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是本宫的猫(清穿)

作者:云素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03章

      康熙并不知道自己怎么又回来了?难道刚才的一切都是梦?那么真实的梦?
      
      康熙心里更倾向有人对自己下咒,可如此传奇的事,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一旦被人知道了,有人伤害了那只猫,那自己是不是就再也回不来了?
      
      这种软肋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康熙不断的在脑海里过滤哪些可能对自己下手的人,前朝后宫都必须查查,为了避人耳目,最好的理由就是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异动?
      
      李德全得了主子的吩咐再看后宫也没有丝毫怀疑,主子从少年天子一路走过来,经历了那么多才亲政,多少人不服,多少人有着自己的盘算。
      
      前朝自然有其他人去查,康熙并没有太多时间去心烦这件事,毕竟他刚亲政不久,许多朝政要处理,那颗不安的心,在政务之中慢慢沉静下来。
      
      时间总是稍纵即逝,夜幕降临。
      
      李德全照惯例拿着端着牌子过来,“启禀皇上,时辰也不早了,皇上要不要先歇会?”
      
      康熙看了看他手中盘子里的牌子,上面并没有那拉氏,看了看李德全。
      
      李德全并不知主子为何不悦,但是从他伺候主子这么长时间,他知道主子肯定是有什么不满,顿时内心焦急不已。
      
      康熙想到那拉氏对猫那鲜活灵动的一面,再想想对自己时候的死气沉沉,哼,朕还稀罕一个女人不成?简直可笑!
      
      康熙如今到底还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岁月的磨练还尚浅,性子还不够内敛,哼了哼掀了遏必隆之女钮钴禄氏的牌子。
      
      钮钴禄氏的柔情蜜意一番温存,总让康熙觉得差点什么,最后早早的歇了,钮钴禄氏内心很彷徨,皇上这是不喜自己了吗?
      
      睡着的康熙再次睁眼就换了屋子,心中一惊,这是那拉氏的屋子,难道他又成了猫?
      
      蓉蕙此时正在里面沐浴,小德子看着猫,“球球,小主可是很好的人,你可不能这么不听话,下午小主给你擦毛的时候,你差点抓伤小主,小主还让奴才给你在房间里安置了一个窝,你可不能忘恩负义呀!”
      
      抓伤?那必定是猫本尊,真是个蠢女人,以为所有的猫都是他吗?
      
      “唉,小主这么好的人,可惜皇上不知道,小主不争不抢,却总是被人连累,这样下去如何事好?”小德子发愁,这宫里谁不是捧高踩低?
      
      沐浴完出来的蓉蕙听见小德子担忧,忍不住笑出声,“小德子你对球球说,就能解决问题了?你当它是叮当猫呀?”
      
      哼,蠢女人,朕当然可以解决,你求求朕,朕也许心软就答应了!
      
      “启禀小主,奴才只是有感而发,敢问小主叮当猫是什么?”小德子从未听过这个。
      
      “没什么,叮当猫就是你对它许下愿望,它能默默的帮你完成心愿的猫,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叮当猫!”这又不是动画世界!
      
      可以做叮当猫的康熙:········这个世界无奇不有,说出来朕自己都不信!
      
      小德子青依:·······那小主是怎么知道叮当猫的?莫不是自己瞎编的?
      
      “再说为何要争为何要抢?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不是我的,强求无福,再说你家主子我自认为没有那样的能力跟手段,在那残酷的竞争之中活下来,也许平平淡淡才是真才是福!”对于从未见过面,且手握生杀大权名义上的丈夫,蓉蕙内心没有半分波澜。
      
      那拉氏的每一句话都刷新了康熙的认知,多少人攀龙附凤,唯独她那么不一样,她是真的不在乎吗?
      
      平平淡淡才是真,这句话一直回想在康熙的脑海里。
      
      “你们都去歇着吧,不用守夜了,球球乖乖睡觉哟!”蓉蕙摸摸球球的毛,起身往床上走过去。
      
      “奴婢/奴才告退!”青依他们退下去。
      
      蓉蕙吹灭了灯,康熙等了一会,才起身从窝里跳下来,轻轻的走到床边跳上了床,猫在黑夜里视线也非常好,康熙仔细端详眼前的那拉氏,忽然蓉蕙一只手臂搭在它身上抱住它,吓了康熙一跳,浑身的毛都炸起来了。
      
      “嘻嘻,球球你不乖哟,怎么可以随意上床呢?”蓉蕙伸手点点球球的脸。
      
      放肆,朕的龙颜是能随便点的?
      
      “好了好了,气性还不小,还撇开脸?惯的你,好了,一起睡吧!”蓉蕙也没有嫌弃,就让它跟着自己一起睡,反正也洗干净了。
      
      康熙耳边传来呼吸均匀的声音,这蠢女人真是心大的很,在黑夜之中,那眸光除了让人心生畏惧更有一丝不自查的温柔。
      
      一夜好眠的康熙是被李德全吵醒的,李德全叫起,康熙也就醒来了,康熙一瞬间有个大胆的想法,难道每次他睡着都会出现在那只猫的身上?
      
      康熙觉得这实在是太荒唐了!
      
      甚至一瞬间想到杀死那只猫,可他不知道是不是只要那只猫死了,他就不会在睡着的时候附身过去,还是那只猫死了,睡着了又会去其他位置?
      
      再如此不确定的情况下,康熙觉得还是维持原样比较好,起码那个蠢女人是真心喜欢那只猫,自己也可以少受点罪。
      
      想到那拉氏,康熙忍不住嘴角扬起,心情顿时好起来。
      
      李德全并不知道主子在高兴什么,可他总觉得主子并不是因为娘娘而高兴,李德全觉得自己怕是魔怔了?他在乱想什么?这屋子里只有娘娘,皇上还能为其他人么?
      
