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君归

作者:妮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027 噩梦还

      翟宫东苑
      
      一大早,戎胤便朝东苑而来,这些时日忙着善后,他终于有时间过来瞧一瞧前几日救下他性命的人。
      
      阿檀跪坐在榻前一瞬不瞬地盯着卧床的姬玥,医女徐徐朝寝房内走了出来。
      
      “我家主上如何了?” 等在殿外的穆臻率先上前沉声问道。
      “姬玥公主的伤口已经上药包扎了,不过…” 医女瞥了瞥等候在一旁的戎胤。
      “有什么话直说便是。”戎胤冷着脸道。
      医女躬身继续禀道:“姬玥公主受的是内伤,医女不懂内里,只能开药疏导,至于公主是否能够度过此劫,医女不敢保证…”
      “说得在清楚点。”戎胤脸色阴沉。
      医女连忙跪了下来,斟酌了言辞才颤着声道:“姬玥公主如果能挺过今日,便应该无碍了。”
      
      穆臻和戎胤都听得出这话外音,挺过今日便无碍,如果挺不过,那便是死路一条。
      
      穆臻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攥紧了拳掌,他朝戎胤道:“还请翟君容穆臻告退,穆臻这就去寻更好的医者来替我家主上瞧病。”
      戎胤没有理由拒绝,他理解穆臻此时的心情,只点头道:“去吧。”
      戎胤看着穆臻离去,朝一旁侍奉的葛伊道:“领孤去瞧瞧姬玥公主。”
      
      葛伊闻言立刻带路,领戎胤进了姬玥的寝殿。
      
      洁白素净的榻上,正躺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女人,阿檀守在一旁,见戎胤进来,也没有任何反应,只是伏在榻边呆呆地望着她,盼着她能睁开眼睛。
      戎胤徐步迈近,一双冷眸静静地瞧着床榻上奄奄一息的人。
      之前在他眼里,姬玥只是个有些盛名的卫国质子,尽管她带给他的感觉那么像一个人,但他只觉得不过是有一点点的相似罢了。
      
      他的关注点从来都不在女人的身上。
      
      但当刺客的长剑明晃晃地杀到眼前而自己却无力招架的时候,她却不在意两国之间的恩怨,救下他的性命。
      
      他不可能没有一丝震撼。
      
      他忽然想起只有一个女人曾经为他不顾一切过,而那个女人,早已死在了自己的箭下,原本他以为,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人会那般对他,但是今日,又有这么一个女人再次为他舍身。
      看着此时陷入昏迷中的姬玥,戎胤不禁想起医女刚才所言,可能她再也不会醒来。
      可是,这不正是自己所期盼的吗?不费吹灰之力,便可轻易除掉卫国心腹大患,想到这里,戎胤竟然又有一丝释然。
      
      他收回停驻在姬玥身上的目光,转过身道:“走吧…”
      
      姬玥陷在又长又漆黑的梦中...
      
      胸口处似有一块巨石沉沉地压着自己,让人透不过气来,她拼命地挣扎着,如溺水中的人一般寻求着出口寻得一线生机。
      
      朦胧中,她似乎看到了一丝光亮,她拼命地往前跑去,眼前的一幕却像是回到了那天被射杀于翟国城门之下。
      
      那是暴尸戎宫的夜里。
      
      当赵夷姜以为自己快要死的时候,耳旁传来急切的呼喊声。
      “夷姜姐姐?夷姜姐姐…”
      迷蒙中睁开眼,她看到那张颇为关切的面庞。
      “鱼医,阿姐没死,快,我们赶紧带她离开这里…”
      时逢翟国戡乱落幕之际,戎宫内最是松懈,值宫的廷尉们正处理着宫墙处的尸体,似乎是无人敢近前亵渎少主的尸身,几乎人人都刻意遗忘了这里。
      赵夷姜是在一阵颠簸中醒转过来的,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还有活命的机会,她早就以为自己已经死掉了。
      “阿姐,你醒了…”
      “鱼医,赶紧替阿姐拔箭,再过半刻时辰,可就来不及了。”
      赵夷姜睁开眼来,看到了眼前一脸惊喜的姬玥,而后目光稍稍后移,便看到一位老者,她颇为震惊,她仍记得自己班师回朝时,这位老者曾经拦驾跟前,将一件软甲赠她:
      “少主,老夫奉姬玥公主之命前来,奉上软甲,请少主务必穿上,以防万一。”
      那时的赵夷姜并不明白,但想着是姬玥所赠,便随手拿过穿上,鱼医这才领命离去。
      “你是…”
      “夷姜少主,老夫此刻便要拔箭,还望少主忍着些痛。”还不待夷姜开口说话,鱼医已打断道,声音亦是透着急迫。
      “我无碍…”
      
      赵夷姜话及此处,鱼医已手持医具,按住夷姜的胸口,猛地将箭取出。
      
      赵夷姜身下的垫背都快扯破了,但她却仍一声不吭,冷汗涔涔,鱼医不禁叹道:”少主虽年纪尚浅,却乃真英雄也…”
      下面的话赵夷姜再是难以听得,游离在无以复加的疼痛深渊,她只能迷蒙地听到由远及近的马蹄追赶声。
      姬玥开始解自己的衣服,并道一声:“请鱼医赶紧找个地方替阿姐疗伤,姬玥率人去引开追兵…”
      赵夷姜想拉住姬玥,奈何自己神志不清,丝毫动弹不得。
      
