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君归

作者:妮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015 城中遇

      姬玥饮了斛水复又躺了下来,只是再也无心睡眠,她想着这些时日的种种,想着心中早已过了千万遍的谋划,终是再也睡不着了。
      
      直到晨时阿檀推门进来唤姬玥用早膳。
      
      阿檀正是爱玩的年纪,早膳后,她忍不住对姬玥提议:“主上,今日天气真好,我们明日才入翟宫,不如出门散散心吧。”
      
      姬玥想着还有一事未了,今日出门倒是正好,遂点头道:“善,今日就去北街逛逛。”
      
      阿檀一听姬玥说去北街,立刻兴奋道:“早听闻翟国北街是个十分热闹的所在,那里商贾甚多,以货易货甚是热闹,我们今日出门也可以好好补充下供给。”
      
      穆臻嗔笑道:“不就是来翟国时眼馋上了北街上的栗子糕,还推说什么补充供给…”
      阿檀咬牙瞪了穆臻一眼道:“穆臻你给我再说一遍。”
      
      穆臻斜瞥了她一眼,摇了摇头就去屋外准备车马去了。
      
      此时艳阳高照,他们这一行人来翟国已经有五日了,终于不似前次那般,直到等了近两个月才得面见。
      
      阿檀所指的北街其实是位于翟国都城北部的小镇,在这个小镇中,大多聚集了往来各地的商贾,他们在此贩卖,皆是葛衣粗服。
      既然都是商贾人家,自然就不讲究什么穿着了。
      凡有显贵车马经过,街上行人皆是纷纷避让。
      
      姬玥一行人只是乘了极普通的马车,一路行走过来,竟是难得的畅通。
      只是姬玥让阿檀和穆臻留在市集耍玩,自己却并不打算在这个地方多做停留,穿过街市,车马竟驶离了城郭。
      
      一路上皆是姬玥来时所见的流民,他们皆是瘦弱干枯,衣履尽毁,脸上的愁容像是尝遍了世间的苦难,变得绝望而麻木。
      
      姬玥沿路看着这些人,心底深处有什么在牵动着,马车终于停在了一片田野郊外。
      此时正是万物生长之时,虽然被残余的雪沫覆盖,但田野间仍有不少新芽顽强地从土里钻了出来。
      姬玥只身下了车,只留车夫远远的等候。
      
      她来到田野间,撅了一些土壤,开始观察摩挲,然后又走过几处田野勘探,大概这么走了一个时辰,她顿时心里有了些主意。
      
      姬玥坐回马车,马夫才赶了两步路,却突然被人拦下。
      
      “贵人,贵人行行好吧,施舍些吃的罢。”姬玥只听到有妇人在外叫喊的声音。
      “停下。”姬玥喊住马夫,卷起车帘,却见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正拉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孩子跪在路中间。
      
      姬玥跳下车,她走了过去扶起妇人,温声道:“快起来罢,听你们的口音,应该不是翟国人。”
      那妇人见姬玥对自己如此客气,不由得又添了几分恭敬,一张饱经风霜侵袭的脸上带着愁苦,“贵人说的是,妇人并不是翟国人,乃是两年前翟国与卫国打仗时逃到翟国属地的,妇人一家五口,如今,只剩下妇人与小儿了。”
      
      “若不是小儿饿得直哭,便是打死妇人妇人也不敢拦贵人的车马。”
      
      一席话说完,妇人便泪水涟涟。
      
      姬玥看着眼前骨瘦如柴的孩子,心底已涌出万般滋味,她从车上取过一个干粮袋,又取来一只钱袋,掏出数块刀币递给妇人,她忍不住问道:“如你们这般困苦的人还有多少?怎么在翟国都未曾有安置?”
      
