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君归

作者:妮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051 公输谒(三)

      众人这才回味过来,这本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只是这是数十年前的事情了,彼时随着翟国战败收兵落幕,此事早已不被人所提,毕竟是一段不光彩的历史。
      不想这公输谒记恨了这么久,真可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此时这一段不光彩的历史被人重新提及,让人忍不住惊出一身的汗,整个事件终究是让人回过味来
      “太保还需要老朽再多言吗?”佐史不紧不慢道,看着公输谒的脸色从初始的平静慢慢变得灰白。
      
      “大王,卑臣自祖父一辈以来,对翟国肝脑涂地,死而后已,卑臣更是为了大王鞍前马后不敢有丝毫懈怠,今番所为之事也并无不轨之心,虽存了一点卑臣的私念,但却全是为了翟国,为了大王啊!”公输谒仍然不死心,他不相信戎胤会为了这些事处置于他,纵然自己做了这么多事,但他并未威胁到翟国的利益,也并未威胁到戎胤的利益,他杀得,不过是求亲的一些使者而已。
      
      戎胤此时并未做声,他似是在权衡如何处置这个人。
      
      毕竟,正如公输谒所言,他的确为他做了很多事情,包括自己能保住这把王椅。
      姬玥此时不动声色地瞧着戎胤的神情,半分也未放过,瞧着瞧着,她不由得冷笑起来。
      “果真如此吗?”佐史这时雪上加霜,“太保若无心加害大王,昨日棋局之上,太保为何会在白子棋盘中掺了毒?!”
      
      “是白子棋盘中掺了毒?”公输谒露出吃惊的神情,他可从未下过这种命令啊,他不由得转过头去看向那个跪伏在地的家宰,:“贱奴,老夫何曾下过令让你掺毒在大王的棋盘中?”
      而后他急急跪走几步,大声喊冤:“大王,老臣发誓,老臣绝未吩咐任何人在大王的棋盘里掺毒,这绝非老臣所为!”
      
      戎胤听着这番言辞,还未言语,那家宰心怀恨意地望着眼前这个奸诈阴险的小人,嗤笑道:“家主为了活命,推脱得当真是干净,只是这般,愈发让老奴寒心,老奴年轻时便跟着家主,却不知家主对老奴却无半分主仆之情,老奴只怪自己瞎了眼,做了许多伤天害理的事,百死难赎己罪!”
      
      道完,便一头撞向旁边的柱子。
      
      众人唬的一跳,再去看时,那家宰早已命丧当场。
      
      戎胤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徐徐朝公输谒走去,他微俯下身,“公输谒,你是什么人,孤的确很清楚。”
      
      “公输谒,你是什么人,孤的确很清楚。”
      
      戎胤想到今早公输谒递上来的奏章,那奏章中隐喻的何人,他心知肚明,经此一事,联想到往日公输谒在自己跟前不断进献的谗言,戎胤心底只留下深深的厌恶。
      他这一句话,却比万箭穿心还让人难受,姬玥不可察觉地一笑,她知道,公输谒,算是走到头了。
      
      公输谒似乎也很了解戎胤的性子,在听到这一句话后,他跪得直直的身子终究失去了所有的支撑,瞬间委顿下去。
      
      他知道,自己是彻底失去了戎胤的信任了。
      他更知道,失去了戎胤的信任,意味着是什么。
      
      五年前那番合谋与背叛,已经在这位冷情的君主心底埋下了怀疑的种子,他不会再信任于他。
      真是成也如是败也如是啊!
      
      心灰意冷之时,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眼睛不由一亮,鼓足了所有勇气,他深深执了一礼,再次跪伏在地,以头磕地,声音是从未有过的冷静,他道:
      “卑臣自知一己之言难辩众百之口,望大王恩准,将臣暂时关押,待赵太宰回朝,再行定夺!”
      “哼,果然…”
      
      谁也没有看到姬玥眼内了然的神色。
      
      “太保此言错矣,证据既已证实是太保所为,正所谓杀人偿命,又何须赵太宰回朝后再行定夺,难不成,太保认为,翟国之大,大王还做不得主?”这时一直默不作声的太傅伯阳父沉声道。
      而后,他又再次朝戎胤一拜,道:“大王,此人包藏祸心,欲对大王行不轨之事,况此事涉及多国贵胄人命,不可不给众国使臣一个交代!”
      
      他一番话道完,秦国公子赢泗立刻上前一步道:“太傅所言极是,恳请翟君还各国使者一个公道!以还亡者安宁!”
      
      随着赢泗一言,立刻各国使者纷纷附和。
      
      戎胤本来有所犹豫,但一想到公输谒还想求助于赵渊,便觉得甚是可笑,他望着公输谒道:“如果孤让赵渊看了你公输太保的奏章,恐怕公输太保会死的更快。”
      不顾公输谒的心如死灰,戎胤继续下令道:
      “如之所请,立即捉拿公输忌,侯押太保满府,诛三族。”
      
      一番话落,公输谒立时应声栽倒在地上,然众人纷纷赞誉戎胤英明贤德,处事公正。
      很快,这场连环凶杀案终于告破,传至诸国上下。
      而佐史及公子纠在朝堂上的一番表现,顿时便让他俩在戎寐公主之后,成为各诸侯国口口相传的人物。
      
      凶杀案尘埃落定,佐史此时正和九公子戎纠和十公主戎寐在姬玥处。
      “女公子当真是料事如神,如女公子所言,这殿上之事,真的是环环紧扣,而每一环,正中女公子之言,真是让人酣畅淋漓。”
      姬玥在一旁自斟自饮,随后递了一盏茶给了戎纠。
      
