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君归

作者:妮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018 寿宴谋

      “姬玥知道太保一直在寻鬼谷子作阵图,如果姬玥答应将此阵图赠送太保,太保可否愿意帮姬玥一个忙?”
      果然,在听到鬼谷子作阵图时,公输谒这才顿住脚步,他望着姬玥道:“何事?”
      “听闻上大夫樗里穹之母,翟国的长公主再过些日子便是寿诞,姬玥想要太保帮忙,让姬玥可以参宴。”
      
      姬玥这席话毕,公输谒顿时明白过来。
      
      诸侯国中,贿赂朝臣因此得以引荐君主,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姬玥此番而为,显然是想要他搭桥铺路。
      公输谒闻言,怔愣不过一瞬,看着她如此这般的行径,与那些其他的诸侯国的典客又有何异,不过都是投石问路,争取最大的利益罢了,当公输谒意识到这一点时,心下却是松了口气,笑了笑,他却似有意为难道:“女公子是善谋之人,自有办法可以面见大王,为何要求助老夫,白白便宜了老夫。”
      
      “方才太保还说如姬玥有需要,可以向太保寻求帮助,姬玥便信了,况且姬玥得到太保的引荐,不正是姬玥想出的办法?”姬玥亦笑了笑回道。
      公输谒似笑非笑地看着姬玥,只道一声:“既如此,恭候女公子。”
      
      他这算是应下了。
      
      姬玥望着公输谒徐徐的身影,嘴角浮出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公输谒与戎寐作揖道别,便消失在庭廊尽头,与公输谒的一番碰面又耽误了不少时辰,姬玥想着自己今日的目的,不禁苦笑了笑。
      “有什么是我不能听的。”戎寐与公输谒话别,看着姬玥走来有些不开心地道。
      
      姬玥不答,只道,“公主不是一直想拜姬玥为师吗?”
      戎寐立刻眉开眼笑地如小鸡啄米般点头。
      “不如姬玥教你吹勋如何?”
      “吹勋?”戎寐的脸顿时垮了下来,“吹勋翟国人谁不会,有什么好学的。”
      “埙就是你手中的利器,一旦用好了,它可比短剑还更能一招致命。”姬玥不动声色地道。
      
      戎寐有些似懂非懂,姬玥继续道,“一直被八公主压一头,公主可是愿意?”
      戎寐有些意外,一时竟不知如何作答。
      “姬玥答应公主,只要公主学好了这只埙,姬玥便帮公主扳回这一局。”
      
      跟戎寐一番话别,姬玥终究还是回了东苑。
      
      甫入东苑内,阿檀便迎上前来。
      换下衣物交给阿檀,姬玥一人在屋内呆着。
      眼下翟国王宫内熟悉的人太多,而自己又处处受限。
      姬玥十分清楚,她不能在这个王宫处困守下去了,她必须要想办法出宫。
      *
      
      戎宫
      
      下朝
      
      “太保留步,下月便是老朽之母生辰,听闻太保府内的忌君子养了不少歌姬,尤以狐姬最为出彩,老朽斗胆,请太保届时能借狐姬一用,为我等宴席增光添色。”
      上大夫樗里穹拦住公输谒道。
      
      上大夫的母亲是翟国先王的姑母,也是当朝的长公主,因着宴席上贵人诸多,府上的歌姬尚上不得台面,几个月前,他便派了府中家宰四处找寻能够出席宴席的上等歌姬,但是都不甚满意,后闻公输谒府中善音律的歌姬甚多,于是今日才忝下脸来寻求公输谒的帮忙。
      
      公输谒一愣,他内心一阵纳罕,真没想到,短短不过几日,她居然真的有办法让樗里穹借用府中的歌姬,这一刻,公输谒终于意识到,姬玥虽看着是单枪匹马入了翟国,但她身后的势力远非想象的那般简单,她人虽在翟国宫内,但却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插手宫外的事。
      
      公输谒的眉头不由微皱。
      
      樗里穹不知道公输谒心内所想,他心道公输谒不肯相借,便道:“如果太保为难,那老朽……”
      