      那妇人感恩戴德地收下姬玥递过来的干粮和刀币,知无不言道:“像妇人这种举家迁移的人少说也有数百众,不只是卫国来的,还有很多刑国和其他属地的人,如果不是日子过不下去,谁又愿意背井离乡,妇人等其他人都住在附近村落,以天为盖地为庐,没有人分给我们土地房舍,我们只能靠乞讨为生。”
      
      姬玥闻言,心下又是一阵不忍。
      她顺着妇人所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了远处的一个小村落,沿路都能看到如妇人般衣衫褴褛的乞讨人。
      
      “你们可找了这里的乡丞?你既已愿意在翟国定居,为何他们不依照诸国律令给你们分配屋舍土地?”
      姬玥所言是多数开明的诸侯国之律令,如今天下诸侯国众多,各国主君为了争取稀缺的人力,纷纷颁布律令吸引人口,凡是愿意来自己国家定居的,都会由当地乡丞负责安置,分以隶舍薄田谋生。
      
      恐怕也只有在翟国,才看得到数千众流民乞讨的景象吧。
      
      那妇人仿若从未听过有这样的律令,只是摇了摇头,她知道姬玥的身份不简单,又是一番道谢,便带着孩子赶紧走了。
      
      姬玥望着远处皆是愁苦面容的乞儿们,忽然想起了自己以前。
      
      她以前,哪里会考虑到这些人的生计。
      她以前,哪里知道这些人的疾苦。
      
      以前的她,鲜衣怒马,朝堂上挥斥方遒,战场上慷慨杀敌,
      以前的她,根本不知道,原来支撑着她锦衣玉食,支撑着她荣光无限,支撑着她战功赫赫的,都是这些流离失所的可怜人。
      
      若有所思半晌,她这才往回赶去。
      
      马车刚入了城门,姬玥便听到前面市集传来一阵叫嚷声,此起伏彼的嘈杂声中伴随着一个熟悉的声音。
      
      姬玥侧耳听着,隐隐中,是一个女子在据理力争的声音。
      
      那声音甚是熟悉,姬玥很快分辨出那是阿檀。
      
      这丫头,不管走到哪里都能惹事。
      
      想到这里,姬玥无奈地笑了笑,吩咐车夫:“车驶过去。”
      穿过一道长长的街道,马车在拐弯处停了下来,姬玥一眼便看到,拐弯处停着一辆华丽的辎车,辎车旁是已经被推翻的街道小贩摊位,地上是散落了一地的栗子糕和瑟缩在一旁的妇人。
      
      而马车前围了十来个人,皆是一副家奴打扮,阿檀站在车前,正和车前的一个家宰模样的人理论着,穆臻则以手环抱着剑,站在阿檀身后。
      
      “…撞了人家的摊位就想这般走?”阿檀盯着那家宰模样的人斥道,“难道说,这是翟国的公道礼法?”
      看来这丫头一时半会也吃不了亏,姬玥看着狐假虎威的阿檀笑了笑,盘坐在马车中好整以暇地看着。
      那家宰也是一副傲慢之态,他个头比较高,身体也强壮,盯着眼前的阿檀,一副你在找死的模样,冷笑道:“你的意思是想要赔偿么?哼,只恐我这赔偿,你怕是受不起。”
      
      阿檀被他这话震得有些发愣,一直未发言的穆臻也冷笑了笑,他盯着那管事,冷冰冰地接言道:“只要你赔偿的起,我们就受得起。”
      
      围观的人群中,站着一男一女,那男的二十岁左右,一身常服也掩饰不了通身的贵气,而他旁边的女子,也是灵动秀气,贵气逼人。
      
      正在穆臻这句话后,那两人交头接耳地说了两句,这时却只见华丽的辎车车帘被一只素手微微拦起,露出半张甚是清丽的面庞。
      
      四周一下子响起一片稀罕哗然声。
      
      在四下喧哗和议论声中,那女子只露出半张脸来,并有意遮住车内另一道身影。
      
      只听得她清丽的声音道:“休再纠缠,便付十刀钱给他们罢。”
      
      那家宰听到车里的主人发话了,立刻唯唯称诺,从钱袋中掏出刀币来,只是嘴巴仍不饶人:“十刀币给你…”
      
      “慢着。”穆臻看着他递过来的刀币却道,“在下不才,方才略微估摸了下,这些倒塌的摊贩,是远不止十刀钱的。”
      
      他的话掷地有声,也震了那家宰一下,只是这家宰很快反应过来,冷笑道:“怎么着,你们还讹上是吧,别给你们脸…”
      话还未落地,穆臻一挥手便甩了家宰一巴掌。
      
      “你…你…” 管事捂着脸不敢相信地望着他们支支吾吾道,“你们可知道,你们在此冲撞的是谁?”
      
