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君归

作者:妮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006 寻迎使

      如今诸侯国中实力最强,风头正盛,如有人说齐国列为第二,觉无其他诸侯国敢称第一,而作为齐国国君小白的股肱之臣,时任齐国之相的人,正是方才见过的此人。
      
      辅佐齐君小白,将原本纷乱不断的齐国变得如今这般强大的管仲。
      
      姬玥看着前面已经消失的车队,只剩下尘土滚滚,想起方才两人所谈,她知道,像管夷吾这样的人,既然在翟国未曾揭露自己,便是已经就此揭过了,她想起最后他那句我们还会见的,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他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在告诉她这件事并没有结束。
      
      可是,他却连真实的姓名都不肯泄露,又如何能相信这样的话呢?姬玥想着,不过略微自嘲,径直上了车辇。
      
      马车行了大半天的时间,终于到得卫国都城楚丘,还未换洗衣物,姬玥一行便往王宫匆忙赶去,她知道,卫君在等着她。
      进了大殿,行了礼,身穿素服的卫国国君姬毁上前一步扶起姬玥。
      “王妹可是带回了好消息?”
      “唯,的确是好消息。”
      
      姬玥看着眼前经历了几近灭国之灾的卫君,眼神颇为温绵:“按照之前的商议,臣妹已与翟国大王戎胤修成协议,翟国将于下月初十派遣翟国边关都尉以国士之礼迎之,并且保证五年之内不在侵犯卫国,这五年,正是卫国休养生息的大好时机,臣妹将前往,为卫国赢得喘息之机。”
      姬毁听闻,眼里露出一丝喜色,但看向姬玥时,又有一丝不忍:“此次是王妹拯救了卫国,王妹虽不是孤的亲妹,却愿为卫国舍生取义,这份情谊,孤无以为报。”
      说着,姬毁忍不住退后,举手鞠了一礼。
      
      “主君无需如此,主君当知,姬玥此行,不仅是为了替卫国赢得喘息之机,姬玥更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完成。”
      姬玥眼里,露出坚定之意。
      
      与卫君商谈近些时日的国务军防后,姬玥这才出了殿门,还未走多远,便看到不远处亭廊中静立的身影。
      眼前人身肢袅娜,长发高髻,她转过身来,虽已年近三十,却仍雪肌如玉,明眸皓齿,风华绝代。 
      
      “姑母…”姬玥上前行礼。
      “此行一切可顺利?”姬绥迎上前来,眼里却透露着关切。
      “一切如之前与姑母商定的,姬玥已成功说服翟国大王。”
      姬绥上前:“阿玥办事从来都只有成功未曾有过失败,只是此去凶险万分,阿玥还要多做筹谋,既能成功,也可全身而退。”
      “姬玥明白姑母的心意,几近五年,姬玥自然会做好安排。”
      “姑母…”姬玥忍不住道,“今次返回途中,姬玥碰到了齐国之相管夷吾…”
      
      姬绥面上有一闪而逝的惊讶。
      
      “管夷吾想替齐君探知姑母心意…”姬玥继续道。
      “玥儿,无需多言…”姬绥打断姬玥的话,坚定地道,“我与他,此生已无可能。”
      
      “为何?” 姬玥道。
      
      姬绥回过神,静静地望着姬玥,眼底的哀伤却是再也掩藏不住。
      
      “我的清白,童真,我所有值得骄傲的一切,在前往许国的那一刻,便已经全部消失殆尽,现在的我,不过千疮百孔的一副躯壳,不值得…如今我还苟延残喘,不过都是因为卫国。”
      “姑母不是齐侯,怎知他会在意这些…”
      “他不在意,我却在意。”姬绥已有泪意闪动,“谁也无法改变过去已经发生了的事情,就算是不堪,就算是苦痛,也不该由别人去承受…”
      
      “是这样吗?”姬玥看着姬绥远去的背影,那么自己呢?自己那么多年的青春,自己亲手打下的功业,难道最后的结局都应该由自己去承担?
      
      还有那些无辜死去的兄弟们,以及无辜死去的姐妹,难道,这些都应该由这些本没有过错的人去承受?
      
      世间的公道大义,在本需要彰显的时候,却因为前路的艰险和不知归途,就要给歹毒之人的卑劣让路,那么,人活下来的意义是什么呢?
      
      姬玥看着层层飞檐处翱翔的雄鹰,紧紧攥住袖手,她知道,她做不到。
      
      她一定要那些人,血债血偿。
      
      距离姬玥出使翟国已一月有余,翟国终于来了消息,遣边将戍守城尉赵彧前来卫国迎之。
      一介城尉迎接,不言而喻是一种变相的侮辱,卫君接此消息,气得在大殿上怒火中烧。
      
      “主上怎地不生气?”阿檀一边将手中的书简挑了晾晒,一边好奇地问着一旁的姬玥。
      
      如今正值寒冬,今日却是难得的好天气,艳阳高照,姬玥于是领着阿檀一起将殿里的简牍拿出来晒晒。
      
      “为何要生气?”姬玥兀自拿手巾擦拭着书简,一边摊开来,她头也不抬地回道。
      
      阿檀本来为姬玥打抱不平,看姬玥满不在乎的态度,遂又犹自摇了摇头,在不言语。
      正摊完了一箱书简,姬玥在斑驳树荫下寻了个座阅览,不想这时从殿外跑进卫君身旁的竖侍。
      
      “公主,主君有请。”那竖侍神色间有几分急色。
      “何事?”姬玥微微皱了眉。
      “是翟国派遣来的城尉在漠北遇到戎敌分支,出事了,主君请公主前去商议对策。”
      
