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短篇小说
内容标签: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子颜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所有的别离,都是为相遇做铺垫。

  总点击数: 24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1 文章积分:28,800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古色古香-爱情
  • 作品视角: 不明
  • 作品风格:轻松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1858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你是我最明媚的颜色

作者:客气的小凶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你是我最明媚的颜色

      
      可能是一个暖咖色的午后,没有风的天气就如在蒸笼里般难熬,束束的阳光打在她奶茶色的波浪卷发上。
      
      她正打算从柏油公路去翠石公园。她不算上有倾国容貌但却有着清丽的容颜,却也许正是适合这个闷热的午后。
      
      她悉着一身雪白色的短裙轻纱,轻纱上略微点缀着几粒蓝花,柔美的大波浪合适的搭在肩上,眉若弯月,眼似明星。正值中午,太阳无情的烘烤着大地,太过炎热所以公园中并没有几个人在里面。
      
      翠石公园景色比较怡人,除了蝉鸣声太过聒噪,其他的郁郁葱葱一幅夏日景象。
      
      她缓缓从绿荫下走过,她看着四周有各种各样仿照古代建筑,这个公园不知是怎么想的把田园风和古风竟然巧妙的结合在了一起。
      
      她喜欢这里生机勃勃的样子,和桃子青涩的样子就如她一般青春。
      
      她继续向前走,她常常在那棵银杏树下闲坐,那是一个木制的长椅它倚在一棵高大的粗壮的银杏树下,她总感觉它有故事,所以她常常在树下乘凉思考。
      
      想着想着就会靠在扶手处睡着,微风过后,她又会马上清醒过来,她轻轻擦拭眼角每次都是这样泪流满面,但是不知为什么她总是记不住那个梦。
      
      今天她想一探究竟,于是又回到这个地方。
      
      她刚想坐到之前那个位置一探究竟,结果却有一个男子正坐在她的长椅的一旁,当她疑惑的看向他时,正巧对上了他的目光。
      
      正巧他也穿着白衬衫,眉似箭肤胜雪,桃花眼诧异的望向她。
      
      她有些尴尬,但是这个地方对她来说意义非凡,于是她特地问他这还有没有别的人要坐,显然这个男子也看她看愣了,然后缓过神来吟吟笑着说道:
      
      “没有人你坐吧。”
      
      他的笑几乎可以颠倒众生了,她红了脸坐在紧紧靠着的另一边,她的头轻轻倚靠在银杏树的树干上,很快不知不觉便睡了过去。
      
      “子颜,快些醒了。”她睁开了眼睛,发现眼前只有那个魅惑众生的男子,他袭着一身火红色的长袍,桃花眼笑眯眯的看着她。
      
      她暗暗嘲讽自己,刚刚才见到那个男生就做梦梦到他了,她知道是梦于是也便不害怕,她也笑盈盈的问他:
      
      “你是谁,为何我们在此?”
      
      男子微微一笑,向前靠近了些道:“你是我的娘子,我是子墨。”
      
      她一低头发现自己穿的也是大红色,一摸头发现竟然还有头饰!不管了不管了,是我占了大便宜,她心想。
      
      她把手递给了他,他微微用力握住她的素手将她拉了起来,她发现那棵银杏树已经变得金黄了,周围也都是金黄色的叶子,好生美,就犹如油彩画一般。
      
      她挽着他的手一起向前走,在树的那一边是金碧辉煌的宫殿,他们发现宫殿旁边站着许多穿官服的人。
      
      他突然停了下来,掏出一个盖头缓缓盖在她的头上,他轻轻地凑到她的耳边说:
      
      “我说过了我会娶你的。”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开始狂跳不止,这一切似乎又不像是梦。
      
      她穿着凤冠霞帔,听着百官们一声声道喜,但她透过红纱看到他的眉头中锁住了不少心事。
      
      洞房花烛夜时,她不安的坐在床边,两点红烛在独自垂泣。
      
      霎时间,门几乎是被踹开的,她一下子坐起来,一把拽下红盖头。
      
      此时他已经满身戎装站在她面前,他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抱住她,他闭上眼睛说:“你快走我已经安排好了。”
      
      她也是几乎在同时留下眼泪,不自主的呜咽着问他为什么。她感到有些不对劲,因为她的身体已经不开始听她指挥。
      
      “我本应娶丞相之女为后,可我即便娶了她依旧会成为傀儡,不如便任性一次,我便绑了她,如今也瞒不住了。”
      
      “子墨!”
      
      一个身态娇媚的女人哈哈大笑的走了进来,嘲讽的看着他们俩说道:“谁也走不了子墨你不是说她最爱银杏,你便种了无数银杏在这宫殿吗,那就让她的血撒在她最爱的银杏之上可否?”
      
      言毕,便一抬手让两个护卫将他们拖了出去,这时又来了两个护卫将他押到那棵巨大的银杏叶树下。
      
      丞相之女走到他面前蹲了下来邪笑着说:“你想让她怎么死?”
      
      听到这句话的她,也不知是怎么样的感情一下子涌上心头,她冲他撕心裂肺的喊道:
      
      “我不要你这么为难,我只想来世再见你。”
      
      说完她挣开了侍卫的手,从头上拔下簪子,狠狠地朝自己的脖子扎去。
      
      她能看到他睁大了双眼,清澈的泪水从他悲痛的眸子里流了出来,他无比悲恸欲绝的喃喃道:
      
      “倘若有来生,你一定要忘了我,如果我们相见,就在你最爱的地方我们重新再来。”他趁机一下拔出侍卫手里的剑刺向了自己。
      
      猛地一下她又惊醒了过来,她发现自己的眼角再一次布满了泪水,但是还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在她轻轻擦拭后,转头过头来却银杏树竟然都黄了,叶子纷纷从树上飞舞下来。
      
      她的长发上不知什么时候竟然也残留几片,她吃惊的站了起来,身边的人也早已没有踪迹。
      
      这时身旁的男子竟然从远方走来,她呆呆的看向他总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他笑着看向她,并且走来对她说:“小姐,你和银杏树在一起真的宛如画一般,总感觉有几分熟悉。”
      
      他顿了顿,然后微笑着说:“我觉得你是这个季节里最明媚的色彩。”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