      “不知道你们是不是特别想知道,我倒是特别想知道,这横行霸世的主人到底是谁。”刚刚在人群中看热闹的女子施施然然地走了出来笑着,她故作神秘朝众人笑道,“难不成是天上仙子?”
      人群一下子笑了开了。
      
      “十妹妹,难不成你也要跟我作对么?”
      
      这时候,马车内突然传出这样一道声音,那声音轻不可闻,只有姬玥这种耳力敏锐的人才能听见。
      她不易察觉的皱眉,显然,她是听得出这个人是谁的。
      
      刚刚还在开玩笑的女子愣了一愣,就在这时候,一旁踟蹰的男子将她拉到一旁,显然这个人,他们都是认识的,不仅认识,关系还不浅。
      
      她挣扎了几下,似有不甘,但也没有再上前。
      
      穆臻自然也是听得到这声音的,遂道:“干什么装神弄鬼,有胆的不如出来较量一番。”
      
      他话方落,一枚银针从车里飞射而出。
      
      急速飞出的银针还在半空中,一柄短剑噌地一声撞上,而后大家只看到那枚短剑,准确无误地拦截了银针,掉落在地。
      
      阿檀看着短剑飞来的方向,欢喜地叫到:“主上,你可算来了。”
      
      姬玥拦起帘子,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阁下这般暗箭伤人,恐是有些不妥吧。”姬玥的声音又冷又寒。
      姬玥一挥袖,含了几分内力,那车帘很快被掀开,露出两张颇为艳丽的面容。
      
      看得见的众人皆是呆了一呆。
      
      “大胆,竟敢冲撞贵人车驾,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刚刚那家宰惊了一惊,随即车驾后的仆从们也上前来,团团围住车驾,不让任何平民靠近。
      
      姬玥很容易就能分辨出,这些仆役训练有素,显然不是家仆,堪比王宫内的士兵。
      
      “不得无礼。”
      
      不料那深居车辇内的女子此时却异常镇静地呵止道,这会子她戴了一顶帷毡施施然下了车马,而刚开始车内出言的女子却并未跟随其后,不过再次拉上了车帘。
      
      “不想今日能碰到卫国来的贵人,家仆无礼,还请女公子海涵。”贵女下了车来竟施了歉礼道。
      这倒是有些出乎姬玥的意料之外。
      
      她意外的并不是这位贵女竟会如此般的谦和,而是她没想到眼前这个贵女,竟然在瞬间识破自己的身份。
      
      这样聪明的女子,不仅有手段,而且还十分有心。
      
      姬玥望着她道:“阁下眼力惊人,在下佩服,只是海涵不敢,既然都是无心之过,赔了钱财大家就都再无恩怨,何必为了一点小事伤了体面。”
      
      “女公子说的是,是家仆鲁莽了。”道完,便以眼神示意一旁的家宰。
      
      那家宰很快反应过来,脸色也是换了几番,变得谦逊又平和,他默不作声地掏了数百刀钱交到阿檀手上。
      
      “多谢阁下秉持公道。”姬玥笑了笑微拱手。
      
      “一直都盼望着能结交女公子,等女公子得闲了,瑄必定去拜访,届时还望女公子不嫌弃啊。”显然,这女子也已然知晓姬玥知道了她的身份。
      
      “阁下这样的贵客临门,在下自然是扫榻相迎。”姬玥再次笑道。
      
      一番客套,那贵女又施了一礼,她很快上了马车,这才绝尘而去。
      
      阿檀拿了刀币立刻走到方才被毁的摊贩前,一股脑地塞到了老妇的怀里,老妇感激涕零,连连道谢,然后从柜子里掏出一只用叶皮包裹的栗子糕递到阿檀跟前。
      
      阿檀看了看姬玥,姬玥好笑地看着她点了点头,她立刻便欢天喜地接了过来,还从腰带取了贝币塞到妇人手中。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