年执笔的指间也留有一丝馨香和余温。
      看到叶芫手边的瓷盅,联想到方才靠近叶芫时她身上的甜香,那香气现下还若有似无地萦绕在鼻间。
      沈怀渊开口道:“腻。”
      叶芫:?
      “淮南王素来喜爱腰肢不盈一握的女子,以后少吃这些甜食。”沈怀渊清清冷冷地说道。
      叶芫嘴上应着“哦”,心里把沈怀渊又骂了一遍。
      先不说孟成翊素来喜欢的都是哪些女子,就说食物之于她是生活乐趣所在,是支撑她与黑暗势力抗争到底的活力源泉,她又不是光吃不动,只不过个头还没发芽,视觉效果上有一点点吃亏而已。
      “大人还有旁的事情需要交代的吗?”叶芫很怕这个恶劣小号又提出什么要求来。
      “待本官想到会通知你的。”小号慢悠悠地补充协议。“千风,送客。”
      
      叶芫对促成原配CP的决心更加坚定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太傅大人:有的话我就是说说,你敢执行试试看?
    芫芫:……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