      戎纠接过那盏茶,来回踱步着,少年因为自己的不凡表现此时正兴奋着,他笑道:“女公子心细如发,这案件竟查的如此清楚细致,之前纠不曾知为什么女公子要纠请来王兄坐镇,而那日又为何请来各国使者和太傅,这桩桩件件,竟都是暗含玄机。”
      
      “这回知道自己脑子不好使了吧?”戎寐嗤笑着打趣他。
      
      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姬玥淡笑道:“公子可是与姬玥有约,此案是公子和司农佐史合力所破,与姬玥无半点干系,公子可不要忘了自己的承诺,这事以后万望不要在任何人面前提起。”
      戎纠这时也收起吊儿郎当的神情,拱手道:“女公子不欲为功名利禄所累,纠自然明白,答应公主之事,出了女公子的门,纠自是不会跟任何人提起。”
      
      见姬玥很信任自己,戎纠又放松下来,又挠了挠头,他傻笑道:“只是此番本是女公子和佐史出力最多,倒是便宜纠了。”
      姬玥笑了笑,一脸诚恳地看着戎纠:“公子在殿堂之上不卑不亢,条理清晰娓娓道来,假以时日,公子这番聪敏定然能让公子有所作为。”
      
      戎纠再次嘿嘿笑着挠了挠头,他第一次听姬玥这般夸自己,有些不好意思。
      这次刺杀事件还未结案,戎纠不敢久留,很快便与姬玥道别。
      而今晚一直不做声,在月下独酌的佐史看着戎纠离去,这才走了过来。
      
      他曼声道:“为何女公子断定,此案大王必不会放过公输谒?”
      姬玥一笑,却并不作答,虽然这一路走来,佐史对此番破案之事多有配合,但佐史对于她而言,不知是敌是友,她又怎会轻易暴露自己的想法。
      
      此次破案,若非关乎到戎胤性命,他又怎会对公输太保失望,狠下心处决他呢?戎胤此人,何其重视自己的权威,敢有违君王之权者,纵然再过珍贵,必毁之!
      
      如若不是如此,即便是满朝使臣和太傅的压力,他依然有办法揽下此事,保公输谒性命。
      而公输谒最怕的,就是失去了他的信任,但凡失去了他信任的人,便意味着没有利用价值了。
      这是姬玥过了这么多年,唯一体会到的戎胤的心。
      
      “女公子对大王的心思,可谓拿捏的分毫不差。”佐史深深地望了姬玥一眼。
      
      姬玥未再多言,佐史也不再多说什么,快步隐入夜色中。
      
      正值此时,忽然有黑衣人靠近来,姬玥隔窗问道:“如何?”
      那人道:“主公料的不错,那公输府中确实有飞鸽至赵渊处,只是赵渊并未有回应。”
      姬玥命其退下,不由得笑了笑,想找他帮忙?只怕他是巴不得乐见其成吧?
      随着公输谒被关入天牢,姬玥终于清楚,她的第一步,算是走成功了。
      
      如今,这件事还差最后一件。
      
      夜深了,一个穿着斗篷的人穿梭在天牢之前,最后窜进天牢中去。
      未惊动天牢外面的人,那身影很快闪进天牢深处。
      
      只见此人手持令牌,沉声道:“奉十公子之命,此案诸多细节还未交代清楚,特前来调查。”
      值守天牢的甲卫赶紧跪伏在地放了她进去,那身影没入天牢之后,斗篷终于放了下来,赫然是姬玥的面容。
      姬玥一步一步走入天牢深处,在一处最里的死囚犯的监牢前站定,却只见牢内那人正盘腿坐于窗前。
      
      牢内阴潮寒冷,牢内石壁上挂有一直油灯,忽明忽暗,将牢外人的影子拉得老长。
      蒲席之上,那人看着墙壁上倒影的斗篷倒影,倒毫不吃惊,只是静坐着,未有任何反应,如一块行将就木的死尸。
      
      石门被推开了,姬玥走了进去,公输谒却仍是毫无反应。
      
      看来,他已然将这发生的种种缕清,知道中了他人之局,只等着这人前来。
      姬玥语意清淡,将心中所想付之于口。
      
      “阁下似乎并不惊讶会有人来?”
      公输谒轻笑了笑,这才终于转过身来。
      
      “如此苦心孤诣想要扳倒老夫,自然不会只是想取老夫性命,只是老夫不曾想,前来看望老夫的,竟是卫国的姬玥公主。”
      
      姬玥不置可否。
      
      “那太保是否能猜到,姬玥此次前来是为了何事?”
      公输谒继续笑了笑,他此时有些破罐子破摔,倒显出几分从容:“老夫与卫国并无仇怨,老夫能想到与姬玥公主有关联的,只一人尔。”
      
      “哦?是吗?”姬玥不动声色:“那是何人?”
      公输谒继续道:“自然是昔年的夷姜少主。”
      
      “老夫虽知姬玥公主与少主少年时感情甚笃,不想两国相距如此之远,且姬玥公主与夷姜少主也不过是少时的情义,姬玥公主却对少主之事知道得竟如此之多?”
      
      “…让人忍不住怀疑,姬玥公主倒不似卫国的公主……”
      姬玥轻笑道:“想不到太保在临死之前,脑子竟变得这般灵光。”
      
      公输谒愕然抬头看向姬玥。
      
      不待公输谒继续,她冷声问道:“我来只问你一句,昔年夷姜少主被害,赵渊对少主会遭暗害之事,到底是参与了,还是没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中午12点还有一更,也不吊胃口,一次性看到位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