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君归

作者:妮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047 棋中局(二)

      老者缓缓道:“见人之面,虽有笑意,却都是强颜欢笑,眼角眉梢皆是冷酷之意,且见翟国上下上到王族下到百官,无人不是谨慎小心,不敢有丝毫懈怠,若非冷心冷面,又何以至此,恰是这冷心冷面,却能镇压翟国上下,也不失为君王气势。”
      姬玥闻言,笑了笑,却未在言语。
      果然是秦国一朝老臣,眼光如此毒辣,看人如此入微。
      
      跟随戎胤其后的,是如今宠冠后宫的姜姬,这时几个来自齐国的使者上前,正向姜姬问好。
      枟馆内,此时竖立着近百甲卫。
      看来上次刺杀事件,给戎胤心理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众人齐集,对弈局终是步入正题。
      
      戎胤入棋室在上首席位上就座。
      
      小臣师引领诸国公子使者进入,在下首处摆放停当的棋盘席位上落座。
      作为卫国使臣,姬玥同坐在棋盘席位之中,坐定后,她朝上首戎胤处看去,戎胤这时也看到了她,微微一怔,他很快心领神会,片刻间恢复平静。
      
      他这心领神会的本领向来是顶尖的,姬玥冷笑一声,紧攥衣袂,不动神色地埋藏了自己的神情。
      这时戎胤便道:“吉时已到,开始吧。”
      戎纠躬身领命,立刻吩咐司棋长宣,而后又令有司将开诚布公将比试规矩诵读一番。
      “对弈者,君定耦,不足者由主司对耦。”
      佐史呈上参与对弈者名单,请戎胤亲自比配耦。
      
      戎胤瞧着漆盘内的竹简,不动声色间,他伸出手,很快便有了决断。
      佐史接过一观,脸色微异,但戎胤已亲自选定,他无权干预,遂只得让有司向在场众人宣布结果。
      姬玥微垂着头,随着有司长宣对耦,却迟迟不曾听到自己的名字,直到最后,有司才宣道:
      “卫国季礼与大王一隅。”
      姬玥微异,她缓缓抬首,众人也是一片哗然。
      忽有人忍不住问道:“若如此,季礼的胜算如何分辨?”
      
      太保不曾开言,戎胤这时却远远地看向姬玥,缓缓道:“与孤对弈者,无谓输赢,直接晋升到下一轮。”
      他这话一出,众人看向姬玥的眼光变得怪异起来,大多是又羡又妒的眼神,在他们心中,不由得地想,能得戎胤如此看重,是不是意味着这公主良人已经定下了?
      
      戎胤并未理会这些人的眼神,却又听见太保在东阶前对国君说道:“请大王先行布棋。”
      戎胤一脸庄重地起身,在有司的引领下,来到位于最首的一盘棋桌面前。
      姬玥等几位使者已经出列,分四耦站于戎胤身后,态度是作为客使的不卑不亢。
      
      已经分配好的各国使者纷纷落座,姬玥执手一礼,便顺从地坐于已经落座的戎胤后面。
      
      至此,对弈比试正式开始了。
      
      各个席位的司棋跪坐一旁,令一旁的寺人统计算筹。
      “你似乎一直都在给孤制造惊喜?”戎胤一直手缓缓地敲着棋几,一遍缓缓地道,声音听不出喜乐,“这招隐藏于众求亲者中,又是为何?”
      “自然不是为了真的求亲。”姬玥不急不躁。
      
      “哦?难不成,真的是为了给戎寐选个好夫婿?”戎胤的声音里这时才有了一丝笑意。
      “唯。”姬玥却毫不犹豫的答道,眼里也满是真诚,看着戎胤若有所思的神情,姬玥继续道:“于家而言,大王作为戎寐公主的兄长,自然也是这般想的。”
      戎胤探究的眼神看着姬玥,良久,才到:“这是自然。”
      