      “此去凶多吉少,公主切勿恋战,找准时机逃离,与我等汇合…” 鱼医忧心忡忡地嘱咐道。
      由远而近的马蹄声渐渐远了,再待赵夷姜醒来,已是翌日清晨。
      一间粗陋的茅草间里,只余自己一人在屋内,空气里是莫名让人心慌的安静,夷姜撑着身子坐起身来,自己身上的伤口已经被处理过。
      她感觉自己做了一场梦,梦到自己被救,梦到远在卫国的表妹姬玥公主,梦到追兵…
      正当她赶到头痛欲裂的时候,鱼医迈着极重的步子走了进来。
      “你是赠我软甲之人。” 赵夷姜肯定地道。
      “唯,少主终于醒了,总算…”他话及此处,便猛地顿住。
      然而赵夷姜感到事情不妙,她道:”姬玥呢?她现在身在何处?
      ”
      鱼医犹豫了一番,终叹气道:“方才见到告示,夷姜少主欲逃,被翟国追兵以乱箭射于圩谷之下。”
      
      “你是说,姬玥…”
      “唯,姬玥公主殁了!”
      赵夷姜感觉眼前一黑,一口黑血喷出,再也强撑不住,昏死了过去。
      不知道自己到底养了多少天的伤,当赵夷姜能够站起身时,她便马不停蹄地赶到圩谷之前,只是这里再没有任何人烟的气息。
      
      只有尸骨的腐臭味和残破的军队马车。
      
      她站在圩谷之上,看着满目的残垣,直坐到了夕阳西下,直到天快黑的时候,她撇过头,声音是从未有过的冷静,她朝鱼医道:“世间盛传鱼医尽得玄机神医真传,想必神医之精髓,鱼医应该习得?”
      
      鱼医不解:“少主问这为何?”
      
      赵夷姜并不回答他,继续道:“依神医看,夷姜与姬玥有几分相似?”
      鱼医了然:“少主与姬玥公主不仅有四五分相似,且身量形骨与姬玥公主一般无二。”
      “只是少主可知,易容之术,只可易容,不可还容,一旦少主接受了老夫的易容之术,少主便再也无法恢复如今的容貌。”
      
      “谁还会在乎我如今的容貌?” 赵夷姜冷笑。
      她看向圩谷,立誓道:“姬玥,从今天起,我便是你,你便是我,世上再也没有赵夷姜,只有破茧重生的姬玥,你和我的仇恨,我将用此生相报!”
      
      姬玥换来自己重获新生,可是,那又怎样?
      
      姬玥永远都忘不了翟国新王登基那年,那是她一生的噩梦,即使重活一生,也挥之不去。
      翟国新王登基十月,翟国威名赫赫的夷姜少主因谋逆而死。
      
      诸王皆乱,少主之父赵渊轻率军队痛击,除戎秉一支势力逃出生天,其他的,皆已被囚。
      
      新王登基十一月,赵渊大将军荣升翟国太宰,同胞之兄赵彧左迁为城尉,异母之弟赵岐晋封大将军,侧夫人莒氏亦晋为太宰府当家主母,同赐为翟国一品夫人。
      
      新王登基十二月,阖宫同庆,君后赵伯姜身怀有孕,一时隆宠后宫,风光无二。
      至此,短短几月有余,赵氏一族夷姜少主一支势力土崩瓦解,如那西下的夕阳,从此消失在翟国的眼前。
      
      而赵夷姜之名,则永远被史册除名,再未有人提起。
      
      这些都是在她死后一年中,戎胤对她所做的一切,一年时间,姬玥从自己派出去打听的人口中就得到了这些,她嘴角只是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意,她永远都不会忘记,当那个男人在策划着这一切时,当那个男人与赵伯姜暗度陈仓之时,自己在战场上是过着怎样的日子。
      
      诸国战场纵横合击,那是怎样的炼狱啊。
      
      因营地环境艰苦,日日吃不饱的冷饭馊麦,破败的营帐四周是刮来的冷冽寒风,仅有的两车床被,都被她分给了那些跟她同生共死的甲卫们,自己只不过拣了件破旧的棉被来盖,正是如此,她才感动了无数为她卖命的兄弟,她在他们的忠心拥护和信赖下才终于打败了意欲争位的诸公子们。
      
      这一仗,他们打了大半年。
      
      边塞的风寒皴裂了她娇嫩的皮肤,长时间的平乱让她眼窝深陷,蓬头垢面,可这一切,她都不曾后悔过,只是,城门前赵伯姜在她耳旁吐出的诛心之言:
      
      “我可怜的姐姐,毕竟我们姐妹一场,不妨让你死得明白些…”她声轻如尘,却字字诛心,”陛下从来都不曾喜欢过你,若不是这些年来你对他来说有一些利用价值,他又怎会对你那般好…”
      “不妨再多告诉你一点,这不过是父亲和陛下的一场谋划,而你那位尊贵的母亲,也是陛下与父亲合谋下的陪葬品,你呀,这辈子错就错在自作多情。”
      
      自作多情?自作多情!一切不过是自作多情!她把一切归根于自己的自作多情!
      
      原来,这一切,不过是因为自己的愚蠢和自作多情。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