      公输谒这才回过神来,笑道:“上大夫此言差矣,区区一名歌姬,老夫自是愿意借的,只是此歌姬便是再如何懂音律,长公主寿宴毕竟是大事,恐难登大雅之堂。”
      樗里穹明白过来,不由得急声道:“这可如何是好,可真是愁死老朽了。”
      公输谒微微一顿,不露声色地笑道:“老夫府中歌姬虽然没有这般才华,但老夫知道有一人甚善音律,倒是可以给大人推荐一二。”
      
      樗里穹闻言,立刻道:“太保请讲。”
      
      “听闻卫国来的姬玥女公子自幼便识习音律,音曲造诣已是无人能及,如果上大夫前去相请,想必她定会卖你个人情的。”
      
      樗里穹闻言立刻摇手,连声道:“不可不可,且不说姬玥女公子是远道而来的质子,单看她之前如此强悍的手腕,老夫便是有一百个胆子,也是不敢打扰的…”
      公输谒继续劝道:“上大夫这话可就错了,姬玥女公子虽是远道而来的质子,但上大夫可还记得,我朝并未禁止朝臣与各国质子来往,况且去年的郑大夫大寿,不是还请了赵国的使臣前去参宴,上大夫过虑了。”
      
      樗里穹听了公输谒此番说辞,神情仍有犹豫,公输谒知道火候已到,便挥了袖告辞:“老夫言尽于此,上大夫是想让众人乘兴而归还是扫兴,全凭大人自己拿主意,老夫听闻大王如今正器重上大夫,若是大王也去参了宴,上大夫失的可就不只是颜面了。”
      
      公输谒话毕,便留下正在一旁发愣的樗里穹离去。
      
      几日后,穆臻便带了樗里穹的手信和公输谒的手信进来。
      
      读了两人的手信,姬玥陷入沉思。
      
      她深知戎胤自她入翟后故意不见她的原因,他不过是在无声地告诫自己,他压根没有把卫国放在心上,更没有把她这个公主放在心上,即便她是当今之世名噪一时的战将,但来自于孱弱的卫国,来翟国为质,她就什么都不是。
      
      既然知道,自然要有应对之策。
      
      姬玥召来阿檀和穆臻,“翟国上大夫府内设宴,请我前去参宴,你们准备一下,务必周全出发。”
      阿萝替姬玥梳洗起来,但姬玥却朝一旁阿檀道,“今日给我梳洗,梳我在卫宫时的发髻。”
      阿檀一愣,虽不知姬玥是何用意,但立刻拿过梳子,遵照姬玥的意思替她梳洗,只是她仍忍不住道:“主上如今在翟国宫内,还未得翟国大王接见,翟国上大夫怎敢擅自邀请公主,不怕翟国大王怪罪呢?”
      姬玥轻笑:“翟国不似其他诸侯国礼仪周全,上至王室,下至百官,但凡开宴者,皆可请而为客,而且与翟国大王修有合约,要以国士之礼对待卫国质子,虽然戎胤未曾允诺,但当日协议在,戎胤也不便说什么。”
      
      阿檀明了,谈话的间隙,姬玥的妆便已经梳好了。
      
      马车停靠在上大夫府衙前。
      
      樗里穹早已在门口等候,一日前他便收到家宰的禀报,姬玥已接下请帖,樗里穹仍有些殚精竭虑,受宠若惊。
      若是一般的诸侯国王室公女也就罢了,可偏偏是那位战场上也立下赫赫战功的奇女子,怎地不让他另眼相待。
      
      姬玥下了车,缓步上前一步,行晚辈礼道:“卫国姬玥,见过樗里大夫。”
      “姬玥女公子快请进,”樗里穹大吃一惊,惊慌失措地扶起姬玥,“女公子行礼,太折煞老朽了,今日能请女公子庆奏,实在是老朽的荣幸,老朽在此多谢。”
      
      说完,樗里穹亦是还了一礼。
      
      两人一璧寒暄一璧朝内走去,姬玥很快便被引入内堂。
      夜上初灯,各大臣纷涌而至,樗里穹府内变得热闹非凡起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