      而后,他一派轻松自得地望着姬玥:“既然你我都乐见其成,不如便自得其乐一局,如何?”
      姬玥露出了淡淡的微笑:“敢请大王执白子先行!”
      摆放在眼前的棋盘呈对角星布局,为座子制,由白方先行。
      棋子走在棋盘的交叉点上,双方交替行棋,落子无悔,以围地多者为胜。
      
      姬玥和戎胤先是怡然自得地布局,然而不过片刻,你来我往中两人开始变得认真起来,瞬间入了棋局。
      佐史忍不住凑到跟前观看起来。
      入境棋局的两人一壁以手中棋子为戈,一壁互相交谈考验着对方的心理素质。
      
      “兵贵神速,抢先入局,姬玥看孤这开篇布局如何?”
      
      姬玥执起一颗黑子,缓缓置于棋盘之上,这才道:“大王布局,看似无意实则有心,虽步步走得普通却已将后招算尽,大王这布局堪称甚佳。”
      戎胤瞟了眼姬玥,将手中白子置于棋盘:“正所谓兵不厌诈,临杀勿急。稳中取胜,才能够避免一招不慎,满盘皆输啊。”
      
      姬玥瞟了瞟戎胤,心下一冷,言语间却甚是温和道:“确实如此,来日方长,只要隐藏实力,不让对手察觉,才能最终一招致命,大王此举,颇有见地。”
      
      谈话间,姬玥手中之局渐有后来居上之势,方才的困境,此时竟有脱险之迹象,戎胤心下一惊,但举止间还算镇定,他静心观察棋局,每一步都走得颇为谨慎,小小棋盘之间,却如同战场,竟有刀兵相接之感。
      
      姬玥知道戎胤的棋艺,那也是个中高手,她记得,论下棋,他可是当年翟国先王都满口夸赞的。
      随着棋盘上渐生的变化,戎胤落子的手愈发慢了起来。
      他已经有好久不曾下棋了,不曾想自己棋艺竟然后退得这般厉害。
      
      望着姬玥的黑子踏空了自己的一围白子,他赞叹道:“虽兵行险招,却有突袭之势。”
      姬玥笑道:“富贵险中求,大王需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一旁观战的佐史却不屑地撇了撇嘴,虽然姬玥一人斩杀右扈王的事迹,早已传遍了诸国朝野。
      但卫国的兵力,他还是十分清楚的。姬玥麾下虽有一支精骑,卫国也靠这只精骑打了不少胜仗,可说起卫国其他的军士战备能力,却远逊矣。
      
      不若如此,又怎会落败于翟国?
      
      戎胤闻之一笑,“卫使悍勇,但可知,强弩一秣四字?”
      道完,他便不动声色下了一子,待众人去看时,已经吃掉了大片。
      姬玥微微一笑,不急不缓,又掷一子,才道:“胜负难料,不到最后一刻,谁也说不准自己是输还是赢。”
      
      戎胤怔了一怔,姬玥那种镇定自若的神情,让他不由得想起一个人。
      他忽而有一种棋逢对手的感觉腾升。
      很快,白子慢慢减少,黑子开始攻入戎胤的腹地。
      
      眼看胜券在握,姬玥却道:“后先有变宜从紧,彼此均先路必争,若疏忽大意将次序走错,后期挽救,也是损失惨重啊。”
      
      戎胤看着自己仅剩的黑子,他笑道:“精华已尽多堪弃,自以为将发挥了作用或者价值已经不大的棋子弃掉,以谋求更大的得益,却不想做出了错误的判断,这确实是孤的损失。”
      姬玥的黑子势如破竹,将戎胤的九宫团团包围。
      
      戎胤还在做垂死挣扎,他捻起一颗棋子,徐徐落于棋盘之上,一旁的佐史此时也是眉头深锁,然而看到戎胤的这一步落子时,他不由地大赞:“好棋!”
      一语道出,他自知失言,见姬玥和戎胤此刻沉浸棋局幸而没有搭理自己,他不好意思地挽起衣袖假意拭汗。
      
      “凡战之道,用寡固,用众治;寡利烦,众利正。用众进止,用寡进退……”姬玥道:“大王能在最后时刻出此招,在下佩服,你我是平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