      这两天康熙忙着检阅八旗,没有时间午休,晚上睡着以后,变成球球的康熙,正瞧见那拉氏在喂自己吃东西,“球球怎么不吃了?”
      
      康熙张张嘴吃了,蓉蕙开心的亲亲它的额头,“球球真乖!”
      
      好不知羞耻的女人,动不动就亲,一点礼仪都没有,朕的额头是能随便亲的?
      
      好吧,看在她那么喜欢朕的份上,朕就特许了!
      
      蓉蕙要是知道此刻在球球身体里的是康熙,怕是会后悔莫及,能欺负揉捏皇上的机会,那是多么的宝贵,自己就这么错过了???
      
      再说人活得不如猫,不是常有的事?
      
      随后的几天不管康熙身在何处,睡着的时候,灵魂必定是陪伴着蓉蕙,也确定了康熙的猜想。
      
      而这几天检阅八旗,纳兰明珠深受康熙的表彰,这晚李德全照例端上牌子,康熙可没以往那么好脾气,眼眸的墨色变得深邃,威压渐渐外放外。
      
      跪着的李德全有些瑟瑟发抖,实在不懂主子为何生气?
      
      “李德全,今儿朕才发现你竟然伺候的这么不用心,朕的后宫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做主了?”康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李德全里衣都被冷汗打湿。
      
      李德全连忙磕头,“请皇上恕罪,奴才惶恐!”
      
      李德全心里千思百转,实在不懂皇上为何说此话,他自问一向懂得分寸,也尽心尽力,不然皇上也不会一直留着他伺候,当然有些娘娘的赏赐他收下,无非就是把那位娘娘牌子的位置放在前面一点,选不选还是看皇上,皇上也知道这些,也从未说过什么,如今这一番是何意?
      
      “惶恐?惶恐你还能不放全了?朕身边可不留一些擅作主张的奴才!”康熙知道他不懂自己的意思,于是提点了一下。
      
      李德全大惊,难道漏了谁?他仔细看了看牌子,发现并没有呀,但皇上如此说,肯定是漏了谁?到底漏了谁呢?
      
      快点想起来才行!
      
      能在康熙身边伺候这些年,李德全也学着扩大自己的思维,从多方面去想,后宫得宠有地位的,哪怕皇上一个月只去过一次的,他也都放上了,他不断的在脑海里过滤那没放上的人。
      
      再想想前朝,最近纳兰大人很的皇上看重,而后宫之中......
      
      “请皇上恕罪,都是奴才自作主张,请皇上责罚,奴才这就去重新准备!”那位那拉氏小主,刚入宫的时候其实很得皇上宠爱,可最近这半年多,皇上都不去她那里了,他第一次撤下的时候,皇上也没说什么,谁知道如今因为纳兰大人,又被想起来了?
      
      主子肯定没错,错的只能是他!这就是奴才的命!
      
      康熙没出声,李德全知道他的意思,连忙下去就把那拉氏蓉蕙的牌子加进去了,康熙掀了她的牌子,李德全也松口气,这次没有出错!
      
      康熙带着人浩浩荡荡的去了那拉氏蓉蕙那里,正在撸猫的蓉蕙,听见李德全的通传,吓得一用力,差点撸脱球球的一戳毛。
      
      青依他们微微张开嘴巴,惊愕的看着彼此,“刚才是李公公的声音吧?”
      
      “好.....好像是的!”小德子也吓了一跳。
      
      两人惊喜不已,而蓉蕙早就吓懵了,康......康熙怎么来了?
      
      康熙走进来,青依他们都跪下了,唯有蓉蕙惊的仪态尽失,受惊如小鹿般慌乱茫然,一时之间都忘记跪下请安了,彰显他仿佛是吃人的老虎。
      
      李德全见那拉氏小主那受惊的样子,可真是一点都不像是惊喜,反而是大大的惊吓,李德全小心翼翼的抬头偷看康熙的神色。
      
      经过几天相处,康熙很容易读懂这蠢女人的神情,俊颜黑如墨,暗自咬着后槽牙,她这么害怕做什么?他能吃人不成?当初打他脑袋屁股的勇气去哪了?
      
      康熙不断的运气......运气,这小骗子胆子可大了,他绝对不能上当,看他诱敌深入,当抓住把柄时,看他怎么收拾她!
      
      康熙露出一个自我觉得温柔的笑容,吓得蓉蕙直接从板凳上摔下来了,青依他们也吓了一跳,连忙扶着主子跪好,蓉蕙内心泪流满面,他好好的对自己笑什么?还笑的这么可怕!
      
      莫不是有什么阴谋?电视剧里常说帝王心如海底月,这个世界好复杂,妈妈我想回家!
      
      康熙扬起的嘴角僵......僵住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打滚求收藏!
    康熙肯定是崩坏的,请小天使原谅!
    来个小剧场
    康熙:(〃>目<)朕难得这么友好,她这是几个意思?
    蓉蕙:┭┮﹏┭┮爸爸妈妈,皇帝真是世界最可怕的存在,她今儿算是见识到什么是真正的笑里藏刀!
    康熙: ̄へ ̄朕这么温柔都不知道珍惜,可见是多么的没眼色胆大包天!
    蓉蕙:o(╥﹏╥)o谁来能翻译一下,原主不是失宠了吗?这个时候来是几个意思?
    两人内心在鸡同鸭讲······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