      姬玥闻言,不再多做停留,很快随着竖侍进了王宫。
      一番解释,姬玥这才知道原来是前来迎接的翟国城尉在漠北之地遇到仇部右扈王麾下的兵士,经过一场恶战后军队已四处分散,卫国更是联系不上他们了。
      
      “王兄可知那校尉是何人?”姬玥颇为镇静地问着一旁的卫君。
      “据说叫赵彧…”卫君思索一番道,眉头也不由得皱起,“叫什么倒不打紧,坏就坏在此人正是翟国太宰赵渊之子,虽然听闻不怎么受他爱重,但好歹也是长子…”
      
      然而当他转身再去看姬玥时,姬玥却已怔在原地,卫君看着姬玥此时少见的神态,轻声唤她:“王妹?”
      姬玥回过神来,向卫君拱手道:“臣妹不才,愿领一百甲卫前去边地寻人。”
      
      “这怎么可以….”卫君不由分说地拒绝道,“且不说前路凶险,随时可能遇到仇部,再者王妹是身担重任之人,岂可以身犯险?孤还是另派人去寻吧。”
      姬玥不予辩驳,只淡声道,“臣妹经历的战事不说上千,也已出百,若是如今因为情势所逼便不敢上战杀敌,那往后翟国为质之路,臣妹该如何走?”
      
      卫君闻言,便知阻止不了姬玥,犹豫了一番,也只得点头应允。
      不日姬玥便立刻点了一百亲信朝漠北进发。
      
      一望无垠的大漠,尤其在这深冬里,显得空旷而高远。
      
      “主上,这头盔可真重,压得我脖子都快断了。”不过半月有余,姬玥所带的军队便已抵达漠北,才扎了营,阿檀便抱怨道。
      “你虽习机关巧术,要说真正上战场,倒也真是头一回,习惯习惯就好啦。”一旁的穆臻亦摘下头盔笑道。
      阿檀白了他一眼,哼了声便朝已向前去巡视的姬玥走去,穆臻也随之跟上。
      “主上,可是有什么蹊跷?”阿檀看着半跪在地上,手里握着沙土琢磨的姬玥好奇道。
      
      “你们看…”姬玥摩挲了下手中的沙土,不动声色道:“这道上的马蹄印和骆驼印还未完全消失,而且沙土间也沾染了鲜血的腥气,我怀疑,翟国城尉一行便是在这附近跟仇部右扈军动的手。”
      
      穆臻点点头,也认真打探起来,他望向四周看了好一会儿,一脸认真道:“主上分析得没错,方才属下环顾自周,发现这微末的马蹄印井然有序,且骆驼印尚未有什么特别的痕迹,想必这仇部必是经过一番安排,在此布下机关,特意等待翟国军队到来。”
      
      果然,这里经过一场厮杀。
      
      “说不定,翟国城尉已经被抓了…”姬玥叹了口气,眼里的冷意也骤然加深。
      “沙漠这么大,我们该如何寻找此人的下落?”阿檀有一丝泄气。
      “引君入瓮。”姬玥望着一望无穷的沙漠,冷声道,“既然我们找不到他们,便让他们来找我们。”
      
      此时的姬玥,早已化身为一个冷血无情的将军,开始对着这片沙漠作出部署。
      沙漠的夜总是来得早一些,一行人刚刚将营帐扎下,天便黑了下来。
      军队中有甲卫开始生火做饭。
      
      “谁叫你点火的,不知道会暴露吗?”甲卫领队骂着那些纷纷点起火的甲卫们。
      “让他们点,越大越好。”姬玥抿了口壶中的水,望向他们道,一并吩咐穆臻将带来的肉糜分了架在火上烤着吃。
      
      甲卫们虽不知姬玥意欲为何,但既然主帅都发话了,他们立刻卯了劲生起火烤起肉来,营地顿时灯火通明,肉香扑鼻。
      
      姬玥听着黑暗处簌簌的声响,嘴角不由浮起一丝冷笑。
      众人酒酣饭饱,除了值守的人外,已纷纷进营睡去。
      姬玥唤了阿檀和穆臻进了营帐,开始商量对策。
      
      漠北之地,本是极寒极贫之地,才是早晨,寒意便越发的浓烈了。
      一行人用过朝食,姬玥开始部署军队,阿檀在一旁也开始紧锣密鼓地为今日的迎战做着充分的准备。
      又到黄昏,姬玥吩咐甲卫们燃火做饭,天边的晚霞映照在众人的身上,绮丽而温柔,让人感觉到说不出的暖意。
      
      然而这股暖意,很快被长长的烈马嘶鸣声打破。
      前方探子神色紧张地禀道:“主公,前方有敌军。”
      
      穆臻闻言立刻登上沙坡遥望,他跳下来道:“这么多的兵马毫无遮掩地直面杀来,看来是仇部右扈军要与我们正面交战了。”穆臻此时脸色甚是肃穆。
      
      姬玥点了点头,暗使轻功朝前方急速而去,穆臻和阿檀紧步跟上,很快就看清了前方的兵马。
      只见声势浩大,浩浩荡荡的数千兵马带着力拔山河的士气整齐划一地奔腾而来,迎风而飘的旗麾上撰着“仇”字。
      
      “是仇部的右扈王。”穆臻的神色变得有些异样起来。
      
      随着穆臻话落,整齐划一的军队随着一声指令列阵依序步行而来,军容肃整,一眼便知是虎狼之师。
      
      最前面高坐烈马之上的人,面庞粗犷,身形亦是健硕,姬玥想起几年前翟国联盟此人攻打卫国时的情景,立刻便辨认出,这人确实是仇部的首领。
      
      但是她的目光,却落在被捆绑在右扈王身旁烈马之上的翟国校尉赵彧身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